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瞬时播放热剧成盗版新姿势 网络直播此刻已无技可炫?

  2017-10-09 15:19  来源:张书乐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创业项目优选 好项目来A5招商 ,点击入驻!

  以后在直播间里的才艺展示,或许观众点歌、主播唱歌将会引发各种侵权;或许你在一场赛事旁直播是侵权,在直播的时候,背后的电视机上“无意”出现了电视剧画面,还是侵权……

  综合媒体报道, 8 月,爱奇艺状告多玩公司及旗下直播平台YY侵害了爱奇艺公司著作权的案件,经海淀区法院最终认定,YY平台的多玩公司侵害了爱奇艺公司著作权,判令其赔偿爱奇艺公司 50 万元及合理开支 2 万元。

  这一场关于YY直播平台主播盗播 2015 年热播剧《盗墓笔记》的案件终于落下了尘埃。而在此案终结前的一个月,关于花椒直播侵权播放爱奇艺独家版权网剧《秘果》,而被爱奇艺起诉至海淀法院的事件,正在引发行业内对侵权网剧行为的新热议。

  爱奇艺在热播网剧的版权上连番出手,指向的均是直播平台。

  

wKioL1nZ7mqgGi_6AAEoPNxSWiA252.jpg

 

  “瞬时播放”,成为了盗播的全新姿势

  在爱奇艺对网剧《秘果》被侵权的叙述中,有一个新词被频频提及——瞬间播放。

  按爱奇艺法律部高级法律顾问胡荟集对媒体的表述:“瞬时播放是指网络直播平台不定时地播放视频网站的视频内容。以《秘果》为例,该剧在爱奇艺网站上播出时,一些网络直播平台的主播立即通过手机录制的形式进行直播,一边播放一边解说,还有的主播直接将涉案网剧的画面导入直播间。”

  简言之,就是将过去一些主播在比赛现场的“侵权”解说,变成了对热播剧的口头“弹幕”。“当然,或许更多时候,连口水都免了,观众会看的更舒服。”主播阿光对笔者揶揄道。

  被侵权的并非只有爱奇艺一家。

  就在爱奇艺对花椒提出侵权诉讼几天后,还是海淀区法院,因认为“央广手机电视”、“云图直播手机电视”提供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视频,优酷网对央广视讯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央广手机电视)、珠海云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云图直播手机电视)提起诉讼,要求其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 700 万元。

  除了影视剧外,直播平台近来也是官司缠身。几乎和花椒、云图等被诉讼同时,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以花椒直播大量使用未经其授权的音乐作品为由,将花椒直播诉至朝阳区法院。

  高频度爆发的侵权诉讼,其实都指向了这个全新的“瞬时播放”,只是对于热播剧来说,这个是技术范畴,而对于音乐作品,则属于技巧范畴。“目的都是在于吸引粉丝,最终获得点赞,至少对于涉事的主播们而言。”阿光无奈的说:现在流量难引,一些主播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引流和吸关注,也说明了直播主播的大淘汰已经是一个进行时了。而对于许多主播来说,如果连唱歌都不在技能范围内,就会陷入无法直播的窘境。

  然而,可能受限的并不仅仅是唱歌,还包括了背景音乐。音著协方面就对媒体表示,网络直播不属于《著作权法》中“合理使用”的范围,只要公开表演,就需要获得授权,无论这种公开表演营利与否,更何况,许多主播在直播中可以通过观众“打赏”直接获得收入,这已经属于非法牟利的范畴。

  而这一观点,得到了不少法律从业者的认同。“哪怕你的表演不赚钱,也属于侵权。”分钟律师App创始人、律师周翼和笔者介绍说:或许对于许多内容创业者来说,这将是大家下一步必须正视的问题。

  

wKiom1nZ7sWz6LChAAB-Q3IZIVk748.jpg

 

  侵权由来已久,为何维权当下集中爆发?

  来自各方对直播平台的侵权诉讼,正在不断爆发。而且除了诉讼,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自 2015 年以 5 亿美元获得了NBA赛事未来 5 年的独家网络直播权后,腾讯公司每年都面临赛事版权保护的攻防战。腾讯公司法务综合部视频维权总监刘政操则对媒体坦言:“以柠檬直播为代表的网络直播平台屡次盗播NBA体育赛事,我们与其沟通多次,但对方拒不配合。”

  “坐拥移动端最大渠道之力,且动辄还能二选一的腾讯都没有办法协商解决。”业内人士王超成称:那大家的选择也就是旷日持久的打官司了。

  但打官司这个无奈之举背后,却也可能留着后手。

  今年 3 月 29 日,体奥动力发表声明,谴责部分新媒体平台对国足 12 强赛客场挑战伊朗队比赛的侵权盗播行为。声明称,在3月 28 日进行比赛中,体奥动力注意到新媒体各平台出现了大量的侵权行为,严重侵犯了持权方的合法权益,具体包括直播侵权和点播侵权。在体奥动力列出的名单中,涉及的媒体达几十家。

  而在此次事件中,除了侵权问题外,一个更为关键的词汇浮现出来——IP。早在 2015 年 9 月,体奥动力就曾经以五年 80 亿元的天价签下中超版权,形成了当时对体育赛事IP网络转播权的最高潮。

  但很快落潮就开始了,先体奥动力 3 天,拿下香港英超2016— 2019 年三个赛季英超转播独家权益的乐视体育,在近 2 年的乐视风波中,变得无所成就。而随后,在泡沫最汹涌的阶段,曾被预计能够达到 60 亿元 5 年期的CBA版权,最终选择 2017 年 6 月对外发布,新赛季的版权将遵循开放的格局推广联赛,不会独家售卖版权。

  “这样的选择,或许主要还是因为版权费跳水所致。在此之前,业界已经 5 年打包一项赛事的IP玩法,现在因为泡沫破灭,而难以为继。”业内人士指出:主要是平台和赛事之间就是买卖关系,并没有真正深度的IP挖掘,靠用户付费根本无法值回票房。因此,在持续亏的状态下,通过维权,也是一种拿回票房的无奈选择。

  而值得注意的是,体奥动力的声明中,还特意提到了一点,即 2017 年 2 月 28 日体奥动力与亚足联、拉加代尔签署之合同,体奥动力正式获得2017- 2020 年亚足联旗下所有 12 项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全媒体版权及转授权。也就是在发布声明前一个月拿下的授权。

  “热播剧显然没有太多亏本的顾虑,但还有一点,即营销的考量。”上述业内人士告诉笔者:真正千万、百万级的诉讼,除了旷日持久外,到最后往往只是得到零头。而且,光诉讼成本就可能超过了这个零头。但如果在剧集热播时,引发争议呢?不管正面负面,都是吸引受众的营销。

  

wKiom1nZ7tDSw8tIAAG-pLqVvwo628.jpg

 

  越来越无技可炫的直播,怎么办?

  在媒体报道中,关于音著协的维权行为,也有一个“引子”:此前音著协已经与部分直播平台就直播中使用的音乐版权达成协议,授权直播平台合法使用音乐。但音著协方面去年 8 月就向花椒直播的运营方“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发送书面函件,要求尽快解决涉及的词曲著作权问题,却一直没能达成共识。今年 4 月,音著协再次向密境和风公司发送律师函,仍然没有得到正面回复。

  可对于直播来说,越来越严格版权闲置,则让平台上的众多主播们,可能断了“生活来源”。而且,这一天,正在到来。

  在一些对版权保护严格的地区,这样的状态已经出现,而且首先被“出局”的就是那些大号。就在 6 月,据媒体报道,在Facebook上拥有 6 万多名粉丝,擅长“户外直播”的主播兔头哥, 2016 年开始,以华语最新综合流行音乐电台为名、在YouTube开直播,累积 15 万粉丝订阅其频道。

  在这一过程中,其以 24 小时直播方式播放音乐的方式,多次侵权歌曲,而被各类音乐公司、唱片企业所投诉而被关停账号,但随即又另起新名称开张。而最终于 6 月,在财团法人台湾唱片出版事业基金会搜证下,发现其至少侵权 66 首歌曲,并提交台湾警方后,只得黯然道歉和“下线”……

  类似这样的案例,在众多国际大平台的直播中,也越来越被高频爆出,国内的直播侵权诉讼频繁,亦有此背景使然。

  与此同时,国内各大直播平台,也在 2017 年开始,全力引导主播资源们,向自有IP角度衍生。如定位为普通人展示一技之长的斗鱼直播,其法务总监邓扬就对媒体表示:“斗鱼直播还有教授日语、绘画、古典乐器弹奏、陶艺、女工、模型组装等内容,意欲成为互联网行业最具版权价值的视频内容生产者。”

  这样的情况,在众多直播平台中都有显现,而更典范的则是结合古老IP进行直播“复活”。光明网与斗鱼等直播平台合作推出了 30 场“致敬非遗”的网络直播,观看总人数约 3000 万人次。近来靠直播股价大涨的陌陌,则在 8 月末,推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直播专场,核雕项目传人马宁、古彩戏法传人田学明、口技项目传人方浩然 3 位大师级艺术家亮出了绝活……

  更多的新IP制造法,以及IP的衍生链正在快速形成,这本也是单靠打赏难以养活自身的直播们,在版权压力下,最后也是最好的选择。(刊载于《法人》杂志 2017 年 10 月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安然
    作者:

    小程序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