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悬崖边上的蛋壳公寓

 2020-09-21 10:31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刘旷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抢先在自如面前上市的蛋壳公寓,上市之后却迎来一片坎途。

当初,上市首日勉强守住了13.5美元发行价的蛋壳公寓,在接连发布的亏损财报之后,其股价连续走低,市值也随之蒸发。截止至9月18日,蛋壳公寓的股价为5.73美元/股,总市值为10.48亿美元。

同时,号称“最懂年轻人”的蛋壳公寓,接连陷入与用户的纠纷之中。而且,在长租公寓频频爆雷的关口,头部玩家蛋壳公寓同样没能独善其身。

又遭下架,蛋壳屡屡触雷

自从上市之后,蛋壳公寓可以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被下架”可能已经成为了蛋壳公寓的关键词。

9月14日,在工信部发布的《关于下架侵害用户权益APP的通报》里,对23款未按要求完成整改的APP产品进行强制性下架,当中就有蛋壳公寓。

8月31日,工信部通报的101家存在侵害用户权益的APP产品中,蛋壳公寓因为涉及违法收集用户信息而榜上有名。

而在此之前,蛋壳公寓刚从被下架的鬼门关走出来不久。在4月份,蛋壳公寓传出被下架的消息。随后蛋壳公寓发布声明,其APP只是在苹果应用商店被下架。原因在于某美国软件公司向苹果应用商店进行投诉,认为蛋壳公寓APP未获得其软件的授权,而擅自使用,涉及侵犯知识产权。

而好不容易在5月份恢复上架的蛋壳公寓APP,这一次面临的却是更加大范围的下架。对于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蛋壳公寓并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

蛋壳公寓祸不单行,在APP遭逢下架的同时,公司管理层也正面临着调查。

6月18日,蛋壳公寓官方发布公告称,将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的崔岩任命为临时CEO,任命即刻生效。而这因为其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CEO的高靖此前参与的若干商业投资问题,目前正接受相关部门的调查,所以无法处理公司业务或者履行公司的任何董事以及管理职务。

处于多事之秋的蛋壳公寓,还面临业绩增长难题。

动荡之中亏损难止

2015年成立的蛋壳公寓,诞生在“互联网+”的浪潮里,理所当然的蛋壳公寓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蛋壳公寓的“互联网+房产+金融”让众多资本纷纷对其伸出橄榄枝。根据信息显示,从蛋壳成立之初到上市的5年时间里,接连完成了七轮的融资,其中就包括老虎环球基金、蚂蚁金服、春华资本、酉金资本等等实力雄厚的集团。

获得资本青睐的蛋壳公寓凭借着极速的扩张,成功跻身长租公寓的头部梯队。

数据显示,蛋壳公寓的运营公寓数量在2015年年末为2434间,而至2020年3月31日直接增加至41.9万间,覆盖全国13个城市,而且当中位于北京、上海、深圳三个一线城市的公寓数量达到20.7万间。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蛋壳公寓的规模在国内长租公寓运营里排行第二,增速位于行业内的头部。

不过蛋壳公寓的日子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光鲜亮丽。

从蛋壳公寓以往给的数据财报里可以看出,现在的蛋壳公寓仍然处于亏损状态,而且亏损的口子也越撕越大。

蛋壳公寓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在今年一季度蛋壳公寓实现营收为人民币19.4亿元,同比增长62.5%;净亏损为人民币12.34亿元,同比扩大51.23%,上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8.16亿元。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人民币9.79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7.99亿元。

亏损难止的蛋壳公寓,自2017年到2020年第一季度累计亏损已经达到人民币63.13亿元。数据显示,蛋壳公寓的资产负债率从2018年的82.62%增长至2019年的95.78%。

其实,这并不仅仅是蛋壳公寓一家长租公寓平台的现状,早先于蛋壳上市的青客,也难免陷入长租公寓亏损的困局里。

根据数据显示,自2017年-2019年间,青客累计亏损已经达到人民币12.42亿元。不久前甚至传出青客已经倒闭的消息,尽管后来青客官方澄清倒闭传言,但是并不能解除用户的质疑。而长租公寓平台们除了亏损的难题之外,还面对着更加严峻的问题。

租金贷困局

除了亏损难以解决之外,蛋壳公寓还面临着租金贷等问题。

一般来说,租金贷可以让长租公寓平台得到不菲的流动资金,而长租公寓平台往往选择利用租贷的时间差,进行其他的投资或者扩张市场。只是在运营不当的情况下,长租公寓平台会出现资金链断裂而跑路等现象,让房东、租客陷入无止境的纷争当中。

益处多但风险大,长租公寓平台们因租金贷爆的雷并不少,特别是在疫情冲击之下,影响更加明显。

8月27日,杭州长租公寓友客爆雷,出现大批租客与房东的聚集维权。仅仅两天之后,另一长租公寓巢客也同样爆雷。根据媒体报道,在7月份和8月份,全国共有20多家的长租公寓相继爆雷。

同样的蛋壳公寓的财报数据显示,蛋壳公寓租金贷的租客占比并不低。蛋壳公寓的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使用租金贷的租客占比分别达到91.3%、75.8%、67.9%。

另外,由于租金贷模式引发的问题过多,在2019年12月份,住建部等六部委发文明确,租赁企业的租金贷收入不能超过租金的三成。在这样的情况下,长租公寓平台的命运更增添了一丝不确定性。

破晓前的暗涌

尽管长租公寓爆雷不断,但是长租公寓市场仍然是我国快速增长的行业之一。

前瞻网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我国的长租公寓市场规模达到1.73万亿元,根据预测在2025年市场规模可能将会突破3万亿元。

由于房价的不断高涨,租房对于现在的大众来说更能减轻压力,而且租房更加符合目前城镇化加速的趋势,近年来国内的大规模流动人口均在2.4亿人左右。对于频繁更换工作的大众来说,租房明显更加具有优势。

同样的,社会观念的改变也让租房更为大众所接受。调查显示,2019年有将近一半的白领群体认为可以接受一辈子租房;15%及11%的白领表示要结合经济条件和政策走向,31%的认为不能接受一辈子租房。

还有和传统租房相比,长租公寓平台的房源信息便捷、价格透明等特性,仍是一大优势。

在长租公寓不断爆雷的关口,作为头部平台的蛋壳公寓也在处于动荡之中。尽管蛋壳公寓有长年积累下来的丰富资源,但是在经历了浪潮退去之后,依然能坚守住行业底线,提高用户体验的玩家,才可能在这个万亿市场里成为中流砥柱。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刘旷    /    文章:1540篇

相关标签
蛋壳公寓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