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报道

扫一扫,联系编辑获得审核机会

符合以下要求,获得报道机会

  • 1. 新公司求报道
  • 2. 好项目求报道
  • 3. 服务商求报道
  • 4. 投资融资爆料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资讯 >  创业经验 >  正文

裸心社是怎么“裸掉一半”的?

  2018-04-13 09:54  来源:虎嗅网  我来投稿 

  月入百万 2018互联网创业项目加盟

裸心社是怎么“裸掉一半”的?

 

  今天(4月12日),联合办公空间领域又多了一桩并购案,这次的主角是裸心社(Naked Hub)和联合办公空间领域的鼻祖——WeWork。

  官宣中没有具体的交易金额。但据之前的传闻,WeWork中国是以4亿美元(约25亿人民币)的价格拿下的裸心社。据说两家公司的合并期预计为半年,今年年内裸心社还是独立运营。而且双方将此定义为“合并”,非收购。

  共享办公行业巨头WeWork,有日本软银旗下“愿景基金”的注资背景,估值高达170亿美元。这次交易完成后,据业内人士估算,WeWork中国的估值将超过25亿美元。

  而裸心社主要在亚洲开拓联合办公业务,总部在上海,创始人高天成则来自南非。据官网介绍,目前裸心社在全球共有40多家联合办公空间,其中上海17家,北京6家,还有一些分布在香港、越南、澳大利亚和英国。

  根据香港《南华早报》早前的报道 ,2017年7月华兴资本对裸心社的估值为10亿美元,如果所传交易金额为实,裸心社身价将直接缩水一半。

  裸心社怎么就“裸了一半”?

  1. 运营不佳,人员流失

  根据猎云网的消息,裸心社过去一年在中国运营情况不佳,人员流失比较严重,有很多中层骨干人员已经跳槽到了国内其他的联合办公企业。

  根据迈点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共享办公空间品牌发展报告》,2017年10月,整个联合办公行业在运营能力指数上表现都欠佳,其中,WeWork领跑,而裸心社的运营指数不到前十名的平均数,排名倒数第二。

  

 

  同时,网络搜索的排名上,前十名中,裸心社排名第九,而排名第十的无界空间今年3月份就已经并入了优客工场。

  

 

  还有一组数据可以看出,当月,虽然裸心社在搜索和媒体评价的维度表现尚可,但其在运营能力维度的表现确实欠佳。

  

 

  裸心社成绩不佳,更重要的原因可能还是其扩张太快。

  2. 扩张太快

  随着联合办公行业的发展,从2015年开始,裸心社就在进行快速的扩张。

  2017年12月,裸心社宣布对Raise乐活办公空间进行收购。而后,仅仅时隔一个多月,2018年2月1日,裸心社还收购了澳大利亚高端办公空间品牌Gravity70%的股份。

  当时裸心社做好了进军伦敦市场的准备,还宣称要在亚洲新增40多个联合办公空间。如此,裸心社看似已经为自己的全球化扩张做好了准备。只是,火速扩张还是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缺钱。

  3. 融资不顺利

  自2015年成立,裸心社的运营资金一直来自于其母公司裸心集团,直到2016年,裸心社才完成了由香港基汇资本领投的3300万美元B轮首批融资。随后在2017年7月,裸心社传出启动C轮融资的消息,但这次融资并不顺利,至今没有落地的消息传来。

  当时,高天成在接受迈点网的采访时还说过,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合并和融资轮对于共享办公空间而言至关重要。他打算在投资者的支持下,继续迅速扩张。

  同年7月份,裸心社宣布与JustCo达成合并协议,试图在东南亚市场抗衡WeWork和优客工场,据说合并之后,其业务网络会扩大到六个国家九座城市。但是最后,这次合并不了了之,裸心社失去了一次大规模扩展业务的机会。

  随后,裸心社的扩展几近陷入半停滞状态。这样看,这次被WeWork中国收购,也就颇有些戏剧化。

  在搜狐作者thefuture的报道中也有提到,有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裸心社资金出现问题早有预兆,很多新开的空间完全就是为了扩张而扩张,帐都没算明白!”

  对本土共享空间品牌有什么影响?

  对于两个外资背景的联合办公空间品牌的“合并”,国内本土品牌也有着自己的态度。

  米域创始人、CEO冯印陶认为,随着联合办公各品牌产品定位细分逐渐明晰,领跑梯队品牌,特别是资金实力雄厚、产品特色鲜明、运营能力强的品牌将聚拢资源占据优势。本土品牌更理解中国用户的需要,将最终胜出。

  星库空间创始人白羽也提出国际品牌要入乡随俗,“对于国际品牌来说,如何跨越文化和管理的半径,真正融入本地社会,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在短短几个月里,已经连续将三家同行纳入麾下的优客工场、共享际创始人毛大庆,也认为这次并购对国内的品牌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裸心社和WeWork两个企业的文化基因比较类似,此类并购并不意外。对于国内本土联合办公企业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其实,不管是“外来的和尚”还是本土企业,都有点“自顾不暇”,因为整个联合办公行业一直存在着亟待解决的痛点。

  首先,用户黏性不大。整个共享空间针对的用户群体本身有着流动性大、需求不稳定、时间不可控等特点。再拿最基础的营收来说,租金收入仍然占据很大一部分,财务模型不成熟,行业还没有找到盈利点,整个行业谈盈利都为时过早。

  再者,品牌与品牌之间的差异化并不明显。除了设计风格和品牌知名度,多数品牌能提供的服务都大同小异。这一点,头部部队相对更有优势,而这种优势也自然成了并购的一个充分条件。加上本身联合办公行业的本质就是服务,竞争压力下,为了用户满意,烧钱砸钱无可避免。资金雄厚的品牌活下去的机会更大,不受资本青睐的中小玩家,摆脱不了退出和被并购的命运。

  行业的洗牌一直是进行时。

  裸心社被并购,只是其中一个故事。对裸心社来说,在资源聚拢、行业整合的大趋势下,抱上有着相同外资基因的WeWork的大腿,应该算是最优解了。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大熊
    作者:—LR

    小程序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