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业头条
  2. 创业故事
  3. 正文

美图不“美”,欣鸿何“鸿”

 2018-10-23 13:18  来源:猎云网  我来投稿

  月薪5千到5万 这些项目才是你的未来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0月23日报道(文/王明雅)

泉州自古重商,唐天宝年间,诗人包何形容其“云山百越路,市井十洲人”,讲的是外籍商人云集的壮观景象。

1970年,蔡文胜生于斯,后二十余年长于斯。

蔡出生的十一年后,吴欣鸿也生在本地一个商贾之家,父亲有工厂,幼时不愁吃穿用度。

泉州属福建,福建本是生意场上一大地域帮派“闽商”据地。自泉州向内陆方向走些,有城“龙岩”,近些年在外埠享誉了互联网界“龙岩帮”的美名,因美团王兴,字节跳动张一鸣,雪球方三文都是这里的人物。

蔡、吴二人尽管都归于今日互联网生意场内“闽商”派别,走的却是与“龙岩帮”全然不同的路子,王兴保送清华,张一鸣北上南开,方三文考取北大中文系,都是“精英本英”在打拼江山。

2016年,成立8年的美图公司在港交所敲钟上市,董事长蔡文胜一度在学历证明上犯了难。“本来我户口本写的是高中,非要我去开证明,开不到,我就写小学毕业,港交所也说不行,也要有小学证明,之后找到了我的初中老师,才开出了初中毕业。”蔡高中未毕业,他半途辍学,靠在街上摆摊售卖小商品便月入几千。2000年初接触互联网,涉足域名投资,次年净入百万。

创始人吴欣鸿回忆起读书时,也说自己是“学渣”。初中时,家中父亲生意失败,他高中读了一半,心就跑到倒腾域名上去了。后来,“学渣本渣”高中靠做生意赚了30万,还反哺帮扶了家里不少。

1

泉州人多礼佛,《泉州府志》载:“泉当宋初,山川社稷不能具坛,而寺观之存者凡千百数。”朱熹讲学泉州时,也留下句“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如今,它被做成木制的楹联,挂在了泉州大开元寺天王殿前。

每月廿六,为开元寺“勤佛日”。八月廿六恰逢今秋国庆长假,愈发热闹。

迄今,蔡文胜与吴欣鸿还常常结伴去拜见活佛。甘孜州扎嘎寺的加措活佛在美拍上开设了账号,关注列表里有三人,前两位便是蔡文胜、吴欣鸿。吴欣鸿读活佛的书《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活佛告诉吴欣鸿,美图做的是“真善美”的事业,让他坚持做下去。

吴欣鸿的认知中,“反美图”的产品是负能量的存在,他并不喜欢。褪掉女孩子照片中的美颜修饰,就是“把你整丑”。“我们的产品就是让大家更美、更自信,”他认真地说:“自拍和自信是划等号的”。

吴欣鸿_meitu_2.jpg

2017年初,美图旗下产品美图秀秀的“人像手绘”风刮到了ins上,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感慨:“Meitu is making people feel like their actural selves(美图让我看到了内心真正的自己)。”

坐镇北京的“闽商”王兴看到后,狠狠地感叹了一句:这文案水平真是高!

2

年轻人爱厦门“文艺”,是拍照圣地,吴欣鸿爱厦门“偏安一隅”,远离京沪深。

如今,美图公司早已成为当地的头部互联网科技企业。2016年12月,担着“流血上市”的质疑声,美图于港交所成功敲钟上市,随后风光四个月,公司股价从发行价8.5港元飙至23元,市值接近千亿。

吴欣鸿一度不想接下厦门互联网企业巨头的帽子,因“内心很忐忑”。他的焦虑不无道理,高处不胜寒,市值达到顶峰的那一刻,美图便开启了一路下跌模式,直至今日也再无巅峰荣光。

上个月,美图发布2018年中期业绩报告,营收出现下滑。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美图公司上半年营收20.52亿元,较去年同期21.8亿元减少5.9%。其中硬件业务缩窄为主要原因,上半年美图系列手机出货53.33万台,较于去年同期的84.71万台下降超37%,智能硬件收入14.8亿元,下降23.4%。

更重要的是,美图依赖的三大产品活跃用户数出现了大幅下跌。其中,美图秀秀月活1.16亿,下滑1.2%;美颜相机月活9075万人,跌幅6.2%。影响最为明显的则为美拍,抖音、快手等产品的持续发力和冲击,引发今年短视频行业的新一轮攻防战,美拍月活用户数仅为4277万人,较去年同期下跌56.4%。这之前,美图总月活数已连续两年出现下降趋势。2017年的4.15较去年跌幅达7.6%,2018年为3.50亿人,较2017年则下降15.9%。

压力大时,吴欣鸿说自己会“半夜睡不好觉”,因“想的事情多就不容易睡着”,常习惯一片一片褪黑素服下去。

3

飞鱼科技创始人姚剑军曾唤吴欣鸿“吴萌”,说的是吴欣鸿的长相,一张娃娃脸。娱乐圈好把郭德纲与林志颖放在一起比较,吴欣鸿也算得上互联网圈里的“冻龄人”。“吴萌”30岁的时候被称像20岁,近40岁又被称像30岁。

从这一点上说,创始人与公司产品达到前所未有的“一致性”。

姚剑军与吴欣鸿也是有着近20年交情的泉州老乡,姚剑军的老家泉州永春,至今还有“炸佛”的习俗。2000年初,吴欣鸿、蔡文胜因域名买卖结缘,姚剑军也早已关注到这个靠域名生意知名的年轻人。后来,姚、吴等人一起创业做互联网,靠的是吴手上的520.com域名做社交。

这个从一个老外手中好不容易置换过来的域名,因“5201314”这句90后熟知的网络用语,便被吴欣鸿赋予了交友的意义。2003年,520.com项目正式启动,吴希望用付费会员交换线上好友联系方式的模式搞营收,但两年时间过去,付费会员仅几十万,“且大多数还是仅仅付费一个月就没再付费的会员”。姚剑军试图规劝吴转型,只是后者并未理会,之后姚剑军独立创业。

吴欣鸿不止一次被形容“闷骚”,这个词也被他“盖章”认证过,姚剑军亦曾这样调侃。如今再复盘早前的社交失败经历,吴欣鸿坦陈,“自己很宅,不善交际,不知道用户的真实诉求是什么,又何谈做交友网站?”

去年十月,吴欣鸿的高中母校泉州一中迎来校庆日,他和飞鱼科技总裁陈剑瑜同赴,陈剑瑜与他是同桌,至今清晰地记得他“画画画得好”。那时,吴欣鸿奔赴清华美院参加考试,现场作画时,站在背后的老师惊叹“怎么画得这么好”,这场考试中,吴欣鸿得了第一名。

“从事自己喜欢并擅长的领域,热爱你所擅长和感兴趣的,并勇敢去努力,相信每个人都能在各自领域里作出骄傲的成绩。”吴欣鸿如是告诫学弟学妹。

他玩跑车,也爱摄影,因为喜欢“美”这件事,初中毕业后远赴中国美院学习油画,同样因为喜欢“美”这件事,他十五岁的时候便拥有了自己第一台胶片相机,拍车,也拍姑娘。早前,在第一财经的视频节目采访中,他笑言“一键美图”的想法是从自己P图技术不佳开始的。女孩们的审美和科班出身的自己并不同,总是想“眼睛P大一点,腿P瘦一点”,几百张照片修下来,都不如“一键美颜”省事。

4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2018年,美图公司进入第二个十年,面临股价暴跌,商业化变现压力。美图是一款好工具,但很难用好工具赢个好收成。上月,吴欣鸿提出“二次创业”论,期望打下“社交”和“短视频”的江山。

美图公司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思路包括:

1、美图秀秀启动社交化转型,对标instagram。作为美图公司用户量最大的产品,在图片类市场位居第一,美图认为,在中国于微信和微博之外,仍存在市场公司,图片社交领域尚未出现头部产品,美图秀秀拥有高质量用户群。

2、美拍进入价值竞争阶段,主打一分钟内的“短视频教程”,拓宽泛知识内容,提升品类价值。

3、公司的管理框架作出调整,升级为产品型组织,让每个产品更加独立。

美图秀秀_meitu_1.jpg

美图秀秀新旧版对比:相机与图片编辑入口弱化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上市之际美图重点提及的“她”经济,电商计划未单独列出,而是在主要产品线中扶持。以美拍为例,分别在产品的营销和独立运营方面支持达人店铺变现。这显然与初上市之际募股书中所提及的变现模式不同。

递交招股书时,美图披露的数据诠释了缘何为“流血”上市,财务数据表明,2013年、2014年及2015年公司总收入分别为8587.7万元、4.88亿元以及7.42亿元,分别亏损2581.3万元、17.72亿元以及22.17亿元。巨额亏损之后,美图公司95%以上收入来自硬件则又被批评模式单一,与自身的“移动互联网”定位不符。美图计划,将通过智能手机、在线广告、电子商务及互联网增值服务谋求商业化变现,并预期2017年底将实现盈亏平衡。

蔡文胜一度立志:美图公司市值将破3000亿。但如今在百亿上空盘旋的数字,令一切都变得缥缈起来。上市后的两年中,美图一直寻求各方面转型突破,但一直未向好。收入主要来源互联网业务和智能硬件两大业务中,后者作为营收主要来源,2018半年报中数据表明,亦出现高达23.4%的降幅,从去年同期的19.33亿降至14.8亿。

5

早前,吴欣鸿将自己定义为“艺术生”,他在个人喜好和创业之间徘徊了很久,最后觉得“艺术是非常个人化的自我表达,而现在要做一个大众化产品让更多人喜欢”。这个偏科的CEO说:我是一个CEO,但我不想成为CEO,那太无趣了。我肯定是一个感性的人,最讨厌规划,也从来不谈什么闭环,生态链。

他坦陈:“我的短板非常明显,我有强烈的喜好,不感兴趣的事情就不想做。”但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企业发展过程中的杀伐决断,并不能据喜好而行。这一点上,蔡文胜要算作吴的指路人。

在域名投资上掘到第一桶金后,吴欣鸿开启了两次创业历程,一是企业服务,二则是与姚剑军共同创业的交友网站,两度受挫后,吴欣鸿于2005年加入蔡文胜团队做产品,最初参与“YOK超级搜索”软件的研发与推广,之后继续孵化各类“流量导流量”的产品,“没什么成就感”。2007年,吴欣鸿注意到社交平台上90后的用语习惯,发现“火星文”的潜力,随后研发出“火星文转换器”,产品用户规模在该年年底突破4000万。拥有庞大的用户量后,便又在蔡文胜的“指路”下转型图片工具,创办美图。

在吴欣鸿看来,自己也更像一个产品经理的角色,“我喜欢这个角色,它让人有成就感”。同时,“我还想把更多精力放在我非常喜欢的地方,这样才有动力不断做出特别牛的事”。

吴欣鸿的这种经营理念,属本性使然,蔡较于吴,在商业战略上胜上一筹,也更理性。但蔡文胜赚钱,“求快”、“求险”,亦被评“无商业模式可言”,是这个“天生的商人”的弱点。

蔡文胜_meitu_3.jpg

蔡文胜曾公开说明自己的商业观。“传统生意教给我两件事:第一,有用户就有价值,看店面好不好就是看人流,有人流就说明人家喜欢到这来,就可以卖很多东西。第二,商业的敏感度和决策速度。我做决定非常快,有些重要的投资半小时敲定,钱就打过去了。”观点应用到现今的互联网科技企业运营中,亦是“有用户就有价值,用户量达到千万说明已经初步成功,再考虑让他赚钱。”而“只要有足够的用户,就一定能找到商业模式”。

今年,蔡文胜焦虑极了。6月初的美图股东大会,美图股价三个月跌去一半,在场媒体形容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了股价的低迷”。自2017年12月始,蔡文胜三度增持美图股票,共计购买1860万股股份,占已发行股本的约0.44%,试图通过此举表明对美图的信心,并称“不排除进一步增持本公司股份”,但最终并未起到任何作用。与此同时,蔡文胜转身区块链的消息则甚嚣尘上。“三点钟无眠”事件中,这位知名的天使投资人与区块链有了愈发亲密的关系。

今年开春,“美蜜币”OKex公开发行的事件惹得沸沸扬扬,但遭到蔡文胜矢口否认有关联。不过并未耽误美图公司在谷底的股价轻微反弹。这之前,美图业已发布白皮书,称美图区块链的愿景是通过为用户创建一个去中心化、安全加密的身份通行证,美图智能通行证,降低区块链上使用AI技术的难度,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6

吴欣鸿本名“吴泽源”。很少有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如美图一般,在海量的搜索信息中与运势测试搭上密切的关系。去年,传言一位美图员工因无法忍受公司给每一个产品、甚至功能模块算命打分愤而离职。“美图CEO吴欣鸿本名吴泽源,但在某个打分网上上测了一下名字只有75分,所以改成了吴欣鸿,达到96分。自他改名后,美图业务蒸蒸日上。”这则风靡朋友圈的小八卦绘声绘色,招来不少人转发调侃。

“欣鸿”两个字是否经受住了运势测试的考验未可知,来源却是吴欣鸿的母亲。

2008年,吴欣鸿手中A股股票跌去大半,“国庆节上班后第一天,也是公司发布美图大师第一版的当天,我把所有股票亏本清仓,专心来做美图”。重新出发的吴欣鸿选择改名,一改产品,将美图大师改为美图秀秀,二改本名,“在母亲的建议下,把自己的名字从’吴泽源’改成了’吴欣鸿’”。

10年后,美图再临困斗局势,进入第二个十年,吴欣鸿“二次创业”,选择全面转型。“命运对勇士低语:你无法抵御风暴。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内部信中,吴欣鸿写道:“这句《碟中谍6》里的台词,与大家共勉。”

社交与短视频风口之下,周遭寡头林立,小玩家跃跃欲试,年中一场敲钟狂潮背后,流量红利消逝,再难推陈出新,大都“流血”上市。互联网已经进入精耕细作年代,个个用户要掰成N个花,流量千金难买,分分钟靠壕夺。吴欣鸿说,美图要做“生态”,这熟悉的字眼。

2016年,美图上市前夕,有记者问吴欣鸿,美图所在的行业,五年前最重要的是什么,如今又是什么?吴欣鸿说,五年前刚好是移动互联网爆发的时候,满地都是机会,所以懂得大方向就会很容易成功,现在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社交网络,都已经到了一定发展阶段了,所以要有深挖的能力、精细化运营的能力,“考验如何跳出来”。

近“而立之年”时有名可改,今朝近“四十不惑”,互联网的世界也早已变了一副模样,为“美”而生的吴欣鸿是否能够再次“跳出”?

责任编辑:佩佩   /   作者:王明雅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榜单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