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红岭创投周世平:有8亿坏账,他为啥没有跑路?

  2017-08-23 12:58  来源: 中国企业家杂志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开抢了!双11创业者优选服务!

  原标题:有8亿坏账,他没有跑路,而是选择挥刀自宫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博

  编辑|米娜 摄影|蒋国清

  7月27日早晨七点,周世平(圈内人喜欢叫他老周)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登陆红岭社区,在社区发了一个200字左右的帖子。这位深圳红岭创投公司董事长的账户名叫“独孤求败”,帖子内容如下:

  “红岭创投将会放弃网贷业务,预计2020年12月31日之前清理完不良资产、处理完现有到期产品。”

  帖子发出后三个小时,网贷圈炸了锅。“老周都不干了,网贷已死”、“红岭创投如何偿还8亿坏账”等信息铺天盖地。当天老周的电话被打爆了,一天收到了92个记者来电;一行三会,深圳的金融办、银监局也都给他打电话。那条帖子很快获得了800多个投资人点赞,还被扔了40多个臭鸡蛋。

  “你们能不能撑得住,投资人会不会挤兑?”监管层在电话里很担心。但意料之中的兑付危机并没有出现,此时距离陆金所因谣言而导致的兑付危机,才过去了一个星期。

  很多圈内人对他说这事做得太冲动,但周世平并不后悔。他在网贷领域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老周高中毕业,因为在2008年创办了P2P平台——红岭创投,截至目前成交量达2700多亿元,成为深圳规模最大的P2P平台,他也被称为“南方网贷教父”。

  老周也是一个活得相当率性且鲜活的人,他出身草根,却在投资人和红岭社区拥有大批粉丝,有人甚至认为在目前红岭创投的180万注册用户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冲着周世平的个人品牌在投资;他每天发帖,在论坛嬉笑怒骂,无论多忙,都会抽出很多时间跟论坛上的投资者去沟通。

  

 

  在网贷行业风雨飘摇的2017年,周世平因为第一个站出来主动“清盘”,成为了中国网贷行业名副其实的“网红”。

  清盘前夜

  “你认为自己是网红吗?”8月3日,在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内的红岭资本办公室里,《中国企业家》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周世平。

  周世平立刻否认,“我不是网红”,他认为自己是企业家。但他的整个穿着打扮,更像金融圈的投行人士,扎着菲拉格慕的腰带,穿着Lacoste的POLO衫,将特斯拉汽车钥匙放在桌上,不紧不慢地回答着记者的提问。

  不可否认的是,周世平一直以来都因其敢说敢做的风格而成为网贷领域媒体关注的话题人物。“我最起码是一个真实的人,我不擅长去伪装自己、包装自己,有的时候也会发脾气,对于投资人,我该表达意见的时候表达意见,该坚持的坚持,不可能去迁就你。”老周说话累的时候会把后背的靠枕抱在前面,回答每一个问题时,他都毫不回避问题本身。

  他每天都会上红岭论坛,亲自回投资人的帖子。在红岭论坛上,“每年要发和回复几千个帖子吧,”他坦承道,“我希望跟投资人随时处于一个互动的状态。”而他率性直接的表达方式,导致在论坛上和投资人互怼也是家常便饭。

  但老周认为这种跟投资人的随时互动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在网络上,信任度的建立需要一个长期累积的过程,而这种长期的互动交流,也是此次清盘并未导致兑付危机的一个主要原因。“线下交流跟线上交流结合起来,能让投资人充分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人或一个公司不可能没有缺点,我把我的缺点公开给投资人,我有哪些缺陷愿意去改进,就让投资人指出来,我能改进的去改进,本身没必要改进的就会跟他去说明,就这样,红岭创投慢慢获得了投资人的认可”,而这也让他积累了大量的个人粉丝。

  周世平现在使用的两部手机的微信好友都已达到上限,在现有的一万名微信联系人中,80%都是红岭创投的客户和投资人。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发的“清盘”帖子,会在网贷行业掀起如此大的波浪。

  老周觉得,他没有跑路,在有能力偿还坏账时清盘,是对投资者最大的负责。他说早就想向外界公开红岭创投全面转型的计划,但公布日期比原定日期早了几天。

  为什么会提前公布?这缘起于之前在红岭论坛上发生的一场争论,事情的导火索是老周自掏腰包垫付了红岭的数百万逾期标的,而被部分投资人指责。

  早在2015年8月,红岭创投就推出了“本标·金融超市”,为投资人提供银行、保险、基金、资管、个人、优选等产品。值得注意的是,红岭创投在页面醒目位置标注:红岭创投不对本标板块中的产品进行本息垫付。而这段时期正是红岭创投的大标出现过亿坏账,谋求转型的时期。

  两年后,红岭创投的本标高利率回报出现了风险漏洞,最先出现问题的是本标一号。一位江苏的借款人外债高筑,但还是从红岭创投借到了钱,虽然有抵押物,却因为破产被银行查封了,造成了几百万的坏账。这个标的的投资人有200多个,其中有不少投资人还有老周微信。这些投资人就发微信指责他,认为红岭创投不负责任。不久后,老周在论坛上公布,关于坏账他将自掏腰包本息垫付。由于本标一号最初已经向投资者声明不会本息垫付,所以利息很高,年化率达18%~19%。这引起了很多投资人的不满。也掀起了论坛里的激烈讨论,甚至很多业内同行也指责老周破坏规则,影响行业规范。

  7月26日,也就是老周宣布清盘的前一天晚上23点16分,他更新了一条帖子——“大部分人反对本标垫付,不外乎以下原因:你不是投标的人,体会不到投资亏损的痛;你不是老周,大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你就是你,唯恐垫付别人少了你那份;别跟我扯规则,某一天损伤到你本人,会来跟老周讲规则吗?人性的优点和弱点,老周不比你们了解得少。”

  本标一号由于有限额规定,很多投资人基本最多投二三十万。老周认为这些钱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可能是全部的积蓄。当然,他也不想因为几百万标的出现纠纷,影响了公司的品牌形象。

  这事成了直接的导火索。第二天早上,老周就宣布了红岭创投清盘的消息。

  目前,这家以大标为主的网贷公司已经有2700亿的交易量,为投资人赚了64亿元,但还剩下8亿的坏账。据悉,红岭创投的清盘并不是从现在开始就停止所有的网贷产品,而是在三年后,即在2020年年底才会把所有的网贷产品清理掉。

  草莽英雄

  老周从来不回避自己出身草莽。他经常在各种场合说自己高中毕业,不懂网贷,也不看好网贷行业。当然,“不看好网贷行业”,这句话是他在2015年出现上亿坏账时说的。大约在2010年左右,刘士余还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时,曾经带队调研过红岭创投。

  “老周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刘士余问他。

  “我高中毕业。”老周回答得理直气壮。

  “那你有没有在传统银行待过?”

  “没有。”

  “老周,你胆子太大了。”刘士余的评价,至今,周世平依然记得很清楚。

  老周是最早的一批P2P平台创业者,比现在知名的平台陆金所、人人贷都要早。当然与这些平台的创始人,不是留学人才就是华尔街精英比起来,他真的很草根。没有专业的金融背景,也没有可以拼爹的条件,那么老周做红岭创投的第一桶金来自哪里?

  早在1989年老周就进厂工作了,但只干了两年。那时厂里工资低,一天12小时干下来,才赚40块钱。最糟糕的是在一次机器操作中由于失误,老周的左手三根手指还留下了轻度的残疾。“当时我的三个手指头都卡到机器里面,等把手从机器里拉出来的时候骨头都看见了。”这件事让老周心有余悸,没办法在工厂工作了。

  老周在1993年参加了高考。

  这一年,欧盟成立,中国银行重返欧洲市场,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在金融行业积累的实力开始受到世界关注。

  这一年,老周24岁,高考落榜了。没有考上大学的他,开始想别的赚钱路子,就到了无锡做生意。当时,他的一个朋友在炒股,1993年上半年,正是股市大涨的时候。

  “他经常说一天赚一两千,这是什么概念?人家一天赚一两千,我一天才赚几十块钱。我感觉到这个比较好玩,就拿了8000块钱跟朋友谈。老周自己没有开户,将8000块钱放到朋友账户上,“就是他买什么我就买什么,跟着他学。”

  最初,老周赚了一些钱,但是从1993年下半年开始,股市开始从1000多点狂跌,到1994年时,中国的第一批股民见识了股灾的残酷,股市已经跌到300点。这时的市场一片悲凉,可以说,买什么跌什么。朋友因为赔了老周的钱,每次见到他都很难为情,怕他不相信,还打出交易单子给他看。老周却很坦然,“我最初给他钱时,就说过当交学费了,就是想和他学。”当时江苏的《扬子晚报》有个豆腐块大小的位置,每天都会公布股票信息,老周每天看着价格一步步往下跌,反而很高兴,很多公司的股价都跌到1块钱。

  1994年7月份,老周的8000元“学费”亏得只剩下300多块钱。他就又拿出自己做生意的积蓄到江苏南通开了户,投了4万元抄底。当股市开始复苏时,一发不可收拾,到1996年底他的4万元本金已经变成60多万。这时,最开始反对他的亲戚朋友也把钱拿出来,拜托他帮着炒股。当时从亲戚朋友手里拿来的200多万,再加上自己的本金,老周一共拿着300多万元再次进场。但这次却没有那么幸运。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时,股市大幅动荡,到1997年底,他的300多万变成了30万。这是老周第一次体验到资本的魔力和它带给人性的考验。

  它能让你一夜暴富,也能让你债台高筑。它能让你贪婪,更能让你疯狂。这次教训让老周开始学着从公司的基本面来看股票,也告别了一个新股民的最初追涨杀跌的状态。为了还清亲戚的外债,老周卖过软件,也和证券公司合作,帮他们吸收新的客户。一直到2007年的这一波股市大涨,老周还清了所有的外债,还在深圳买了四套房。但是,2007年下半年股市又开始下跌,他看到在中国炒股不是长久之计,同时也看到了民间借贷的需求,就想把民间借贷阳光化,用剩下的钱创立了红岭创投。

  危机显现

  红岭创投因为成立早,所以当时的获客成本非常低,加之公司成立之初老周就在论坛上很活跃,积极地和投资人沟通,也积累了几十万的粉丝。虽然,老周不承认自己是网红,但是,私募、投行、股市上确实有一群高净值客户跟着他投资了十多年。甚至会有投了4000多万的投资人为了见他一面,自己从北京买票跑到深圳。老周经常随身带着两个苹果手机,平均一部手机的微信中有5000个投资人。现在仍然有很多投资人要加他微信,可是已经到了最高限额加不进去了。除了论坛,他经常和投资人通过微信沟通。“我不敢删他们,有一次想清理一下微信,删了投资人,他们就找到我,还抱怨我。”

  红岭创投的广告费不多,每年也就几百万。但2013年左右,很多网贷平台对外推广费用一个月达三五千万,每年过亿都是正常现象。

  虽然早期成立的红岭创投省下了大笔获客和推广费用,但那时的交易量却并不高。老周回忆,2010年前后,整个中国市场几家重要的网贷平台的全年交易量才几千万元,而现在全国网贷平台一天的交易量可能就到3000亿了。

  2010年前后推出的网贷产品利息很高,那时在红岭创投一个年化利率25%的5万元的标的,要到3天才能投满,放到现在,瞬间就可以秒杀。目前,网贷平台的年化利率超过9%的已经不多了。为了吸引投资人,让投资人放心,老周在那一时期就提出了本息垫付,这让红岭创投得以迅速发展。

  一直到2014年之前,老周的一个决定改变了红岭创投的发展轨迹。

  老周知道自己不懂网贷,更不懂风控。因此,随着网贷业务的不断发展,他从银行等金融机构招了一批高管,希望这批人可以把风控团队搭建起来。这些银行高管来自传统金融机构,对银行做的大标放贷业务很熟悉。因此,红岭创投也慢慢转型做大标业务,也就是P2B业务。从2012年开始,红领创投的风格变了。从以前一单几十万,到突然一单做到几千万,甚至一单放出几个亿也成了家常便饭。

  这期间红岭创投是赚过大钱的。如有的逾期还款的企业用房地产作质押,随着房价大涨,红岭创投净赚2亿元。但是,大多数坏账的质押变现却并不顺利,尤其一些非上市公司,质押变现都要走各种流程,甚至是打官司,一个周期下来就得两三年。这对资金的流动性造成了很大影响。

  2014年8月末,广州纸业老板跑路成为红岭创投大标业务的第一笔过亿坏账。8月28日,老周在去往广州报案的路上,用手机发了一个帖子,主动曝出自家亿元坏账:“利空来了,慢慢消化吧。”据公开资料显示,这起坏账本息合计1.0531亿元;涉及投资者4567人,人均投资金额2.19万元。当很多投资人看到这段报忧不报喜的帖子时,开始担心这么大额的坏账红岭创投会不会兜底。其实,当时老周准备了四五个亿的现金来做本息垫付。“这个亏损的体验,我亲身经历过,不希望因为红岭创投而让他的整个家庭毁掉。”

  截至目前,红领创投完成了2700多亿的交易量。但老周认为,这个交易量,没什么好骄傲的。而为投资人已经赚了60亿元,却让他很自豪。如果不提现在仍存在的8亿坏账,周世平可以说创造了一个网贷神话。

  广州纸业只是个开始。2015年以后,红岭创投的网贷业务开始出现巨额亏损。2015年底,周世平主动曝光红岭创投当时的坏账为5亿元左右,有的是借款人跑掉了,有的是抵押物不充分。对于这5亿坏账产生的详细原因,红岭创投并没有详细披露。

  2016年12月,周世平在《红岭老周的年终总结》一帖中,指出红岭创投零售业务出现重大事件,资产清查后预估损失可能超过五千万元,已报案请公安部门介入调查。与此同时,周世平坦承红岭规模上去了,但管理并没有跟上,有内外勾结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出现。

  “今天几千万,后天几个亿。经常有人会问我,平台怎么样,能不能挺住。现在(清盘了)好了,也不用再担心了。”谈到清盘老周好像很轻松。但是,他并不打算放弃追究责任,包括自己的和离职的高管的。

  2017年5月9日,老周自曝“家丑”后,对红岭创投高管开始追责。这一天他发表了名为“老周陪你三天三夜如何?”的帖子,一天辗转北京、上海、南通等四个城市,把到各地公安局报案的情况在帖子里做了详细描述。并在网上喊话红岭创投涉及贪腐的员工与高管,不管离职的和在职的,主动和他沟通。“没有一个主动认错,他们并不是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而是心存侥幸。”老周说。

  在老周挖来的银行高管中,有十多名涉及贪腐。“有些借款人为了达到他的目的,想借1个亿、2个亿,总会去想尽一切办法跟你套近乎,跟你的业务人员、高管,请吃饭是最简单的,送现金的,甚至是送美女的都有。”据了解,一笔大标借款,放款人可以收到的回扣在2%~3%,也就是说,红岭创投放出1亿元的借款里,有二三百万成了红岭风控人员的回扣。老周证实,目前查到的发生坏账的单子都有这些问题,而这些人也形成了团伙作案。

  老周曾看到同行的车贷业务一个月最多也就做到一两千万的规模,红岭却能做到5000万,甚至8000万。他就问下面的高管:“是不是太多了?发展太快是不是会出问题?”而得到的回答却是:“你不懂,这个是很专业的事情。”

  “当时管理不到位,甚至出现低级错误,这是红岭创投本应担负的责任。”老周曾经公开表示。

  

 

  转型出走

  本来红岭创投是有一次机会可以更加规范化、专业化,并在小额网贷业务上继续走下去的,但老周错过了。从2010年到2012年的三年时间里,有约40家投资机构找过老周,想投资红岭创投,其中不乏业内知名的投行红杉。

  回忆当初,老周认为有两个原因没有走下去。一是自己当时的业务不烧钱,最开始还是盈利的状态,也不缺钱;二是,红岭创投的股权结构太过分散。自创立之初老周为了吸引投资人,除了垫付机制外,还推出了投资换积分制度,而这些投资积分可以换成股份。后来几年,红岭创投的个人股东达100多个,这些个人股东的总占股约为9%左右。投资公司要进入之前需要老周把分散的股权集中,但当时的回购成本已经变得很高,老周就放弃了。

  公司成立8年来,红岭的网贷业务除了运营、坏账成本外,还有两项大的成本是税收和资金成本。“一个亿借出去,钱没收回来,但依然要交税。”老周叹息道,银行可以吸储,有资金池,资金成本很低,而红岭创投却不能,但他们的资金成本却比银行高很多。在2009年时,投资人的年化收益率是24%左右,给借款人的利息还要再加上管理费,更高。

  人人贷联合创始人杨一夫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一直以来,大机构贷款都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势力范围,对于网贷行业而言,大标模式并不适合。一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有巨大的资金成本优势;二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有较为成熟的线下尽调体系和以抵押为核心的风控逻辑,并已践行多年,这套模式并没有因为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而发生本质的变化,网贷行业在此没有任何优势;三是网贷平台不比银行,没有相应的吸储资质以及其他对冲风险的业务,一旦大标资产发生风险,哪怕只有一单出现问题,上千万的坏账就会对平台的正常运营造成巨大的冲击。

  当然,红岭清盘网贷业务也有政策监管环境的原因。2016年推出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在不同网络网贷信息中介机构借款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同一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这条像是给红岭创投量身定制的监管规则,完全封死了这家公司的大标之路。

  其实,早在2015年,老周就开始准备转型,放弃网贷业务,同时请普华永道审计公司做了半年的转型准备。今年年初,老周还新注册成立了一家新公司——红岭控股。未来,这家公司将主要从事财富管理、投资银行、产业金融等服务,他决定做自己更擅长的事。

  “未来一年,红岭控股可能只运营200亿的资产,但却要做出最大的效益”。周世平相信2018年红岭控股就会实现利润,而且这个利润会远远超过预期。老周擅长做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他的新公司将从这一块业务着手。而上市公司由于资产方便流通,他大可不必像以前那样担心坏账问题。他也承认,红岭控股赚到的钱,会有一部分用来填红岭创投网贷业务的坑。未来,他还计划做民营的金控品牌,投资业务也将重点以合格的投资人为主。

  红岭创投现在有效投资人为48万,有30%左右是超过百万的高净值客户。老周知道这些高净值客户转化到新的平台很容易。而对于其他客户,不愿意退出的,他也会和第三方资产平台对接,给出退出通道。但是,他一再强调对合格投资人的筛选和红岭创投在未来对接第三方资产的过程中,只收少量通道费,将不再为了可能产生的风险负责。

  当企业面临危机时,有人选择卖企业度日,有人选择逃避直至跑路,有人选择挥刀自宫,老周便是最后一种。红岭创投的清盘就像一个标志,网贷荒蛮时代终于结束了,监管利刃之下,风控不仅成为网贷行业的本质,也成为这一行业生存下去的保命符。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陈龙
    作者: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