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贾跃亭的反思与坚守:押注汽车生态 一切都会好起来

  2017-11-07 15:42  来源:互联网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开抢了!双11创业者优选服务!

  美国东部时间11月2日,在位于美国洛杉矶Gardena市的FF(Faraday Future)研发总部,身处各种舆论旋涡中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接受媒体采访,关于过往反思、何时回国、商业模式成败、债务处理、资产转移,乐视网IPO造假,股权减持,生前信托传闻,FF破产传闻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非常细致的回应。

  乐视危机爆发一年以来,种种传闻、质疑和评论,似乎都能从贾跃亭的回应中找到答案。而无论对于贾跃亭的支持者,还是坚定的反对者来说,只有时间能够给出评判。而对于所有的创业者和分析人来说,关于乐视和生态模式的讨论,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经历的磨难越大,回报越大。”面对未来,贾跃亭坦承,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暂时还不会回国。国内的债务肯定要还完,该承担的要还,不该承担的也要还。现在贾跃亭将全部精力都投入造车项目上,他希望在未来三到四个月完成A轮融资。

  1、对过往的反思

  贾跃亭:最值得反思的还是冒进,方向是对的,生态战略是对的,但是节奏上完全错误,应该循序渐进。

  虽然有反思,但不会后悔。(之前)太冒进了,做电视,做影业,做乐视视频,那几年的仗是打一场赢一场。电视手机打得别人没有还手之力。

  贾跃亭:一个组织的能力分战略、业务和资本三块。我们的战略和业务非常强,资本能力太弱了。和外界想的完全不同,2016年乐视的融资就已经非常困难。当时乐视的现金流分两部分,经营性现金流和融资性现金流。现在反思的话,我们不该只依赖融资性现金流。

  老孙(孙宏斌)投资了乐视的100多亿元,如果我真的懂资本的话,绝对不会让公司走到今天。当时我简单地想维护公司在金融机构的信誉。维护金融信誉是对的,可方法不对,不应该把本金还掉,应该只还利息,把大部分融资用到业务上。这样的话,经营性现金流自然就上来了。

  2、对生态模式的价值

  贾跃亭:乐视在15、16年的时候,创造了很多价值。首先是在思想上,互联网应该是一个什么形态。我们创造的互联网生态模式启发了很多人,到底应该是工业时代的专业化分工,还是应该打破创新的边界。

  如果不是这次从顶峰一下掉下来的速度极快,大家开始怀疑这个模式,乐视的模式还是有影响力的。从互联网电视的角度,乐视的互联网电视比美国的要先进很多。造车方面,我2014年开始做到2014年年底宣布,之后带动了一次互联网造车的浪潮。另外,乐视上市公司之前和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合作是业务需要,并不是关联交易。

  3、国内债务如何解决

  贾跃亭:国内的债务我肯定要还完,该我承担的要还,不该我承担的也要还。比如,我在考虑用我在FF的未来个人收益,优先偿还我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债务。现在来看,100%够还的了。

  我在非上市体系股权、地产和上市公司体系股权,共约400亿的资产都在国内被冻结了,整个乐视的负债大约200多亿元,其中100多亿元由我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最高的时候,我担保过400多亿元,后来把老孙(孙宏斌)给我的钱,我全部还了银行的贷款。

  4、乐视网IPO是否造假?

  贾跃亭:乐视网上市百分之百没有造假。而且,乐视网上市的事情已经被查了很多年,如果真有问题,2014年就该出事。

  当时(2010年乐视网上市)发审乐视网IPO的委员是7个人,这次抓了十几个委员,怎么可能都和我们有关。被抓的十几个发审委员中,有三个审过乐视网的上市。可以这么说,他们不是因为乐视网而抓的,而是抓的人当中,有审过乐视网的。

  5、关于股份减持

  贾跃亭:当时减持就是为了造车,另外乐视非上市体系也有非常多的资金需求。我不止把所有的钱都投入在事业当中,自己还承担着债务。我把自己和公司的债务绑在一起,公司需要贷款,我就承担个人连带责任。

  理论上是没有必要,但我把自己的一切和事业绑在一起,事业就是我的全部。我没有必要给自己搞个小金库,再存点钱。

  我的一个朋友把我减持的故事,说给一位硅谷的投资大佬。那位大佬不相信我会这么做,他认为我这是反人性的。

  6、何时回国?

  贾跃亭:有回国计划的时间点,但是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暂时还不会回国。因为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

  7、对于造车的方向

  贾跃亭:未来是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就是在汽车产业,我希望把我们探索出来的成功模式带到汽车产业中去,通过变革汽车产业,产生更大的产业推动力。这虽然是愿景,但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虽然我认为造车的方向没错,但对造车的时机发生了重大误判,远远的超出了我的能力,从而拖累了整个乐视生态,不过好的方面在于,现在我可以全部精力都投入造车项目上。

  我们造车和其它人不同在于,有些是抄袭、模仿、跟随,用最低成本的方式,用中国的人口和政策红利,来分一杯羹。我们进入每个领域,是要对其进行变革。在中国变革汽车行业有点难,必须要在美国,整合全球的人才技术资源,才有可能完成变革。

  我们进入下一个相关领域的判断标志,是现金流是否足够好,也就是正向现金流的获取能力。甚至需要在具备一定利润的情况下,再做接下来的事情。这样会安全很多。但这又不是我的性格。我很喜欢求新,挑战极限,挑战自我。

  8、关于FF破产传闻

  贾跃亭:投资人看完FF,都说产品技术都牛,但也有投资人希望趁这个机会控制FF。所以,前一段时间关于FF破产的谣言,对我们伤害特别大,这个是有人故意这么说的。因为FF破产的话,就没有什么估值了。

  我长居美国两次,没有去过任何景点。虽然喜欢做产品,但是这次在美国,花在产品上的时间连10%都不到,一直在为公司找钱。

  FF资金短缺,对FF同事们的士气打击比较大。因为产品做出来了,没钱生产。我想尽各种办法,给大家发工资。现在我在等着做两件事,一个是把我在Lucid(一家美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的股份卖掉,另一个A轮融资。

  如果lucid能卖掉,大约能卖个4亿美元左右,这对我们的帮助将会非常大。现在关于股份出售的事情还在谈,这是FF目前有可能入账的资金。我是3年前投资的lucid,当时花了两亿美元。

  希望A轮融资在未来三四个月之内解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9、关于用好FF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才

  贾跃亭:我们确实有文化的冲突,思维的冲突,不同行业、不同背景的冲突。我们是三个行业人才组成的团队,汽车行业、消费电子行业、互联网行业,这也是FF的魅力所在。特斯拉只是硬件行业,我们打破三个行业的边界,冲突在所难免。

  这些我觉得不是太大的问题,大家加入FF的,都信任我对未来汽车产业的愿景。它是互联网化的、人工智能的、共享的,电动只是个基础。大家都信任我这个方向,而且公司内部对互联网人才、消费电子人才很尊重,只要这个大的目标一致,具体冲突,相对来讲比较容易解决。

  另一方面是股份。我分很多股份给员工。世界上没有老板在自己投资了(公司)100多亿之后,愿意把一半股份分给大家。

  看看FF这三年的成果和产品,说明冲突解决得还不错。现在冲突关键还是资金问题。缺钱的时候,很多问题就很难解决。

  10、关于不断挑战极限

  贾跃亭:我处理压力的方法已经形成。而且我一直在非议中,不管别人在说什么,我就按照我的思维,就做我的事情,把产品和技术做好,给用户创造别人创造不了的价值。我认为这就够了。

  我现在更加意识到,需要将投资人、创新、变革产业,以及投资人可以期待的回报结合起来。但我宁愿不做,也不会去做平庸的产品。只要有钱了,FF能撑住,做出好产品,就是对投资人最大的负责。其它几家电动车制造企业也很出色,但只是优秀的公司,它们的基因决定了它们只是跟随者,不是变革者。

  11、关于个人生前信托

  贾跃亭:我没有做过信托。第一,我要有钱做信托,就不会这么难了;第二,要做信托的话我早就做了,不是现在这么困难的时候再做。

  顾颖琼当时直接和我的律师说,给我100万美元,这个事就了了。不要说100万美元了,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他。

  过去我压根就没考虑过给家里留点什么钱。当时我想,我创造了价值,就该会回报,但没想过会不成。

  12、关于现在的状态

  贾跃亭:现在是创业阶段,我喜欢创业,挺好。我比较乐观,不会捶胸顿足,不会考虑社会怎么这样?媒体怎么这样?抱怨这些没有用,自己一定快乐起来。经历的磨难越大,回报越大。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陈龙
    作者: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