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视频 >  正文

开发者分成最高达200%,快手联盟凭什么?

 2021-04-25 09:33  来源: 阑夕   我来投稿   球球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当我跨越沉沦,向着永恒(短视频和直播赛道)开战的时候,快手就是一面军旗!”

在4月20日的快手联盟大会会后,我问快手联盟负责人王帅民的感受,他如是回复。而这句话的原型来自王小波给李银河的情书集《爱你就像爱生命》。

当时的他情绪激昂,毕竟,他负责快手联盟一年多结下果实,终于向公众亮相了。

作为快手商业化的三架马车之一,快手联盟由广告联盟、内容联盟、电商联盟“三位一体”构成,已引领联盟进入视频与直播驱动的3.0时代。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不但帮联盟里的开发者找广告,还能提供内容,甚至内容制作工具,增加App的流量、用户时长和留存度,以便更好的实现流量变现。同时,除了广告之外,还能让开发者能基于电商模块增加盈利渠道。

再简单点说:快手联盟赋能合作伙伴,让他们多赚钱。

1

“不来快手,你还能干吗?”

在2020年3月加入快手前,王帅民和快手的多位大佬聊过多次,彼时的他其实还有些摇摆,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的是其中一位大佬的问题:“不来快手,你还能干吗?”

王帅民是联盟领域的老兵了。

2004年,王帅民创立了国内最早的广告联盟窄告网,窄告网汇集了几十万的个人站长,以文字链的形式把广告发布在文章周围,并且能够帮助广告主准确锁定目标客户。

事实上,不论广告联盟如何进化,本质上都是如此:长尾个体聚合成流量池,主导者建立一套运营规则,包括计价和分成模式,供广告主集中采集。只是在发展的过程里,背后的技术和体系日趋复杂,比如投放系统开始智能化、数据化、自动化,再如计费模式更多元,也更透明。

到2007年,王帅民在上海创立了易传媒,易传媒很快成为中国领先的整合数字广告平台之一。2013年,易传媒收购了芒果移动。又过了两年,易传媒自己被阿里巴巴收购,并入了今天的阿里妈妈。

加入阿里后,王帅民担任阿里妈妈媒体事业部总经理。从公开报道看,他带团队做出了基于阿里巴巴大数据的智慧营销平台 UniDesk,做的还是数字化营销的老本行。

离开淘宝后,王帅民又短暂做了一个MCN公司,而后再次卖掉,接着在决定职业生涯下一站的时候,和快手开始有了接触。

最开始和王帅民谈的人是快手高级副总裁严强,当时是快手商业化的总负责人。在得知快手要做联盟时,王帅民反问了一个问题:“想做一个什么样子的联盟?如果没有创新,那可没意思。”

严强的回复是:“我们要用短视频和直播的技术赋能产业。赋能产业的第一步是赋能开发者,甚至可以把我们的直播带宽给到他们用,让他们孵化自己的电商交易系统。”

回忆到这里时,王帅民的语调明显提高了:“我一听,事大了,直接从C端延伸到B端了,可以做。” 在谈论理想时,他不断提到宿华的理念:让科技普惠。他曾在淘宝致力于普惠中小卖家的事儿,如今可以在快手延续了。

2

快手联盟3.0:三位一体的 广告、内容、电商在构建“复利”

王帅民加入快手一年后,快手联盟生态大会在2021年4月20日正式召开,大会的主题是““结盟而生,向新共赢”,快手官方为这次大会定义了三个新:新快手、新联盟、新未来。

而单纯就“新联盟”而言,其实也有三个新:新时代、新形态、新理念。

所谓新时代,就是联盟3.0时代,新形态是广告、内容、电商“三位一体”,新理念则是VaaS(视频及服务)。

王帅民详细解释了联盟1.0、2.0、3.0时代的区别。

联盟1.0时代就是PC时代,典型的代表是谷歌,雅虎和百度联盟。

王帅民认为,外界在谈论PC时代的联盟时,可能会聚焦在关注谷歌、百度借助搜索而形成的流量中心的领导地位,所以能够做好“盟主”,但他的关注点是,技术是这一切的基础,比如谷歌在自然语言理解的领域业界领先,这是广告在合适的时候出现在合适的位置的基础。

2.0时代则是移动APP时代。

核心逻辑是围绕图文为中心,基于SDK打通各个APP,实现流量池与广告主的精准匹配,在这个过程里,智能推荐等技术开始发挥重大的作用。

在王帅民看来,所谓的3.0时代是从“内容”剧变开始的,也就是短视频和直播开始颠覆图文。 在快手联盟大会,他分享了一组数据:

短视频用户总量达到了8.73亿,占手机用户网民的88%。

直播用户达到了6.16亿,占手机用户的62%。

从用户时长看,短视频的单机使用时长接近120分钟,在去年6月份已经超过即时通信。

反应到广告主的取向上,在2020年,短视频广告已经成为了主流的媒介形式,超过60%的客户,都会把他的预算投在短视频或者直播里。而这个比例在2021年被预计超过80%。

当然,从我个人的角度看,从联盟2.0到3.0,其实基本的逻辑内核没有变,只是因为内容端剧变——短视频和直播成为内容领域的新基建,行业又来了一个重新洗牌和“重新选举”的机会,短视频和直播的领导者无疑会成为头部玩家,这也是快手如今打造联盟3.0最大的底气。

同时,随着内容的多元化,以及外延的扩展,比如直播其实就是一项融合了生意、综艺、互动的新型内容,联盟的内涵与外延也在发生变化,这就是新时代下的新形态:广告、内容、电商三位一体。

王帅民告诉我,单纯的广告联盟解决不了纯工具App的问题,比如一些天气预告类的工具,他们可能有一些固定的用户群体,但是打开频次、活跃度、留存度都不高,他们需要一些内容来留住用户——哪怕让用户多看两三秒,那么这个流量对于广告主而言,也就有了价值。

如前所述,快手最核心的、也最具有优势的内容是短视频与直播。

用快手联盟广告联盟负责人白晓航的话说:“他们可以以一种非常原生和灵活的方式嵌入到App里。而后再基于快手领先的智能推荐技术推荐给合适的用户群体,比如我们判定有些用户适合被带货,那么推荐的是可能就相关的直播内容。同时,我们的广告联盟、内容联盟、电商联盟可以随意组合,单用一个OK,找到任意两个做组合也是OK的。”

除了内容、广告、电商的植入外,快手还计划把短视频和直播的技术框架,包括带宽“打包”给到开发者使用,让他们也能够基于快手的硬件与技术资源孵化内容。这和“三位一体”一起构成了“视频即服务”的新理念,也是我们前面讲的,真正在最后打动王帅民,让他决心加入快手“干大事”的原因。

3

联盟的未来:始于商业化,成于新基建

在快手联盟大会,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讲了这样一句话:“你得自己具备一点点实力的情况下,才有信心和能力给大家带来合理的收入。”

这也是我在采访王帅民时的感受:快手联盟很自信,也很实在:自信是相信自己能把这件事情做好。而实在就是,张口闭口都是如何帮开发者挣钱。

从外部的视角看快手的底气来自三个层面:1、内容基础。2、技术积累。3、利益共享。

内容基础层面,其实不需要细说了。我们来看技术积累:快手联盟虽然仅仅做了一年,但不是无源之水。

2018年,快手开始正式进行商业化的探索(马宏彬称此前确实因为害怕伤害用户体验,而没有太重点推行商业化)。到2019年时,快手营销平台升级为“磁力引擎”,将流量、数据、产品和销售四个模块打通。

在这个过程里,快手联盟内部开始了一项“神农”计划(连这种高科技项目的名字都要接地气),简单来说,就是依靠工程师们,把快手内部的海量内容、算法能力和变现能力整合,通过小视频为主的产品形式输出给开发者。

当然,基于深度挖掘和智能分析用户的行为数据、个性化分发短视频内容等技术模块、助力工具、影音资讯等行业开发者提升用户留存和粘性都是必修课。数据显示:开发者在接入快手内容服务短短2个月的时间里,收入稳步提升,广告收入提升120%,人均VV提升50%,5个月后收入涨幅达300%+,人均VV涨幅达141%。

今天,经过一年的发展,快手联盟全类别日均曝光30亿,实现对29个一级行业、116个细分行业的全面覆盖,85%头部媒体覆盖及100%直签。目前,快手联盟DAU超5亿,每日请求量达200亿,每日可用曝光量达30亿。

至于利益共享,快手当然明白这其实才是开发者最关心的问题,所以在联盟大会上也宣布了分成、补贴、激励的政策。

这里总体分为五个层面的政策,就不一一细说了,只说一个数字,王帅民在大会上承诺,在2021年以及往后四个季度里面,合作伙伴最高可以拿到200%的分成。

很明显,通过这一套共赢的复利体系,快手联盟已经成为快手商业化最重要的驱动力之一。

但是快手联盟的高管们并不以商业化为最重要的目标。

王帅民畅想:“其实我们也可以做快手的望远镜,帮助快手识别并投资那些有潜力的创业公司。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通过联盟输出快手的技术与资源,让短视频和直播成为开发者们的新基建,甚至产业的新基建。”

在联盟大会前,王帅民给马宏彬发了一条信息,他说:“当你(快手)想扩展你的外延生态的时候,联盟能够让你接触更多的朋友。”

马宏彬回:“我们可以不挣钱,但一定会让开发者多挣钱。”

文章转自:公众号阑夕(ID:techread)授权转载,作者阑夕工作室出品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球球    /    文章:2764篇

相关标签
快手联盟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