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TikTok卖给微软是个“好选择”,但可能做了不好的示范

 2020-08-03 17:23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最极客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8月刚刚开始,字节跳动在海外就陷入了“危急”的境地。

7月31日,特朗普表示将要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之后字节跳动同意完全剥离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并将TikTok卖给微软。但特朗普态度强硬,使得TikTok与微软的交易计划遭受阻碍,不过经两家公司与白宫协商之后,特朗普同意给字节跳动45天时间协商向微软出售TikTok的事宜,最晚在9月中旬完成。

众所周知,TikTok是字节跳动布局海外市场的重要利器,现在就这么剥离出去卖给微软,其中夹杂的更多是字节跳动的无奈。但从公司经营和TikTok自身发展的角度来看,卖给微软算是字节跳动为数不多选择中的最优解了。

然而此举或许会做出一种不好的示范,导致中国企业未来在海外受到更多的打压,处境更为艰难,造成更被动的局面。

一、字节跳动无奈“贱卖”TikTok,而微软会是个好买家

对字节跳动而言,深耕海外市场已有几年时间。

2012年成立的字节跳动,在2015年推出了海外版今日头条“TopBuzz”,意味着其全球化正式开端。到2017年,字节跳动又推出了海外版火山小视频“Hypstar”与海外版抖音“TikTok”,并且收购了音乐短视频平台musical.ly与移动新闻服务商News Republic等。

其中收购musical.ly对字节跳动深耕海外有着重要意义。因为该应用当时在全球范围内的注册用户累计达到了2.4亿,日活用户2000万,遍布美、英、德等国家。收购musical.ly之后,字节跳动获得了通往海外的重要途径,而后字节跳动旗下的今日头条又在海外形成了新闻资讯、直播、短视频为主的全方位内容矩阵。

可以说,字节跳动逐渐成为了着眼于全球市场,拥有多个应用场景与子业务的综合性企业,字节跳动在海外的最终目标是建设“全球创作与交流平台”。照TikTok等海外应用的发展势头来看,这个目标离实现并不遥远,可来自美国的恶意打压让这一切变得非常困难。

尽管字节跳动表示仍遵守全球化愿景,但剥离TikTok已成了不可逆转的事实。 TikTok在海外的受欢迎程度和给字节跳动带去巨大收益的消息屡屡见诸报端,TikTok相当于字节跳动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孩子,现在这个孩子有出息了,却因为不可抗力不得不卖给别人养着。

归根结底,字节跳动始终是一家企业,既然是企业就要考虑利益最大化。即使字节跳动不卖也于事无补,看看印度禁了TikTok之后立刻出了所谓的“本土短视频APP”填补空白,更何况是互联网产业高度发达的美国,各家早对短视频领域虎视眈眈,所以剥离TikTok并卖给微软的举动,是出于字节跳动短期之内对企业利益最大化的考量,也是能为TikTok在海外谋到的最好前程。

微软对这桩买卖的态度也非常积极。 微软方面表示“完全理解总统的担忧”,承诺经过安全审查之后才会收购TikTok,并且力求不晚于9月15日完成商谈。据悉微软计划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业务,收购完成后,微软会拥有这几个国家TikTok实体的所有权与经营权。

从以上种种行为中可以感受到微软的迫切情绪。要知道微软对移动互联网一直有不小的野心。早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伊始,微软就尝试过Windows Phone,不仅失败了还拖累了诺基亚。后来微软又搞过Web端、Office移动端等等,但将工具性应用移动化也并没有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掀起太大的波澜。

微软在PC领域是王者,大概也不会甘心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一直处于尴尬境地。而TikTok可谓“杀手级”的信息分发应用,每天能够让全球数十亿网民花费数小时流连其中,内容丰富收入前景明晰,后续还能打通电商等多种互联网服务。

TikTok的实力甚至足以威胁到Twitter、Facebook这样的社交巨头,不然扎克伯格也不会在反垄断听证会上污蔑TikTok窃取Facebook的技术,根本原因就是扎克伯格感受到了TikTok的强势和未来的潜力。

对字节跳动而言,与微软做交易也算是给自己的孩子找了一个“好人家”。 从微软以前收购之后的动作来看,被收购的企业和平台都不会受到太多的干涉。例如在2018年收购软件托管平台GitHub之后,微软公开表示“GitHub仍旧是一个开放的平台,致力于支持开发人员使用任何工具以及将代码部署到任何平台”。

事实证明微软所言不虚,GitHub的服务依然保持着原汁原味,甚至对开发者更为友好:无限私有仓库可免费使用,更新后的版本也多了不少有利于开发者的功能。由此可以预测微软收购TikTok之后也能允许其维持现有的发展轨迹,并且还可能通过自己的力量使其有更好的未来。

可即使TikTok之后的发展再好,也不关字节跳动的事了。美国打压TikTok的理由是该应用涉嫌威胁“数据安全”,还可能“干预美国大选”。稍微思考一下就会明白这些罪名都是“莫须有”,可就是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剥夺了字节跳动对TikTok的“监护权”,使其不得不忍痛割爱。

而字节跳动卖了TikTok,受伤的不只是自己,还极有可能影响其他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处境,从而成为一个不好的示范。那么我们难道就一直这样被动下去?对于中国企业即将面临的来自美国更猛烈的打压,又能有什么办法加以缓和呢?

二、中国企业海外处境愈加艰难,美国的刁难有法可解吗?

其实将TikTok卖给微软,对字节跳动而言已经是最优解了。因为在这件事上,字节跳动面临的选择空间本就是相当狭小的,就算不卖给微软也要卖给其他公司,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继续留在自己手里,继中兴、华为之后,字节跳动也无法避免来自美国的打压,不管这种打压是否合理都已成定局,所以字节跳动也只能在极其有限的范围内做出最好的选择。

虽然TikTok卖给微软对字节跳动而言是个好选择,但从整体来看却并非一个好的示范。

其实特朗普禁封TikTok的原因并不那么站得住脚。今年6月,在美国新冠疫情和反种族歧视抗议之后,美国政府首次在塔尔萨举行集会,会前白宫方面到处宣扬这场活动有多么火爆,结果集会那天观众寥寥无几,此后《纽约时报》等媒体上出现了一种观点,称这种局面很可能是因为TikTok用户集体预订门票之后又放了鸽子。特朗普表示这让他的“感情受到了伤害”,也坚定了其禁封TikTok的决心。

当然对于“推特治国”的特朗普而言,能给出这样的理由并不出人意料。然而社交平台本质上只是工具,并不存在什么政治立场,有立场的永远都是工具背后的用户,即使没有TikTok也会有Twitter和Facebook以及其他社交工具。如果说让特朗普不痛快,那么Facebook的员工还曾经以罢工来抗议特朗普在该平台上发表的争议性言论。而且特朗普的观点也并非绝对正确,凭什么特朗普感情受到伤害就要封禁整个TikTok,这显然是不公平也不合理的。

此外,字节跳动被美国打压之后就剥离TikTok业务卖给美国企业,可能会让美国和其他国家认为中国企业可以随便打压,反正一打压就会将出色的业务剥离并卖给美国企业。当然美国是有预谋地在阻止中国企业的出海之路,先是印度封禁,再是美国打压,然后是近乎“强盗式”的收购,表面上看起来是字节跳动自愿卖给微软的,但实际上就是字节跳动迫不得已之下做出的无奈决定。

即使字节跳动有很多的不得已,但负面影响已经产生。作为企业,字节跳动不能决绝地退出美国市场,因为那不仅会令自身蒙受更大损失,还会使得许多美国员工和创作者失去收入来源,会让新冠疫情之下本就失业率攀升的美国社会面临更大压力。虽然美国政府不仁,但字节跳动无论是出于企业利益还是责任都不能不义。

然而从外界的角度来看,字节跳动是在对美国“委曲求全”,可能会使其在中国市场的口碑受到一定的影响,也在国际上成为不好的先例,让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发展更加艰难。

这种“恶果”现在已经逐渐显露出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对TikTok“下手”之后又公开表示:特朗普将在未来几天对给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中国软件公司采取行动。可见不论如何,美国都不打算让那些在海外风生水起的中国企业好过。

就拿字节跳动来说,自进入美国之后严格遵守当地法律,积极进行本土化,TikTok从管理者到员工都是美国人占比多。但即使如此依然被美国鸡蛋里挑骨头,即使此次选择向美国妥协,但美国也不会因此放弃对其打压。很多时候退一步并不会海阔天空,反而会让美国方面更加放肆,字节跳动以及更多的出海之路将会有更多困难。

美国屡屡刁难,中国企业处境愈发被动,那么我们该做些什么? 实际上单凭市场经济的力量可能无法破局,需要国家力量进行干预。例如借助外交手段,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在7月30日针对美国打压TikTok一事回应称,美方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中国企业做“有罪推定”并发出威胁,暴露了美方所谓维护公平、自由的虚伪性。

从外交部的态度来看,国家应该会给予出海的中国企业一定的支持,帮助它们渡过眼前的难关,而深耕海外的中国企业也应该暂且收敛锋芒加以忍耐,在困境中不断磨炼,用心做好产品,待到时机成熟,才可能给美国一个漂亮的回击。文/东方亦落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最极客    /    文章:541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