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移动互联 >  正文

中国“P图风”由热转冷,美图类应用需“出海”方能求生?

 2019-07-24 17:43  来源:A5专栏  我来投稿   最极客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各种互联网项目,新手可操作,几乎都是0门槛

文/东方亦落

7月23日,美图公司收报2.620港元/股,涨幅29.7%,成交额放大至2.19亿港元,总市值升至111亿港元。这并不是因为其产品在中国的市场情势所致,这些涨幅更多地都来自印度等海外市场。

今年6月,美图推出了“魔法照片”功能,该功能在印度市场热度超高,使得美图秀秀在印度的日活用户呈爆炸式增长,比例高达435%。据统计,印度的互联网用户每天在社交平台中上传的照片总量高达9500万张,其中有一半的人会用美图功能修饰照片之后再上传,而这类功能在泰国、尼泊尔、印度尼西亚等国的互联网用户群体中也颇受欢迎。

反观中国用户,凭着对美颜、滤镜等功能的空前热情,成功将“P图”推上“亚洲四大邪术”之首的“宝座”之后,对于“P图式自拍”的这份狂热反而逐渐下降。尽管美图公司早在2016年就已上市,但当年亏损就达到了62.61亿元。2017年情况有所好转,亏损1.97亿。然而在2018年该数额又增至12.43亿,而2018年底美图公司每股降至1.94港元,成历史新低数额。

一、P图式自拍“下沉”多年,已使中国用户审“美”疲劳

所谓“亚洲四大邪术”,即泰国变性术、韩国整容术、日本化妆术和中国PS术。前两种需要动刀子,需承担极大的风险,虽然有急需变性或变美者甘冒其险,但毕竟还有更多的人不敢冒这种险。

日本的化妆术倒是简单得多,但想化出一个美美的妆容,需要足够的工具以及较高的技术,这些都要花时间去学,对于被各种设备和先进的技术培养的越来越懒的用户们而言,即使是不用承担风险的化妆术仍是费时费力的。

除了惰性之外,另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是儒家思想对中国人的影响根深蒂固。 虽然社会逐渐开放,但国人骨子里对于整容之类的事仍然反感。此外,受道家文化的影响,中国人崇尚“顺应自然”,因而在国人的观念中,“素颜”美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而“化妆”乃至“整容”,其目的不过是为了掩饰一些缺陷。

先不论此种传统正确与否,在潜意识里,我们或多或少地都会遵循这种传统,比如某人妆容过分艳丽,会被一些人以异样眼神观瞧,甚至认为其带有某种特殊目的。人天生是群居动物,多数人不愿被旁人划为“异类”,不少人也就不敢化过于明显的妆。

不过人类社会在发展过程中经常会呈现出一种矛盾的态势。 一方面我们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可另一方面互联网发展、智能设备普及、“网红”产业崛起,先是豆瓣、天涯、猫扑等论坛中涌现出各种“男神”、“女神”。

之后到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种美图软件兴起,普通人也可以通过使用这些软件获得与“网红”一样的“锥子脸”、“大眼睛”、“白皮肤”,人们发现可以不用冒着在现实生活中浓妆艳抹被人指点的风险,也不用去费心学什么化妆技巧,更不用跑步撸铁,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获得梦想中的好容貌好身材,所以美图类软件的火爆也只是迟早的事。

在网红产业和各类影视综艺的影响下,许多国人把“锥子脸”作为审美的唯一标准,而且这不是只针对女性的标准。例如当下盛行的“男色消费”,那些人气爆棚的“小鲜肉”多带有一种“雌雄莫辨”的美,所以我们在网络中也能看到许多男性用户使用美图软件按照这种“美”的标准修饰自己。

但假的就是假的,再美再迷人也非真实。当人们的照片都成了千篇一律的“模板”,当越来越多的网友发现心中的男神女神实际上并没有照片和视频中的那样漂亮甚至反差巨大,当我们看电视的时候分辨不出演员长相的差异,当我们P出一张让自己满意的照片却发现除了满足虚荣却于现实毫无改变之时,我们开始厌倦了这种虚假的甚至是扭曲的“美丽”。

前段时间,化妆师毛戈平突然成了“网红”,他给刘晓庆版本的《武则天》中的演员们化的妆质朴自然,那里没有网红脸,没有刻意的高鼻梁,没有韩式平眉,但却是一种气质上和骨子里散发出的美。

之前还有网友用修图软件把袁咏仪和舒淇的照片修成了时下流行的“网红脸”,两位演员对此表达了厌恶之情。

最近一两年,我们还能在网络中看到关于夸赞上个世纪的演员的帖子,以及晒出自己长辈们年轻时照片的活动,其中不乏纯天然的俊男美女,颜值不输现在的明星,而且更多了气质。

可以感受到,在经历了“P图式自拍”的“洗礼”后,人们已经对虚假的“美”深感疲惫,更怀念和追求质朴天然的美。这是中国人回归内心和文化的表现,但对一众美图类应用而言,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事。当然,一些公司或许早就预料到会出现此种境况,亦或只是秉持着“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观念,例如美图从2016年开始就在印度等海外市场进行布局,如今看来这步棋走得颇有远见。

二、文化与制度的压抑,让印度用户沉迷“天朝邪术”

话说为何在中国已日渐没落的美图生意,在印度却如此有市场?因为印度人对“白”、“瘦”等特性同样有狂热的追求。与中国一样,印度也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在此之外,还受到制度的压抑。

实际上,正统的古印度文化并不追求肤色白皙。要知道,印度至高无上的神灵“奎师那”最初的形象就是黑皮肤,是在之后漫长的岁月中才逐渐演变为今天的蓝皮肤形象的。

而白色皮肤成为“尊贵”、“美丽”的象征,大概是从雅利安人入侵印度开始,此后希腊人、法国人、英国人先后入侵印度。

最广为人知的可能是英国的侵略行为,尽管英国人没有明确就在印度宣传过白皮肤高贵的论调,但白皮肤的英国人统治了印度人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白皮肤是尊贵的”这类思想自然也就根植于印度人的脑海中。

除了入侵者,“白皮肤尊贵论”也与印度流传久远影响颇广的“种姓制度”有很大关系。 受基因影响,婆罗门、刹帝利等高种姓肤色白皙或较浅,而吠舍、首陀罗这样的低种姓肤色较深。当然,这种不合理的制度早在印度独立后就被法律废除了,可作为一个宗教国家,延续了几千年的制度不可能在短期从人们的观念中彻底根除,所以即使是科技昌明、思潮多元的现代社会,印度的很多地区、很多方面依然深受种姓制度的影响。

以上诸多复杂的原因,致使印度人对“皮肤白皙”有着特别强烈的需求。 就连宝莱坞电影中,皮肤白皙的影星们也能扮演高贵正直的主角,而黑皮肤的演员们只能扮演反派或不起眼的小角色。各种明星代言的美白产品更是层出不穷,不管是否真有实际效用,这些产品都能热销。

近几年,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和智能设备的飞速普及,又从另一种角度满足了印度人对“白”的渴望。 手机厂商们发现了印度以及不少东南亚国家的市场中存在的商机,便蜂拥而至,苹果、三星、小米、传音...各品牌抢滩登陆,运用各种策略吸引印度用户。

像“价格战”这类在中国已经被手机厂商们运用自如,让中国用户已见怪不怪的招数,在印度十分管用,众多手机厂商在印度尝到了甜头,而越来越多的印度用户拥有了智能手机,他们也很快就被里面五花八门的应用所吸引,尤其是能改变肤色的美图类应用,更是深得印度用户的心。当然,美图类软件能够在海外取得这样的成绩,除了用户固有的需求和市场大环境的影响之外,也离不开恰当的营销。

三、海外市场天地宽,或将成美图生意新出路

2016年,美图公司面向印度二三线城市的用户推出了BeautyPlusMe,考虑到这些用户的手机下载不了需要过大容量的应用,所以BeautyPlusMe对所需容量适当地进行了缩减,一时间成为印度市场中最受瞩目的安卓

2017年,美图又面向印度市场推出了“BeautyPlus(美颜相机海外版)”、“MakeupPlus(美妆相机海外版)”以及AirBrush等美图类应用,这些应用全部都是免费的。这些都对印度用户有着巨大的吸引力,BeautyPlus在印度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甚至已经排在了Uber、Snapchat等知名应用之前。

而今年6月推出的“魔法照片”则基于人工智能等技术,能够将照片转为动态,并添加头发流动、花瓣变身、空间位移等诸多特效,受到了广泛好评。除印度之外,魔法照片在印度尼西亚刷爆了社交平台,新用户数量迅速增加,在泰国和尼泊尔,该功能的人气也呈迅猛上升之势。

为了进一步打入印度市场引起更多关注,美图公司还请了Shilpa Shetty、Deepika Padukone等印度影星用滤镜发布照片。这就和在中国请杨颖代言是一样的,名人效应在哪个国家都管用,从而进一步提升了美图软件在印度市场的知名度。

美图在印度的火热并不局限于修图,该公司的另一款应用美妆相机同样受到青睐。它能让用户不必试用化妆品也能直观地看到它们在自己脸上所起的效果,其中还加入了VR等技术,让用户通过美妆相机的试用更具沉浸感。

如今美图公司的生意做得已足够大,旗下有20余款软硬件产品。但在中国的连年亏损也表明它们以及市面上的一众美图类产品应该要寻找新出路了。与智能手机行业类似,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美图类应用的广阔天地也在海外,尤其是印度,还有一众看起来较为落后的东南亚国家,这些国家地理位置离我们不算远,文化上也有些相通之处,加上当地用户强烈的需求,布局更加方便,营销也更容易找对门路。

可以说,当前美图应用在海外市场的良好局面只是一个开端,以后还有更多机会。 例如现在印度市场还没有完全被发掘,因为很多本该被吸引的女性用户在父权和夫权的压迫下还未能用上手机。但如今印度的不合理现象在逐渐改变,这种壁垒也终会被打破,一次对于美图类应用而言,未来还有更大的空间可待发掘。

作者: 最极客    /    文章:262篇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榜单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