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搜狗迎来暖春,但如何摆脱第二梯队的中年焦虑

  2017-11-11 12:00  来源:蓝鲸TMT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开抢了!双11创业者优选服务!

  

 

  搜狗终于上市。美国时间本周四,搜狗在美IPO当天开盘价13.04美元,大致持平于IPO定价13.00美元附近。过程中,股价曾涨幅扩大,一度达到13.1%,但此后回吐多数涨幅,最终以3.6%的微弱涨幅收盘。

  不管数据表现如何,这对搜狐和王小川本人都有“里程碑”的意义。对搜狐来说,其创下了拥有三家在美上市公司的记录,而张朝阳四度赴美敲钟。而对于守护了搜狗12年的王小川来说,找女朋友这件事终于可以提上日程了。

  不仅如此,搜狗的上市也标志着一类特殊的老牌互联网企业全面迎来新的春天。它们曾经是pc互联网时代的工具王者,割据山头、风光无限,例如搜狗的输入法、360的杀毒软件、暴风的影音播放、迅雷的影音下载……

  但移动互联网浪潮带来了强烈地震,失去了PC捆绑的这类企业如今都难以复刻当年的辉煌。不可避免的,他们纷纷讲起了新的故事:暴风要转型做智能互联网电视,涉足VR、AR和理财产品;迅雷发力云计算;360冲击A股,周鸿祎的红衣大炮声响大不如前;搜狗赴美上市,大谈AI。

  在这帮企业中,搜狗是最后一个上市的。和迅雷、360和暴风一样,搜狗上市迎来暖春,但等待它们的,还有第二梯队漫长的焦虑。

  老牌互联网企业的转型

  要理解现在的第二梯队,我们可以先从历史中去看一看。21世纪初,中国个人电脑和宽带网络迅速普及。彼时,门户网站是网民获取信息的主要入口,三大门户网站新浪、搜狐和网易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市值总和达到了10亿美元。2000年,李彦宏回国成立百度,为门户网站提供搜索服务,随后又制作独立的搜索引擎。五年后,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当天股价大涨300%,市值一跃超过三大门户之和。

  三大门户网站也有自己的搜索引擎产品,包括新浪的“爱问”、网易的“有道搜索”和搜狐的“搜狗”。爱问类似百度知道,有道转型成功突围,继续在搜索市场驰骋的只有搜狗。

  搜狗的生存源于其走的差异化之路,也就是王小川提出的“三级火箭”的理论,通过输入法给浏览器和搜索引擎导流并形成互动。先不论搜索引擎和浏览器,技术出身的王小川确实打磨了一款好的输入法产品。相比于Windows自带的输入法,搜狗的输入法词库大、还有字频记忆和联想功能。因为良好的试用体验,搜狗输入法也跻身于PC必备装机软件的行列。类似的,暴风影音、迅雷、360都分别在影音播放、影音下载和杀毒领域,提供了当时最好的产品。

  大变天在十年后到来了。2010年是智能手机的崛起之年,那一年,Apple 超越了 Blackberry 的制造商 RIM 成为世界上第四大手机制造商,Apple iOS 操作系统也成为了第三大智能型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系统一跃坐上全球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龙头宝座。2011 到 2012 的一年时间,Android手机在中国的销量从 5000 万增长至 2 亿。

  全球范围内的PC软件公司都在向互联网服务转型。2012年,360推出手机助手,2013年百度以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强势进军应用分发市场。此间,曾经的“工具王者”们也开始了艰难的IPO之路。

  迅雷历时八年,在经历了IPO失败、中概股投资信任危机、版权和色情问题之后,终于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暴风用了五年才登上中国创业板,周鸿祎的360在美国上市又退市,近期市场频频放风360借壳上市的消息。

  在PC到移动端的转型中,这些工具类公司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危机,也必须向资本市场讲起了新的故事。迅雷的主要收入来源虽然还是会员订阅服务,但是对外,迅雷的商业故事变成了云计算以及手机短视频服务。暴风意欲转型为互联网电视公司,开始涉足VR、AR甚至理财产品。而刚刚上市的搜狗,押宝在AI 上。

  IPO背后焦虑的“第二梯队”

  在搜狗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被反复提及次数高达90多次的人工智能成为热词,这项号称将会关联搜狗五分之三业务的核心战略,是搜狗贴在自己故事里最闪耀的标签。

  搜狗自然有自己的底牌。今年年初,搜狗公司耗资4000万打造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汪仔站上了《一站到底》舞台,与真人选手比拼智力问答。尽管这一展示被业界质疑颇有些“离题”——人工智能的语音识别能力被非人工智能的搜索技能抢了风头,但从中仍然可以看出搜狗目前AI的思路已经逐渐清晰:在招股说明书中,搜狗强调在AI领域“重点关注自然交互和知识计算,在语音、图像、机器翻译、问答等方面有重大突破,并且已经成功融入搜狗的产品和服务中”。

  必须承认,AI是个吸睛的富矿。恰如卡普兰预言人机共生时代即将到来,AI几乎成为互联网公司标榜创新最好的话语资源,也自然成为科技巨头们昂头挺进金融场最坚实的脊梁。不光商界趋之若鹜,政策也迎来一波波利好:今年以来,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政策红利则将给中国的AI发展带来利好的发展环境。

  一场AI激战在所难免,这个领域已经被BAT和国际科技巨头们围攻。百度在今年全面转型AI,推出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DuerOS和针对自动驾驶技术的Apollo两大开放平台,并全资收购KITT.AI等人工智能创业公司。

  计划三年投入1000亿元主攻技术的阿里,首度提出“人工智能即服务”的腾讯,从“移动优先”转型“AI优先”的谷歌以及推出智能音箱Echo、AWS云计算、AmazonAI平台的亚马逊,都是搜狗前面的AI大山。

  事实上,大讲AI背后,反映着一个现实问题——当年被视作香饽饽的搜索业务,已经很难吊起投资者的胃口了。

  尽管搜索引擎市场规模依然巨大,以易观产业数据库数据来看,国内单季度搜索引擎市场规模依然能够保持在235亿元以上,然而这一市场经过多年的竞争布局,发展态势已经逐步缓和。李彦宏在年初就向业界分析师承认,“移动搜索的月活跃用户数增长放缓已是必然”。

  那么资讯信息流方面呢?以BAT和微博、今日头条为代表的内容分发体系都有各自壁垒,搜狐都错过了这场盛宴,搜狗更难追上。

  “抱大腿”模式有什么风险

  即使现实再骨感,后IPO时代的搜狗,还是能迎来一波大洋对岸吹来的暖春。但是,接下来还有华尔街残酷的夏秋冬。

  可以看到,搜狗的发展,从一开始就离不开“金主爸爸”们的背书。2003年,王小川从清华计算机系拉到12个兼职学生,开始着手搜索引擎。背后的底气,就来自曾经创业教父级别的张朝阳。

  而真正能够帮助搜狗在移动端市场攻城拔寨的,是2013年战略入股的腾讯。招股书说明显示,腾讯持有搜狗1.52亿股B类普通股,占股43.7%,为搜狗第一大股东;而搜狐和王小川则分别持有搜狗37.8%和5.5%的股份。有腾讯这样的巨头撑腰,几乎是一个互联网弄潮儿的创业“顶配”了。

  当然,比资金入场更为重要的,是腾讯对搜狗业务的全面支持。搜狗搜索成为腾讯旗下产品默认的搜索引擎,搜狗也承认来自“移动QQ浏览器,qq.com和PC网络目录”的导流支持,为搜狗提供了占比38.2%的流量份额。而撇开这部分流量,搜狗还有另外38%的流量来自采购的流量置换,这意味着,自生流量的规模仅有23.8%,自生能力不免有些寒碜。

  因此,与腾讯的关系在搜狗未来发展规划中尤为重要,倘使“金主爸爸”甩手而去,对搜狗将是重创。因此,在招股说明书中,搜狗也不得不承认,“我们不能向你保证,搜狗将能够保持与腾讯目前的合作水平。如果腾讯与其他搜索引擎公司合作,或者如果腾讯无法向我们提供足够的平台或充分推广,我们的业务和前景将受到不利影响。”

  那么,腾讯这个“大腿”能抱得紧么?

  一个微妙的细节也许值得注意。招股说明书披露,作为大股东的腾讯,按协议并不能拥有董事会席位的主要任命权,而这个权力,紧紧地被另一位“婆婆”张朝阳攥在手里。

  把搜索市场的“大蛋糕”搁在这样一个颇有风险的格局中,对于腾讯来说,并不是最优选择。腾讯显然也不是没有考虑:今年4月,微信事业群下成立搜索应用部,包括搜索产品、广告用户技术中心、模式识别中心和数据中心。“亲儿子”的成长,让“干儿子”的前景更加扑朔迷离。

  相比IPO的暖风,互联网的商业规则更加牢固。所有企业都不可能一直活在王小川那句“没有人会怀疑搜狗的生存”的豪言里。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初浅
    作者:吴耀谦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