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  融资创投 >  正文

那家发布《王者荣耀》用户分析的数据公司 完成了D轮融资

  2017-07-10 09:59  来源:PingWest品玩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开抢了!双11创业者优选服务!

  7月初,未成年人沉迷《王者荣耀》成为了被讨论最广泛的话题之一。

  小孩子究竟该不该玩手游?每天该玩多久的手游?手游厂商有什么样的责任与义务?家长应该如何引导?法律法规应该怎么制定?

  一系列大讨论的背后似乎需要一个事实来支持:未成年人真的沉迷《王者荣耀》吗?

  几乎所有的媒体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会遵循一个这样的计算路径:《王者荣耀》的未成年玩家大约为25.7%,其中小于14岁(小学生)玩家约为3.5%。按照腾讯官方公布的8000万日活计算,每天大约有2000万的未成年人玩这款游戏。

  这条计算中的关键数据“25.7%”和“3.5%”均来自一份公开的数据报告——《2017年5月王者荣耀研究报告》。

  在这份报告中用数据详尽且精确地描述了《王者荣耀》及其玩家的复杂属性,比如日活、渗透率、每日游戏时间、游戏频次、用户分布地区、手机品牌偏好等。

  这份报告的出品方是极光大数据,这只是他们定期发布的许多垂直行业、产品报告中的一份,数据报告中也并没有直接指出未成年人沉迷《王者荣耀》。极光并没有想到一次数据的挖掘,会在半个月之后引起如此巨大的波澜。

  2017年7月6日的下午,极光在北京开了一场品牌发布会,宣布完成D轮数千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富达国际。

  极光的前身是极光推送,你可能在此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但你几乎一定是它的间接用户之一。

  推送,就是你又爱又恨的那个东西,俗话翻译过来就是通知——成立于2011年的极光推送,至今已经是中国覆盖率最高的推送服务商,服务50万+个App、累计覆盖80亿台移动终端。

  你每天收到各类App的通知里,一定有几条是极光帮忙送达你屏幕的。

  

极光数据CEO罗伟东

 

  极光数据CEO罗伟东

  推送怎么就成了一门独立的生意?

  在许多手机用户的印象里,推送就是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乱来。在极光看来,这就是App开发者的“功夫”不到位,而这正是极光最初想要解决的。

  极光的前身是极光推送,是国内最早的第三方推送服务商。当时的极光推送只解决一个简单的问题——App开发者推了通知,用户收不到。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极光数据CEO罗伟东说:“我们测算过,一个App如果想把推送的到达率做到和我们一样的水平。在服务器和工程师上的投入一年可能需要达到百万。”

  然而,推送对于大多数App来说只是一个功能而并非主体,绝大多数的App开发商都不可能为了推个通知付出如此巨大的研发成本。

  一个视频或图片社交App,其中私信、通知、聊天可能都不是最主要的功能。但对于一个完整产品来说又不得不做,因此选择极光这样的第三方SDK成了开发此类功能的一个主流选择。嵌入极光SDK,只需要一个工程师几天时间就能搭建一套高稳定性的通知、推送或聊天系统。

  凭借着领先行业跟进者至少6个月的先发优势和专注于产品技术的极客精神,极光在2014年年底便成为了第三方推送领域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服务商。

  但推送,其实并不是极光切入推送服务领域的唯一目的。

  罗伟东说:“我们在2011年的时候选择推送服务这个领域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推送确实是当时大多数开发者的一个痛点,另一个则是我们认为移动领域的数据将成为一座金矿。”

  

极光D轮融资发布会现场的一块屏幕上,展示着发布会周边地区的人流特征

 

  极光D轮融资发布会现场的一块屏幕上,展示着发布会周边地区的人流特征

  在用户看通知的时候,通知也在看用户——比如你手机里装了什么App,App每天启动几次,使用多长时间,是否接收通知,通知是否点开。只要用户手机里安装了一个内嵌极光SDK的App,极光就可以搜集到这些数据——当然,这些数据全都是匿名的,极光并没有将这些数据定位到某一个实名个体。

  “我们之前有一个推送的用户,他也是一个开发者。他们公司从创始人到投资者都以为他们的用户是学生、没工作的小孩子,90后的追星族。但是后来让我们看了一下,他们的用户群体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比例都装了育儿啊、幼教啊这类App,所以其实他们的用户是年轻妈妈类的追星族。”

  罗伟东介绍的另一个例子里提到,曾有一位开发者向极光投诉说推送服务有BUG。具体表现为三星的用户打开率很低——因为同样一款App小米用户打开通知的比例就远远大于三星。

  为了解决这个BUG,极光测试了许多三星的终端,进行了无数轮的调试。最后发现,是因为这位开发者每天推送的是美女图片,三星用户对这种内容就是不敏感。

  通过这些数据,极光不断的优化和改进自己的推送服务,逐渐坐稳了推送市场第一的位置。

  从行业的旁观者变成了“上帝之眼”

  在极光的推送服务市场占有率逐渐站稳的同时,数据的“金矿”果然逐渐浮现出来——除了那些能反哺开发者和推送服务本身的数据,一些行业数据也就累起来。

  在过去的6年里,极光在后台的数据中目睹了几次风口的变化:

  以Android应用市场为例,在极光的观察中,最初市场占有率较高的是在PC时代有强大优势的360和相对独立的第三方渠道豌豆荚、91等,应用宝只是市场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角色。

  在之后的几年里,360应用市场的下滑曲线和移动互联网、微信的上升曲线完全吻合,而随着微信的强势导流,应用宝最终占据了单渠道第一的位置。

  “这两年经常有行业第一和行业第二PK的情况。有的时候媒体,甚至一些公司自己都是在胜负分出很久之后才察觉到。但我们根据后台监控的包括渗透率、日活等,却能够在行业更替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甚至说在交替发生之前,我们可以通过后台dashboard上的数据斜线走势就能预测到。”

  

ofo-mobike

 

  另一个反直觉的数据是,许多人认为ofo和摩拜单车两家的营销策略已经走偏。但从极光的监测数据来看,无论是摩拜最早发明的红包车还是ofo近期的大眼车,每一次吸引眼球的活动推出后,都能刺激对应App的“新增用户”有一个显著的提升。

  同时,在极光看来共享单车之战远没有结束,因为从终端的安装数来看,ofo和摩拜的安装数刚刚接近了滴滴出行的一半。同样作为出行品类的产品,自行车的使用频度和广度从情理上应当是超越打车的,因此目前共享单车市场可以说依然有尚未开发的空间。

  “从成长率和目前的基数来看,共享单车中如果要出现一家『滴滴』级的公司,大概还需要一年。”

  2016年,极光成功地监测到了共享单车和直播的热潮。整个2017年在罗伟东看来则比较平淡,“狼人杀等社交游戏涨得倒是比较快……”——在罗伟东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陌陌加入了狼人杀的功能。

  不过,共享充电宝这个风口“从增长曲线来看,至少不是共享单车和直播那种大热点。”罗伟东说。

  如何让数据发挥真正价值

  当然,仅仅作为一个旁观者是不能养活自己的,每年有无数的数据库公司都倒在了赚不到钱的路上。

  不管多有理想的技术公司,最终总要面对赚钱养活自己的“残酷”现实。

  极光的第一个数据服务客户是罗伟东的一个老朋友,这位朋友是一个应用开发者同时也是极光推送的客户。恰逢那段时间他们的应用在做大规模的推广,这位朋友找到罗伟东,想让他帮忙进行一下数据上的策划:在哪些渠道上投放广告,才能精准的找到他们的用户。

  当时的极光还没有任何数据产品,罗伟东就让工程师在后台按照需求进行筛选,然后锁定了一些与这个App相符合的广告资源。经过测算,通过极光的数据支持,这位罗伟东朋友的App在那次投放中将获客成本降低了一半。

  罗伟东和他的团队意识到:让数据变现的时候到了。

  之后,这个应用场景就转化成了极光的第一款数据工具——效果通。这款工具可以帮助广告主筛选出在哪些渠道上投广告是最有效的,还能给出合理的价格。

  在极光之前,其实市场上已经有上千个类似的DSP(互联网广告需求方平台)。但罗伟东却并不愿意将自己定义为一个DSP,因为市场上很少有像极光那样依靠数据勾勒潜在客户画像并精准匹配的DSP——极光是除了BAT之外,中国市场上极少数能够覆盖90%活跃终端的数据公司。

  在极光的后台,积累了大量的用户App安装、活跃、使用时长和地理位置等信息。经过模型的处理,这些数据都可以变成广告投放的依据。

  尽管极光数据对广告的转化和定价流程进行了进一步的提升,但广告永远是变现最直观也是最「无趣」的一种方式。如果数据只能用来指导广告,那称不上是金矿,只能算是铁矿。

  因此,极光将目光投向了含金量更高的领域,同时高净值的客户也开始找上门来。基于这类高净值的企业客户,极光分别推出了iAPP和iZone两款产品。

  前者主要分析应用,后者则分析人群。举例来说,在去年的直播热潮中,许多资本想要进场但不知道如何选择,而iAPP则给出了一个相对全面的第三方参考源。

  “我们看到,随着陌陌的大改版和加入直播功能,陌陌的日活、月活和渗透率有了非常巨大的提升。我们的一位对冲基金客户根据我们的信息及时抓住了这个变化。”

  而后者iZone则是分析地区与人流,面向的是房地产商、地产基金、对冲基金和实体投资者。这个产品其实是将「用户画像」映射到了物理空间里——某片区域内有多少活跃的终端?这些终端上安装了什么样的App?每天使用App的时间是多少?是流动人口多还是固定人口多?

  

这是以上海国际车展为例,分析展会活动为全市经济带来的影响

 

  这是以上海国际车展为例,分析展会活动为全市经济带来的影响

  通过一些模型分析,这些数据能够反映出该地区的经济发展和行业发展水平,供地产和实体投资者进行投资决策。

  除此以外,极光还推出了服务于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反欺诈服务,能够在不侵犯用户隐私的情况下为金融行业放贷提供一些信用依据。

  极光推送在去年改名为极光,正式从“开发者服务”公司升级为“移动大数据服务”公司。这家目前拥有400余名员工的公司至今仍然有一半以上的研发岗位,保持着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的冷静与理性。

  在获得这一轮数千万美金的D轮投资之后,极光会进一步的提高技术人才的储备,研发可以服务于更多垂直领域的数据服务或产品。

  “尽管我们帮助一些金融客户赚到了钱,但我们自己是一定不会去做一个数据驱动的投行的。”

  罗伟东相信,极光是一个通过数据改变世界的公司,而改变世界的方法一定是同各个行业中最专业的资本、公司、开发者共同成长和升级。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佩佩
    作者: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