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技术流分析贾跃亭的13封内部信 我们发现了这些秘密……

  2017-05-15 09:51  来源:PingWest品玩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任正非的内部讲话,马云的公开演讲,都是互联网媒体的流量宝,如今似乎得加一个:贾跃亭的内部信。

  贾跃亭是位爱写内部信的CEO。从2004年乐视成立至今,已近13年间,2012年初,他在媒体上发出了第一封内部邮件,而他首次站在发布会的聚光灯下,则要在一年之后了。公开信息显示,贾跃亭从2012年开始逐渐活跃,5年来,已在媒体上发表了13封内部信。

  PingWest品玩收集了这些信,并利用词频统计工具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与大家分享其中一些有趣的现象。

  在共计13封、超37000字的公开信中,我们统计了后来媒体、市场和用户都耳熟能详的高频“乐视词汇”,需要强调的是,大量虚词或无意义的词汇,我们未能尽列。这里只是一张出现频率较高且更有价值的词汇列表,它们依次是:

  

贾跃亭13封内部信/公开信的重要词频统计

 

  贾跃亭13封内部信/公开信的重要词频统计

  乐视并非安利,但其公关话术洗脑能力堪称业内一流,连善于营销的小米恐怕都得低一头。一两次重复并不能带来“洗脑”的效果,千百遍的重复,令这些看似乏味的词汇自带乐视标签。但每个榜上有名的词汇的故事背景都值得深八。

  马云首创的“生态”,被贾跃亭带火了

  毫无疑问,马云口中的阿里是最早使用“生态”的公司,但这个词并没有因为马云火起来。

  如今煞有介事地分析“阿里生态体系”的科技自媒体们哪会想到,在首现于贾跃亭2013年5月的第二封公开信并重复了6次(这还不算另有3次“超级生态”)之后,在乐视那些令人头痛的专属名词中,“生态”竟然名列榜首。

  词语频次反映相关业务在贾跃亭眼中的权重

  乐视在不同时期发展的业务,话术也各有侧重,词语频次也反映出相关业务在贾跃亭心目中的权重。

  尽管从2015年起,乐视手机就是贾跃亭的新宠,而乐视电视则有些默默无闻,但从贾跃亭内部信来看,与乐视电视有关的“电视”(106次)、“超级”(出现75次)、“颠覆”(出现53次),比与乐视手机有关的“手机”(50次)、“开放”(出现29次)、苹果(45次,其中27次是为了鼓吹乐视手机),频次要高。

  而在投资人孙宏斌眼中,乐视致新比乐视移动更值得投资,而从乐视致新发迹的梁军,如今也将接管乐视上市业务“乐视视频”。

  “付费”(13次)出现于贾跃亭早期的公开信中,早在2012年,他就津津乐道于乐视在内容付费方面做出的成绩,但在乐视发展硬件业务后,“免费”(22次)成为贾跃亭公开信中的常见字眼。贾跃亭不仅带着乐视移动身体力行“硬件免费”策略,还把曾经的好友、玩“杀软免费”的周鸿祎拉下水。事后周鸿祎坦言,2016年全部亏损都来自硬件免费的策略。

  除此之外,“汽车”(32次)、“体育”(16次)、“影业”(14次)、“版权”(12次)、“乐视云”(8次)、“网酒网”(3次)、“音乐”(3次)等业务在贾跃亭内部信的出现频次,也在一定程度上或昭示乐视的投入,或预示命运。

  暗示内部矛盾

  从语义分析结果来看,贾跃亭每一封内部信的“正向情绪”都在95%以上,有些甚至可达100%,但仔细分析可以发现,即便是在2016年11月之前,他也早已对乐视内部矛盾有所察觉。

  试看2014年1月22日发布的、主题为《生态协同关乎乐视生死》的新年致选题员工信(有统计以来的第三封信)。重要词频统计如下:

  

no3

 

  在这封信中,除了弹起“生态”(44次)的旧调子外,“协同”(21次)、“整合”和“组织”(各18次)成为全部13封内部信中耐人寻味的热词。

  这不令人意外,乐视的外部高管,都是在2013-2014年期间从各大科技公司疯狂挖角而来。所谓“萝卜快了不洗泥”,其高管增长之快,数量之多,可能是中国互联网科技行业的奇观。一则广泛流传的掌故是,乐视整个集团的VP(副总裁)一度多达上百人。

  让这些高管快速融入公司,并能彼此协作,至为艰难。这导致2014年下半年贾跃亭滞留海外迟迟不归时,高管风云暗涌。

  2014年,原乐视致新高级副总裁、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CMO彭钢,突然调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意互联智能科技总裁(直到2016年2月才复出,任易到总裁),而2014年底,原乐视网网站事业群运营总裁高飞,在年度内容营销会上宣布“老贾回来了”,引发媒体轰动,诡异的是,时任乐视网董秘的张特竟然对媒体说:“高飞并不代表乐视网,贾跃亭是否回国还有待核查。”内部高管混乱程度可见一斑。而在贾跃亭回归后,高飞也一度淡出乐视网的工作,直到2016年2月才正式回归,任乐视视频总裁。

  但贾跃亭对乐视内部高管或喊话(如这封内部信),或挂起(如莫翠天),2016年以来的高管调整也仅限于旧部微调,以致时至今日,有媒体在采访之后刊文称,“贾跃亭是被奸臣包围了”。

  其实从内部信来看,与其说贾跃亭未必是被“奸臣”包围,不如说他任用了太多“庸官”,只不过他意识到问题,却无多大动力解决。

  “内部信”是贾跃亭内外喊话、与媒体交流的主要形式

  CEO的内部信,是一家公司最好的PR稿,而贾跃亭的玩法更是熟稔。

  与同侪大相异趣的是,贾跃亭极少直面专访。在2014年之前,他只青睐“可控性更强”的纸媒(比如《芭莎男士》《中国企业家》等),而“长期滞留海外”的事件发生之后,他选择接受了新浪北美记者的采访、腾讯科技的书面与微信采访,在2015年与小米口水战正激烈之际,他也仅接受了福布斯中文网的采访。其他多数情况下,他只与乐视高管一起接受群访。

  所以,“内部信”成为贾跃亭内外喊话、与媒体交流的主要形式。

  以“公开的内部信”这种有悖逻辑的形式对外发声,也与贾跃亭的个性有关。多数有中学教师从业经历的人,从不惧演讲,口才通常也极好,但贾跃亭是个例外。贾跃亭也不是一个演讲天才,传闻在2013年超级电视首次面世的发布会召开前几天,他甚至彻夜背诵演讲词。2014年4K电视发布会上,他的演讲甚至带着小学生不求甚解的麻木感——你不能强求他太多。

  限于篇幅,我们决定不再展示更多词频统计数据及相关结论。不过最后,出于无聊,我们也顺手统计了一下信中频次较少的词:

  “责任”2次

  “股民”2次

  “利益”5次

  “股东”8次

    点赞0 投稿指南 专家专栏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佩佩
    作者:一萌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