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百度没有信仰 为了揽财而丢掉了良知

 2018-08-03 09:41  来源: 用户投稿   我来投稿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文/陈剑锋

近些年来,由于搜索业务导致的危机,让百度一直游离余生死的边缘,每一次从鬼门关闯过来足以让百度蜕去一层皮。诸如在“魏则西事件”百度市值一度缩水740亿人民币,甚至传言李彦宏一夜白了头。不过可以明显感知到这两年百度已经逐渐的缓了过来,原因在于百度的“All in AI”,高调从华尔街挖来AI技术大牛吴恩达、陆奇主导百度的AI战略布局,同时李彦宏在荧幕上狂刷“好爸爸”“硬汉”,逐渐的让百度在外界的负面形象得以改观,业绩和市值也逐渐的回归。

u=1609218882,993477679&fm=214&gp=0

在刚刚过去的百度AI开放者大会,百度在对外展示其各种AI黑科技和实力之后,百度终于对外界展示了2018年的第二份成绩单。8月1日,百度对外公布了2018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百度营收260亿元人民币(约合39.3亿美元),同比增长32%,净利润64亿元(约合9.67亿美元),同比增长45%,移动端收入占比77%,高于去年同期的72%;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74亿元(约合11.2亿美元),同比增长57%。

从这份成绩单中我们已经看不到了百度负面的影子,看到的只是百度向外界和投资者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百度没有信仰

然而一切并没有像我们想象中的样子发展,就像潘乱在《百度没有文化》一文中讲到,在技术优势之外,百度一直缺乏文化和管理上的建设和进步,李彦宏也缺乏对市场更长远的看法和更大的视野。百度始于墙外,成于墙内,盛于谷歌被墙,衰于内心围墙。也就是说百度在用其深厚的技术在毫无底线的收割钱财,没有任何的信仰可言。

在百度刚刚向外界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之后,百度又开始“作恶”了。据《财经国家周刊》报道,日前,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在空调维修消费体察中发现了虚构故障、小病大修等不诚信问题,并公开约谈了百度、58同城、360等为不良商家提供广告推广服务的互联网平台,督促其建立有效的诚信机制取代竞价排名,不要为不诚信的经营者“搭台唱戏”。

微信截图_20180803004352

在调查中发现,以“上海空调维修”关键词在百度搜索到两家号称“厂家售后服务商”的电话。当调查人员询问对方是否为大金售后或者美的售后时,对方明确表示自己为官方维修客服。而这和之后大金和美的两家公司均否认上述商家为正规售后的言论显然相悖。

那个百度又“回来了”

众所周知,竞价广告是百度的核心业务,尽管百度已经全面“All in AI”,但是其搜索仍然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这在2018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中也得已验证,百度季度内总营收为260亿元,同比增长32%。其中,“百度核心”(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第二季度总营收为200亿元,同比增长28%,基于搜索的信息流广告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仍超七成,因此百度在搜索业务上依然会重心着手。

iQ1Y-hhehtqf3571084

此次事件发生之后,百度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网友@指灯发誓:约谈有个屁用,该罚罚,该抓抓。@吟泽龙:这么看来是该督促其建立有效的诚信机制取代竞价排名。@唯拉耶:百度总是处在风口浪尖上,这也算是对李彦宏的考验吧。

百度在搜索业务上出现的负面消息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新闻了,诸如此前影响较大的“血友吧”、“魏则西”事件,给百度的打击并不比死亡好到哪里去。我们先来简单的回顾一下两件事件的原委。

“蚂蚁菜”原名张建勇,是百度贴吧血友病吧的一位吧主。他通过网络发声,称百度公司单方面撤除了其吧主职务,空降官方吧主并撤换了吧务组成员,将医疗贴吧商业化运作,其多方反映未果。而百度官方辩解称,病种类等具有很强商业属性的垂直类目吧,存在着个别吧主和吧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发布商业信息,谋取个人利益的情况。病种类吧由于关系到用户的生命健康,对其内容和运营行为的监管就显得尤为重要。但在事件持续发酵后,百度官方的辩解却被淹没在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中,更多内幕被曝。而之后据一篇名为《目前有哪些疾病相关的百度贴吧被卖了?》的网帖称,据不完全统计,将近40%的热门疾病吧已经被承包,被承包的贴吧包括甲亢吧、帕金森吧等,引起社会的轰动。

2016年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大学计算机系学生、知乎网友魏则西于2年前体检后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在多方治疗无果后通过百度搜索到一家名为“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魏则西父母先行前往考察,并被该医院李姓医生告知可治疗,而且医生告诉他们这儿有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保10年20年没有问题,尽管治疗费用不菲,魏则西仍然还是开始了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先后4次的治疗。而在几个月之后,不仅花费了20多万元,并且肿瘤转移到了肺部,医生便开始改口称,治好是概率事件,说恐怕撑不了一两个月了。

百度为了揽财而丢掉了良知

从以上两个案例都可以看出,一些为了谋取个人利益的个人或商家,不惜出卖基本的道德和良知。从表面上来看似乎百度是无辜的,但本质上百度是其罪魁祸首,为了收割钱财而对一些商家资质的真实性和可靠性缺乏严格的审核程序,甚至故意放水。

u=2385082931,4043341592&fm=11&gp=0

众所周知,医疗广告是一块大金山,医疗是百度搜索广告收入贡献最多的行业之一,诸如2015第一财经日报在一篇题为《医疗广告占百度收入三分之一 单次点击999莆田系怒撕逼》的报道中就透露了这样一组数据:有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用占到营业额的70%、80%。特别是在北京、上海等竞争激烈的城市。……有医院一年收入1.2亿元,有1亿元投给了搜索引擎。

所以对于百度来说,显然不愿意放弃这个大金主。因此在程序和审查上面即使发现了问题,也存在放水的状况。比如我之前在从事保健品行业的时候就亲身体验过百度审查的过程,由于我当时所在的保健品行业并不像“汇源肾宝”属于国家认可的产品,属于灰色产品,甚至连我自己都在怀疑的真假性。在我们做百度竞价的时候由于没有正规的资质,因此正规的渠道是上不了的,所以百度代理方就通过套户的方式很快的建立起来了,并且通过设定的关键词搜索,通过只要价格出的高,很快就能在百度PC和移动端的第一条显示出来。

换句话来说,百度打心底就没有想丢掉这种边缘的揽财方式,尽管政府部门不仅一次的下发相关的规定,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作为百度来说只是换一种玩法而已。因为以百度技术实力,要想真正的做一家有道德、有信仰的互联网企业,完全有能力通过技术去规避这些虚假、不可信的广告,但是换来的可能就是百度每年的财报上会蒸发掉一个亿。

写在最后

其实百度的当务之急就像潘乱在说百度没有文化一样,百度需要建立起自己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同时要有自己的底线和信仰,不能一味的揽财,做金钱的奴隶。要在年财报中不仅能够给大众和投资者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同时也要给大众交上一份道德答卷。否则即使能够交上完美的答卷,也依然无法消除大众心中那份鄙夷。

但是作为我个人来说,百度之前的一些行为和负面消息的确让我很长一段时间对百度有种来自心底的憎恶,但是自从我开始从事了科技自媒体深入的了解百度之后,这种憎恶已经逐渐消失,从而转变成对百度的未来非常的期待,尽管百度在之前确实犯下了很多让大众无比憎恨的错误,这或许也是由于时代的格局所致,一开始互联网的时代一直以百度为核心,阿里和腾讯此时还只是无人看得起的小作坊。所以导致了百度会有种“傲才势物”的姿态,致使其在发展上出现了边缘化。

不能否认的是,百度在AI上的造诣和成就是阿里与腾讯所不能及的。而另一个方面来说,没有哪一个企业有胆量能够完全的把企业的核心发展战略从一个成熟的业务ALL in到存在很多不确定性的业务上面,尽管是在华尔街或者是硅谷都没有听说过。所以说百度并不缺技术和人才,缺的是文化和信仰。

【陈剑锋,科技自媒体人,长期关注AI和IoT等前沿科技,微信公众号:剑锋撩科技(cjftmt)】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