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资讯 >  创业故事 >  正文

迅雷陈磊:你们也看到了,迅雷的CEO没那么好当

  2017-12-06 11:26  来源:AI财经社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创业项目优选 好项目来A5招商 ,点击入驻!

  李菲不用再担心人身安全的问题了。她是迅雷公关部门的员工,在过去几天,一直受到不明人士的威胁,不得不上下班都和同事待在一起。这个威胁与上周沸沸扬扬的迅雷内讧有直接关联。在这次内讧中,迅雷发布的一份嘉奖公告称:近期市场上发生了一系列蓄意针对公司的诋毁、造谣和捏造事实的恶性事件,而李菲等五人能够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捍卫了公司品牌形象和荣誉,被迅雷分别重奖10万元。但李菲也由此被拉入了更深的漩涡。

  一周前,迅雷与其子公司迅雷大数据的内讧,以数轮激烈的口水仗被暴露在公众面前。

  12月3日晚间,事情突然发生了逆转。此前争执不下的品牌使用权和公司归属权冲突得以化解。迅雷内讧的一方迅雷大数据公司宣布,管理层回购迅雷公司在大数据公司的全部股份,同时将品牌名改为摸金狗。

  迅雷的内讧以不体面的方式开始,最终以和解的姿态结束了。

  而就在和解公告发布前几小时,AI财经社专访了正在乌镇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迅雷CEO陈磊。“从我了解和面对这个问题的第一天开始,就在寻找一个特别平和的、共赢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从第一天开始的心态。”言语中已传递了和解的弦音。

  现在,激烈的冲突暂告段落,但陈磊带领下的迅雷,挑战才刚刚开始。

  “迅雷的CEO真的不是那么好当的,我相信你们也看到了。”陈磊对AI财经社说。

  内讧始末

  内讧从11月28日的一份公告开始。迅雷决定与之前的子公司——迅雷大数据进行切割,撤销对大数据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

  这份公告像一枚深水炸弹,引起了大数据公司的强烈反弹。随后,大数据公司指责迅雷搞非法ICO项目,迅雷现任CEO陈磊和迅雷大股东雷军对其打压。

  “恳请迅雷的小米公司、金山公司等知名互联网公司股东,约束被其投资的迅雷公司的管理层,不要颠倒黑白,蓄意抹黑迅雷公司的前管理层,更不要坑害用户、欺骗投资者,做违法乱纪,有损公司和股东利益的事情。”大数据公司负责人於菲公开喊话。

  於菲2006年加入迅雷,作为元老曾参与迅雷上市敲钟。工商信息显示,在今年初股权变更后,迅雷大数据40%的股份在於菲名下,她成了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实控人。不过,她本人否认了这一说法,只承认公司设立之初,代理过董事长职务,代持过一段时间为招募团队预留的股份。但关于谁是实际控制人,她不愿意透露。外界普遍猜测,实际控制人很可能是迅雷创始人邹胜龙,但他本人并未对该消息置评。

  根据迅雷的股权占比,迅雷大股东已经不是创始人邹胜龙。迅雷在2014年上市前将大量股份卖给了小米公司,上市后,雷军旗下的小米公司和金山软件持股比例总数达到40%左右,而创始人邹胜龙的股份不到10%。

  迅雷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透露,今年7月邹胜龙将CEO职位让与空降的陈磊,自己逐渐走到幕后,担任董事长。这一方面是迅雷积弊已久,发展乏力,另一方面是邹胜龙的身体的确不好。

  在大数据公司指责迅雷及其CEO陈磊之时,迅雷也发出了对於菲的强烈指控,指责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其中包括,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并未经过公司正常审批流程,协议中也存在多处显失公平和有损迅雷集团利益的条款。迅雷方面指出,今年初大数据公司股权变更过程,未经迅雷集团董事会批准。

  迅雷方面透露,迅雷每天要给大数据公司无偿提供3000UV流量。但现在,这个流量将会被掐断。

  迅雷与大数据之间的矛盾和背后的利益冲突,在互相指责下,一一浮出水面。

  

 

  董事会希望迅雷CEO陈磊做好共享云计算。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事情的源头还得回溯到2015年前后,一直在做业务转型的迅雷,已经开展了金融和云计算业务。前者由迅雷元老於菲负责,后者则由空降高管陈磊负责。后来金融业务被剥离出去,云计算业务登堂入室,成了迅雷最终的转型方向。

  这就好比兄弟俩分了家,大哥继承了家里的名号,兄弟要另辟蹊径。现在,大哥不愿意兄弟在外边打着自己的旗号挣钱,关键是,挣钱的方式还有很大风险。大数据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金融理财、现金贷和竞猜游戏,这些业务都受到了国家的强监管。

  根据迅雷大数据CEO胡捷的说法,迅雷金融板块业务是当初由迅雷公司发起的“流量变现”的尝试,由迅雷的创业元老於菲负责,迅雷创始人、前CEO邹胜龙支持。

  但今年初,迅雷大数据进行了股权变更。变更之后,迅雷方面失去了董事会席位,而大数据公司也没有并入迅雷的财务报表里。

  12月3日晚间,经过了5天的发酵,双方握手言和。大数据公司的微信公众号也删除了之前指责迅雷的文章。外界传言,此事得以和解,也是雷军出面进行了协调。

  迅雷转型

  迅雷内讧的背后,是中年迅雷多年来苦苦转型的艰难。

  “迅雷从2011年开始转型。每一年我们都看到它转型的动作,但效果都不特别持续。”陈磊对AI财经社说。

  创立14年的迅雷,当年有望比肩腾讯,但最近这些年却是一个没落的代名词。迅雷的收入来自下载会员,但随着带宽不断加大,用户的下载需求越来越小,整个行业在萎缩。今年9月6日,腾讯旗下的下载工具QQ旋风停止了运营。在过去两年时间,腾讯就再未更新过新的版本。

  迅雷也难有当年的风光。资本是最好的放大镜。迅雷在2014年6月艰难上市,股价之后就一路走低,从15美元的发行价,一路跌到最低时的3.2美元。它需要开辟新业务,撕下“下载工具”的标签。

  2014年5月,邹胜龙在迅雷即将上市前找到陈磊,“当时迅雷想做云计算”。

  大股东小米CEO雷军也找到陈磊做过几次长谈,有两句话很打动陈磊。“第一是你在腾讯干得还不错,但到底是你不错还是腾讯不错,我相信你也不知道;第二是我希望你出来,这也算是一次创业,从零开始做一个社会上还没有人考虑,更不要说认同的云计算模式”。

  当时迅雷提出来建一家子公司,把管理和制度全部分开,让子公司独立在共享云计算领域发展。

  这家公司就是现在的网心科技。事实上,在陈磊空降迅雷之前,网心科技的壳已经存在,只是具体业务不是云。“我用网心科技的壳,把共享云计算的业务装了进去。而网心科技的原有团队,也是做硬件的,就变成了赚钱宝和玩客云的核心硬件团队。”陈磊说。

  陈磊之前是腾讯云总经理。他选择了主攻云计算的一块业务——CDN。“这是一个互联网领域里,最不像互联网的行业。”陈磊说。当时CDN业务存在三个问题:一是利润太高,价格不合理;二是价格不透明,不同的客户,价格差异很大,而服务本质上没有差别;三是技术停滞不前,没有大的发展。“所以,我们用共享云计算模式进入这个产业,并带动了很多互联网公司进入到这个领域里。”陈磊分析当年的逻辑。

  在迅雷进入之前,从2010年到2015年,CDN市场上的大玩家网宿科技营收增长率几乎每年超过50%,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则达到80%。账面上源源不断的增长传导至资本市场,令网宿的股价不断高企。

  传统大玩家的方式是从电信运营商购买大量带宽,自建CDN分发节点,这样的方式成本巨大效率低下,但陈磊选择了共享经济的玩法。2015年4月,网心科技推出赚钱宝,用户将自己闲散的带宽共享出来获得收益,而网心科技将这些带宽再卖给企业。两个月前推出的玩客云,已是赚钱宝的第三代产品。

  与玩客云同时亮相的,是迅雷虚拟货币“玩客币”。用户购买玩客云主机并加入玩客计划后,可以通过贡献上行带宽的方式获得玩客币。玩客币的出现给迅雷打了一剂强心剂。

  玩客币分发总量有限且每365天产出量减半,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取难度越来越大。按照迅雷的计划,玩客币可以用来兑换迅雷的网络加速服务与云存储服务等。但实际情况是被投机者疯狂炒作。

  2017年10月12日,第一枚玩客币被玩家挖出。在比特币的价格突破了一万美元的大关之际,0.1元一枚的玩客币被快速炒到了8元一枚。而玩客云的官方售价为399元,但实际的价格也被炒到2599元。

  在一个名为“精准扶贫鸡蛋交流”的QQ群里,这里是玩客云和玩客币投机者的聚集地,他们将玩客云和玩客币类比为“母鸡和鸡蛋”的关系。每天有大量的贩子在其中活跃,而每笔交易群主能收到1%的辛苦费。

  这是迅雷在过去几个月的明星产品,在“区块链”、“云计算”、“玩客币”等概念加持下,迅雷的股价从今年10月开始大幅上涨。从10月13日的4美元直接涨到了11月24日的27美元,短短一个多月,暴涨了6倍多。

  与此同时,关于玩客币涉嫌非法ICO的声音甚嚣尘上。

  

 

  一家玩客币矿场。图片来源于网络

  “玩客币是网心公司的私家印钞机同比特币相比,它缺了十万个诚信。”在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写到,这个观点的依据包括,发币中心化、记账中心化和代码黑箱化。

  而迅雷已经多次公告调整玩客币的策略,包括将实行实名制,禁止交易平台交易,取消玩客币奖励计划等等。

  “区块链技术今天还在初期,所以会有大量的创新,区块链的本质是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可回溯,只要这个本质不变,在上面做更多的创新,是完全可以的。”陈磊对AI财经社否认了玩客币是伪区块链的说法。“这是对区块链行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和问题理解不够深入带来的。”

  从结果来看,资本市场是看好迅雷在共享云计算和区块链方向上的努力。但不可否认的是,迅雷超过50%的收入依然来自下载会员。陈磊对AI财经社透露,迅雷继续做好下载,同时要开拓新的云计算产品。

  陈磊的挑战

  陈磊不愿详谈空降迅雷、带领中年迅雷转型中遭遇到的各路问题。不过,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他在迅雷的做法得到了董事会的肯定。

  在一封全体董事署名的股东公开信中明确强调,迅雷董事会对CEO陈磊有着充分的信任和授权,也有良性的监督。

  陈磊的到来,给迅雷带来了迥异的做事风格。据一位迅雷离职员工对AI财经社透露,陈磊在上任迅雷CEO后,在公司内部举办了几次Open day,“员工提前向他提出问题,然后在当天集中解答,从不回避”。为了拉近与员工的关系,他还专门办了几次桌上足球比赛。

  陈磊对自己一手做起来的网心科技非常满意。“网心科技从它的考核、激励到目标的设定和管理,是非常独特的。在这种管理模式下,我们变得非常有战斗力,最重要的是,有非常强的信任,这是非常难得的”。

  

 

  某电商平台上交易的玩客云硬件产品。图片来源网络

  在前述迅雷离职员工的口中,陈磊是个实干派的形象。网心科技从最初只有几个人的团队到今天100多人的规模,陈磊花了很大心思去找优秀的人,目的是“组建最精锐技术团队,以快速迭代、不断创新”的思路。他要求工程师占到公司人员比例的 80% 以上。网心科技的研发团队半数以上来自腾讯 T3 或百度 T6 以上职级。

  这家迅雷的子公司与迅雷总部相隔了四五公里。据知情人士透露,网心科技之所以与迅雷不在一处办公,其中也考虑到利益关系的错综复杂。

  但如今,陈磊要把网心科技的管理经验复制到迅雷,“这一直是我上任迅雷CEO之后思考的课题”。

  迅雷的产品已经被用户吐槽多年,陈磊上任CEO后迅速做出了回应。迅雷9遭到用户的频繁吐槽,陈磊做出重要整改。

  不过,相比老业务的优化,转型上的摸索,道路更为荆棘。

  3年前,当迅雷进入CDN行业时,这是一个暴利的蓝海,而如今市场已经出现质的变化。一两个月前,拿到CDN牌照的公司至少有28家,包括BAT等互联网巨头进入,卖方市场变为买方市场。激烈的争夺战令市场的价格已经腰斩,甚至一些报价已低于成本价,企业开始流血。迅雷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陈磊用“技术的重要性”来回应这个挑战。“这个行业,没有技术创新的公司肯定是赚不到钱的,我们有技术创新,未来肯定会盈利”。

  除了风云变化的CDN,迅雷今年赶上的玩客币风口,受到越来越大的争议,随时面临政策的风险。今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颁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规定“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禁止为虚拟货币的交易提供中介服务。

  陈磊对此的回应是:每个做区块链的企业,特别像迅雷有玩客币的区块链,面对的核心问题是投机。反投机对于区块链的意义,就好比反作弊在广告行业一样。迅雷在这方面做了创新,一步步调整,后面还会有更多的调整。

  其实,这不是迅雷一家企业正面临的问题。一批10多年前成立的中年企业,他们起家的业务在移动互联时代正遭遇尴尬。在广东,一家企业老板对AI财经社说:“我们也在转型,成立了很多新部门、新公司来摸索不同业务。两三年前,我们也看到了云计算、CDN的机会,成立了单独的部门去开拓;今年,又看到现金贷市场的机会,刚要申请牌照,七部委颁发的公告就来了。如今,我们的CDN部门基本维系着,现金贷业务肯定是不做了。”

  这些处于中年的企业,转型之路极为荆棘。

  “迅雷现在最需要的是一种势能。”陈磊说,“你看到的玩客云和玩客币是整个势能的皮毛,而区块链和云计算才是内在。而更本质的是,今天整个团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初浅
    作者:

    小程序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