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影视二创将回流?优爱腾们最后的甜点

 2021-12-27 16:57  来源: A5用户投稿   我来投稿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从月初的大规模裁员,到近日的会员涨价,一直标榜要做“中国Netflix”的爱奇艺在连续11年的巨额亏损之后,不得不走上了“断臂求生”之路,而长视频赛道长期增收不增利的尴尬窘境也由此暴露无遗。

然而,就在爱奇艺宣布会员涨价的同一天,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其中明确提到了短视频未经授权不得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

新规的发布让长视频赛道似乎又多了几分生机变化,但“优爱腾”三巨头之一的爱奇艺已经在“烧钱”困境中扛不住了,而优酷和腾讯视频还能撑多久呢?

最后的甜点:影视二创回流

在互联网早期版权意识尚未建立之际,UGC模式曾是PC时代长视频网站的主流之一,当时的优酷更是UGC内容的忠实拥趸者。

但自从2009年相关部门开始加强内容版权的监管,大量的电影、电视剧从视频网站下架,而乐视网却凭借一部《甄嬛传》的独家网络版权获得了“36亿以上的流量增长”和“超过亿元的价值回报”。由此,PGC时代降临,长视频平台们的IP内容版权大战也正式拉开了序幕,而UGC模式却被后来的抖快B等短视频平台们所继承。

当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为了热门影视独家版权而疯狂“烧钱”之时,不少短视频平台却借着UGC模式,对诸多热门影视作品内容进行二次解说、剪辑、搬运和传播等创作,甚至还形成了相关的影视专区。这让花了真金白银的优爱腾们既赔了版权,又损失了用户时长。

今年4月,优爱腾联合多家影视公司,对诸多短视频平台上未经授权使用的“影视二创”作品发表联合声明,要求短视频平台清理未经授权的影视内容。12月,先是优酷从某短视频平台侵权影视剧《冰糖炖雪梨》一案中胜诉,再是腾讯要求某短视频平台为《斗罗大陆》赔偿8亿的消息冲上热搜。如今,新规的发布似乎为长短视频版权之争提前画上了句点。

不过,在向善财经看来,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并非是要彻底消灭影视二创视频,而是倒逼短视频平台上影视二创的流量,回流反哺给长视频平台自身。

一方面从流量的角度来看,无论是优爱腾还是抖快B,其商业模式都是建立在流量基础之上,但长视频又是一个典型的内容驱动型赛道,用户追逐的是内容而非平台。因此,长视频平台想要捕获更多的用户时间流量,就只能顶着影视版权的压力,不断试水新的内容。

可在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中,用户很难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整的追一部剧,同时短视频平台影视二创的存在进一步加剧了碎片化观剧的情况,这就导致长视频平台影视剧吸引、留存用户流量和时间的能力大打折扣,广告营收也因此难有突破。

如今,新规的发布,或许会倒逼着短视频平台上影视二创的UP主们,回流分散到掌握大量影视版权的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从而带来一波短视频流量的大迁移。

另一方面从传播影响力的角度看,短视频平台上的影视二创作品对长视频平台来说更像是一把双刃剑。因为短视频短平快的特点,能够最大程度地传播并制造相关热度,这就意味着影视二创作品甚至能够决定某些影视剧和综艺节目成为爆款的命运。

毕竟动辄几十分钟一集的影视剧,3到10分钟的影视二创精华剪辑视频,反而更能让用户快速了解一部影视剧的内容好坏。那么,正向有趣的视频剪辑解说就会吸引用户自发地前往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观看完整剧集,而负向低劣的影视二创视频就会在无意中“带节奏”,一部影视剧甚至尚未播完,铺天盖地的差评就已席卷而来。

所以,影视二创这把双刃剑必须要被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所掌控。

目前来看,爱奇艺APP上线了“随刻热点”短视频版块,而UGC出身的优酷同样开通了“短视频”版块,在腾讯视频则是内嵌了“doki”社区,同时在腾讯微视的“追剧综”版块里,用户同样能够看到当下热播的《雪中悍刀行》《斛珠夫人》等影视二创的短视频CUT。

另外,对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们来说,新内容固然重要,但能成为爆款的作品却不常有,那么能否利用影视二创对已有的爆款作品进行二次甚至三次的复利挖掘?

优酷数据显示,年轻用户对经典内容始终保持着很高的关注度。比如《天龙八部》这样的经典作品长期位于平台热播榜的TOP10;在新版《倚天屠龙记》播出的时候,苏有朋版《倚天屠龙记》观看数据增长451.8%;《家有儿女》《亮剑》等电视剧收看用户中,“90后”用户比例超过了60%。

事实上,影视二创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对经典爆款影视剧热度的“保鲜作用”。正如曾在B站风靡一时的《亮剑》《让子弹飞》等影视片段的“鬼畜剪辑”,就吸引了不少没看过相关影视作品和“剧荒”的用户去“一刷”“二刷”,甚至是“三刷”这些爆款影视好剧。

虽然“二刷”很难带来会员服务收入的增长,但却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长视频平台用户的留存时间,同时为平台广告等其他流量变现提供了更多可能。

当然,向善财经也认为,虽然针对短视频影视二创的新规已经发布,但尚未到落地阶段。目前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短视频平台上影视二创的泛滥,但并未真正形成从短视频到长视频的流量迁移路径,影视二创的回流或许只是寒冬中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最后的甜点,而爆款内容和会员才是解决长视频平台冷暖温饱的真正主餐。

内容和会员、广告之间的较量

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爱奇艺最后一笔融资2018年,但2021年第三季财报数据显示:爱奇艺总营收76亿,其中会员服务营收占比为56.5%,而广告收入占比同样超过20%,但内容成本支出高达53亿元。

换句话说,当下优爱腾等长视频赛道玩家们营收扭亏为盈的关键点就在于降本增效。

目前来看,爱奇艺选择大裁员和视频会员涨价来实现平台的降本增效,而芒果TV同样也选择了会员涨价。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爱奇艺裁掉的更多是知识付费、智能大屏营销、VR和在线教育等乱七八糟的业务线,在爱奇艺瘦身之后或许将会有更多的精力专注于平台自身内容质量的提升。

另一方面,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以往的会员涨价、SVIP和超前点播等增值服务,更多是建立在高质量作品做支撑的基础,比如2019年8月,腾讯视频在爆款剧《陈情令》播出进入尾声之时,试水“SVIP直通车”服务,当时依然有超过500万人为该服务买单。

如今,爱奇艺会员涨价的底气或许就在于全网热度始终稳居前三的热播剧《风起洛阳》。

不过在向善财经看来,优爱腾等视频平台之所以做不了中国的奈飞,本质上是运营思维大于产品思维。

一方面,奈飞之所以成功,靠的是对全球各地区市场和用户内容需求的精准预测和把握,同时对影视剧的内容质量严格把关,从而实现了规模化、流程化高质量精品内容作品的产出。

而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们对于影视版权和内容的态度则是“广进宽出”,疯狂纳入影视版权,再依赖平台流量去制作大量投机取巧的低质量剧集,用“剧海”战术去“抽奖”,但却忽视了市场和用户喜好风向的变化,导致爆款作品可遇不可求。

其实,从去年爱奇艺在迷雾剧场自制的、爆火的《隐秘的角落》就不难看出,影视版权确实很重要,但好的内容才是征服用户最直接有效的手段。对抗亏损的真正底气,应当是在把握住大众市场口味的基础上持续推出高质量内容,而不是盲目的会员涨价和超前点播。

另一方面,长视频平台会员涨价引起用户广泛争议的很大原因,不仅在于平台内容缺乏质量,更在于用户并没有享受到会员应有的特权。比如之前的超前点播和会员专属贴片广告等一系列平台“套路”,虽然为优爱腾带来了极为可观的会员和广告增收,但却导致平台“付费会员”的长久贬值,用户体验大打折扣。

事实上,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等长视频平台会员数量超过一亿之后,长视频平台就已经进入了存量市场,所以对于存量用户的精细化运营反而显得更为重要。

目前,在存量用户的会员付费探索方面,腾讯视频上线了非付费用户可单独购买某剧集会员的功能,非付费用户单剧仅需付费3元就可享受会员更新的权益,即与付费用户有着一样的更新进度,有效期则为3个月。

而新崛起的长视频玩家芒果TV则是首创了视频连麦看剧功能融入了直播+社交的双重玩法。用户可以与好友或正在看剧的陌生人一对一连麦,在专属的直播间内边看剧边讨论,这其实就以影视剧为纽带,搭建起了一个理想的社交场景和社交氛围,从而在无形中进一步占领更多的用户时长。

写在最后:在爱奇艺掀开长视频赛道的“遮羞布”后,避开版权之争,追求“内容为王”已经成为现阶段长视频玩家们的核心共识。但如何在健康的成本模式上形成稳定、高效的精品内容创新体系,这或许将是寒冬之后优爱腾们探索的新方向。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标签
爱奇艺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