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业头条
  2. 创业访谈
  3. 正文

B站CEO陈睿:企业从创立到IPO 至少要经历两轮资本低谷

 2018-03-05 10:10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我来投稿

  2018年最火项目 电销机器人等你加盟

  一直说要放长线钓大鱼的B站,终于要上市了。

  美国东部时间3月2日,哔哩哔哩(下文简称“B站”)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提交了上市申请,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融资金额4亿美元,股票交易代码为“BILI”。 承销商为摩根史丹利、美银美林和摩根大通。

  招股书显示,B站2017年总收入为24.68亿元人民币,年净亏损为1.01亿元人民币。虽仍处于亏损中,公司收入却实现快速增长,2017年同比上年增长372%,2016年同比上年增长299%。

  这个代表着年轻一代的视频平台,拥有着其他平台无法比拟的用户特性及粘性,87.1%的用户出生于1990-2009年,2017年第四季度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180万。

  无论是从财务数据,还是从用户规模来看,以二次元文化起家的B站正逐渐从边缘走向大众。其联合创始人陈睿从2011年起一直坚定地站在B站身后,被戏称为“B站小学生背后的怪蜀黍”。

  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曾于2016年专访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他透露B站走红的秘诀是“B站做了别人不屑做或者不愿做的事”。过去6年里B站“路过”过三次资本低谷,陈睿认为,不遇冷便无法走到IPO那个步骤。“一家公司从初创到IPO上市,这个过程至少要5-7年,至少要经历两轮资本低谷。”

  以下为寻找中国创客两年前对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的专访,从这篇专访中,可以看到陈睿对B站的规划与期望、对创业和资本的理解,enjoy~

  打造宅男奢侈品

  寻找中国创客:你自己本人是B站的早期用户,B站为什么那么吸引你?

  陈睿:虽然我是一个70后,但我非常喜欢动漫,小学初中时就看《圣斗士星矢》、《七龙珠》、《灌篮高手》这些动漫。但是1990年代境外动画片在电视台黄金时段的播放受限,而国产动漫还没来得及迅速跟上,很长一段时间这批动漫迷没有更多可看内容。正因为一直喜欢动漫,我2010年开始接触B站就会很沉迷,每天工作之外,会泡在B站上看片,至少半个小时,在猎豹的艰难创业时期,这几乎是我唯一的娱乐。

  寻找中国创客:当时猎豹已经做得不错了,你为何离开猎豹来到B站创业?

  陈睿:最重要的就是喜欢。猎豹创业第一年时,我就跟团队里的人讲,如果猎豹做成了,我就去振兴国产动漫。就如每一个球迷都希望自己能重组国家队参加世界杯(笑)。所以猎豹上市后,我就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寻找中国创客:除了兴趣,从商业上如何考量B站?

  陈睿:作为动漫迷,我能感受到动漫及其衍生品的巨大需求。动漫周边对动漫爱好者的吸引力就像包包对女生的吸引力一样。小时候我宁可少吃一顿饭,也要买一个玩具,而等长大后,用买一部手机的钱去买一个动漫周边,对于动漫爱好者来说是很正常的,如同宅男的奢侈品。

  寻找中国创客:你自己买过的最贵的周边是什么?

  陈睿:我自己买的也就1000多块。其实还有很多更高端的周边,比如2013年上海正大广场举办了国内第一届EVA(新世纪福音战士)展览,有初号机涂装的铃木摩托车(定制版),一台30万,第一天就卖了6台。这东西的实用性几乎为零,但30万一台可以卖得掉就是因为它是大玩具,动漫迷对动漫周边的喜好就如同小朋友买玩具一样,特别想要。

  寻找中国创客:其他视频网站也可以看动漫,为何一定选择B站?

  陈睿:因为B站做了别人不屑做或者不愿做的事。B站以UP主(创作并上传视频的人)为核心,尊重他们的创作,我们愿意花上千万元的带宽成本为UP主提供展示作品的平台,所以UP主都会选择在B站创作内容。而内容足够丰富、好看才能吸引用户来B站。

  这也是为什么像动漫、游戏、鬼畜这些新新文化能够在B站发展培育出来,而不是在别处,因为其他视频网站可能觉得这些新新文化不够流行,不能带来流量,没有商业价值,就不给他们机会和位置。

  商业模式最后都是技术活

  寻找中国创客:B站如何变现?

  陈睿:概括来说是“内容粉丝经济”。B站在动漫内容和社区经营上深耕多年,聚集了国内相当大一部分的核心动漫爱好者。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衍生品的消费,来实现商业价值的转换。衍生品包括游戏、周边、电商、VIP会员,以及线下演唱会等等。

  寻找中国创客:那这部分收入如何?

  陈睿:我们现在有收入,只不过仍然亏损。商业模式慢慢培育起来就会盈利。这和淘宝、360早期类似,只不过B站的用户价值转换方式不同,B站不走360的流量模式,而是用户消费模式。

  寻找中国创客:这些商业模式具体如何落地?

  陈睿:商业模式最后都是技术活,就如同开采石油,关键是发现某个地方有石油,而怎样挖只是技术的问题。商业的本质是为用户创造价值,社会资源、利益都以商业规律来分配,只要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价值就会通过技术手段返回到公司。

  寻找中国创客:优酷土豆和A站合并了,B站可能和主流网站合并吗?

  陈睿:绝对不会。对于文化公司来说,创始团队的稳定很重要。B站是一个坚持走自己道路的公司,初创团队在坚持自己喜欢、用户喜欢的东西,如果仅是为了商业上的成就,那我当时也就不来B站了,B站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寻找中国创客:华视等视频网站都起诉过B站,如何解决版权的痛点?

  陈睿:其实在国内视频网站里,B站是版权问题最少的一家。B站有90%多的视频它来自于用户的自制或者原创,属于UGC(用户生产内容),超过三分之二的流量是来自于用户自制和原创的作品。剩下的一部分就是靠购买版权,同时我们也在加大版权方面的审核力度。

  寻找中国创客:很多创业公司以公布融资额为荣,坊间关于B站融资的消息很多,可否介绍融资情况?

  陈睿:这个确实不方便说,融资是一个公司的商业机密,但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把融资当成一个公关事件来宣传。在我看来,国内很多公司这样做的原因无非两个,第一是吓跑竞争对手,第二是给合作方以信心。而B站没有这两方面的需求,我们的合作伙伴是UP主,并不关心我们融了多少钱。

  寻找中国创客:有人说B站现在估值达17亿,是否溢价过高,你怎么看?

  陈睿:创业公司的估值不该被太多关注,一家公司核心要看它做的事情和产品。在我看来,资本现在变成很八卦的东西,一家创业公司到底估值多少,有的未必公布,有的未必说真话,有的可能因为现在很赚钱就不融资了,没有可比性。合伙人跟钱沾边,必有磕碰。

  寻找中国创客:B站作为一家公司,也要考虑商业利益,你作为创始人,如何协调投资人利益?

  陈睿:创业者和投资人是双向选择,投资B站、在B站工作的人一定是对B站价值有共识的人。B站是一家互联网+文化公司。

  寻找中国创客:作为创业者,你怎样寻找你的合伙人?

  陈睿:寻找合伙人跟结婚很像,是近距离的配合,任何细微的不合适都会在近距离的配合中爆发,只有了解足够深才知道是否适合做合伙人。所以我觉得,创业最好找认识3年以上的人做合伙人。

  寻找中国创客:在B站逐渐有了规模后,你怎么去搭建自己的合伙人团队?

  陈睿:合伙人是建立在商业共同利益上的友情。合作的前提是能摆平利益,大家都认同对权限和利益分配的约定,才能谈能力互补、性格契合、交往程度。B站要做得足够好,必须有足够优秀的人加入B站。而创始人最重要的是舍得分享,让大家相信会做得足够大,把前景分享出来,保证商业上的共同利益。另外要寻找视野范围内最优秀的人加入,公司高管的高度决定其业务的高度。

  寻找中国创客:有合伙人之间为了融资之后的股权分配打得不可开交,对此你有什么好建议?

  陈睿:合伙人距离太近,又有利益关系,肯定有磕碰。我认为,一把手比能力更重要的是气度,要宽容、慷慨。雷军教给我一句很受益的话:所有谈成的deal都是好deal,契约是要用来遵守的,而不是推敲的。比如创始人拿了投资人100万投资,五年后公司做到10亿规模,那么创始人需要以100倍的价格偿还给投资人,那创始人是否该后悔当年融资呢?时间不能倒流,也没有“如果”。

  寻找中国创客:2015年下半年,股市缩水、资本寒冬来临,你认为这对创业公司有何影响?

  陈睿:B站创立于2009年6月,过去6年里B站“路过”过三次资本低谷。资本是周期性的,是对未来的预估,一定是沿着一个基准价值线在上下波动,所以一定会有资本的大年和小年,但就像四季更替一样,对于生命并无太大影响。一家公司从初创到IPO上市,这个过程至少要5-7年,至少要经历两轮资本低谷,否则无法走到IPO那个步骤。

  从历史规律来看,几乎所有伟大的公司都是在互联网冬天开始创业的,阿里、百度、美团都是。2011年前有五千多家团购网站,经过资本低谷的过滤,两年后只剩下两百多家,顿时这个行业形成秩序了,又开始新一轮的发展。如果没有冬天,一直都春风和煦,像夏天里那样万物生长,那得烧多少钱啊。

  寻找中国创客:你认为中国未来会诞生迪斯尼那样的文化巨头吗?

  陈睿:一定会。未来中国会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文化娱乐消费市场,从这个角度看,中国一定会诞生像迪斯尼那样的文化娱乐巨头,而且不止一家。

  寻找中国创客:今年刮起创业潮,你觉得会从中兴起更多伟大的公司吗?

  陈睿:创业是向死而生的,悟透这一点,才能真正放开手脚去做。成功永远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就从互联网行业来看,虽然行业的规模会越来越大,但成功的例子不会增加太多,好比从前这个领域是10家创业公司,最后可能有一两家成功,而现在是1000家团队,但最后成功的可能是三四家,而不是过去的100倍。

  附B站招股书要点汇总:

  财务数据:2017年净营收24.68亿元,净亏损1.01亿元

  招股书显示,B站2017年总收入为24.68亿元人民币,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的年净亏损为1.01亿元人民币。公司收入实现快速增长,2017年同比上年增长372%,2016年同比上年增长299%。

  B站净营收从2015年的1.31亿元人民币(2010万美元)增长至2016年的5.233亿元人民币(8040万美元),以及2017年的24.684亿元人民币(3.794亿美元)。

  2015、2016和2017年,净亏损分别为3.735亿元人民币(5740万美元)、9.115亿元人民币(1.401亿美元)和1.838亿元人民币(2820万美元)。

  B站目前收入占比最大的业务是游戏,在2017年占总收入的83.4%。直播业务和广告业务起步较晚,分别占比7.1%和6.5%。

  2017年排名前三的营业成本主要是收入分成成本9.26亿元人民币(占总成本48.3%),带宽服务器成本4.69亿元人民币(占总成本24.4%)以及内容和版权成本2.62亿元人民币(占总成本13.6%)。

  用户数据:总用户中81.7% 是“Z世代”

  在招股书中,B站将中国出生在1990年至2009年之间的一代人称为“Z世代”,这一代人占了B站总用户的81.7%。

  2017年第四季度,B站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7180万,较2016年同期的4940万增长45.3%。

  股权结构:管理团队投票权超过80%

  在公司股权结构上,董事长兼CEO陈睿持股21.5%,为第一大股东;创始人兼总裁徐逸持股13.1%;副董事长兼COO李旎持股3.7%。在主要机构投资者中,华人文化 (CMC)持股12.8%,位列第一;正心谷创新资本(9.0%)、IDG-Accel(7.6%)、君联资本(5.9%)、腾讯公司(5.2%)分列二至五位。

  根据招股书披露内容推算,管理团队投票权超过80%。B站将成为视频行业中少有的由管理团队控制的公司。

  内容:从ACG到PUGV

  B站以ACG(动漫、游戏)相关视频内容起步,现阶段已经发展为包含视频、游戏、直播、社区等服务的综合性内容平台。

  B站的视频内容以PUGV(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为核心,即用户自制的、经过专业策划和制作的高质量视频。

  招股书显示,由UP主创作的高质量视频(PUGV)是B站内容的重中之重,占平台整体视频播放量的85.5%。2017年活跃UP主的数量比2016年增长104%。

  未来:发力四大方向

  B站战略目标的实现将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继续向用户提供满足个性化需求的优质内容,持续提升用户体验,进一步加强平台的技术和基础设施建设,探索商业化。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佩佩   /   作者:刘素宏

相关标签
b站
bilibili弹幕网站

相关文章

小程序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