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报道

扫一扫,联系编辑获得审核机会

符合以下要求,获得报道机会

  • 1. 新公司求报道
  • 2. 好项目求报道
  • 3. 服务商求报道
  • 4. 投资融资爆料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资讯 >  创业故事 >  正文

三个月时间 狼人杀成了创业风口 资本入局 投资人看中的是什么?

  2017-03-16 10:06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创业项目优选 好项目来A5招商 ,点击入驻!

  “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数据是多少?”投资人坐在对面,对两位狼人杀APP的创业者说。

  其中一位忙不迭将数据截图发给投资人,另一位创业者用脚踢了踢他,可惜已经晚了。

  “我玩儿狼人杀玩儿了这么久,谁是民,谁是狼,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果不其然,隔了没有一周,就爆出这家投资机构投了竞品的消息。这次见面,极大可能是投资人为了帮公司获取数据。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狼人杀线上产品已经从去年底的蓝海一路杀成了血海,仅在app store中搜索,就有40家同品类产品在竞争。显然,狼人杀这一在年轻人群体中风靡的桌面游戏,已经从线下逆袭到线上,成为创业投资的风口。

  但有人担忧,飞速走红后可能也只是昙花一现,曾火爆一时的三国杀游戏就是明证。甚至有不少人在等着看笑话:一个桌游衍生品,逃不过朝生夕死的命运。

  作为一款游戏类产品,如何更大范围地获取用户?商业模式如何实现大规模盈利?这些问题考验着市场玩家。

  但除却游戏本身的属性,狼人杀似乎显示出了一些独特的基因,比如同社交和表演的天然嫁接优势。也正因如此,狼人杀从茶余饭后的大众消遣,被综艺和直播的力量大力助推,成为投资人抢着下注的下一场赌局。

  三个月时间,狼人杀成了创业风口

  2016年12月4日,天天狼人杀在app store正式上线。过了个年回来后,就接到了将近30家投资机构的见面邀请,其中不乏真格等知名机构。

  联合创始人李宇辰笑着说,这步的确是走对了。天天狼人杀的团队本是个开发软件的技术型公司,之前从未尝试过手游领域的创业。2016年6月,为了说服在美国度假的公司CEO 开发这款产品,李宇辰每天以10个电话的频率骚扰他,连打了七天,头疼不已的CEO回来后,发现的确值得一做。

  彼时,“狼人杀”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网民的关注。从百度指数可以看到,“狼人杀”的指数从2016年4月开始上涨,并且在9月时到达了一次小高潮,并从2017年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玩家中既有中学生,也有30多岁已经工作的人们。

  狼人杀游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1986年的春天,苏联莫斯科大学心理学系的迪米特里·达维多夫发明了杀人游戏。之后灵感于狼人的传说,科幻作家安德鲁•普洛特金对“杀人游戏”的规则做了一些改进,第一版狼人杀游戏就此诞生,并逐渐在世界各地流行开来。

  而在中国大陆,则可以追溯到2000年初。当时的大学生之间风靡杀人游戏和狼人杀。但当时没有网络和综艺的普及,也并不为人所知。“直到今天,你去东北的桌游馆里,还能看到戴着金链子的大姐们坐成一圈,在玩儿杀人游戏。”李宇辰说。

  马东团队的网综《饭局的诱惑》以及熊猫TV的电竞类真人秀《Lying Man》等节目以及游戏直播可以说为狼人杀成为网红贡献了一份力量。

  而狼人杀的创业潮更像是泛娱乐文化中的大众先行,线下IP衍生后,综艺抢先,创业随之上位。

  目前,开发狼人杀线上游戏的都是小型团队。app排名靠前的几家公司都不在北京,坐落于沈阳西安等地。天天狼人杀的团队仅有21人。不仅是帝都的创业者晚了一步,大的游戏巨头如网易腾讯等似乎也都反应迟缓。反过来却也为了小型创业者们极大的生长空间。

  而这些小型公司的反应时间也都颇为相近:天天狼人杀APP上线时间是2016年12月4日,狼人杀APP上线时间为12月8日,手狼则晚了近一个月:在今年的1月11日。

  短短的三个月内,目前已知的投资过狼人杀类型APP的机构有洪泰基金、Newgen Venture、青松基金、天鸽互动等。据业内人士透露,游戏巨头腾讯等也开始私下联系小型的创业团队,有意进行投资。

  资本入局,投资人看中的是什么?

  “其实我们的投资人都是资深玩家。每次聚餐后必玩狼人杀。还都在说金水(真警察跳警的人发给某一位玩家平民身份的行为)、警徽流(自称预言家的警长交代验过谁)之类的狼人杀黑话。不是投资时才开始玩,也不是这几年刚开始玩儿,在更早前就开始玩儿了。”一位投资机构的市场负责人说。

  这也就是狼人杀与其他游戏的不同。由于背景简单,没有宏大的世界观,注重逻辑推理,极易上手,用户黏性非常强。目前市场上狼人杀品类的APP,平均用户在线时间超过了3小时。

  这也是投资人切身体会后的感受。目前市场上游戏大都昙花一现。火如奇迹暖暖、阴阳师,也只有半年左右的际代周期。这种黏性与其说是形成于用户与游戏之间,倒不如说是用户自己心理上形成的黏性。

  “分析比输赢重要。过程比结果重要。有时候即使好人输了,但我能分析出来谁是狼,我也有成就感。”狼人杀资深玩家小银说。每次玩儿,都会觉得激动,不像平常的游戏为了完成任务,或者打级。

  李宇辰自己之前是不玩狼人杀的。直到线下的游戏越来越火,他才发现自己其实“不会拒绝”。只要熟人一号召,基本就都会参与进来。市场上游戏更迭太快,能长期走下去的并不多。作为创业者和投资人都是长期玩家的游戏,的确值得一试。

  容易上手,规则统一,狼人杀游戏的创业相对普通的游戏来说,显得更加讨巧,真的得感谢源头最初的游戏鼻祖。但从这点来说,壁垒并不明显,唯一的点就在于,哪家APP能跑的最快。

  狼人杀一路成为投资人竞相争抢的项目不仅仅是投资人喜欢玩狼人杀游戏这么简单,有的创业者也隐隐地表示,投资机构们似乎也想借“狼人杀”这个IP的东风。这个东风,不只是钱那么简单。

  已经投资狼人杀这个品类的投资机构则说,主要还是看数据。“我们为什么投资它,是因为数据宛如当年的映客。即便不懂游戏,不懂社交,但当我们抬头看到这个数据,当天就给了offer,三天内就完成了付款。为什么只给了数百万,不是因为觉得几百万无所谓,赌一赌。而是因为,我想给,人家不要。”

  如今最火的同品类竞争公司中,狼人杀APP在iOS和安卓端数据都遥遥领先,且已完成两笔融资。不管缺钱也好,战略也罢,投资的风口已成事实。创业者与投资人,虽各有所图,但也都各取所需。

  如何赚钱?购买装备,直播打赏

  “天天狼人杀APP上线不久,我们就遭到了黑客攻击,要五万块的勒索费。不久听说狼人杀APP也遇到了相同的事情。”李宇辰说。

  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的狼人杀创业者们不仅得到了投资人的青睐,还被黑客盯上了。李宇辰说这是以前做其他品类软件从来没遇到的事。

  短短三个月内,狼人杀品类APP从上线到走红,多家团队表示不再愿意出来多说话。因为估值转瞬间水涨船高,怕后期带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而狼人杀被投资人看上,除了数据和用户黏性外,更重要的是要怎么赚钱。

  这也就是线下桌游和线上APP的区别。线下更注重体验,而线上则给你提供了更多作弊的空间。我可以购买警徽、可以购买狼人卡,赋予了更多游戏之内的挑选权。

  而各家的盈利模式也都不太相同。手狼与其他家APP不同,主打卖萌清新风,赢利点也来自于形象美化的皮肤消费,类似早期的qq秀。手狼方面则说,这是为了保证严格意义上的不影响游戏公平性。

  前段时间,有篇《狼人杀才艺表演区会变成下一个快手么?》的文章里提到了狼人杀里设置表演专区的事情,其中,购买礼物、赠送礼物,也是狼人杀平台与直播平台相似的一个盈利点。

  但这仅仅是现阶段仅仅作为游戏的商业模式。李宇辰透露目前天天狼人杀的平均用户付费在5毛左右,如果安卓端上线,用户量进一步提升,流水还会翻番。

  但现阶段来看,狼人杀的盈利模式与传统游戏区别不大,还比较保守,也形成不了大型人民币玩家。作为竞争红海来看,也未出现一家极其有盈利优势的公司。

  而今,这个红海还在批量进人。马东前段时间说米未也有可能做狼人杀APP。他看重的更是“饭局的诱惑”这个IP本身。用狼人杀游戏切入,围绕IP建立社交,未来能成为一个“米未系”粉丝平台。这种玩儿法,可能又是以表演为主的另一种游戏盈利模式了。

  火爆背后,与直播嫁接、与社交共生

  在狼人杀成为投资风口前,2016的投资风口一直是直播。而今,他们二者却也要走向联合。

  狼人杀火起来的途中,有无数电竞主播渐渐转型为狼人杀主播。JY就是其中之一。就在五天前,他的上海JY CLUB也刚刚开业,主要做狼人杀桌游:35元一小时。

  天天狼人杀上线后,JY、囚徒等在综艺里走红的玩家,开始在直播平台、B站上直播“网杀”的过程,并且还解说游戏、给新手用户做攻略、复盘。JY现在下午直播LOL,晚上直播狼人杀。目前熊猫方面,每次狼人杀直播的观众数据一般在30-50万之间,甚至要高于观看LOL的观众数量。

  天天狼人杀因为以视频为交互模式,更容易参与直播的过程。天天狼人杀其实并不是个例,其他的狼人杀APP也经常有主播进行直播,当游戏本身受到关注,主播也乐于采用这种形式进行表演。之前,主播的模式大多是讲段子、唱歌、才艺表演,除了电竞之外,狼人杀也算是新开辟的一个思路。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不仅仅是投资人,未来直播的平台也将与狼人杀的团队展开广泛的合作。

  《狼人杀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快手》中也分析了一个有趣的情况:才艺表演专区里,各个用户票出狼的方式不是靠逻辑,而是谁的表演最烂。李宇辰解释,其实是因为违规的用户被禁玩的期间不能玩狼人杀,在监狱模式中只能进行这种活动。但后来发现效果竟然还不错,就专门开了才艺表演专区,但总的来说还是要服务狼人杀用户。

  狼人杀和直播的互相嫁接也证明了一件事:游戏用户的表演欲望在逐渐加强,这种猎奇的心理都给了用户一个新的发泄口。

  社交则是狼人杀看重的另一个点。

  “我在玩儿游戏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个漂亮姑娘要被人票死了。我就可以拼命往她头上砸金蛋,让她不被投出局。之后就能和她多聊聊交个朋友什么的……”一位天天狼人杀用户说。

  手狼则推出了类似微信的附近的人和好友状态圈,在好友圈里晒照片的女玩家非常多。

  这就是投资人说的社交的一个方面。目前社交似乎被做到了极限:QQ、微博、微信囊括了全局,其他细分品类如兴趣社区FaceU、全民K歌、还有直播社交领域的映客等等……似乎都被做到了头,投资人也都等着破局。

  一家投资了狼人杀品类的机构则说,也受到了Snapchat的启发。新型的“阅后即焚”代表着年轻人的社交玩儿法,这种玩儿法明显是一种代际语言。所有的社交产品归根结底都要有极强烈的认同感。狼人杀中形成的“黑话”就是认同感下的一种产物。

  而同时,作为一个备受追捧的桌游,狼人杀的门槛又没有那么高。不会过于小众的市场才会有社交扩散的空间。

  “狼人杀之所以会火是因为强大的社交属性,因为现在太多的人宅在家里。都用手机,电脑等通信软件沟通。能够走出来结交新朋友一起玩游戏的机会太少。现在的狼人杀,应该60%是社交,40%是游戏。”JY这么说。

  “我们在做天天狼人杀之初,就是为了做成社交工具。”李宇辰介绍。

  目前在app store的社交专区排行榜中,狼人杀APP位列第三,前二位则是QQ和微信,天天狼人杀在第十名。至少在现阶段,狼人杀类别APP的社交之路走得还算顺利。

  狼人杀的竞品之间,也会有些微小的区别。手狼APP与狼人杀APP都是以音频为模式进行,而天天狼人杀则是以视频模式进行游戏,他们认为视频社交是未来的方向。

  不论是直播、游戏还是社交,不论是主播还是平台,最重要的其实都是用户。狼人杀与综艺、与直播,都在为围观与被围观提供了新鲜的可能。在狼人杀竞争的混战年代,多一重联合,就更方便接下来用户的攻城略地。

  未来,狼人杀能玩儿能什么样

  除了社交和直播之外,现在也出现了狼人杀的创业衍生品。目前已经有四家公司正在组织狼人杀的赛事,目的想打造成“超越电竞赛事的节目”。

  “你们想不想做个狼人杀垂直媒体?我觉得这也是个方向。未来狼人杀不会轻易消失,应该会越来越大。”李宇辰对天天狼人杀很有信心,想把他有朝一日做到“百亿级别的公司”。

  而各家创业者看法却也都不太一样。手狼认为,现在这种人人都玩狼人杀的氛围不会长期保持,所以得紧跟核心目标用户的需求,把最核心的用户留在平台最重要。

  在2011年左右,也有一批“天黑请闭眼”的页游出现,但都没能活下来。

  “狼人杀会火一段时间,能不能持久,要看从业人员能不能规范狼人杀市场。目前,狼人杀在中国还是很难被其他桌游取代的。”JY说。

  而几家游戏巨头在狼人杀领域目前仍都未采取行动。李宇辰笑言,当时取名叫“天天狼人杀”,也是觉得腾讯很多游戏都叫“天天”,这样的话,可以避免被吞并之类的危险。

  很多人对狼人杀的前途存疑,显而易见的是,这次的全民狼人杀已经不再是一次传统的游戏风口,而是一个延伸多年老游戏的社交、娱乐多重演化之路。不管市场会持续繁荣,始终会有用户继续玩狼人杀,即使是短期内的跟进,投资人依然没有下错棋。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佩佩
    作者:张皓月

    小程序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