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  创业动态 >  正文

福建互联网军团崛起:抱团发展 诞生百亿美金公司

  2017-03-20 11:49  来源:雷帝触网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在中国互联网版图上,除北上深杭外,有两个地方很出人才,一个是湖北,一个是福建。来自湖北的有小米CEO雷军、360董事长周鸿祎,微信创始人张小龙也是从湖北的大学走出来的。

  福建这两年也走出很多人才,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风生水起,如美团点评CEO王兴、今日头条CEO张一鸣、雪球CEO方三文被并称为“互联网龙岩三杰”。

  对此,网上有种说法是,有位福建人给算命先生写了一个字,“闽”,算命先生说,“闽”字是一道门加一条虫,像福建三面环山,人困在这里是一条虫,出了这山,有光,虫就能变成龙。

  王兴、张一鸣、方三文之外,美图董事长蔡文胜、美图CEO吴欣鸿则被称为是“胡建之光”。

  今日,美图在香港上市仅3个月时间,市值就达到864亿港元(111亿美元)。

  美图也创新了一个历史——在北上广深杭之外,中国的一个二线城市首次诞生市值破百亿美元的公司。

  美图还超过安踏体育600亿,达利食品640亿,恒安国际808亿,成为福建民营企业市值最高公司。

  与此同时,美图的同城兄弟、刚在A股上市的吉比特最近股价突破300元,成2017年A股市场最赚钱新股之一。吉比特股价一度超贵州茅台成A股最贵股票。

  吉比特还是国内首家在A股主板非借壳独立上市的游戏企业,市值251亿元(约36亿美元),加上三五互联、飞鱼科技、网龙,福建已诞生众多上市的互联网企业,新三板企业更是数量众多。

  相比湖北早年人才流失、在他乡打拼不同,福建互联网最大特点是,更多的人才留在了本地,比如,网龙在福州,美图在厦门,更重要的是,福建人喜欢抱团,整个产业在逐渐形成生态。

  福建创业军团为何能崛起

  在很多人眼中,北上深杭的互联网强大有理所当然的基因,因为有阿里、腾讯、百度、小米、360、携程、分众等大批优秀企业在支撑。地处偏远的福建为何能诞生这么多优秀企业?

  在福建另一个现象是,互联网基因最强大的地方不在省会福州,而在厦门。福州只有网龙在支撑,网龙创始人刘德建、刘路远兄弟是把创业当成一个生意,不断孵化出新公司,再高价卖掉。

  网龙以游戏起家,早年卖掉游戏网站17173给搜狐,又19亿美元高价将91无线卖给百度,现在又在全力孵化华渔教育,或许有一天照旧会将教育业务卖掉。

  比较而言,厦门则形成一个以天使投资人蔡文胜为主的互联网小圈子,诞生了美图、同步推、飞鱼科技、易名中国、冷笑话精选等公司,加上周边企业三五互联、吉比特、美柚等,行业渐成规模。

  为何厦门的互联网会有今天的局面?雷帝网采访了众多当地的创业者,对方给予了一些回答。

  吴欣鸿对雷帝网表示,厦门当地政府对美图及对整个互联网产业非常支持。厦门创业氛围相比5、10年前有大幅提升,这是主要原因。此外,厦门是非常漂亮的城市,环境好,对人才吸引力强。

  飞鱼CEO姚剑军对雷帝网表示,福建并非没有互联网基因,而是早已起步多年,福建的互联网土壤受90年代末、2000年初台湾的影响。最早中国做游戏的,是台湾人来厦门开游戏公司做起。

  形成这种局面的一个原因是,大陆的人工比台湾地区要便宜很多,厦门几家做虚拟主机、域名注册这类业务的公司也起来,这跟当时的大环境有很大关系。

  “大家可能不知道厦门是个经济特区,本身比其他地方开放得早。”姚剑军说,厦门的开放程度跟深圳没法比,但早期确实有自主性,这10多年又一点点发展。

  厦门是个外来人口为主的城市,都是年轻人来厦门发展,能营造一个新兴的产业机会。姚剑军指出,整个福建在厦门被聚焦,厦门有这样的地域性优势。

  易名中国已挂牌新三板,易名中国CEO孔德菁在域名行业从事了很多年。孔德菁对雷帝网表示,厦门是域名之都,早年厦门的IDC领域比较活跃。

  实际上,蔡文胜也是做域名起家,捞得了人生第一桶金。新浪微博的域名weibo.com就是蔡文胜卖出的。当初蔡文胜将265.com以几千万美元卖给谷歌中国时,还顺带送了一个G.cn域名。

  孔德菁回忆说,厦门做域名生意最火时,湖滨南路这条街上至少有300家卖服务器,卖空间。这是互联网发展很重要的一个基础,很多三五互联的代理商或业务员出来后都做这类业务。

  “厦门很多人至少懂得这个是互联网的基础,有基础再去做项目就比较容易。”

  孔德菁对雷帝网表示,厦门互联网早期各自为战,但后来发现各自从公司管理、对外宣传、发展策略很多很类似,可以交流,逐渐形成几个人的小圈子。

  另一个变化是,蔡文胜在厦门本地的互联网投资很多,建了楼,他把很多项目都放在厦门,甚至就是一个楼里。

  同步推创始人熊俊、“冷笑话精选” CEO伊光旭就是蔡文胜招揽来的。熊俊从91无线的项目退出后,获创新工场和蔡文胜投资,自己不愿到北京,就从福州迁到厦门。伊光旭则是蔡文胜专门邀请回到厦门的,他觉得厦门有互联网氛围。

  这些企业创始人聚集后,蔡文胜经常约互联网创业者出来聊天,泡茶。对于厦门工作的人来说,有茶文化,喝茶是常态。创业者内心也孤独、愿意交流。

  孔德菁说,大家就有事没事聚在一起,加上大家都这么熟悉,对各自人品都清楚、放心,不怕你跟我竞争,慢慢形成了这样的互联网交流氛围。

  这些福建籍CEO们也相当抱团,美图上市时,姚剑军、熊俊、孔德菁、伊光旭都到香港捧场。游动网络挂牌新三板被称为是股转中心再现投资圈豪华天团。

  包括隆领投资合伙人倪英伟、91助手同步推创始人熊俊、点击网络(832571)董事长蔡立文、贵人鸟(603555)董事林思恩、白鹭时代(836615)董事长陈书艺等出席挂牌敲钟仪式。

  这其中,隆领投资合伙人倪英伟刚出任游动网络董事,蔡文胜也发视频祝贺。蔡文胜旗下的隆领投资在新三板已收获十家公司。

  

 

  隆领投资则吸引了云游控股CEO汪东风等牛人加入。汪东风对雷帝网表示,福建有个很好的氛围。比如福建做鞋,做服装的,一做,身边一个村子,一个城市都来做。比如做域名,大家会讨论业务,不藏着掖着,自己闷头发财。

  成长于草根 擅长做流量

  厦门的互联网并非第一天就这么声势浩大,实际上,很多创始人都是草根起家,擅长做流量。

  飞鱼CEO姚剑军对雷帝网表示,这跟厦门本地氛围有关系,厦门不浮躁,远离京城,大家低头做事。此外,互联网能连通市场,大家不出去也没有问题。

  厦门互联网创业者有时也是被逼得没办法,原因在于,类似O2O这样的机会在厦门就很难做起来,本地创业者只能在一些偏长线积累、或偏研发型的业务,做市场上适合自己的事。

  姚剑军也曾遭遇创业困境。姚剑军对雷帝网表示,最难的还是寻找方向,比如飞鱼团队最早做站长之家,2002年开始做,一直到2008年才正式转向做游戏。

  飞鱼团队后来转向做游戏是由于做互联网很多年,具备一定的基础。此外,当初做手游初期门槛低,很多时候投一、两百万,甚至更少钱,一月赚几百万。

  飞鱼、美图都专注于产品,易名中国也是这样。易名中国CEO孔德菁涉足域名行业比蔡文胜晚两年,当蔡文胜认为域名已经没有机会时,孔德菁仍在坚持。

  “我们从2003年真正开始做域名中国,到2005年,三年间个人赚了一笔钱,后来我想这样形不起气候,我说的赚钱不是赚得很多,跟现在比就是太小了。”

  孔德菁对雷帝网说,当时做的最大决定是放弃个人利益,做一个关于域名方面的平台,让大家能在这个平台上赚到钱。

  如今域名中国还在做域名生意,但开始涉足做知识产权交易平台。

  “我们主要是做产品,北上深更多是做平台,大策略,大战略。”孔德菁说,比如,福建电商是闷声发展,可能赚钱,但不懂得吆喝,资本没听到这些企业的声音,大家是在自己圈子里。

  为何福建当地互联网创业者不走出去?孔德菁表示,早期时有一部分人到过北京,但发现那里的氛围不适和南方人的性格,因为做早期产品或是平台没有稳定时,在北京、上海容易分心。

  “熊俊是典型例子,他如果是在北京、上海,一会要加这个方向,一会儿加那个方向,可能就乱掉了。”孔德菁说,福建本地互联网创业者的一个特点是,不会变方向,而是认真钻研产品。

  熊俊总结福建互联网创业者的特点是:草根。即大家更知道用户的需求是什么,更关心钻研。“大家没有技术,只能去钻研一些苦活和累活。技巧是最容易学会的,但苦活累活最难学会。”

  汪东风说,最大区别是务实。“我在北方和厦门都待过,北方夸夸其谈的比较多,厦门这个地方是经商思维、务实思维,扎扎实实做事,五年、十年埋头苦干,这一点和北方完全不一样。”

  机遇与挑战——如何上更大台阶

  当然,美图市值突破100亿美元的基础并不牢固,原因有几点:1,美图营收主要来自于手机收入,占比达95%,来自互联网的营收依然很弱;2,美图依然处于亏损状态;3,美图的社交属性并不强。

  美图市值遭遇质疑另一原因是,香港资本市场“壳王之王”——高振顺在美图董事会。当初美图在香港以50亿美元市值上市时,很多香港大牌基金就表示看不懂,甚至怀疑高振顺操作股价。即便市值破100亿美元,仍有基金不买账。

  

 

  当前美图股东中以管理层及机构居多,占比76.30%,一旦美图股票遭遇解禁,股价也可能承压。

  新近上市的吉比特营收则主要依靠《问道》、《问道手游》、《斗仙》三款游戏,尤其是《问道》,《问道》的收入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7.86%、67.55%、72.80%和18.88%。

  吉比特最近表示,由于网游行业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且《问道手游》上线运营时间较短,运营情况尚未稳定,以及公司未来经营所面临的其他风险,都可能导致公司经营业绩波动或下滑。

  更多的福建本地企业则是到一定规模上不去。比如,很多草根创业者在2005年、2006年已很成功,但由于缺乏和资本的对接,到一定的台阶后就上不去。

  熊俊对雷帝网表示,当公司做到美图规模那么大时,会发现单纯靠流量或单纯靠以前的努力和聪明不足以再让公司继续成长,意味着创始人要深度思考,加深对商业模式的理解。

  “这对厦门创业者,草根站长出身或草根创业者出身都是挑战。对北上深杭来讲,技术上有优势,这些地方思考得也比较多,福建创业者则比较缺乏。”

  接连从91手机助手退出、同步推卖身后,面临第三次创业的熊俊也面临挑战。

  “文胜有时也会讲,对于创业者来讲,需要一个阶段性的成长,因为人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前提是你已有五斗米或是十斗米,才不会为十斗米折腰,否则一毛钱也愁死英雄。”

  熊俊也想做一个更大的,属于自己的企业。熊俊说,创业者有一个阶段性成功,下一次创业可能更从容,更加关心你要做的东西是什么,而不会在乎钱。

  曾错过美图,但表示“强颜欢笑”祝贺蔡文胜,现场给蔡文胜助威的真格基金合伙人徐小平倒是另一种看法:“可能美图营收多少只是意愿问题,它做到10亿用户,要营收,应该比较容易。”

  “文胜在祖国的东南角,带动福建互联网创业的半壁江山,所以说文胜的意义不仅是他个人的成功,而是这一代互联网原住民的成功,文胜在这些朋友里有特殊地位,特殊的贡献。”

  徐小平说,未来蔡文胜旗下有很多公司还可以上市。另外,王兴、张一鸣都是福建出来的,所以,不一定人住在福建才能是福建互联网,而是中国崛起了一个福建互联网创业者现象,军团。

  当前,美图公司市值突破100亿美元,对整个厦门,乃至福建都有很积极的意义。汪东风就表示,从厦门这样的城市出现这么大规模的公司,说明未来更多人才也开始往这个城市流动。

  汪东风说,“过去很难想象在南京、成都、厦门出现大的互联网公司,但未来这些东西可以有。”

  曾经,在雷军依托小米崛起后,缺乏一家市值百亿美元的公司,一直是蔡文胜的心结。如今,蔡文胜解了这个心结,登上了更大舞台,也有了更大的理想。

  微软、亚马逊这两个公司在哪里?西雅图。蔡文胜说,西雅图并不是美国一个很大的城市,算一个比较偏远也是风景秀丽的小城市,但是诞生了微软、亚马逊、波音、星巴克这样的公司。

  在上升更大格局后,蔡文胜将目标定位在做世界的美图。“美图诞生于厦门、成长于厦门,深耕在厦门。往下美图不单是厦门,不单是福建,我更想说美图是中国的美图,是世界的美图。”

  在蔡文胜后,可能会刺激福建互联网出现更多互联网造梦者,将在中国互联网上演更多辉煌。

  当然,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当下蔡文胜和吴欣鸿更重要任务是通过业绩证明美图值100亿美元。

    点赞0 投稿指南 专家专栏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佩佩
    作者:

    图文推荐

    1 2 3 4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