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谁人不识朱啸虎

  2017-06-26 08:36  来源:凤凰科技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企业怎么做品牌推广 好推宝助力品牌提升知名度

  朱啸虎

  去年1月,第一次联系ofo创始人戴威的时候,朱啸虎一手带出来的罗斌只发了一封邮件而已。他笃定这样足够了,

  “还有创业者不知道金沙江,没听过朱啸虎吗?”

  可惜罗宾还是太年轻。他忘了戴威作为北大学生会主席,父亲曾经是中铁集团的党委书记,上北大又找了一个北京市委副书记的女儿做女朋友,朋友圈里都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朱啸虎当时名声虽响,也只是资本世界的妖艳贱货,不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同路人。

  不过戴威还是很聪明的,不能跟人民币过不去啊,从金沙江国贸三期的大楼里一出来,就在手机上搜“朱啸虎”,搜完转头又冲上56楼接受了金沙江1000万的投资。

  这才有了今天吃瓜群众在朋友圈围观朱啸虎和马化腾互怼的机会。

  经过跟马化腾这一怼之后,朱啸虎就不再只是创投圈的名人了。以后只要是来搞互联网、搞创业的,还说不知道朱啸虎,且早关张算了。

  01

  马化腾在留言里说:“没必要因为自己投资了而歪曲”,嫌朱啸虎为ofo 站台站的太过分。

  我投资圈自有圈情在此,产品经理出身的创始人还是太耿直。

  我圈的投资人们,每年都在刷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 的互联网报告,然后还要追问一句为什么中国没有互联网女皇。 其实Mary Meeker 不就是PPT做得漂亮一点吗?

  当年Meeker 和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一起胡吹海吹互联网股,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要不是大摩手快销毁了女皇的邮件和硬盘,SEC早把她送进监狱了,今天哪里还有机会在PPT里把自己投的公司都提个遍。

  孙正义的时间机器理论果然是成立的,中国虽然没有在PC互联网时代就产生一位女皇,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产生了男神朱啸虎。

  这几年朱啸虎为滴滴站台,一会儿批评神州专车不是共享经济,一会儿质疑uber中国烧钱太过,效果不要太好哦。最后滴滴成了500亿美元的独角兽,谁敢说没有朱啸虎站台的功劳?

  优秀投资人,就是要勇于发声,敢于站台。

  今年才借着“新零售”风口火起来的喜茶,要是2015年找到的投资人是朱啸虎,而不是IDG 的话,恐怕也不会硬生生憋了一年半才站到风口上。恐怕早就融完ABCD轮,“新零售”这个概念马云今天还要从朱啸虎那里借来一用。

  2014年老牌基金DCM 就投资了快手,结果怎么样,两年时间里只顾着闷声发大财,如果不是X博士那篇刷屏的报道,到现在主流媒体圈可能都没注意到这个估值35亿美元的公司。

  反过来看朱啸虎和周亚辉投资映客,直播是风口天天讲,硬是讲出来一个万播大战,最后映客也没怎么样,早早卖掉了事。而DCM 投了快手、秒拍、美拍三大短视频平台,垄断了整个赛道,但是DCM 家最大的网红林欣禾竟然今天还没什么行业外的名气,他最上镜的一次,就是51talk 上市时鼓掌鼓得太出戏。

  我看那些老牌投资人就是不够努力,太端着自己Old money 范儿了。就说遇到映客刷单这件事吧,哪个投资人敢在那么难堪的时候站出来,说“机器人刷单是运营技巧”,卖人品给自己投的企业背书?

  不要说一般的投资人,就连创投圈一向以资历老、手段辣著称的沈南鹏都不敢。

  前年一亩田出了刷单的事情,后一轮融资眼看要黄了,昆仑万维的周亚辉鼓动一亩田的创始人去找当时最大的股东红杉,希望沈南鹏作为业界大佬能出面挺一下。毕竟后面的投资要是黄了,前面已经入场的股东就是最大受害者。

  结果没得到一丁点支持,还被沈南鹏臭骂一顿。

  说到沈南鹏,很早之前有个说法是沈南鹏是早期项目的伯乐,普通投资人在姚明20岁的时候都不敢投,他能在姚明5岁的时候就对他进行投资,太牛了。

  现在,朱啸虎才是早期项目的救世主。他是那个敢在一个人3岁时就大胆投资,然后大声告诉全世界这就是姚明的人。

  至于这个人什么时候能真的成为姚明,根本不重要,也不是朱啸虎需要关心的——反正长到5岁,就被沈南鹏买走了。

  02

  2012年,朱啸虎第一次跟滴滴的程维见面,被晾在办公室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朱啸虎好脾气,后来还拿这件事出来说程维老练冷静,一点没被个人情绪影响,见面后半小时就决定投资滴滴,成就了投资界的一段佳话。

  其实这只不过是朱啸虎的惯用伎俩。投完ofo 之后,朱啸虎还见了另一个自称当过学生会主席的北大学生。两个人聊了团队情况,聊了市场壁垒,聊了商业模式,临了,朱啸虎故意激将:你这个市场不够大啊。

  没想到,创业者一听这话,立刻倨傲的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朱啸虎的办公室。朱啸虎说:人和人啊,真是不一样,一个人是什么样,聊几句就能知道。

  早期投资投的永远都是人、人、人。阅人无数的朱啸虎是从失败中形成自己的看人哲学。当年他看京东,觉得几亿美元几亿美元烧钱太吓人,不敢投。哪里知道刘霸王这种烧10亿美元不眨眼的才能做100亿美元的公司。

  朱啸虎投资百姓网,明明赌对了赛道,结果百姓网创始人王健硕又固执又太没野心。58同城和赶集网在2011年广告大战,搞的满地铁满公交都是小毛驴和杨幂的时候,他硬是坚持不跟进。

  最后那两家大打一场,合并成美国上市的独角兽,百姓网只落户到了新三板。

  投资拉手网的时候,朱啸虎千挑万选,找了一个有野心,又崇尚“快”的吴波。可惜又一次被坑,吴波空有野心,却“胸襟不够”,朱啸虎推荐去拉手的干嘉伟,沈浩瑜都被拒绝。

  但是朱啸虎之所以能成为朱啸虎,不是因为前面折了百姓网和拉手两个项目,是因为成功投中了滴滴。口无遮拦的朱啸虎本来就是美元基金投资人里的异类,现在朱啸虎看到自己2012年之前说过的很多话,恐怕都想删掉。只是投中滴滴之前,他说的话同行一笑而过,谁会记得。投中滴滴之后,说的话有人听了,他说话更自信了,也更加有的放矢。

  被人称为浑身上下散发着蜜汁自信的王刚也是因为投中了滴滴。当然,王刚早期在滴滴的身份到底是创始人还是投资人很难说清楚。就像我们很难说清楚王刚在阿里巴巴究竟有过多少股份。

  人说杭州有一个西湖,有一个西溪。阿里巴巴上市前,急着用钱买房买车改善生活的老阿里一波排着队去西溪喜来登找某几家外资美元基金卖老股,另外一波排着队去王刚在西湖边的宅子领钱。王刚从铁军老同事那里收的股份多得震惊了马云,“国家队都进场了还不收手”。后来再有老同事去找王刚卖股份,王刚就真不敢收了。

  现如今阿里人依然排着队去王刚西湖边的大宅子领钱,只不过这次用来换钱的不是阿里的股份,是自己公司的股份。王刚现在忙得一个项目只能聊五到十分钟就得换下一个项目,像车轮战的聂卫平。

  值得庆幸的是,王刚没有像徐小平老师那样发“阳光普照”奖,他投项目还是比较保守的。王刚在真格基金的一次分享就说了,徐老师投了400多个项目,我投不了那么多,我就7多个,我管不了这么多,我不能管的我就不投了。

  滴滴是王刚一手把程维带到马化腾身边才放手的。在一次阿里离职员工聚会上,王刚就一眼相中了前阿里中供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唐万里。当时唐万里还在湖南卖腊肉,硬是被王刚怂恿着跑到北京搞共享经济。唐万里到北京后,在滴滴的办公室猫了几个月看风口,从快递试到体育馆预定。王刚和朱啸虎隔几天就给他提供一个新idea,三个人最后终于选定了回家吃饭。

  不过后来一次和回家吃饭高管的饭局,吃完会相面的王刚就跟唐万里说你们产品负责人不行,于是,产品负责人就被换掉了。

  和传统美元基金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雷军喜欢说一句话,帮忙不添乱。但是帮忙和添乱之间的界限很难划清,所以最后在传统美元基金那里的共识是,创业者说要帮忙再帮忙。

  但是这个观点朱啸虎不认可,王刚一定不认可,周亚辉会说,我才是创业者。

  周亚辉投资映客后,极力劝说奉佑生赶紧拿钱做推广,奉佑生犹豫了一阵子还是同意了。然后映客就在去年春节砸了一个多亿的广告。

  前几个月,空空狐的90后创始人跟周亚辉撕破脸,说周亚辉做投资人不专业,签了投资协议还拖着不把投资款全部打到账上。外界也说,让一个创业公司花300万年薪去挖技术总监太坑爹。可怜周总一辈子玩儿鹰,最后却被小鸡啄瞎了眼。

  03

  说自己投的项目是风口,为项目迅速争取下一轮融资,深度参与项目,决策速度快,给出的建议路子野是朱啸虎、王刚、周亚辉这三个人的共同特点。

  朱啸虎投资映客,投资ofo,到今年投资共享充电宝,基本上也都是一面之后就定下了。周亚辉给映客账上打过去2000万的时候,连创始人奉佑生的面都还没见上。也就是下了个app玩了3天,跟奉佑生在微信上一来一回聊了几句,就敲定了几千万的投资协议。

  当然投资行业花钱快的只是流水的铺面,回钱快的才是铁打的老板。

  朱啸虎已经成就了好几单十亿美元的生意了,周亚辉在映客首次套现比创始人还早,王刚更不得了,常常是自己的种子、天使还没完全到账,下一笔融资就帮创始人找好了。

  业绩在市场上放着,所以老一辈的投资人也不得不服,现如今年轻投资人也没谁有兴趣听熊晓鸽分享什么五个千亿市场,我为什么错过了阿里巴巴,倒是刚入行三年的周亚辉投资笔记传遍了朋友圈。经纬的老大张颖就好几次公开表示,反思经纬为什么这么大的团队,抓到的案子还不如朱啸虎。

  去年36氪的Wise 大会,张颖在台上说着说着就讲到了朱啸虎,正好朱啸虎也在现场,张颖顺嘴就说这个事情我们是不是应该请朱啸虎来讲一讲。结果几个美元基金的大佬。符绩勋、龙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朱啸虎已经睡着了,几个人都没忍住笑。

  这些美元基金大佬,对朱啸虎的看法,还是有点门口的野蛮人的意思。

  也是去年,一个圆桌会上天使投资人龚虹嘉揶揄朱啸虎:“伟大投资人和土豪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

  “要他看重哪个项目就砸大钱,往往他一砸大钱,长则一年,短则几个月就结束战斗。我们花十几二十年才能结个果,你(朱啸虎)就整两三年。所以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也改变了我的价值观,向你致敬”。

  这话听起来也并不像全是表扬,话里还带着刺儿。

  朱啸虎还好,至少还是正经的美元基金合伙人。有几个人能说出来王刚的基金叫什么名字,几个人讲清楚周亚辉的案子是他个人的还是昆仑万维的?

  你以为周亚辉打钱快是真的钱在手里烧得慌?老牌基金可以把TS当钞票用抢案子,他们不行啊。周亚辉是被源码资本的曹毅带进投资圈的,曹毅号称是最像沈南鹏的年轻投资人,当然在给TS这个问题上也很像。

  曹毅和王兴、张一鸣讲话的时候,周亚辉看了眼馋,屁颠屁颠上去套近乎,他自己都说就是想投资点美团,结果王兴一直不置可否。后来周亚辉才知道,王兴只是不好意思当面说,人家想要的投资人都是Deep Pocket,根本看不上他兜里的那俩“钢镚”。

  周亚辉投资一亩田的时候,TS都签好了,DD和SPA也准备的七七八八了,结果云锋基金突然插进来一杠子,把估值抬高了50%。一亩田的创始人红着脸跟周亚辉谈了谈,说:不能把关系搞僵了搞坏了。最后老周忙活一场,只得了一个点的份额。

  我要是周亚辉真觉得自己冤啊,打钱快的时候你们谁也没说我的好,投资款不按时到账,凭什么红杉干得,我就干不得。

  谁不记得早几年《创业家》杂志发过一篇“银杏资本”的文章,暗指某家喜欢押赛道的投资机构经常签完ts又毁约,浪费创业者的时间和机会成本。还提到机构里那个知名投资人脾气差,创业公司业绩不达标,一杯热水就能直接泼到创始人脸上。这篇文章引得沈南鹏暴怒的文章最后从中文互联网上彻底消失了。

  这个世界是看脸的。周亚辉你之前创业都在最野路子的游戏圈,成功之后一次离婚闹得全世界都知道,长得一脸横肉,那里比得上美元基金合伙人们的温文尔雅,你甚至连个英文名都没有,你也好意思像Hugo、Neil、Bob们一样行走江湖?

  Old Money 瞧不上New Money,这简直是投资行业的热力学第二定律。

  只是正常的行业周期,新陈代谢,让权力的交接比较平稳。但是我大清国自有国情在此,去年有两个数字挺震撼的,一个是中国国内登记在册的私募股权机构接近2万家,另一个是这些股权投资机构管理的资金规模超过了7万亿。

  一边是创业新贵退出的钱和传统企业土豪们的人民币排山倒海而来,他们需要周亚辉和王刚。同时老牌美元基金像经纬、红杉、IDG也募资不愁,抱上了最粗的大腿社保基金,用国家的钱往一级市场撒。这两鼓劲儿撞在一起,热钱翻滚。

  A股的堰塞湖和美股的不确定性让原来正常的退出链条断掉了,行业竞争以并购告终,BAT反而成了互联网公司退出的最好渠道。市场不再追求长期价值,开始追求促成短期交易。

  所以包凡苦口婆心警告,警惕风投散户化。

  可惜资本市场从来都不是靠道德标准进化的。所有的规矩都是老一辈立下,用来管住新一辈的。

  老一辈就是白莲花?红杉和老虎押注赛道,一二三名全投的打法早年也颇有争议,别的创业者敢怒不敢言,至少李国庆就公开开过炮。朱啸虎拒绝张磊同时投ofo和摩拜的提议,就有着一层考虑。

  狼性这个词也不是朱啸虎发明的。张颖当年从中经合带着整建制的团队投奔经纬,也是开了一个不小的先例。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里,经纬都被人称作是VC行业的九鼎。要说通过舆论影响资本市场判断,朱啸虎到今天也无法超越张颖预测寒冬到来的那封“内部邮件”。

  《华尔街之狼》里面说,“用这样来定义,的确是我们都疯了,但是只要人类存在着,就会有新的疯子加入进来”。

  我们的老祖宗说,君以此始,必以此终。

  现在天下已经没人不知道朱啸虎了,而最终取代朱啸虎的,一定是一个觉得朱啸虎还不够朱啸虎的人。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安然
    作者:老道消息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