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王兴的“诚信”谬论

 2019-03-31 08:25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曾响铃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股价连跌、外卖佣金抽成却在不断“高涨”的美团,近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舆论批评。王兴日前在外媒采访中,却突然重点谈起了公司经营中的“诚信”问题,引发广泛关注。熟悉行业的人士纷纷提出质疑——从什么时候起,“诚信”二字居然在美团的商业逻辑中拥有了一席之地?

一、疯长的佣金,逼近“生死线”的商户,美团空谈的“诚信”意义何在?

王兴在访谈中提到某位大型电商平台的创始人时表示,他至今仍然认为对方“有诚信问题”。王兴大谈“诚信”,在当下的互联网经济环境里,颇有一种黑色幽默的讽刺意味——要知道,王兴自己掌控的美团点评,目前正处在舆论风暴的中心。“诚信”二字,正是舆论对美团质疑的焦点。

最近一两年来,入驻美团平台的中小商户,正在形成“逃离美团”的风潮。2019年1月3日,广西南宁多家餐饮商家集体下架外卖业务的事,上了央视财经报道。此事的原因,是美团大幅上涨的佣金抽成,让商家们普遍感到难以经营下去。2月20日,人民网创投也以“逃离美团”为题,做了一期长篇访谈。媒体发现,从北京到广州、从济南到深圳,多地商家都在美团佣金“疯涨”的压力下,纷纷选择退出经营。

美团的外卖佣金抽成比例,已经从一年多前18%,涨到了22%。在北京、广州部分地区,额佣金甚至高达25%,平时习惯于外卖订餐的用户们突然发现,商家的外卖价格已经比店面还高。人民网创投的访谈指出,许多美团平台上的外卖商家,现在一单外卖甚至“挣不到一元钱”!

作为一个提供公共服务的平台,美团为何如此急功近利?原因很简单——2018年9月刚刚实现港股上市的美团,正在资本市场上遭受“失血”之困。上市大半年以来,其股价一直处在下跌通道中,迄今总市值已经蒸发了上千亿港元。

为提振股价而置长远利益于不顾,置广大商户利于不顾,秉持着这种经营思维的美团,竟然对媒体高谈阔论“诚信”二字,实在有点“反差萌”!

美团点评被广大商家和舆论诟病的,不只是佣金疯涨这一件事。3月27日,四川省巴中市工商部门公布,美团因强制商家“二选一”的行为,被处以25万元罚款。

所谓“强制二选一”,指的是美团强令入驻商家,必须在美团与饿了么等竞争平台之间,进行“站队”。如果商家不愿意离开其他平台,美团就会强制将该商家下线。美团对商家强制进行“二选一”的恶劣行为早有前科,仅在2019年,该平台就因同样的原因,在海南海口、浙江绍兴等多地被工商部门立案调查。

舆论普遍认为,要促进互联网经济的发展,首先必须具备公平、公正、诚信的竞争环境。而美团这种近乎恶势力的强制商家选边站队行为,是一种危害极大、对市场环境破坏严重的强制垄断行为。

在王兴对外媒大谈“诚信”的相关报道传出后,舆论纷纷质疑,美团的佣金“疯长”、以及强制“二选一”的行径,已经将许多商家逼到了近乎“生死线”的地步,美团点评是不是应该首先反省一下自己的“诚信”何在?

二、“投机者”王兴谈“诚信”,有点搞笑

在这次引发热议的外媒访谈中,王兴谈到了“当年”的往事。许多人不免感到好奇,近两年备受“诚信”质疑的美团王兴,在“过往”的历史中,是否曾经有过好的一面?然而,熟悉王兴往事的业内人士却指出,习惯于投机的王兴谈“诚信”,确实有点让人不适应。

人们都还记得,在美团崛起的最关键的阶段,在王兴最需要资金和市场支持的早期,阿里巴巴曾投资美团。后来,王兴在与阿里的合作中抖了机灵,傍上了腾讯。

傍上腾讯的王兴,显得很“投机”。当王兴感觉尚需要依靠腾讯的时候,他“大度”地把微信支付放在了平台支付首选项的位置上,但等到美团推出自己的支付工具后,他又立刻将微信支付“打入冷宫”,此举令腾讯措不及防,其寄予厚望的微信支付推广计划,几乎被王兴全盘搅乱。

美团王兴的投机态度远不止对外,在内部同样秉持着这种行为模式。

三年前当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时,王兴信誓旦旦要与点评的原班管理层“共治”。还组建了一套平行机构,让点评创始人张涛与他一起担任“联席CEO”。然而合并完成2个多月后,人们就见到了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张涛与昔日同事,在一场“散伙饭局”上相对落泪。其后,很快传出张涛黯然离职、原点评系高管悉数退出的消息。

相似的场景依然在延续——2018年4月收购摩拜后,王兴亲口承诺让摩拜单车品牌延续、独立运营、保留独立团队。但仅仅过去几个月,美团就宣布摩拜单车并入美团LBS平台,连摩拜单车这个品牌名称都不再保留,而改为“美团单车”。 转眼间摩拜单车已经彻底消失。当初留下来并让老员工感到安心的CEO胡玮炜,也已经在2018年12月份黯然离职。

美团的发展历程告诉业界,在一心做“超级平台”的王兴眼里,任何合作者的价值都抵不住他的任性。无论当初做出什么承诺,美团王兴都有可能随时撕毁之。

这样的王兴谈“诚信”?确实是有点搞笑。

三、持续烧钱,王兴就能变成贝索斯?

在外媒访谈中,王兴轻佻地调侃了他的竞争对手后,又放出惊人之语:“我的榜样是贝索斯”。

为什么又把榜样变成了贝索斯?王兴自己的解释是:贝索斯长期不追求盈利,并且不断地投资新业务。这番话让舆论恍然大悟,王兴看来是以为美团的长期亏损、盲目扩张乃至于弄出巨额亏损大坑的现状,是在追随亚马逊的脚步!

贝索斯真的是王兴的同类吗?这个话题先放在一边,我们再来看看美团当前的近况。

据美团公布的最新财报数据显示,美团2018年巨亏超85亿元。除了经营业绩乏善可陈外,美团盲目的“边界扩张”是罪魁祸首。在上市后的首份财报中,美团承认四面出击的“新业务”板块,是公司亏损的主因之一。网约车、充电宝等不靠谱的新业务,不但没能带来盈利,反而让企业背上了沉重财务包袱。以那个著名的摩拜单车收购案为例,耗费超过150亿巨资收购回来的共享单车业务,在王兴费尽心机的调整后,依然没能扭亏,反而创造了单月亏损几亿元的超级“大坑”。

2018年底,国际知名投资机构大摩已经把美团2019年餐饮外卖销售预测下调了5%。而美银美林、瑞银等机构也将美团点评目标股价大幅下调,理由也是“来自饿了么的竞争压力”。3月19日前后,国内知名投资机构海通证券,首次对美团给出了“卖出”评价。其定出的目标价,甚至比当天收盘价还低37%。海通证券认为,2019年美团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全年经营将会出现87亿元的净亏损额,比2018年更高。

在美团点评盲目扩张陷入困境后,王兴找到的“解决之道”,竟然就是前文所述的不断提高中小商户的佣金抽成。试问,贝索斯是否会同意,不是以创新之名,而是以牺牲亚马逊商家利益来弥补自己的巨亏?这简直就是商业谬论!!!试问,这样的美团可被称为亚马逊的“追随者”?

笔者认为,王兴当前之所以如此热衷于向媒体传播惊人之语,是别用用心:1、为美团当前的经营不善找借口。2、在美团股价大跌的当下,前面的故事已经讲不下去了。傍上贝索斯,讲新的故事成了王兴手里最后的一张公关牌。但这张牌却暴露了最大的问题——价值观缺乏。

面对陷入困境的美团,投资人真的会被王兴所忽悠吗?才不会!

资本市场已经清楚看到,在美团耗费巨量资源,四出进行盲目扩张的同时,其主要竞争对手阿里系,已经借助饿了么与口碑的合并,完成了餐饮领域里外卖与到店服务的全面整合。对美团未来搭建“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的战略规划形成了“截胡”之势。

市场看得很清楚:在企业经营上缺乏长远考虑,短视的美团王兴和其管理层,还没有找到让美团脱离当前困境的好办法。大谈“贝索斯”、亚马逊,只不过是王兴和其管理层所玩的忽悠伎俩而已。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在美团股价低迷,经营不振的当下,好好做业务,比耍嘴皮子要强!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砍柴网等多家创投、科技网站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高级评委;

3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5钛媒体、虎嗅、36kr、界面、铅笔道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现为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曾响铃    /    文章:436篇

相关标签
王兴
美团外卖

相关文章

  • 数读外卖佣金:美团下调5%会怎样?

    美团外卖的佣金还有下降空间吗?如果美团外卖平台的佣金再降5%以上,那又是一个怎样的境况?作为生活服务行业的老大,一定程度上其佣金水平、利润率水平以及运营水平已经代表了中国外卖行业的水平。美团外卖从连续五年亏损到今天走向微利状态,并非易事,而面对行业的期待,其也将继续负重前行。

    标签:
    美团外卖
  • 疫情影响下,外卖佣金还有下降空间吗?

    海底捞、西贝、喜茶涨价,近来成为社会焦点之一。在消费者的不满与愤怒之下,掩藏的是餐饮行业并不乐观的生存现状——疫情爆发之后,餐饮成为第一波受损与亏损的行业。这一影响是行业性的,位于餐饮行业下游的外卖平台同样没有幸免,在年报中,2019年已进入盈利通道的美团预计外卖业务一季度亏损。

  • 二次外卖田野调查,平台是否该为疫情买单?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协会剑指美团外卖,指责其收取高额佣金、独家合作限制涉嫌垄断、各类收费层出不穷,并要求美团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等诉求。

  • “疫”后重建:从理性认识外卖佣金开始

    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告急,商家平台之间的和谐生态被“黑天鹅”打破,典型的就是最近很多人都在关注的平台佣金问题:日前,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广东餐饮协会)发函,对美团提出减免佣金等要求。

  • 广东餐协喊话美团背后:被忽略的几点真相

    近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布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交涉函中指出,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高额外卖佣金。一时间,美团外卖被推向了风口浪尖。其实,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当中,没人能够独善其身,服务行业收到的冲击最大,而餐饮业则是首当其冲。

  • 互联网时代的医疗“夫妻店们”不想死

    “互联网敢给你看病,你就敢看?”旨在打破要素间流通壁垒,势如破竹的互联网医疗,在不断合规化的路上,已然将基层医疗的“夫妻店”们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

  • 后疫情时代 美团是否会掉队?

    美团费劲心思将各个业态整合得更紧密,甚至一起变“黄”,其实就是在集团化作战上的布局,但是从这一次财报和疫情过后的表现来看,它面对的境况仍然很尴尬——不管怎么整合,自己有的牌别人也都有,就算集合了吃喝玩乐,也还是跳不出本地生活行业的圈子,不知道哪天会被对手的哪一款产品跨界过来刺一枪。

    标签:
    美团网
  • 赢得市值 失去人心 美团觉得划算吗?

    美团的商业模型,以信息撮合,赚取佣金或者广告营销的钱。并且,无论是从现有餐饮业务,还是酒旅、生鲜、出行、充电宝、闪送等版图,美团的核心战略始终是围绕流量进行收缩抑或扩张。

    标签:
    美团
  • 虎牙财报奏响游戏直播艰难进行曲

    2020年4月,腾讯控股全资子公司已向虎牙购股期权成为最大股东。到下个季度,虎牙业绩将并表腾讯。游戏直播会受制于游戏厂商的授权和更多的版权要求。背靠腾讯带来的一个好处是,虎牙不用再担心版权的问题。

    标签:
    虎牙直播
    虎牙
榜单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