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乐视下一步:贾跃亭或将彻底出局?

  2017-07-04 08:24  来源:虎嗅网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品牌推广就用这几招,七月活动立减500-1000元

乐视下一步:贾跃亭或将彻底出局?

 

  几乎所有媒体在谈到乐视危机时,使用的都是“资金危机”的表达方式。事实上,乐视危机绝不啻资金的问题,根子在于顶层设计就错了。如果你认为乐视危机只是资金问题,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认清乐视危机的本质。

  6月28日的乐视网年度股东大会,一不小心泄漏了很多机密,以至于不得不紧急叫停网络直播。

  乐视股东大会到底泄漏了什么“不足与外人道也”的秘密?

  首先,贾跃亭说“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

  本来,外界普遍猜想乐视资金危机非常严重,没想到贾跃亭说“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可见严重程度到了什么地步。

  事实上,融创中国等注入168亿资金半年之后,乐视三大板块(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营业)经营仍然不见起色,大家已经怀疑乐视可能还有更多的坑没有暴露出来。现在从贾跃亭的表达看,很有可能是这样。

  比如贾跃亭说,“我们收到97亿资金,事实上还款150多亿元”。所以,孙宏斌那150亿的注资,并没有让乐视三大板块业务好转。

  关于资金问题,贾跃亭还说了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话:“我们在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之后,我们目前仍然没有获得金融机构的后续资金支持,多数还是观望态度。”接着他又说:“我们现在与金融机构交流之后获知,事实上我们应该把获得资金投入到业务之上,而不是直接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贾跃亭的意思是:我们被金融机构耍了。

  其次,贾跃亭说,“汽车是资金问题的首要因素,手机业务是第二因素”。我相信这一点出乎不少人意外,大多数人以为是手机业务造成了乐视今天的局面。

  如此说来,乐视资金危机的根源在于贾跃亭自身,须知,乐视汽车业务是由贾跃亭亲自主导的。不幸的是,乐视手机扮演了“替罪羊”。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也有爆料,他说:“今年上半年乐视电视负增长”。

  应该说,这是一个猛料。很多人以为乐视电视情况不错,比如某咨询机构发布的数据称,“2017上半年,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出货量同比增长36%,乐视电视出货量增长15%。”虽然低于平均增速,毕竟还是实现了正增长。现在看,才知道这个调查机构的数据有多扯淡!

  事实上,前不久梁军刚刚宣布“激进的乐视又回来了”,试图给人传递乐视只做第一不做第二的决心。

  乐视电视销售惨淡,早有迹象。今年的“618”大促,乐视电视在天猫的销量排名第四,低于夏普、小米电视;在京东商城,乐视电视甚至没有进入销量前十名。

  

 

  在更早的“414”电商节,乐视电视销量仅为去年同期的70%。

  在股东年度大会上,贾跃亭特别说到汽车板块:“乐视汽车板块要快速完成A轮融资,尽快拿出量产车”。

  显然,这仍然是贾跃亭一贯的表达方式:承大诺,画大饼。早在今年年初,贾跃亭既对外宣布,“乐视汽车融资很快就会到位”。半年过去了,仍然是“要快速完成融资”。

  怎么快速完成融资?怎么尽快拿出量产车?贾跃亭都没说。

  贾跃亭还说:“乐视要用两三年时间二次创业”。首先,我得承认,贾跃亭有二次创业的心态,是值得肯定的。问题是,如果贾跃亭不能深刻反省乐视危机的根源,恐怕不会有二次创业的机会了。

  资金危机是表象,顶层设计错了才是根源

  2016年11月,乐视体系爆发资金危机。两个月后的2017年1月中旬,以融创中国为主的168亿资金出手相助,尤其孙宏斌那句“乐视缺多少钱我解决”的话,让很多人觉得这次乐视有救了。

  但是,接下来人们慢慢发现,情况可能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在随后差不多半年时间里,乐视三大块并没有传出向好的消息。相反,乐视体系不断爆出危机事件,甚至在四月份还发生了第二次资金危机。人们不禁要问:乐视究竟哪里出现问题?为什么如此巨量的资金注入仍然不能让它好转?

  资金到底去了哪里?贾跃亭说:“实际上,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资金比危机刚爆发时更紧张,截至目前融资到的130多亿人民币,其中有30-40亿进入了上市公司体系,94亿元付给了老股。本来想划拨给非上市体系94个亿,理论上应该能彻底解决资金的问题,显然结果不达预期”(注:贾跃亭这段话表述的逻辑混乱,不知所云)。总之一句话:钱到账之后没有用来发展业务,用来还债了。

  “融资陆续到账后,从2016年开始乐视整个体系开始偿还贷款。目前偿还贷款额已经达到150亿左右,绝大部分都是偿付给了金融机构。”但是,还贷并没有让乐视取得信用机构的信任,反而造成了业务层面继续缺钱。对此,贾跃亭非常后悔,认为“应该把获得资金投入到业务之上,而不是直接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

  至此,大家需要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一个公司爆发资金危机,无论外部注入多少资金都不能让这个公司恢复正常,这还是单纯的资金问题吗?显然不是。

  那么,是什么问题?

  只要你持续关注乐视企业,并愿意深入研究它的竞争力结构,你便不难发现,乐视模式决定了它永远缺钱,因为它幻想一下子缔造出一个森林而不是一个花园(即所谓的“乐视生态”),这违背了企业发展的基本逻辑。

  总有人感佩于贾跃亭的精神,并一厢情愿地认为“万一实现了呢”。事实上,要实现乐视生态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乐视拥有永远也花不完的钱。

  事实上,贾跃亭正是这么认为的。曾几何时,他最得意的一句话就是,“只要模式好,钱不是问题”。正因为对对自己设计的生态模式太自信了,以至于烧起钱来毫不吝啬。

  因此,乐视危机的根源,在于乐视生态模式本身,在于贾跃亭的个人认知。

  我早在2016年12月12日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说过:“乐视必须下重拳才能治大病,即必须瘦身,彻底砍掉汽车产业,并适当收缩其他产业,比如手机、体育等。”我说,未来3年之内,汽车产业是乐视的吸血鬼,必须砍掉,舍不得也要舍。今天,我仍然坚持这样的判断。

  因此,乐视危机绝不啻资金的问题,乐视危机的根源在于顶层设计就错了。如果你认为乐视的问题只是资金危机,那是因为你没有认清乐视危机的本质。

  贾跃亭勇有余而谋不足,最大短板是缺乏系统管理能力

  资金危机持续不断,总不能就这么听之任之,乐视的办法是什么?

  在6月28日的股东大会上,贾跃亭开出的药方是这样的:

  1、“非上市公司板块的资产变得更加聚焦,非核心的,不能产生强化反的,就考虑尽快的转让资产。”

  2、“这次再回笼的资金,一定优先用到业务当中来,快速使非上市公司的业务恢复正常。上市公司会经历一个短期的调整期,非上市公司需要大的反转,无论是乐视手机,乐视体育,还是易到,希望在未来两三个月之内,让大家逐步看到乐视这次的决心,到底怎么把有限的资产获得最大的价值。”

  3、“未来聚焦几大块:第一,上市公司体系,我们会把给上市公司带来重要支撑的,以及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带来潜在帮助的资产,怎么和上市公司产生密切的协同。第二,汽车体系,在未来乐视的生态当中,怎么样让上市公司自成完整的生态体系,非上市公司能够资源聚合,在独立发展的同时,很好的和上市公司协同。第三,汽车板块怎么快速的完成A轮融资,尽最快速度的量产。”

  这就是贾跃亭的解决之道!

  不得不承认,这些说辞太空洞了。你看,几乎全部建立在“再回笼资金”、“融资成功”、“转让资产甚至股权”等假设之上。

  须知,以乐视目前的状况,融资难度非常大,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小。仍以乐视汽车为例,年初贾跃亭就对外讲融资即将到位,半年过去了仍无下文。

  但我认为,贾跃亭现在的瘦身思路是对的。过去五年,乐视疯狂做加法,现在到了必须做减法的时候。

  有人说你不应该质疑乐视模式,你要肯定乐视创新精神。其实,我对任何创新都抱持敬畏的心态,在我看来乐视模式违反了企业经营的基本逻辑。须知,管理一个企业,好比少数几辆车在一条高速公路上行驶,塞车的可能性不大;管理一个生态,好比许多车在一条高速公路上行驶,其中一辆车抛锚就有可能导致整条高速公路大堵塞。一个企业就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节点越多,管理难度越大,瘫痪的可能性越大。乐视生态就是一个有众多节点的管理系统。

  你看,现在的乐视恰恰是“汽车”抛锚了,导致整个乐视体系运转困难。

  就在孙宏斌决定投资150亿元给乐视的当天,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说过,“这绝不意味着乐视危机的结束,乐视危机仍将持续”,我这么肯定地说,是因为我看到乐视危机的根源仍在。

  贾跃亭作为乐视体系的创始人、掌舵者,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勇有余而谋不足,最大的短板是不具备系统管理能力。

  乐视做汽车,成功的可能性接近零

  未来的乐视就是两大块,“上市公司板块+汽车”。

  这句话三个月之前孙宏斌就讲过,三个月之后贾跃亭又讲了一遍。

  我们有理由这样认为,未来一段时间,乐视将逐步将乐视手机(含酷派手机)、乐视体育、乐视金融、易到等板块剔除出局,因为这几部分均不包含在“上市公司板块+汽车”之内。

  为什么给乐视带来最大麻烦的汽车,反而成为贾跃亭坚决保留的选项?

  这和贾跃亭的个人情怀有关。你看,贾跃亭把他做汽车的出发点描述得多么令人感佩:“乐视之所以造汽车,是因为我一次一次被窗外的雾霾所震撼”。

  当然,更和乐视已经在汽车产业上投入了大量资金有关,现在的乐视汽车进退两难,贾跃亭决定硬着头皮走下去。

  但是,汽车这条路实在太难走了。

  正因为这条路太难走,所以,乐视汽车当初组建的豪华团队,至今已走得所剩无几。

  汽车属于典型的“技术+资金”双密集型产业,姑且不说乐视有无技术储备,单说乐视的资金投入能力,我们看乐视(贾跃亭)具不具备做汽车的条件。

  做汽车,就俩字:烧钱。

  钱从哪里来?对于贾跃亭,只有两条路径:一是自掏腰包,二是外部融资。目前看,这两条路都难走得通,首先是贾跃亭自己已经没钱了,股价大跌,股票质押,口袋里的现金基本上花光了,你让他哪里掏钱去?其次是整个社会对乐视都丧失了信心(这是为何乐视网迟迟不敢复牌的原因),明明是一个坑,谁还往里面跳?

  你可能会说有人跳啊,比如像融创中国的孙宏斌。是啊,我估计今天的孙宏斌已经后悔了当初的选择,他不是说“缺多少钱给多少钱”吗?给了吗?如果乐视汽车也不能从外部融资,那么乐视做汽车的钱从哪里来?没有钱乐视做什么汽车?

  因此,乐视做汽车,看起来更像贾跃亭的情怀,而非一个企业家的理性选择。

  放在全球格局下看,乐视做汽车从技术到资金都不具备任何优势,不是你具备互联网思维就能做好汽车。

  如果贾跃亭非要继续做汽车,则乐视体系将不可避免地受到乐视汽车的牵累。

  这实际上正是孙宏斌所担心的,为什么他要求必须在乐视三大块和非上市公司之间实施切割?原因就在这里。

  放不下汽车的情怀,贾跃亭就得继续承受巨大资金压力。我上面已经说过,继续融资“此路不通”,即使能融到一点有限的资金,也无法满足“烧钱”的需要。

  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坚持做汽车的贾跃亭,在债务重压之下不得不出让上市公司控股股权,我认为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换言之,未来,“姓贾的乐视”逐步走向瓦解,只剩下“姓孙的乐视”。

  孙宏斌可不管你什么生态不生态,这是贾跃亭的情怀,不是孙宏斌的情怀。对于孙宏斌来说,乐视三大块活下来是当务之急。

  对于乐视的未来,孙宏斌和贾跃亭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在6月28日的股东大会上,贾跃亭有一番这样的表述:“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如何能够协同?如何能够生态化反?这是我们在高度关注的事情,其实乐视的成功在于互联网生态模式,不同的产业之间打破产业边界所创造的全新的价值,看似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是两个体系,其实我们会把非上市公司当中有价值的资产逐步整合到一起。”

  显然,贾跃亭对乐视生态仍然情有独钟,他甚至认为“乐视生态模式是成功的”,折射出贾跃亭对乐视危机的认知还很肤浅。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在2017年1月15日乐视与融创中国联合召开的记者会上,贾跃亭坚称乐视危机的爆发“背后有黑手”。

  其实,从来没有哪一个企业的危机是因为外部原因所致,摧毁一个企业的力量从来都是来自内部。如果非要说乐视危机的背后有黑手,那这个黑手就是贾跃亭自己。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安然
    作者: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