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papi酱 你愿意做那个被众人遗忘的马佳佳吗?

  2016-03-22 16:45  来源:娱乐资本论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开抢了!双11创业者优选服务!

  摘要:“徐老师是投人比较多,非常看重创始人的素质,相对不是特别懂业务本身。”实际上,徐小平曾经最喜欢挂在嘴边的“90后马佳佳”,多次创业失败,但她身上的媒体效应,无疑给真格基金带来了非常庞大的聚集效应。

  

papi酱,你愿意做那个被众人遗忘的马佳佳吗?

 

  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那些描写勾栏生活的明清话本,但对于小娱而言,最好玩的,莫过于里面描写拍卖花魁初夜权的段落:一般而言,老鸨们都会提前炒作出一个卖艺不卖身的绝顶花魁,引发坊间风潮,然后设计一个供公子哥比拼财力的诗歌小局,再行拍卖。

  对,你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拍卖papi酱首次贴片广告?

  用罗振宇的话说,“这将是新媒体营销史上的第一大事件”。

  不得不说罗胖真的是“最有种有料有趣”的新媒体集团第一人,一个简单的广告招标会,不但玩出了多个“初次”的概念,更以价值8000元入场券的门槛,印证了1200万“劫就劫皇纲,嫖就嫖娘娘”的价值所在。当然,他这一番行事,也完全抛下了两个月“新媒体千万不要做广告挣钱”的言论。

  

papi酱,你知道吗?罗辑思维打自己脸了

 

  也不得不佩服“最有情怀”的VC大佬徐小平,继玩出了马佳佳等90后创业者ICON之后,在所谓的“网红元年”,拿下了网红达人papi酱。

  对此,娱乐资本论也特别好奇此次营销策划多于广告招标的事件背后,papi酱、罗振宇、徐小平三方利益所得,与所失。

  实际上,在几乎所有PGC领域的从业者看来,papi酱此次的售卖,都有一种“会讲鸡汤的资本大叔包养了年轻脱俗的妹子”的即视感。

  但罗振宇的介入,毫无疑问在罗辑思维日益乏味的媒体形象里,建立了一个非常高标的营销手法。

  至于在创业者圈中盛传的“看面相多过看模式”的徐小平老师眼中,papi酱的投资价值,可能更在于她的icon意义,在某一位接触过徐小平的90后创业者看来:“虽然马佳佳几次创业都失败了,但她的存在,让众多90后相信了真格基金的真诚”。

  papi酱:大卖“初次”,但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留几手吗?

  说回小娱最喜欢的明朝话本《卖油郎独占花魁》吧,里面称杭州名妓王美娘的初夜费高达300两,此后接客,每晚的包夜价格锐减至10两白银。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第一单朋友圈广告、第一代标王等现象,莫不如是。

  所以,可以粗暴的认为,在罗胖的操作下,目前注意力带给papi酱的商业价值其实已经达到了峰值。

  在娱乐资本论采访的几位广告人眼中,目前papi酱首次广告权最有可能的标价是在300-500万之间。但按照CPM(媒介或媒介广告排期表所送达1000人所需的成本)计算,集均700万的点击,带来的不过是百万级别。

  但对于“初次效应”而言,最重要的是“过程即广告”,这次奇葩过程带来的关注,也许会超越广告最终出街带来的价值。君不见,陈光标说要收购《扭腰时报》,凤姐说要当凤凰主笔,sunshine说要变成偶像,这些过程,远比结果重要。

  回到papi酱自身,她真的能长期保持高水准的喜剧段子风格吗?在更多PGC从业者看来,从较长时间维度上来看,这种单一的吐槽形式其实也很容易引起审美疲劳,以及papi酱本人创作灵感的枯竭。

  即使可能保持水准,受众也很快会产生审美疲劳。

  比如说,大家还记得给颜值打分的留几手吗?还记得聊漫画的小顾吗?还记得要“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王大锤吗?

  注意力的减退效应,在网络时代,几乎成了必然。

  对于一个商业模式、团队形态、风格走向都尚在雏形的papi酱而言,做个广告拍卖会的门票卖8000元。

  这样,真的好吗?

  罗振宇:曾建议新媒体不要做广告,一转身又做广告拍卖!

  大家可以搜新榜的一个视频,就是在2016年1月22日,罗振宇公开建议,内容创业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要融资,然后一转身就给papi酱投了1200万。这叫怎么回事嘛?

  

papi酱,你知道吗?罗辑思维打自己脸了

 

  如果融资真是一个坑,你罗胖自己往坑里跳了,还要拉着papi酱往里跳?

  实际上,在网红融资这一条路上,有一位比papi酱要火的早得多的石榴婆,就公开质疑过:“本来发广告挺赚钱的,拿了投资能干嘛呢?”

  其实,罗振宇曾经还说过一句话:“给大家一个非常重要的建议,千万不要做广告挣钱,一定要靠两条,第一卖货,第二直接卖知识。这个风口很快会到,这是罗辑思维近期对整个行业的思考。”

  为什么不能卖广告,罗胖忠告言犹在耳:“广告业作为一种模型,它正在沦入各种各样的不正确,不仅是挣不到钱它不正确,因为道理很简单,互联网是一个代码世界,代码世界就是要拆除一切强制性的相邻关系,我看电视剧你必须要把这个广告插在我的开头,这个逻辑在代码世界里一定不成立,我看新闻你一定要把什么广告插入我的注意流当中,也一定在代码世界里不成立。”

  

papi酱,你知道吗?罗辑思维打自己脸了

 

  “新浪这家公司为什么在资本市场上不值钱?就因为它靠的是广告。首页打开你可以弹多少个弹窗广告呢?理论上你可以弹10万个,但是永远不会再有人打开新浪。”

  实际上,对于罗振宇而言,他最在乎的社群经济,最忠实的粘性用户,最自得的“魅力人格体”,都没有靠过简单的广告。

  那为什么,他在papi酱的事情上,逻辑就变了呢?

  或许,在有些人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罗振宇想要的是papi酱此时的关注与人气,不能超越她,就让她为己所用。

  为什么这次活动,一切消息源都是通过罗振宇在发声,而从来不见papi酱的踪迹呢?

  港真,papi酱你不怕该死的老板黄鹤,今天刚给你发工资,转天就跟小姨子跑路了吗?

  顺带说一句,所谓的央视标王,一直都有所谓的“标王魔咒”,大家还记得秦池、孔府宴酒、爱多、熊猫手机,以及那个身陷各种传闻的翼龙贷吗?

  徐小平:投资“媒体型”的papi酱,是为了赚钱吗?

  看到徐小平投资papi酱,许多人就不由自主想到了马佳佳。

  事实上,papi酱和当年的马佳佳非常相像,属于典型的网(chuang)红(ye)icon,典型的重媒体轻粉丝,非常容易“过把瘾就死”。

  小娱在优酷的朋友,今天还和小娱讨论“在今年媒体热炒之前,papi酱在优酷的指数一直很不高的”。

  娱乐资本论为此特意搜索了一下百度指数,papi酱指数第一次飙升是2月13-14日,2月份之前的指数基本上就在5000左右,一个非常一般的网红节奏。

  2月13-14日的高潮,为毛会发生在这个时候呢?2月13日pipa酱发布了情人节那期吐槽,这也是她最高的一期。

  再之后,大量的媒体跟进了网红元年的话题,然后她的搜索指数再度飙升。

  

papi酱,你知道吗?罗辑思维打自己脸了

 

  实际上,papi酱和罗辑思维非常不像,罗辑思维的粉丝信众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用户画像非常清晰(参考《罗辑思维的“地下江湖”,有生意,有佛法,然而,说好的知识去哪儿了?》)。

  而papi酱的走红更多是被一轮又一轮的新闻报道轰炸出来的,你根本没法定义papi酱的粉丝画像,也就是说papi酱是媒体型网红,而非粉丝型网红,这样一来,papi酱的王冠就非常不稳固了。

  从这里看,你也就明白了为何罗振宇并不会领投papi酱,反而是尽心在操盘此次营销事件。

  

papi酱,你知道吗?罗辑思维打自己脸了

 

  当然,这种身份,反而非常对徐小平的胃口,按之前某些创业者在社交平台的评论:

  “因为我是做金融出身的,有很好的家庭背景,徐老师见我第一面就让我回去。”

  “和徐小平先生聊业务基本上是没有意义的,大部分时候他是看面相的。想聊业务的,基本上和他底下投资经理聊得就差不多了。”

  “他比较喜欢听故事,如果你是休学、退学或者毅然辞去很好的工作的,他会很激动、很开心,像一个老小孩,然后给你满满的鸡血。和他聊天的时候,是处于一个“相谈甚欢”的状态,但是聊的内容大多数只是政治正确的废话。”

  “徐老师是投人比较多,非常看重创始人的素质,相对不是特别懂业务本身。”

  实际上,徐小平曾经最喜欢挂在嘴边的“90后马佳佳”,多次创业失败,但她身上的媒体效应,无疑给真格基金带来了非常庞大的聚集效应。

  作为天使机构,徐小平的这种风格,何尝不是一种非常高明的策略。

  只是,papi酱,会愿意做那个,被众人遗忘的马佳佳吗?

    点赞0 投稿指南 专家专栏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佩佩
    作者:吴立湘 李静玉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