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业头条
  2. 创业故事
  3. 正文

铜板街何俊:远行者的创业之道

 2018-10-31 14:18  来源:互联网  我来投稿

  月薪5千到5万 这些项目才是你的未来

10月24日,主题为“不确定环境下的企业家领导力”君联资本CEO club第十八届年会在北京举行,铜板街创始人兼董事长何俊在参加“不确定环境下的企业战略管理”圆桌论坛环节时,非常诚恳地表示,活着,是他在面对当前不确定性环境的首要战略。

一个多月之前的9月12日,铜板街成立6周年庆典之际,何俊也对到访的“茜说金语”表示,创立铜板街是他第一次创业,第一次创业就活到6周年,“很不容易”,“觉得很幸运”。

出身于阿里、带着阿里原生“血液”的何俊,沉潜刚克,用6年时间打造出了在投资者心目中享有“稳健”评价的铜板街,平台无论交易人数还是累积交易额都在持续上升,累计交易额甚至已经超过2600亿元,他却始终对“活着”保持高度清醒。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李家庆作为圆桌主持人随后点评道,“在行业出现颠覆性波动时,活下去本身就是一种战略,能够理清楚并且坚定地执行下去,安全渡过波动期,是非常了不起的。”

事实上,对铜板街而言,正是因为从诞生之初,何俊就非常清楚它为什么而存在,它也才能一直稳健地活下去。

抱负

2013年6月13日,开启互联网金融元年的标志性事件——余额宝上线。但真正实现通过移动端购买金融产品零的突破的,却另有其人。

就在两天前的6月11日,何俊创办的铜板街上线了交易版App,已经可以通过手机移动端购买货币基金。这在国内是首创,却也是由这个仅十多人的初创团队以“初生牛犊”的勇猛之势完成的。

“我和团队开心得不得了。”2017年,何俊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余额宝上线了,此处省略1000000字。”他紧接着写道。真是狭路相逢。而“对手”是自己曾经服务了八年的老东家。

何俊的青春,有一大半是在阿里度过的。或者,也可以说,他后来几乎让所有同事叹服的自驱上进的抱负心就是在阿里建构的。

2002年夏天,大学刚毕业的他没有选择国内通信大佬给出的4000元月薪,而是义无反顾地加入了每个月扣除五险一金后只能拿到500元底薪的阿里巴巴,工号743。

有的人喜欢选当下的热门,有的人选未来的热门;前者稳妥,后者冒险。何俊无疑是后者。但也唯有从未来去看当下的选择,才能真正坐上时代的列车。

当时的王者、高大上还是摩托罗拉这样的公司。后来,互联网的声浪才渐涨。何俊选择阿里是因为,和国内通信大佬谈15分钟就开出高工资相比,阿里的三个小时的时时刻刻在展望未来的面试,让他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

9个月时间,何俊成长为阿里的Top sales,月薪已达两三万。

此后,不管何俊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他的选择一直暗含了这样的逻辑:跟随自己的内心,内心的指针指向更好的未来。

比如,加盟阿里巴巴4年后,即使职位降一级、薪水降6倍,他仍然坚持要求内部转岗到支付宝,因为相对于未来,那些不过是浮云。

现在人们津津乐道于他去支付宝的“曲折”——因为跨专业,不得不把客服手册学了4遍,甚至要向新员工请教,3个月签100家机票代理商的“对赌”等等;但其实更重要的,恐怕是他参与的那些项目——阿里小额贷款、支付宝第三方支付牌照和基金支付牌照申请、支付宝快捷支付、支付宝风控系统、淘宝卖家信用贷款。加上他离开支付宝后去通联支付所接触的业务——理财交易平台和基金支付产品。

这些让他在后来的创业中,底气十足。“有人问铜板街跟其他同类的差异化,我会开玩笑说,我就是最大的差异化,我在过去10年对互联网支付、贷款、理财,也就是互联网‘存贷汇’都有经历和研究。”在2017年那篇文章中,他如是写道。

基于这样自觉自发的强势积累,2012年,当何俊发现中国最中坚力量的70、80后强烈的投资理财需求被忽略之后,此前从未萌生过创业念头的他毫不犹豫地创业了,在他看来,这是一件可以改变世界的事情。

“我之前其实没想过创业,但那个时候开始,一想到这个事,整夜整夜兴奋睡不着,于是从上海回到故乡杭州,开始找合伙人、想公司名、注册域名、找办公场所……”

做一款主要给中等收入人群提供在线金融产品交易服务的手机APP。何俊的创业思路很简单在当时却非常不容易达成。为了完成在今天看来已沦为基础设施的支付闭环,他足足谈了41家基金公司,这也意味着前40家都对他说了“No”。

铜板街当然不是第一个想做这种APP的公司,但是用不到一年时间,第一家打通支付,能直接在手机上完成货币基金购买的公司。

生存

铜板街率先零的突破,如果没有余额宝,何俊似乎有机会。可惜,看到机遇的不止他一人。当支付宝的余额宝“怼”——或者说“碾压”——上你了,甚至,它都没把你当成对手。何俊和铜板街要怎么办?

当初的筚路蓝缕,个中艰苦,如何挺过来,只有创业者自知。这个思虑过程何俊并未向外人道。我们只是知道,他最终的答案是:“铜板街要做的就是互联网金融界的‘天猫’。”这显然是个对铜板街能力要求更高的想法,但彼时出现后,再未改变。

何俊在2017年那篇讲述自己创业心得的文章中说:“企业首先要活着,活着找到自己的战略定位,优势壁垒,商业模式。也要看清市场,想清楚自己的初心和梦想,别被环境打乱自己的节奏。我们为了客户价值创业,不是为了跟人PK而创业,更不是为了上市而创业。”

为了生存,为了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铜板街必须转变发展战略。

也许,何俊想到了老东家的淘宝和天猫共存的现状,同样是电商,但差异化的定位,不仅避免了左右互搏的局面,还出现了相互助力的情况。如果说余额宝能够为普通人提供普适化的产品,那么这个领域一定会存在一个精品店的生存空间。

就这样,铜板街并没有降低对自己的要求,而是义无反顾地,迎难而上,选择当时少有人意识到的,从移动端切入,打造智能化在线金融服务精品店,后来铜板街几年发展证明,铜板街走对了路,从此,脱离了险区:2014年9月,累计交易额就从2013年底的2.7亿元到50亿元,2015年4月,则到达150亿元,2015年11月是500亿元,2016年4月突破1000亿元,2017年5月再次翻倍到2000亿元,截止当前,这个数字已经超过2600亿元。

在10月24日的CEO club年会上,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总裁陈浩基于君联资本400多家企业的投资经验,认为企业家领导力首要特点就是要具有远大抱负,“企业家要有成就一番事业的强烈动机,基于对产业趋势的理解和判断,选定的目标越远大,把企业带过难关的可能性越大。”

必须要说,铜板街之所以能生存下来,且越活越好,一方面,铜板街也的确赶上了好日子。2013年6月到2015年6月这两年间,行业火热,互联网金融因为离钱近、市场空间巨大,VC趋之若鹜。两年间,铜板街也获得了华创资本、IDG资本、君联资本、联创永宣等知名机构投资者投资,从天使到了B轮。

另一方面,在于何俊的生存之道并非眼前苟且,而是立足未来,把眼光放长远,清醒地把对于企业的要求和目标设置得更高。

下蹲

回顾铜板街的成长历程,铜板街至少因此错过了四波“风口”:第一是股票配资,第二是房屋首付贷,三是学生贷,第四是现金贷。在这四个行业风生水起、利润高企、几乎人人都想争得一杯羹时候,何俊却选择了否决,宁愿蛰伏,也不愿去追逐风口浪尖。

何俊说,“虽然这些业务确实是一片蓝海,也有很好的赚钱机会,但有的业务比如校园贷是去怂恿一些没有还款能力、自我判断力的年轻人去背贷款,这随时可能将这些年轻人推向陷阱和深渊,这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何俊说自己当然要追求商业价值,但这个追求是要不伤害弱势群体让自己觉得安心舒服的。

除了对主观价值观的要求,客观专业能力也需要具备。淘宝和天猫都是电商平台,但前者偏信息展示全面展示,后者则是精品挑选呈现。淘宝尽力去做信息的甄别,但是天猫则要求产品真实且优质,两者在逻辑上有着本质之别。

何俊对其中的差异洞若观火,在铜板街六周年庆典上他对到场的投资人说:“我每天花50%的时间帮各位严选资产”,他透露道,“我今天不能保证铜板街的产品以后都能100%兑付,尽管过去6年都实现了,但我能保证资产是100%真实的”。

其次,“一直以来,我们不仅要从产品本身的风险考虑,还要从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政策风险、价值观等多方面考虑,因为随着行业、时间、监管的变化,有的曾经好的资产也会慢慢变得不那么好。又比如有的资产,一直很优质,但一纸监管可能就让它变坏了。”

资产的优质在铜板街的商业模式中占据了关键的地位。因此,当行业暴雷频仍之时,何俊带领高管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也是他一直潜心在做的——“下蹲”。

“我跟我的高管们全部下蹲。蹲下来看我们帮投资人获取的资产有没有在变化。有资产在变,就要马上采取措施,让那些合作伙伴加强风控,或者增加‘安全垫’等,以保障投资人的资金安全。同时,我们也在前端技术方面,要求AI投顾帮投资人更加分散”。

在这样不断调整产品结构及方向下,成立6年以来,铜板街的投资人至今无任何损失。所以,即使经历了今年前所未有的行业“雷潮”之后一个月,铜板街无论是交易量还是其他数据,都已经恢复到此前最好的时候。

何俊有些骄傲地说道, “铜板街从成立之初便从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出发,这高于一切。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发展的不算特别快,但我们发展是很稳的”。

科技

经历了2015年底和最近的雷潮之后,整个行业都在反思:问题出在哪里?互联网金融时代更张为“金融科技时代”,除了表述上的变化,思路上是否改变才是影响这个行业死与生的关键所在。

客观来看,金融行业的发展是由每个时代最精明头脑贡献的,并且形成当时世界上最复杂的计算系统,每一个数字的变化对应的都是时代最精准的算力。发展了数百乃至千年的金融体系已经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无论是参与人群层级还是利益分配格局,好像都已经尘埃落定。

但是,近20年来的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让这套复杂系统正在发生改变,新技术带来的变量已经开始渗透这个行业边缘。其中关键的就是科技的力量,何俊对此的看法是,“铜板街不是做金融的,而是专门服务金融行业与客户金融生活的公司。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这是我们一直的定位”。

要理解这件事情其实有个浅显易懂的维度。过去二十年,由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再到ABC(AI, Big data, Cloud)时代,科技对于生活的改变已经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在铜板街六周年的庆典上,何俊把这样关键定位总结为“智”。以铜板街为例,科技的力量立竿见影。目前铜板街已形成了一套以AI投顾体系、AI客服体系、AI风控体系为核心的价值创造体系:“铜板街共有315号员工,有一半都是互联网和技术人员,他们每天在写代码,把原来需要人工的事情都变成机器来做。截至目前,我们已用AI客户服务系统服务了390万投资人,成交了超过2600亿的金融产品” 。

数据显示,铜板街2268万笔交易,90%是由其中50万投资人产生的,这便意味着,一个投资人至少产生了40笔交易。另外,在铜板街上,还有一批投资人今年的投资次数是去年的两倍。这样的高频交易数据,如果不借助科技的力量绝无达成的可能。“这就是AI的能量,这就是科技的能量,永远推动客户体验”。

而现在互金行业的发展也正如其所总结一样,让科技的归科技,让金融的归金融。在经历互联网金融时代后,互联网完成了连接广大小微人群的使命。如今,科技朝着金融的纵深出发,要对金融行业本身赋能其转型升级。如果套用马云“新制造”的概念,技术赋能整个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现在的金融毫无疑问在向“新金融”的时代迈进,科技的力量正在金融本质的内部演变生长。

铜板街多年的积累有了回报:针对普通投资者资金有限、专业能力并不精熟、时间精力有限、希望稳中有增的痛点,它正在依靠“多(平台可选择的投资产品要足够多)”“快(各个业务节点的办理快,开户快,审核快,生利起息快,到期赎回时快)”“灵(挑选和组合足够智能,足够灵)”的特色核心价值,赢得客户的信赖和支持。

责任编辑:初浅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榜单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