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IDC >  云计算 >  正文

鲲鹏计算如何壮大计算湘军?岳麓峰会聚焦“长沙速度”

 2020-09-09 15:50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智能相对论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冬有乌镇,春有岳麓”。智能网联,于斯为盛。这是去年长沙“岳麓峰会”的主题,一年一晃而过,今年因疫情原因,2020互联网岳麓峰会延至9月。

今年峰会以“数字新经济,云开看未来”为主题,除了开幕式及岳麓论坛外,还将举行新形势下的数字经济、鲲鹏计算生态、工业互联、国际音视频算法优化、车联未来、软件产业等7个主题分论坛。

其中“鲲鹏计算生态”可以说是几大分论坛中的一大重头戏,从去年“鲲鹏入湘”到“计算湘军”的成立,长沙与鲲鹏生态,正在相互见证,既是见证鲲鹏生态的崛起,也是在见证“长沙速度”的崛起,至于“长沙速度”到底有多快?答案已经在2020互联网岳麓峰会上揭晓。

一、8个月、120天、20天,鲲鹏生态书写“长沙速度”

在2020互联网岳麓峰会开幕式后,长沙本地企业拓维信息董事长李新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软件定义一切,软件定义世界,希望在未来七年将软件打造成为长沙的一张靓丽名片。”

用七年时间,“从零开始”打造一个全新的产业,甚至让其成为一张新名片,这个速度或许会让人觉得难以置信,但对于长沙来说快吗?或许真不快,毕竟“长沙速度”早已让世界“大开眼界”。

长沙经济总量从2005年全国排名第28位,跃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第12位,连续12年获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一个不沿边、不靠海的中部省会,要论发展“速度”却是半点不输其它城市。

还记得2012年长沙15天建成30层新方舟大厦;2015年19天建成57层“小天城”,“速度”是长沙“血脉”里的基因。

有什么最与速度匹配?毫无疑问“鲲鹏”是也,“一翅伸开一百八十万里、双翅齐展三百六十五万里。” 没错当“鲲鹏产业生态”落地长沙,我们见证了又一个“速度奇迹”的诞生。

2019年,在众所周知的原因下,华为宣布将进一步发展鲲鹏产业生态,计划5年内投资30亿元,持续聚焦在鲲鹏处理器、鲲鹏云服务和AI云服务等技术领域,为的是能进一步提高国内计算机和服务器软硬件的自主化能力。

一时间,“鲲鹏生态”成为各大城市的香饽饽,8月初,长沙市领导赴深圳与华为高层进行会谈,就鲲鹏落地湖南合作事宜达成基本共识。

不久后,由拓维信息、湘江智能、新航天路以及恒茂高科共同组建湖南湘江鲲鹏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并与华为签署《合作备忘录》。

2019年9月,长沙市政府、湖南湘江新区管理委员会与华为签署了《鲲鹏计算产业合作框架协议》,协议中明确华为将协助湖南在长沙落地鲲鹏计算产业,生产湖南自主品牌服务器及PC机,建设鲲鹏生态创新中心。

2020年4月28日,首台“湖南造”湘江鲲鹏服务器下线,湖南省鲲鹏生态创新中心落成,标志着湖南鲲鹏产业在硬件产线与软件层面并行的重要进展。

从始至终,由项目引入到项目落地投产,仅耗时8个月;紧接着,由项目筹建到一期厂房交付总用时120天;再来,由产线安装到产品下线共用时20天。

要知道这还是在项目受到疫情的不利影响之下,长沙速度可见一斑。

在2020年4月,湘江鲲鹏项目服务器生产车间主管张敏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到6月,生产线日产能可提升到200台。”截至目前,半年不到的时间湘江鲲鹏服务器日产能已经达到300台,PC机日产能1000台。按计划,湘江鲲鹏产品预计2020年产能可达6万台,产值12亿元,到第三年可实现年产设备50万台、产值100亿元。

但显然,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对于“长沙速度”而言还没有半点慢下来的意思,今年长沙“软件再出发”政策进一步落实,在新基建的大背景下,长沙瞄准“三智一芯”,在鲲鹏产业的赋能下,“长沙速度”能创造多少纪录,值得期待。

二、“旧的未去,新的已来”长沙又多一块“新招牌”

以往提及长沙,想到的可能是湖南卫视、小龙虾、娱乐文化产业等等,这也是理所当然,毕竟“动漫湘军、电视湘军、出版湘军、制造湘军等”都已享誉全国,走向世界,鲲鹏的到来,会不会为长沙带来“计算湘军”这一新的招牌?

通过“鲲鹏计算生态论坛”我们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受制于计算产业的“高耦合性”限制,长沙即便想要发展计算产业也缺少一个中枢,鲲鹏的到来正好弥补了这一短板。

鲲鹏计算产业是基于鲲鹏处理器构建的全栈IT基础设施、行业应用及服务,包括PC、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中间件、虚拟化、数据库、云服务、行业应用以及咨询管理服务等。

通过硬件开发、软件开源的合作基调,逐步退出高服务需求、专业性强的领域,让利和赋能合作伙伴,发挥了产业集群效应,实现鲲鹏计算产业生态的建立。

在以鲲鹏生态为核心的生态圈层下,长沙计算产业迅速崛起,并且长沙作为全国首个“硬件+软件”的鲲鹏生态基地,当然不会错过这一优势,在鲲鹏生态下“软硬一体”也正成为长沙产业迅速发展的一面旗帜。

去年,先有湖南鲲鹏计算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成立,华为加入联盟。之后,涵盖各个领域的企业纷至沓来,现阶段联盟已有80余家成员单位,比如在操作系统方面有湖南麒麟,在芯片方面有景嘉微,在存储方面有国科微。

目前,联盟涵盖芯片、存储、硬盘、板卡、整机、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及行业应用全产业链,这些企业的加入对于“鲲鹏生态”而言,其作用是双向的,一方面,他们借助鲲鹏生态得到发展;另一方面,他们的到来也为鲲鹏产业发展提供了完善且必要的生态环境。

按照现在的速度发展,不出意外湘江鲲鹏将在3年内将实现除华为芯片和主板外,上下游产业链研发和软硬件本地化配套,打造千亿鲲鹏产业集群。

关于鲲鹏生态所带来的成效,在今年上半年就已经开始突显,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长沙涉软产业营业收入突破600亿元,新增涉软产业企业4000余家,新增从业人员4万余人,引进阿里巴巴、京东云、百度、CSDN、海信等一批国内知名企业。

预计到2022年底,长沙涉软产业收入将突破1500亿元,力争达到2000亿元,企业总数达到3万家以上。

在此次“2020互联网岳麓峰会鲲鹏计算分论坛”其主题是“如何携手共建中国自主创新高地”,长沙正一步步给出自己的答案。

鲲鹏生态产业,已经毫无疑问的成为了“计算湘军”的新生力量,也是崛起力量,当然鲲鹏为长沙带来的不仅仅只是一个新的产业,更是新的活力与机遇,鉴于长沙本身的制造底蕴,在鲲鹏加入后,长沙正式迈入“软件定义硬件、软件定义制造”时代。

三、“鲲鹏生态”下,“长沙速度”论道未来

“长沙+鲲鹏”其产生的化学反应,除了肉眼可见的“速度”,我们更要看到其未来价值,就目前来看,可能主要将作用于三大方面。

1、长沙产业转型从鲲鹏开始

在“2020岳麓峰会鲲鹏计算生态分论坛”圆桌会议上,来自拓维信息、北明软件、景嘉微等企业大佬在《发展中鲲鹏产业生态,促进数字经济发展》的主题下大聊鲲鹏生态所带来的机遇与动力,其中说到一句话“鲲鹏不是华为一个人的鲲鹏,而是参与的所有企业的鲲鹏,在鲲鹏生态中能进一步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机遇”,对于长沙这座城市而言“鲲鹏”意义同样在此。

长沙有产业基础,但是像动漫、电视、出版、制造等,都属于传统行业,站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风口,长沙似乎并没有什么能够引以为傲的,但鲲鹏产业的落地,让这一现状成为了过去式。

放眼全国范围来看,长沙从“没有互联网”,到全国互联网发展指数排名第六,一方面这正是“长沙速度”的体现;

另一方面,能够有此速度也是因为长沙或者说湖南有着大量“互联网细胞”的企业家,除了大家熟识的张小龙、徐少春、姚劲波,以及海思女掌门何庭波,长沙人;陌陌创始人唐岩,湖南娄底人;拓维信息创始人,李新宇,湖南长沙人。更有数据显示,全国移动互联网领域精英人士中近1/3是湘籍企业家。

所以,长沙站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缺的只是一个契机,鲲鹏生态的到来也让长沙正式走向计算产业转型之路。

“三智一芯”即智能装备、智能汽车、智能终端和功率芯片,在鲲鹏生态的基础下,显然即将成为长沙的下一个“制造业”。

2、“生态化反”看到长沙的“长期价值”

在2020互联网岳麓峰会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所说“数字经济有两大特征:它是高频创新的,湖南能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必然会催生更多创新企业;它又是动态产生的,今天活着的企业,不意味着明天一定存在,所以企业发展要“小步快跑”。”

而鲲鹏生态的到来,正是将带动的整个产业大环境的提升,让企业“小步快跑”起来。

都知道鲲鹏自己有一条所谓的“红线”,就是“上不碰应用,下不碰数据”,这意味着在应用开发、运营交付、数据治理、IT服务等领域,上下全产业链还有大量空间“虚位以待”。

无疑,这将吸引更多的相关企业来长落地、发展,而这些企业则正是目前长沙所急缺的,虽然现阶段,长沙已经涌现了一批如蓝思科技、景嘉微、国科微一样的技术型企业,但对于长沙定位“计算湘军”的目标还远远不够,鲲鹏生态肯定将吸引更多有技术、有想法、有实力的大企业落地,届时一个以鲲鹏为核心的“智能经济”产业生态才能真正形成。

另一方面,因为全产业链的有序落地,对于长沙的产业的多点开花也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像现阶段的定位是“三智一芯”,但因为有了坚实的技术底座,站在数字化、智能化肩膀上的长沙有了更多资本,在面对未来挑战时,也有了更多底气,长沙的“长期价值”将会逐渐显现。

3、进一步提升长沙综合竞争力

长沙城市综合竞争力在近两年的提升,保持着一贯的“长沙速度”,去年年底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院)与联合国人居署联合发布《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2019-2020:跨入城市的世界300年变局》显示,长沙第三次跻身全球百强,并且是在中国城市经济竞争力排名升少降多的背景下,长沙全球排名68位,比上一年上升3位。

在国内“长沙速度”同样无可匹敌,在互联网整体发展指数中多项指标稳中有升。

纵观全局,长沙所拥有的优势资源并不落后于其它城市,扎实的制造业基础,优秀的教育环境、宜居的城市氛围、可观的居民收入等等。

但是长沙的“短板”也十分明显,就像在教育领域,虽然长沙有三所双一流高校以及国防科技大学,却是能培养人才,难留下人才,说到底就是没有足够强的互联网企业“撑腰”,使长沙缺乏足够的就业竞争力。

不过,显然现在随着鲲鹏生态的发酵,产业集群效应的产生,够强够大的企业陆续落地,长沙正弥补它仅剩的劣势,这将使长沙的城市竞争力进一步提升,让“长沙速度”一如既往。

总结

“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这显然已成过去式,现如今的长沙,是一个“有人情味”的长沙、一个“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的长沙、同时也成为一个“有野心”的长沙。

虽然错过了互联网时代的前半段,但在后半段也可以称之为“智能时代”,“长沙速度”正在迎头赶上,甚至开始领跑!

此内容为【智能相对论】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文|佘凯文

来源|智能相对论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智能相对论    /    文章:492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