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滴滴货运与客运左右互搏,近一半订单是客运订单?

 2021-04-29 17:06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此前IPO传闻不断的滴滴,这次可能真的快要上市了。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滴滴出行已委托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牵头其IPO,计划在本月秘密提交纽约上市申请。并表示滴滴出行正寻求最早在7月上市。不过,对此消息相关方拒绝置评。

跟所有冲击IPO的企业一样,对上市在即的滴滴来说,在资本层面讲一个怎样的故事,怎么讲,以实现滴滴估值的最大化,可能是最重要的事情。

冲击上市, 滴滴“分身”变多

以前提到滴滴,可能很容易就想到“网约车”。但是现在提到滴滴,你已不能仅用“网约车”来形容它。在网约车故事之外,滴滴正在不断拓展企业边界,试图给资本市场讲出更精彩的故事,比如能源故事、共享两轮出行故事、造车故事、电商故事、旅游故事等等。

究其原因,既有滴滴拓展业务边界主动求变的原因,也有滴滴不得不为之的“苦衷”。事实上,自2018年安全事件亮红灯后,滴滴的主营业务“网约车”故事就似乎不再性感,这从其估值变化也能看得出。

据BT财经报道称,在2018年顺风车出事前,滴滴在二级市场的估值已达到700-800亿美元。2019年,滴滴最后一轮融资前其估值却变成了510亿美元,最后一轮融资也仅让估值提高了40亿美元。显而易见,似乎单凭“网约车”的故事,已经不足以给滴滴更高估值以支撑。

而在2020年2月艾媒咨询公布的《2020中国独角兽榜单TOP100》中,滴滴出行估值为4000亿元。在恒大研究院2020年5月发布的《中国独角兽报告:2020》中,滴滴出行估值516亿美元(约合3651.73亿元人民币)。可见,从2018年到2020年,滴滴的估值不但没涨,反而凭空少了一大截。对此,若说滴滴不着急,可能它自己都不相信。

于是我们看到,或许是为了“保卫”估值,滴滴开始四面出击,滴滴的“分身”也因此变多。

自2020年以来,滴滴及旗下关联公司先后推出滴滴跑腿、数字预约公交服务、货运服务、社区电商服务(橙心优选)、金融业务、自动驾驶服务、花小猪和特惠快车,与比亚迪联合开发网约车D1等不同业务。再到最近滴滴宣布造车项目、将滴滴出行旗下的“小桔加油”正式更名“滴滴加油”,加码发力造车和能源业务。

如此多元化的业务密集布局,甚至可能来不及考虑底层逻辑与现有业务是否契合,只能说滴滴可能有些急了。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自成立以来滴滴出行一共进行了21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上千亿。这中间自然有原始股东按捺不住。有媒体报道,2020年网上关于“滴滴投资人等不到IPO就想套现”的说法和各种猜测就层出不穷,拍卖平台也一度流出“滴滴股权”折价拍卖的消息。

不仅估值受挫,在盈利上滴滴也有压力。2019年2月,程维在内部信中表示,2012-2018年,公司从未盈利,6年累计亏损390亿元人民币。截至2019年底,滴滴出行累计亏损超过了500亿元人民币;直到2020年,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公司核心板块网约车业务开始盈利了。

再加上近两年来,国家对互联网企业上监管加严,滴滴若能早点以理想估值上市,也能避免“夜长梦多”。因此为了上市从资本层面获得最佳回报,滴滴也算是拼了,动作频频也就不难理解。

左右互博, 滴滴意欲何为?

如果说冲击上市,开展多元业务布局尚能理解。但是,滴滴为了让“业绩”出彩,不惜“借力”其核心“网约车”业务,实现左手倒右手,这个神逻辑就值得细细品味。

以滴滴货运为例,在不惜重金请岳云鹏代言、在各类渠道猛砸广告,通过“1分钱”拉货这种下了大血本的策略,其短时间内在C端和司机端狂刷了一波存在感。据滴滴货运官方微博公布的数据,去年9月,滴滴货运在上线三个多月后,滴滴货运八城订单单日破10万大关。

进军货运的滴滴确实轰轰烈烈,在网约车出行和两轮出行之外,似乎又找到了一个新的增长点,但有记者暗访滴滴货运的司机发现,有些货运司机表示一天近一半订单都是“拉人”,而且司机们对此都习以为常。

一方面滴滴货运补贴多,乘客花得少,司机赚得多。受访司机提到,滴滴客运现在抽点在20%~30%之间,但是滴滴货运只有11%,且补贴力度很大。同样的路程,乘客打滴滴货运可能比滴滴客运还便宜。

另一方面货运司机之所以跑客运,一是因为送人与送货相比,不耽误时间上来就能走。二则是,送货到达目的地后,为了避免空跑,正好顺便载人。

货拉客显然有风险存在,也与主打安全的滴滴货运理念相违背。但滴滴货运去抢客运的单,看似不符合正常逻辑,却能让滴滴的上市故事看着更有“价值” ——因为在资本市场看来,对于网约车出身的滴滴,相同的货运规模比客运规模估值要更高。原因很简单,因为货运的客单价要比客运更高,滴滴的抽成收入也会相应增加。此外,对于现在的滴滴而言,一个成本的客运交易额只能换来同等甚至更低的估值,但相同的货运交易额度却能换来几倍估值。在这一强大的诱惑下,滴滴是否为了冲击单量,对此视而不见,不得而知。事实上,滴滴“自己打自己”这种事,并非第一次。

2020年3月,一款名为“花小猪”的网约车平台横空出世,这款打着“全网最低价”、主攻下沉市场、主打一口价模式,并且还曾计划在130个城市推行“百亿补贴”的平台,一出现就抢走了不少滴滴快车的订单,让网友惊呼滴滴出行的“宿敌”出现了。

不曾想,滴滴出行的“宿敌”也是滴滴旗下的产品。那为什么滴滴要自己打自己呢?

燃财经曾在《起底“花小猪”:滴滴新马甲,打车版“拼多多”》报道称,按照网约车新政的要求,私家车主加入滴滴等网约车平台,必须具有双证,否则就是不合规。但其在采访花小猪司机时获知,在招募司机的材料中,花小猪并没有强调司机必须有双证(网约车运输证和网约车驾驶证)。而在其随后询问花小猪客服时,对方也表示“目前平台没有强制要求”。

所以答案似乎很明显,为了单量和提升规模。

事实上,因为顺风车事件后滴滴就启动合规化进程,这限制了运力的扩张,成了滴滴网约车的天花板。“花小猪”由于主攻下沉市场,面临监管相对较松,司机准入门槛更低,变相地加速了滴滴运力扩张,也有助于滴滴扩规和提升单量。同样,滴滴客运倒货运,也是在相同单量的基础上,提升了估值规模。

因为对当下滴滴冲击上市来说,其它诸多新业务更多是锦上添花的作用——要么刚刚开始布局、要么暂时还没有核心优势等,因此提升估值的重任还是在核心业务“网约车”上——如何扩规和提升单量就变得很关键。

潮退之后, 滴滴新故事怎么讲?

用默认“货拉客”的方式去快速扩规和提升单量,可以看出滴滴真的急了。毕竟根据滴滴2020年提出的“0188”三年战略目标,要在将来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按滴滴目前情况,要完成这个目标,必须寻找新的订单增量。

不过,监管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2020年7月末,滴滴官宣“花小猪打车”为其网约车新品牌。而在此之前,7月13日,天津市道路运输局与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总队约谈“花小猪”。8月6日,深圳全面叫停滴滴花小猪,话题则冲上微博热搜。

虎嗅作者李玲在其《滴滴估值保卫战》一文中报道称,有接近滴滴人士透露,“交通部约谈滴滴,要求滴滴必须承认花小猪,且对花小猪的安全负责,滴滴才迫于压力官宣花小猪。花小猪本来计划7月15号在全国130个城市上线的节奏也因此被打乱。”

与花小猪一度面临外界争议和受到监管变严一样,滴滴货运或许短期内能扩规和提升单量。但这种粗犷式的增长方式,其实也给滴滴的后续发展埋下了隐患,就跟当年的顺风车一样。

原因很简单。

第一,货运车辆做客运用,本身就可能存在货拉客的非法营运问题,如果追究起来,背后的平台可能脱不了干系。

第二,对滴滴口碑的影响。要知道,为了消除顺风车事故带来的负面影响,滴滴在安全方面花费了巨大的精力、人力和物力,而好不容易从顺风车事故后,慢慢攒回口碑的滴滴,能否承受住下一次口碑下滑,或者说会因此付出多大代价,真不好说。

第三,货运与客运的底层逻辑相比更复杂,非标化的场景对精细化运营和管理要求会更高,对现在急需将增长故事的滴滴而言,可能没有时间,也可能沉不下心去死磕运营。

第四,用滴滴货运打车,本质上还是羊毛党在薅羊毛,是冲着补贴去的。因此,当补贴退去,那些撸羊毛的C端用户又将重新回归网约车。毕竟无论从舒适度、安全度等各种维度来讲,客车比货车总要强得多。那么滴滴货运的单量扩张是否会因此受阻?受阻之后,滴滴接下来的故事又该怎么讲?

总的来说,对一家优秀的企业来说,上市只是阶段性的目标,而并非最终结果。

对现阶段的滴滴来说,可能少不了业绩、股东、资金等各方面压力,与此同时,这些方方面面的压力与期待也会对公司的决策产生影响,但相信滴滴能尽快意识到背后的问题,将聚焦点放在更好的提升货运服务质量,真正为货运带来新鲜的刺激。

文/熔财经

作者/忘言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标签
滴滴打车
网约车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