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滴滴同盟再增巴西军团 为什么滴滴的国际仗不得不打?

  2017-01-05 11:29  来源:虎嗅网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创业项目频道上线 你有项目来A5招商吧

  摘要: 出路无非是三条:1、退守到单纯的工具应用,2、像美拍那样发展为垂直内容平台或社区,3、像快手那样转型为视频社交平台。

  

要么转型要么淘汰,短视频也许只有这三条出路了

 

  对于短视频行业来说,2016年最有影响的消息当属秒拍母公司一下科技获得5亿美元融资。2016年11月21日,拥有秒拍、小咖秀、一直播三款应用的一下科技资宣布完成5亿美元E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新浪微博、上海广播电视台等。这也是国内短视频行业单轮融资金额的最高纪录,一下科技的估值也借势一举冲上了30亿美元。

  不过有人欢喜有人愁,其他短视频应用企业并没有秒拍这么幸运。短视频在近两年经历了大兴大落的阶段,不过转眼之间,便从当初的兴起到如今沦落为过气行业。2016年短视频行业的日子固然过得不好,而2017更可能是决定短视频生死的的关键一年。

  投资人更看重的是一直播,而非秒拍

  准确说,一下科技这轮的融资并不是仅针对秒拍一个业务,而是整个公司,包括秒拍、小咖秀和一直播。如果进一步说,其中估值最大的部分很可能已经不是秒拍,而应该是一下科技2016年才推出的新业务一直播。

  一直播推出的时间是2016年5月,时机其实一点都不早。像映客、花椒它们,2015年就已经在市场上呼风唤雨了,甚至连陌陌也先于2015年下半年就开始转型直播,并且赚得盆满钵满。

  2016年上半年国内直播应用呈现爆炸式增长,但再繁荣的增长市场也承载不起这么大群的饿狼。因此当时业界普遍认为绝大多数直播应用将很快被淘汰出局,进入2016下半年以来的市场整体表现确也如此。很多直播平台纷纷陷入融资和经营困境,风光不再,不少已经停止运营。

  但2016年才姗姗来迟的一直播却能逆势而上,不但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生存下来,反而发展迅猛,挤进了直播市场的第一阵营,俨然成为今年直播行业最亮的一颗明星。

  是技术实力比别人先进,还是运营能力更强?或者可能存在一些这样的因素,但真正更有决定性的因素是:一直播有个别人羡慕的好爸爸——新浪微博。

  据统计,包括这次的E轮,新浪微博已经连续参与一下科技的4轮投资,可谓是一下科技的最坚定投资者。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曾公开这样对外表示:“新浪微博将持续为一下科技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事实上,一下科技从新浪微博获得的远不止是单纯的资金支持,更有宝贵的流量入口和渠道支撑。因此无论秒拍还是一直播,都比竞争对手具备更强的视频创作、分发、互动和社交能力,从而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甚至于小咖秀这么一个纯娱乐性的小应用,一下科技也因为背靠微博社交大树经营得有声有色,这在外界来说几乎是难以想像的。

  短视频应用难以突破,发展靠拼爹

  早在2014年国内短视频继文字、图片、语音之后大热,业内有人发问当红的短视频应用中会不会诞生出微博、微信这样的新社交应用霸主时,我就泼了一盆冷水,认为这种可能性极小。主要原因是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短视频的拍摄和分享功能都不是杀手级应用,很容易被模仿和移植。社交应用加入短视频功能技术上没有难度,后来微信不出意料地增加了小视频,其他如手Q、微博、陌陌都也增加了这项功能。现在微信小视频的时长从6秒增长到了10秒,业内普遍认为这将进一步压缩短视频应用的生存空间。

  其次,大多数短视频应用都主打视频拍摄和编辑美化功能,与唱吧、美图秀秀等类似,更多体现的是其工具属性。受困于应用场景的单一,工具属性的应用想在社交上突破难度较大,支付宝的一次次无功而返就是例证。

  此外,社交应用用户沟通联系的最佳媒介方式是文字,其次是语音,再然后才是视频。微信早就支持视频和语音,但实际使用中人们还是多以文字为主。相关统计显示,使用语音的主力是中老年用户,而主要原因是打字不方便。不仅是短视频,即使是直播也同样无法颠覆人类的沟通方式,视频类应用更好的方向应该是偏内容的媒体平台而不是社交。

  而最终的市场发展,也证明了短视频应用并不具备挑战主流社交的条件。鼻祖Vine兴起的确快,曾经一度成为互联网独角兽新星和人气王,但衰败也更快,仅仅四年就沦落到关停和要被转卖的地步。而在国内,当时微视、美拍、秒拍、拍酷、玩拍、微拍、GIF快手等一长串的名单中,如今很多已经默默无闻,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一样。

  如果稍加留意就不难发现,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短视频应用似乎走不出拼爹的怪圈。

  比如Vine的衰败和母公司推特的经营状况息息相关。在与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视频巨头YouTube和社交新贵Snapchat短视频业务的竞争中,推特能给的资源扶持越来越少。这导致Vine的运营力度、用户基数和活跃程度处于下风,人气迅速下滑,而网红集体出走反戈一击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与国内的情况极其类似,有强大干爹或亲爹背景的秒拍、美拍都活得不错。微拍是拼爹走向另一个极端的例外,它作为腾讯的战略防御性产品,像腾讯微博一样完成阶段任务后就被主动放弃,爹让儿死儿不得不死。而其他没有资金和资源支持的产品,多数生存艰难。

  2017年短视频,要么转型要么被淘汰

  在国内的短视频行业,快手算得上是个异类,既没有雄厚的资本,也没有资源支持的干爹。但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和准确的市场定位,以及简单易用的产品特点,成为短视频中为数不多的转型成功者。

  很难用哪一个标签来准确定义快手,短视频还是直播,内容平台还是社交平台?而快手给自己的定位是:“为每个普通人提供记录和分享生活的视频社交平台”,从数据上来看,这个目标基本达到。

  快手现在拥有超过4亿的用户,日活跃用户数达到4000万,每天产生数百万条UGC短视频,以及数量更加庞大的图片信息流,现已经成为极富生命力的内容生产平台。同时从用户和日活等指标来说,也仅次于微信、QQ、微博之后稳居国内第四大社交平台。

  尽管很多人吐槽快手是一次性网红生产基地,但相比其他短视频,不得不承认集内容、用户和流量于一体的快手更具有商业价值。

  另一个转型不错的则是美拍,可能是母公司美图基因的原因,美拍很快从工具属性走向了图片社交。尽管美拍认为从工具到媒体到社交是逐步递进的关系,希望自己未来能在社交更进一步,但实际上定位精准的美拍更现实目标是成为年轻女性社区,同样也不乏市场价值。

  美拍的母公司美图已于去年12月在香港成功上市,但上市数日后便跌破了发行价。主因是:营收与用户数量不成比例,加上近两年数倍于营收的巨额亏损,母公司美图的商业模式和赢利模式受到了市场的质疑。数据显示,美图2016年第三季度营收6.28亿元,其中互联网服务及其他营收仅1850万元,占比2.9%显然过低。而美拍作为母公司美图应用矩阵中的重要一员,未来不仅要继续做活内容和社区,更要承载如何深挖用户价值、创造营收和利润的重大使命。

  展望2017年,短视频应用的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面临着要么转型要么被淘汰的境地。出路无非是三条:1、退守到单纯的工具应用,2、像美拍那样发展为垂直内容平台或社区,3、像快手那样转型为视频社交平台。

  社交之路过于艰难,相对而言前两条路更适合短视频应用转型。退守到工具应用最简单明了,但大部分企业很可能心有不甘,最终或将朝内容平台和社区的方向转型。

  【钛媒体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

  两个月前,滴滴出行CEO程维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说“我们告诉全世界,中国主场的比赛结束,接下来滴滴要打客场比赛。”

  两个月后,滴滴先是在昨天宣布上线国际租车业务,然后又在今日早间宣布入股巴西打车软件99 Taxis。

  频繁的合作和入股,展现出滴滴对进军国际市场的坚定。问题也来了,滴滴为何要执意参战全球赛?以及它要如何打这场比赛?

  滴滴的两波国际化进攻

  滴滴对于国际业务的拓展主要集中在两个阶段:2015年下半年、2016年8月之后。

  先说2015年下半年。从2015年8月份开始,滴滴用2个月的时间先后投资入股了印度最大打车软件Ola、Uber在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Lyft、东南亚最大打车软件Grab。

  之后,滴滴对海外扩张进入了大半年的静默期,直到2016年8月收购Uber中国后再起风声。

  与第一波的低调不同,这次滴滴造足了声势。先是在10月份,滴滴总裁柳青在WSJDLive全球科技行业大会上表示“滴滴着眼于全球布局,国际化是我们的重要使命。”然后11月份,滴滴出行CEO程维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说“我们告诉全世界,中国主场的比赛结束,接下来滴滴要打客场比赛。”

  不过接下来的动作并不如上一波那么迅猛,只有两起:

  -2016年11月15日,滴滴宣布与安飞士巴吉集团(Avis Budget Group)达成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合作协议,滴滴和安飞士巴吉集团将协同彼此的产品、技术及当地商业资源,为中国用户提供跨境租车服务。

  作为这次合作的延续,昨日(2017年1月4日)滴滴上线国际租车业务,首期接入的安飞士品牌车辆,覆盖全球超过100个国家的1500多个城市。

  -今日(2017年1月5日),滴滴宣布成为99战略投资者,并将加入99的董事会。除资本层面外,滴滴还将为99提供技术、产品、运营经验、业务规划等方面支持,帮助99在巴西及拉美市场的拓展。

  为何执意参赛?

  对比可见,滴滴在两轮国际化扩展风格迥异:第一轮,闷头进攻出其不意。第二轮,先高调宣战再慢慢布局。这与滴滴所处的环境有关:

  2015年下半年正逢滴滴与Uber国内战争最激烈的时候。当时Uber已经把业务搬到中国境内服务器上运行,并在中国已成立了其唯一一个美国以外的独立公司,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三大区架构搭建设立完毕,柳甄开始频频对外发声;市场份额从年初的2%一路上升到30%,上海、成都等城市出现市场份额反超滴滴的情况。

  在这一背景下,滴滴除了守住国内战场,也需要在国际上对Uber进行牵制。

  而到了2016年8月之后,滴滴与Uber中国的合并已经完成,面临的问题从竞争转变为了政策约束。在京沪两地,即将开始实施的新政,除了对车辆车型车牌进行限制之外,对车辆轴距、司机户籍都有明确规定,车辆供应骤减、网约车车费提高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由于滴滴的专车业务将被套上政策脚镣、快车业务也面临一刀切的风险,关于滴滴380亿美元估值虚高的质疑随之而来。要守住380亿美元的估值,滴滴必须发掘更具潜力的业务,国际拓展无疑是个好的故事。

  中国互联网公司进一步挖掘市场,无非两条路,拓展海外或者渠道下沉至四五线城市甚至乡镇农村。

  专车、租车业务不适合乡镇农村及经济不发达的区域,相比较下乡,国际业务更具有潜力及引人遐想。

  如何打这场国际战争?

  从已经公开的案例来看,滴滴走的是投资+合作的模式。

  典型的例子是与Lyft的合作,双方平台实现了打通。Lyft的用户到中国通过Lyft就能叫到滴滴平台上的车。反过来亦然,滴滴的用户到美国通过滴滴叫到Lyft上的车。

  滴滴很有可能会把这种模式复制到东南亚、印度、北美等地。

  不过,在与Uber中国合并之后,滴滴与Uber相互持股,并且程维和Travis Kalanick进入对方的董事会。这种关系使得滴滴与同盟军的合作有些尴尬,Lyft发言人Alecandra LaManna曾公开表示:“将评估与滴滴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或者导致滴滴与lyft将难以共享敏感关键数据。

  为了提高对海外打车软件的话语权,滴滴或会提高入股时的持股比重。在入股99中,滴滴进入到了它的董事会,而之前无论是Lyft还是Ola、Grab均没有进入董事会。

  除了扶持当地的打车软件,滴滴有没有可能像Uber一样设立当地团队亲自参战? 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柳青曾经说过,“我们一定将走向全球。我们是本土公司的重要支持者和信任者。如果某些地区缺少不错的本土公司,那么我们将自行去拓展。我们要打的一定是一场全球赛。”

  结语

  滴滴如此高调地进行国际化其实也在透露一个信息,那就是滴滴离上市不远了。但我只想说一句: “攘外必先安内”。2017年滴滴在国内的业务要怎么走,对程维和柳青来说是个大考验。

    点赞0 投稿指南 专家专栏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佩佩
    作者: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文章推荐

    分类排行榜

    专栏文章

    更多>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