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站长 >  网站运营 >  正文

宣传易杯征文—妈妈的网吧,我的回忆

 2007-08-08 02:41  来源: 原创   我来投稿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前几天,全家在清理以前的一个大柜子的时候,清出了一大团的文件和旧资料,基本上清出来的文件都被他们撕了,但清到一个大袋子的时候,妈妈看了两眼,将大袋子放到了一旁,等到清完整个柜子,她轻轻的将袋子放到了柜子最深处,看着妈妈瘦小的背影,我知道,那是我们家网吧的原始文件,那是妈妈的心血,妈妈的奋斗史。

 

第一章:黑网吧的日子

 

当我们这个城市出现第一批网吧的时候,我爸爸当时按捺不住心中创业的冲动,拿了家里仅有的几十万块钱出来,开了一个网吧,地址选的不错,在一个重点大学旁边,按现在的说法,那条街就是这个大学学生的堕落街,而且网吧的配置都在当时是最顶尖的,速度也非常快,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可不是大量的客户,那还是后一步的事情,而是在中国最重要的东西:网吧经营资格证,本来是想着边办边进行网吧建设的,没想到中国的官僚制度是如此的拖沓,三个月过去了,连经营证的影子都没有,但网吧差不多已经搞好了,不可能让它来等证件吧,我家在开了家庭会议后决定:先开,边开边办!

 

那么,大家可以想象的出,我们家的网吧,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传说中的黑吧,现在的这种黑吧是越来越少,但在刚开始那会,出现的网吧基本上很多都是走的这一步,先黑再白。

 

由于我爸爸是公务员,没有办法每天守在网吧里,我妈妈只有将工作辞掉,全力打理网吧,你们这些草根站长永远不知道开黑吧的艰辛。那是时候文化稽查队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来查,只要被抓到了一次,最少是罚5000,最多罚2万,我们家那会,至少是被罚了三四次,那时我妈妈就在路口守着,手里拿着电话,只要看到稽查队的车过来,马上打电话到网吧,网吧马上拉电和拉下防盗门,一幅根本没有营业的样子。那会我记得是夏天,妈妈一个人站在路口的样子,我现在闭上眼睛都能回忆到,一站起码是从下午3点到晚上7点,因为稽查队一般是下午开始出来,晚上7点下班结束行动。

 

说了些艰苦的事情,说说开黑吧好玩的事情吧,第一肯定是收入,因为开黑吧根本不用缴税,基本上收的钱都是赚的(其实网吧除了电费外,别的成本很低),那是的价格是4元一个小时,通宵营业都没人管,那时的人刚接触网络,都很新鲜,而且网吧也少,全网吧坐满不说,一般在下午和晚上,都至少有10几个人在网吧里面和门口等机子,所以那时,一天收个2000元是比较一般的情况。而日常的开销就是两个网管的费用,电费,网费和日常的一些消耗费用,每月到了结帐的时候,我妈妈欣慰的微笑,是最美的场景

 

第二就是很多很有才的网友,其实我一直认为,互联网刚刚在中国发展起来的时候,中国的第一批网民素质的确比现在的要高的多,有网友在网上写诗的,有写散文的,有专门来学英语的,单纯的象现在一样聊QQ,玩劲舞团的很少,在那个时候更多的,是拿着“读者”杂志进来,在聊天室故作深沉的男人,和对网络一无所知,只知道点开页面乱开一通的大学生们,那时候家里为了节省工钱,只请了两个网管,而且有一个还是兼职,所以我一放学,就会跑到网吧帮忙,端茶送水什么的,后来聊QQ的多了,我学到了一些QQ申请和聊天的技巧,当起了义务网吧QQ指导。

 

说到QQ,我插一句,草根站长们,真正的大企业都是一步一步爬起来的,当然我是没有资格教训大家,但我说个关于QQ的事情:当时我们家开网吧的时候,网络上最火的聊天工具是TICQICQ,根本没QQ这玩意,当时QQ才出来,完全没有人去用它,它们的业务员-可以说就是他们的正式员工,每个网吧每个网吧的去推销,去跟老板聊天,谈家常,有时为了在网吧的机子上装个QQ,还请我吃冰棒,那个时候,我家有很多QQ送的小玩偶等小礼品,那些QQ软件初期的推广员,给我很深的映象。

 

继续聊聊我妈妈的网吧,刚开的那会,除了有稽查来查外,停电是很常见的事情,因为为了节省,我们是接的居民用电,企业用电要贵很多,我妈妈舍不得,就接的居民家的电,他们只要停电,我们就停,但很好玩的就是,就算停电,网友们也不会走的,他们就把网吧当成是一个集会场所,不管认认识,都会一起聊天,相互推荐认为很好的网站,谈谈刚刚认识的网友,聊聊刚刚出现的新兴网络语言,说实话:还真有人通过我们家的网吧成为好朋友,甚至恋人。记得他们在聊天的时候,我妈妈就在外面顶着大太阳,到处找房东牵另一条线或者是焦急的等待着来电。

 

第二章,迁址,转正,兴盛

 

担惊受怕的开了半年多的黑网吧后,在请了无数的官员吃饭后,再送了十几个红包后,我们家的网吧运营证,终于批下来了,而我们家原来租的地方又要拆迁,加之他们赚了点钱后,就想将网吧做大,就在旁边选了个更大的地方,一次性又卖了50台电脑,雇了三个网管,请了一个收银的,慢慢的正规了起来

 

花了几万买了台网吧专用服务器,牵了商务网线和公司电路,买了两台空调柜机,一台冰柜,座椅和耳机全部换成了新的,一个新的上网环境,给了大家非常好的感觉,刚开的那段时间,别的网吧就算是有位子,很多人都愿意在我们家网吧里面等,而且那个大学经常有学生在我们网吧里联系打星际争霸的比赛,每天下午都可以看到网吧一半的电脑都开着星际的界面。

 

妈妈作为老板娘。几乎每天都是带着笑容在工作,早上7点就到网吧,拖地,抹桌子,倒垃圾,她是一个很俭省的女人,为了省一个清洁人员的开销,自己承担了网吧的卫生。中午的时候和网吧的网管小伙子们一起叫饭吃,晚上就在网吧里做饭,那段时间我简直是吃住都在网吧,后来爸爸实在受不了每天不在家吃饭,就瞒着妈妈雇了个清洁工+做饭的大妈,而且一次性给了半年的工钱,才让妈妈解放出来。

 

那时我们家的网吧是那条街的最大的一家,有很多旁边的店主都笑称我妈妈是最老板的老板,其实整体来说,我们的收入没有以前开黑吧时多,要缴税,要养至少4个人,要交保护费(没有办法),而且一个小时的上网费用也从4块降低到3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看重网吧这个行业,越来越多的黑吧和正规网吧在我家旁边林立。但由于我们家机子最好,而且很多人对网吧还是有感情,所以那时我们家的生意不算差,一个月搞个几万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除了做事,我妈妈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网吧门口,和隔壁书店的女老板一起拉家常,或者陪那些等待上网的女孩子们谈天,那段时间,网吧和我妈妈一样,是富有活力的。

 

第三章,衰落,关闭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过了两个年头后,周围网吧越来越多,网费越来越便宜,甚至降低到了1元一个小时,而我们家的电脑一直没有升级,也没有重新装修,来我们家网吧上网的人也越来越少,而国家对于网吧的控制却越来越严,每天的营业额直线下降,那段时间,妈妈每天都在叹气,看着她操劳却赚不到什么钱,爸爸一狠心就想关掉网吧,而且那时我也快高三了,正好家里需要人照顾我,所以提出了将网吧卖掉。

 

贴出网吧转手的广告后,每天都有几队人来网吧看,因为当时网吧的证件已经停止审核了,想开网吧的人只能买以前的网吧资格证,而且我们家的地理位置是在大学门口,所以很多人都有意向想把我们的店接下来,我妈妈就不厌其烦的跟他们说:哪台电脑显卡有问题,哪里漏水等等等等,直到正式卖掉的那天,妈妈签完协议,看着卡车将电脑拉出去的情景,她真是哭了,两年的心血,每天的辛苦劳作,每天一元一元的收钱,每天认真擦拭每一台电脑,最后换来的是几万的转让费和搬空的空房间。

这就是我妈妈和她的网吧,到现在我们家说起那时的经历,我妈妈还是习惯说:我们网吧如何如何,而且如果是多细节的事情都记得非常清楚。在这里面,只有一个小创业者的血泪。

如果唯一能跟这次征文扯上关系的,可能就是网吧这个跟我们站长有一点点联系的东西,为了这次征文,我大声的对你们说:宣传易!宣传易!宣传易!-_-!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