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从“免费”到免费,网文行业16年后重回“起点”?

 2019-12-16 18:17  来源:A5专栏  我来投稿   最极客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文/东方亦落

近日,字节跳动的投资实体“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成为了“北京吾里文化有限公司”的新增股东,持股比例为13.04%。后者旗下的原创阅读网站以免费模式为主,此前还曾获得来自青锐创投与越榕资本的投资。

而本月初,成立刚刚一年多的免费网络文学平台“米读小说”宣布争取在今年年底将DAU(日活用户数量)提升至1000万。这款趣头条旗下的应用于2018年5月上线,到2018年下半年新增激活用户就已达到4000万。2019年3月,米读小说的DAU已经达到622万,日人均使用时长150分钟,在免费小说APP中排名第一。在内容付费模式方兴未艾的当下,免费网文阅读平台的迅速崛起有些出人意料。

从起点中文网2003年推出VIP付费制度至今,已经过去了16个年头。迄今为止,中国的网文行业经历了无付费意识野蛮生长的“免费”状态,到行业逐渐探索付费机制,再到最近涌现出的合法的免费阅读平台,如同经历了一个“轮回”。

一、从“免费”到免费,网文产业16年一轮回?

在中国网文市场发展初期,付费模式尚未兴起,第一批网文写手如痞子蔡、安妮宝贝、天下霸唱等,这些作家的作品都不是凭借付费模式火起来的,而是以论坛为起点逐渐广为传播。例如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从1998年3月起在BBS上开始连载,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七月与安生》等作品在出版之前也是连载于文学网站“榕树下”的,而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的起点则是天涯的“莲蓬鬼话”。

早期的网络写手发表网文的平台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免费”。 在论坛盛行的那些年,没有“IP”这种说法,也没有什么包装、营销、宣传等“套路”,全靠内容吸引流量。即使是第一批写手中的这几位站在金字塔尖的人,如今能够凭当初的作品赚得盆满钵满,也是因为后来网文产业链的成熟,使得他们的作品得以与付费网站、出版社签约,可以受到资本的青睐,得以影视化,成为大IP,最终实现营收。

但是不论在何时何地何种行业中,能够进入第一梯队的毕竟是少数。在网文界,多得是苦撑苦熬数年,每天勤奋更新,却迟迟看不到希望的作者们。那时没有付费阅读这一说,就连首创该模式的起点中文网,在上线之初的思路也不过是给作者和读者提供一个“相互连接”的平台而已。

因而作者们都是“用爱发电”,凭着一腔热诚作为动力写下去,然而这样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结果就是创作热情、作品质量和创作者的生活都难以得到保障。当热情褪去,作者就没有了维持创作的动力。哪怕有读者的点赞、好评和催更,在现实的窘境面前也是微不足道的。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放弃,其中包括相当一部分有潜质的作者。

起点中文网最先在这种危机中窥见了机遇。 其创始人之一吴文辉策划了首套网文有偿阅读系统,即VIP付费制度。该方案让起点在三个月之内就成为了行业第一的原创小说网站,也让其在后来成为了70%网文版权的拥有方,掌握超过60%的IP改编素材,年营收达到50亿元人民币,并开启了网文付费阅读的新时代,为之后的网文界提供了商业逻辑基础。

然而在付费模式成为网文行业主流的十余年之后,我们发现近两年出现了不少免费阅读网文的平台,并且其背后的资本和企业都不容小觑。例如上文中提到的吾里文化,其背后现在有了字节跳动这样风头正劲的大企业,而趣头条的米读完成了1亿美元的B轮融资,创下了在线阅读平台的融资纪录。

有趣的是,米读背后的趣头条的CEO,是与开创网文付费模式的吴文辉同样出身于盛大文学的谭思亮。多年之后,两位老同事又在网络文学领域秉持着不同的模式成为对手,这似乎也是一种轮回。

免费平台的出现,让付费平台受到了一定的打击。去年付费网文代表平台减少了80万付费用户,而免费网文平台却迅速火爆,米读小说、连尚免费读书与爱奇艺阅读进入了排名前十的网文平台行列中。免费网文阅读平台出现仅一年多,热度就已空前高涨,入局者也不乏互联网巨头。从“免费”到免费,网文行业的流行模式成了一个“轮回”。

那么这种“轮回”的出现,难道是在昭示网文付费模式探索的失败?免费阅读模式又会成为网文最终的归宿吗?

二、付费阅读并未失败,但免费模式更具活力

付费模式能够在网文界存在十余年,就足以说明它并未失败。在起点推出付费模式初期,网络支付远没有现在这样便利,但是平台与作者分账的模式依然吸引了大量创作者的加入,高质量的网文作品得以在此种模式下不断涌现,并聚集起了一定规模的用户。

在付费模式下,每一个用户都是可以实现价值转化的,不管怎样都能给平台和作者带去收益。这对那些真正能够创作出高质量网文的作者而言是极其有利的,因为决定用户是否付费的直接因素,就是作品的质量。

但还是那个老问题,即能够到达顶端的人是极少的。即使是第一梯队的网文作者,也常被批评作品中的不足之处,被认为登不得大雅之堂。何况更多的作者写不出那么引人入胜的内容,也没有好的资源和传播渠道,尤其是在网文行业发展多年之后,内容类型同质化严重,可供挖掘的新方向、新题材的空间日渐收窄。这类“普通作者”数量庞大,而且也几乎不可能靠网文付费的模式获得更多收益。

此时,免费阅读模式的优势就得以显现。 免费阅读的模式与付费大相径庭,主要是通过平台中的用户基数和流量赚广告费,而广告的收入就几乎成为了平台全部的营收。对创作者而言,能分到的利润的多少完全取决于文章点击量和广告收益的多少,至于内容质量在其中并没有占特别大的比重。

其实这种模式和互联网发展多年以来探索出的“免费服务+广告营收”的模式不谋而合,这也意味着网文免费阅读模式实际上是顺应整个互联网大趋势的。

免费阅读模式能让平台和创作者受益,并不代表付费阅读模式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多年前中国的版权环境糟糕异常,盗版猖獗,用户基本不存在付费习惯,不管是网文、视频还是音乐,一味去找不花钱的资源不在乎是否盗版。这种风气阻碍了许多以内容为核心的行业的良性发展,也让许多创作者失去了热情和灵感,最终导致优质内容锐减,用户也成为这种恶果的受害方之一。

之后随着各个行业的成熟以及版权环境转好,用户的付费意识增强,习惯得以建立,许多用户已经学会主动拒绝盗版,甚至不少用户因为十分青睐某些作品,希望自己喜欢的作家能够获得更多动力,而主动为内容付费,就像是用户愿意为了喜爱的作品购买周边,或者为其影视化买单一样。

然而这部分用户与整个网文阅读群体相比依然是小众。更多的用户需要免费阅读模式,但因此去看盗版内容又很可能会产生道德方面的不适感。于是免费阅读应用应运而生。这样一来,用户既可以看到免费的网文,也不用背负道德方面的压力去看盗版,其阅读行为能给创作者和平台带去收益,可谓一举多得。

这样看来,网文行业中没有失败的模式。从付费模式开始,网文行业逐渐规范化,向着成熟的方向加速发展。而当付费模式满足不了更多用户的需求之时,免费应用出现,达到网文行业中所需的平衡,也使商业生态多元化。

内容行业免费模式所能产生的商业效益,其实已经有所体现。 免费模式可以达到的曝光量和知名度的增加是付费模式难以比肩的。这一点从免费的短视频平台的发展状况就可以感受得到,尽管视频和文字属不同的表达方式,但同属内容行业。

比较典型的是抖音,视频是免费模式,其中一个拥有将近2500万粉丝的账号“黑脸V”,做一条留存3个月的视频广告,费用就已经高达72万元。而像最近火到海外的“李子柒”,虽然不在视频中插入广告,但是平台都有广告分成,例如在YouTube中李子柒的单月收入为38.83万~73.79万元人民币,取中间值推算,一年通过YouTube就能有672万元人民币的收入。

当然这些都是头部账号,估计在免费模式之下,网文行业的头部作者想要达到这个程度也非难事。而更多的普通作者即使不能年入百万,但想通过入驻免费阅读平台保障生活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相信免费阅读模式的兴起,可以给网文行业注入新的“活力”。

三、此免费非彼“免费”,“百花齐放”是下个风口

从“免费”到免费,看上去是轮回,但实质却大不相同。十几年前的“免费”,是行业伊始,盗版横行,付费习惯缺乏所致。它看似能解决问题,实质上无异于“饮鸩止渴”,最终给多方造成伤害。

而近年兴起的免费模式则是合理的。它的出现顺应了网文付费用户基本被吸收完毕之后下沉市场群体的强烈需求,一如电商行业中巨头瓜分之后拼多多等平台还能崛起一般,只要是互联网中的行业,就永远别小看下沉市场的潜力。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免费不等于盗版。 无论免费或付费,正版都是必然趋势。不过付费阅读模式对网文盗版市场其实并没什么有效手段可以使用。盗版网站经常死灰复燃难以根治,而正规的免费阅读应用兴起,反而可以最大限度地从盗版网站手中抢走用户。

通常来说,盗版网站的阅读体验都很差,满屏的弹窗广告,没有翻页模式、护眼模式、字体、背景可供选择,就连每次想要找到入口也要花上好半天。而正规的免费阅读平台都是有相关设置的,而且资源相对来说也更加丰富,不需要用户再费心去寻找心仪的网文。

从这个角度来看,免费阅读模式可以从盗版网站手中抢走相当一部分用户,整体上也能推进网文行业向正规方向前进。

此外,通过免费阅读模式,网文的传播速度也会加快。 就像盗版横行时期,许多读者是通过免费的阅读知道一部好作品的,知道的人多了,作品才更可能引起资本注意,才会对其加以形象包装、影视化、周边打造,最终成为大IP。

典型的当属《鬼吹灯》系列。因为在“莲蓬鬼话”中得以迅速传播,《鬼吹灯》的粉丝数量日渐庞大,天下霸唱被奉为盗墓题材的“开山鼻祖”。到了2015年《九层妖塔》和《寻龙诀》相继上映,票房共计23亿,对《鬼吹灯》版权的争抢愈演愈烈。之后《鬼吹灯》系列中的《黄皮子坟》、《精绝古城》、《怒晴湘西》等相继被影视化,而与天下霸唱绑定的向上影业完成A轮融资后估值超出10亿,与爱奇艺、华谊兄弟等都建立了合作关系。

这一切都始于免费的网文阅读模式,可见此种模式潜力之巨大。况且现在的作品只要曝光量足够,商业化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跟进,在短时间之内形成完整的链条。即使在当年网文IP产业链条极不成熟的情况下,也能诞生如《鬼吹灯》这般优质的IP。而时至今日,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对于发掘潜在的、可能成为下一个优质IP的网文更加主动,给予的资源和扶持力度也更大。

例如腾讯在2018年6月18日举行的“阅文IP生态大会”上,阅文集团提出进一步升级IP共营合伙人制度,覆盖多元品类的数十个IP项目,开放招募各类合伙人。而阿里在2018年6月17日的“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上宣布成立阿里文学IP影视顾问团,扶持作家打造“超级IP生态圈”,斥资上亿元签约网络作家,并投入超过2000万元的资金奖励原创作品。互联网巨头对网文IP生态的布局,显然给了现在的网文创作者更多出头的机会。

因此,如果说早期的“免费”模式只能让少数人获得成功,那么在如今的商业环境和用户需求之下,免费阅读模式则可能造就更多的成功者,形成“百花齐放”的态势。

作者: 最极客    /    文章:324篇

相关标签
内容付费
网络文学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榜单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