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左手医美,右手创新药,华东医药的故事能成真吗?

 2021-03-28 17:19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节点财经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2021开年,医药行业跌跌不休,龙头股遭遇杀估值,但却有一匹黑马杀出,这就是华东医药。

自2020年拳头产品阿卡波糖集采落标后,华东医药股价一度受重挫。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为资本市场炙手可热的对象,连续获得机构大额买入。2月8日至3月22日,华东医药股价涨幅达到78%,总市值超700亿元。

华东医药逆势上涨的秘密,源于其搭上了医美概念的顺风车。在医保控费的大环境下,传统药企利润空间被压缩,华东医药积极向医美及创新药业务转型,并通过License-in形式,获得了多款医美、创新药产品的中国大陆商业化权利。

但本周形势却发生了逆转。3月23日至26日,包括华东医药在内的多支医美概念股经历回调,其股价一度跌停,四天跌幅约为15%。

华东医药股价坐上过山车,可谓“成也医美,败也医美”。那么,其医美概念的含金量究竟几何?能顺利完成赛道转换吗?

/ 01 /

试水医美

蹭热点还是有干货?

华东医药很早就试图切入医美市场。

2013年,华东医药一举拿下韩国LG公司的玻尿酸——伊婉的国内独家代理权,次年该产品在国内上市,属于中端产品。

伊婉为华东医药带来了不错的回报。据其披露,2018至2019连续两年,伊婉在中国市场销售规模和销售金额排名领先。华创证券研报预计,伊婉2021年市占率约为20%,为华东医药带来营收约10亿元。

在医美上尝到“甜头”的华东医药,近些年开启了“豪买”模式,开始收购海外医美公司,并拿下了一系列医疗器械、医美产品的代理权。

2018年,华东医药作价14.9亿元收购了英国老牌医美公司Sinclair。这次交易让华东医药获得了Sinclair的全部产品管线——少女针、高端玻尿酸、埋线产品等。

2019年,华东医药与美国R2公司达成合作协议,持有其26.60%股份,并获得其F1、F2 医疗器械及其未来改进型在中国大陆、日本、韩国等34个亚太国家的分销权。

2021年,华东医药再次通过Sinclair,以最高8500万欧元(约合6.6亿元)收购西班牙医美器械公司High Tech 100%股权,获得其冷冻溶脂、激光脱毛等产品。公布该消息的当天,华东医药涨停。

此外,华东医药还分别与九源基因合作,获得其利拉鲁肽减肥适应症的开发技术;与韩国Jetema公司合作,获得其肉毒素产品在中国大陆的独家代理权。

目前来看,华东医药医美的产品线已经完备,覆盖了市场上大部分轻医美产品,包括入门级医美产品玻尿酸、肉毒素;抗衰老产品少女针、埋线;利拉鲁肽减肥瘦身产品,以及光电医美仪器。这甚至比爱美客、华熙生物等头部医美公司更为齐全。

但值得注意的是,华东医药通过收购及License-in得来的这些产品,除了伊婉,均未在中国大陆获批上市。其中一部分处于在研阶段,另一部分即便在海外获批上市多年,比如备受瞩目的少女针,也未给华东医药带来太多业绩收益。

2020年中报显示,华东医药国际医美业务营收仅有1.3亿元,同比下降50.66%,占其总营收的比重从2019年的1.43%,下降到0.76%。

以少女针为例,华东医药在一次电话会中称其“具备颠覆医美填充行业的潜力”,具有“填充+修复”双重功效,相当于童颜针与玻尿酸的结合,并且持续时间更长。

但是,这样一款重磅产品,自2009年在欧洲获批上市已有11年,虽陆续在全球60多个国家或地区获得准入,业绩却并不亮眼。广发证券研报显示,其2018年全球销售额1500万美元(约合9798万元),市场难以做大。

对此,有媒体分析称,“少女针”主要成分之一PCL(聚己内酯)的降解时间长,并且特有的包裹现象效果并不好。且对医生操作要求高。据华创证券研报预测,若国内顺利上市,2021年华东医药少女针将为其带来8000万元收入,2022年有望达到2亿元。

实际上,医美产品在中国的市场准入和注册难度很高,上市之路往往漫长艰难。华东医药医美业务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中国想把医美产品落地,需要经过分类鉴定、形式检查、临床研究、材料申报等程序,平均下来一个产品的落地周期需要四年半到五年半。”

虽然部分产品仅处于讲故事阶段,但资本市场对“变美”的华东医药可谓信心满满。一方面,在医保控费的当下,药企转型像医美这样的医保免疫、消费主导型赛道备受青睐,比如云南白药买牙膏、片仔癀买化妆品,都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另一方面,华东医药作为老牌药企,积累了成熟的临床资源和销售网络,前者能影响产品是否能迅速在国内获批上市,后者能决定产品能不能迅速卖出去,比单纯的医美公司更具有优势。

对比医美头部公司爱美客,其与华东医药布局产品线相似,市盈率已达191倍,华东医药仅为21倍。因此,年后华东医药逆势猛涨,股价与融资额双双创下新高。但“变美”故事能否成真,资本预期能否兑现,对这家老牌药企来说仍是未知数。毕竟医美赛道竞争激烈,大部分产品未上市的华东医药已失去先发优势,并且代理产品的毛利率往往低于自研产品。不过,其深厚的品牌底蕴、较强的商业化能力会带来一定利好。

/ 02 /

拳头品种集采失标

医美业务再有潜力,也毕竟是副业,那么,聚焦这家老牌药企的主业,其前景如何?

算起来,华东医药成立已近30年,最早从原料药起家,后来靠中成药与仿制药发迹。

除去尚未形成业绩增长点的国际医美,目前华东医药的主营业务包括两大板块,一是医药商业,简单来说就是纯销业务,连接药械企业与终端药房、医院。其涵盖医药批发、医药零售、以冷链为特色的第三方医药物流、医药电商、医院增值服务及特色大健康产业。

二是医药工业,也就是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华东医药核心产品已覆盖慢性肾病、移植免疫、内分泌、消化系统等领域,在研产品重点布局抗肿瘤、内分泌和自身免疫三大领域。

两块业务对比,医药商业贡献了大部分营收,医药工业却是主要的利润来源。华东医药2019年年报显示,医药商业营收达到250.98亿元,占总营收比重达到68.79%,相比去年同期增长9.82%。但毛利率仅有7.69%。而医药工业营收达到108.65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29.78%,相比去年同期增长26.73%。毛利率甚至超过国际医美,可达83.41%。

但如今,华东医药面临的一个窘境是,最赚钱的医药工业,受到医保控费的冲击极大。华东医药两大拳头产品分别是仿制药阿卡波糖与辅助用药百令胶囊。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百令胶囊销售额高达34.86亿元;而据华东医药披露,同年阿卡波糖销售额超30亿元。

但这两大产品未来前景并不明朗。仿制药阿卡波糖片遭遇国家药品集采,并在2020年的第二轮集采中落标,以13.96元/盒的高价败给原研药企拜耳5.42元/盒的报价。本轮集采有效期为两年,这意味着,至少在两年内,阿卡波糖片全国70%的政策内市场份额将由中标企业瓜分,与华东医药无缘。

资本市场对此反应激烈,2020年1月17日,集采落标当天,华东医药股价闪崩跌停,截至当日收盘市值蒸发逾43亿元,跌势一直持续至3月。

而中成药百令胶囊,属于慢性支气管炎等疾病的辅助用药,主要原料是冬虫夏草菌粉。由于一度存在滥用现象,辅助用药近些年的日子并不好过,不少品种遭遇了降价、纳入重点监控、甚至被调出医院内常备药目录。

2020年7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了对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会议第5021号建议《关于严控辅助用药,推进合理用药的建议》的相关回复,称关于将辅助用药从医保目录和基本药物目录中剔除,国家卫健委将会同相关部门进行认真研究,酌情制订相关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的新版医保目录中,华东医药这两大产品再度大降价,以求留在医保内。阿卡波糖支付标准降价38%,为0.47元(50mg/片);百令胶囊降价超30%,为1.03元(0.5g/粒)及0.51元(0.2g/粒)。

拳头品种集采失标,叠加新冠疫情冲击,华东医药三季报显示,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为255.0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7.7%。

/ 03 /

布局创新药实力几何?

从长远看,像华东医药这样的传统药企,未来在创新药。

近年来,创新药在国内风头正劲,被誉为“10年10倍的黄金赛道”,资本涌入,泡沫泛起,药企纷纷转型。

华东医药自然不甘人后,宣布要重点布局抗肿瘤、内分泌及自身免疫三大领域。华东医药做创新药的方式与做医美惊人相似,那就是“买买买”,主要通过外部并购和License-in获得产品。

这样的操作花费并不小。在2019年年报中,华东医药称,“公司每年研发费用支出将不低于医药工业销售收入占比的10%,积极通过内生外延、合纵连横的方式,迅速完成核心领域的创新产品管线布局。”2019年,华东医药研发费用为10.7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1.97%,占营收的10.04%。

但几款华东医药重点布局的创新药,亦尚未在国内获批上市。临床进度靠前的几款分别是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迈华替尼,启动III期临床试验;口服GLP-1创新药TTP273,开展I期PK桥接试验;拟用于降糖及减肥的利拉鲁肽,进入III期临床。这三款药物均从第三方引入,根据华东医药发布的公告及多篇研报数据,总共花了3.46亿元以上。

此外,华东医药还License-in了多款在研新药:比如美国Provention Bio的PRV-3279,用于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以及预防或降低基因治疗的免疫原性;美国ImmunoGen公司的ADC候选药物,用于治疗卵巢癌。

同时,华东医药还出资3.7亿元,持有创新药企荃信生物20.56%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荃信生物有8个在研产品,覆盖自身免疫与过敏领域,其中生物类似药乌司奴单抗的研发进度国内领先。

可以看出,上述华东医药的创新药,多集中在“me-too”药物的引进上,一方面,它们相比同类药物的临床研发进度,并不占优势;另一方面,相比“first-in-class”,它们问世将面临激烈的同质化竞争,利润空间被压缩,亦考验公司的商业化能力。

与华东医药的优势领域——仿制药不同的是,创新药往往壁垒高,投入大、研发周期长,伴有研发失败的风险。可以参考的一个例子是百奥赛,这家创新药企于今年3月宣布两款ADC候选药物研发终止,临床试验失败,而两款药物此前累计已投入2.88亿元。

综合来看,传统药企华东医药“华丽转身”,左手医美,右手创新药,有很多故事可以讲。但亦有行业人士点评华东医药当前的战略过于多元化,“重点不明确”。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频繁并购与License-in,虽然可以迅速获得多个潜力品种,但在这背后,华东医药自身的核心技术与研发实力尚待考验。同时,无论是医美还是创新药,大部分产品均处于在研阶段,叠加医美与创新药赛道激烈的竞争现状,未来能否形成对业绩的有力支撑,还需要投资者耐心等待。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文 / A股君

出品 / 节点财经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节点财经    /    文章:255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