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马云给阿里留下什么

 2019-09-10 20:14  来源:A5专栏  我来投稿   IT爆料汇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各种互联网项目,新手可操作,几乎都是0门槛

纵观马云的创业史,曾有两次被人呼为“骗子”。 2006年5月,随着淘宝上线竞价搜索系统的消息传出,卖家与淘宝平台的对立逐渐升级。位于杭州的淘宝总部陆续迎来一批批卖家,他们集结、抗议,威胁要退出淘宝网,转投刚刚成立的拍拍网。 在淘宝论坛上,一位叫作“风清扬”的用户苦心安抚:“在我看来这是个小小的投资游戏,是让小店主们“小赌怡情”一把的功能而已……至于这东西的收入,呵呵,还不够我们淘宝网每天用的打印纸!(笑脸)呵呵,没想到这事搞得这么大……” 但用户反响一般,不少人看来,“风清扬”是个笑里藏刀的角色,一旦竞价搜索系统上线,资金雄厚的大门店会碾压中小卖家的生存空间。帖子发表的两天后,淘宝被迫举行“全民公投”,有57355名卖家要求取消竞价搜索,占总票数的62%,用户意志山呼海啸般袭来,马云不得不接受淘宝再免费三年的结果。 即便如此,仍有三万多卖家选择在6月1日撤出在淘宝的商品和存款,不少人涌向京东旗下的拍拍网,仅仅因为那里是又一个免费C2C平台。 另一次在2011年,面对央行“第三方支付机构全内资控股”的要求,马云先斩后奏解除协议控制,从两大股东雅虎和软银口中生生抢走支付宝,最终以100%内资控股的书面声明摘得第三方支付牌照。 但这事在美股市场与国内互联网人中影响极坏:阿里是雅虎最具价值的资产,支付宝是阿里手中的超级王牌,王牌的流失让资本瞬间抛弃了雅虎。马云夺走支付宝后的首个交易日,雅虎股价暴跌7.28%。 支付宝独立被认为是后市中概股萎靡不振的病根。在美股市场,几乎所有的互联网中概股均为外资协议控制(VIE)结构,并在自新浪上市始的11年来保持长期稳定。如今稳定岛被马云一炮击沉,不但殃及中概股估值,更影响此后创新企业的融资进程。

美团王兴常抓着这件事指责马云不守信誉。同在VIE结构下的京东刘强东更对此愤愤不平:“少数人的不诚信行为,需要全行业埋单!” 事实是,淘宝用免费开店付费经营的模式走上变现之路,支付宝则成为打入银行业的一颗尖钉。当初抨击马云的刘强东,则永远错失打造京东支付系统的机会。 从翻译社到中国黄页到电子商务,马云下了一生险棋,却在阿里最鼎盛时走出一步急流勇退。这个充满争议的企业家即将交出权力虎符,背后是一座生机勃勃的阿里帝国。

阿里的文娱梦 美东时间9月5日收盘后,阿里和网易同时发声:阿里用17亿现金,1430万股阿里股票全资收购网易考拉,同时,向网易云音乐投资约七亿美元。 尽管阿里和网易都声明,两笔交易各自独立,但从结果看,更像是两家互换了赛道。 自2016年起,阿里步步为营,陆续招揽从文学、音乐、视频到移动资讯的内容商。马云给大文娱的时间是11年,尽管他反复声明:“目前阿里大文娱没有赚钱的目的。”但在湖畔大学学员一次提问时,马云露出他的真实意图:“阿里要做的,是将娱乐消遣转化为生产力。” 从现状看,大文娱很可能是马云最痛苦的梦。频发的高管变动让阿里大文娱持续动荡,反映在财报上则是巨额亏损。2019财年,大文娱给阿里亏了158亿元,背后是《长安十二时辰》等自制内容的大手笔投入。2018年,优爱腾三家对自制内容的总投入就超过700亿元。

马云的大文娱梦环环相扣:阿里文学指向原创剧本;阿里游戏指向IP衍生品;UC指向市场宣发;阿里体育指向视频内容上游,阿里电竞是视频流量的另一端口。最终目的,还是打造以影视为主的内容闭环。 整套闭环中,阿里音乐处于尴尬的鸡肋位置上,而这条赛道正变得越来越难走:仅2015年搜狗控诉阿里的侵权音乐作品就高达数万首。

高晓松和他在的阿里音乐的同仁们不得不面临窘境:版权之火越烧越烈,腾讯网易烧成了一超一强,阿里和百度一道重度烧伤。其中阿里烧掉了天天动听,烧走了董事长高晓松,虾米音乐的月活几乎烧光。

阿里与网易的合作,对双方形成实质交换赛道的效果:马云拿下海购电商的绝对霸主位置,丁磊获得相较去年几乎翻番的云音乐市值,加固了叫板腾讯的实力。代价是牺牲自身的短板:网易不必再割肉喂考拉;阿里音乐变成一个亲生父亲宁愿疼隔壁网易云,也不愿多给零花的苦孩子。

2016年,高晓松曾说,阿里音乐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因为阿里有资源有资本。当年5月,阿里星球以音乐社区的面容亮相时,管理层确信精准的算法将令粉丝一周内听完200万首歌曲。

如今,虾米向尾部平台的沦落趋势难以逆转,而网易云更贴近马云在音乐赛道留的后手,不放弃音乐赛道固然是原因之一。至少阿里未来拥抱视频内容井喷时,不至被暗处的音乐版权掣肘,换个角度,这或是丁磊送给马云十年后的贺礼。

万剑归宗 如按大热的“互联网基因论”,腾讯注定是C端之王,百度注定难打理舆论形象,阿里注定徘徊于电商赛道。营收贡献率在七成以上的电商之于阿里,有着万剑归宗的魔力。因而支付宝脱胎于电商支付,阿里云脱胎于电商数据。 阿里不止一次想挑战电商以外的赛道 ,如社交:阿里星球曾做过网易云化的社区尝试,但以自断经脉告终;来往挑战微信失败,则直接埋下陆兆禧下课的伏笔;唯一似乎站住脚的,是来自阿里内部交流软件孵化的钉钉。2019年二季度,钉钉用户突破2亿的用户数,成为全球最大的企业服务平台。 但使用场景的限制,决定了钉钉不是适用于个人的社交软件,如果没有办公需求,钉钉就几乎没有用户粘性可言。社交网络常有这样的留言:“一到假期,我就把钉钉卸载,否则睡觉都不安稳。” 这种与生俱来的电商基因是拜马云洞悉未来的能力所赐。在创立之初,阿里巴巴选择对标B端而非C端;淘宝采用让利于店主的免费政策等,都契合了国内互联网的早期生态。最重要是,马云创造性地摸清了未来互联网烧钱圈地的竞争规律,这使得阿里往往能跳出盈利局限,着眼于十年后乃至更久的竞争中。 拼多多的出现是马云的意外。 尽管腾讯的社交链创造了这一对手,但助其成功的,是被马云忽略的下沉市场。尽管从2019财年数据看,阿里各平台的总销售额是拼多多的十倍以上,但拼多多的成交额同比增速高达181%,约为阿里的9.5倍。像三国故事那样,马云长期忙于和京东过招,猛然回头,已报刘备入汉中。 最令马云头疼的是,拼多多深得马云烧钱圈地的要义。2019年上半年,拼多多就豪掷109亿补贴用户,导致其来自一线城市成交额占比从11%猛增至48%。 对拼多多,马云仍然打了几张牌,如线下零售:一手布局成熟品牌,一手扶植盒马生鲜等。在海外市场,阿里手握月访问量2亿的速卖通,并用10亿美元控股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

此外,阿里的供应链与物流优势也优于拼多多。在阿里不自毁长城的前提下,拼多多必将长期处于电商平台烧钱阶段。而马云退休后,张勇将接过阿里大旗。能否顶住拼多多上浮的压力,将是考验其能力的重要标准。

精神领袖 2013年,在博弈一个多月后,港交所拒绝了阿里的上市请求,理由是阿里与港交所同股同权的原则不符。 单从股权看,雅虎与软银至今仍是阿里两家最大股东,但受制于LP的身份,二者无法插手阿里的控制权。这也就是为何刘强东在对京东“一票顶二十票”的B类股控股20%以上时,马云敢于对阿里股权只持7%左右。 在阿里巴巴的招股书和历年年度财报中,都有一条风险提示:“阿里巴巴公司治理中的合伙人机制,使得股东无法正常地提名和选举董事”。也就是说,阿里的有限合伙人制度允许马云等合伙人在上市后提名半数以上的董事,以保证对公司的控制权。 这也是马云能够独自决断,将支付宝从软银、雅虎口中通过股权转让转为全内资企业的制度原因。其效果像《亮剑》中的名台词:枪炮声一响,全团都得听我的。

马云还将阿里从7成以上的外资控股公司改造为“混血儿”。2012年,阿里回购雅虎76亿股份,约占阿里巴巴全部流通股的21%。其中,76亿回购资金背后站着国资背景的国开行、中投公司、中信资本和博裕资本等,一时出现了阿里巴巴“上交国家”的说法。 这种少见的合伙人制度,保证马云可以退而不休。 只要马云不主动放弃永久合伙人地位,他仍将在阿里合伙人的筛选中施加重要影响力。 这种影响体现在阿里的花名文化和办公室名称中,背后是马云极力推崇的阿里价值观。而想成为阿里合伙人,首要条件便是认同阿里的“六脉神剑”。正如马云能以“不做决定,叽叽歪歪”为由开除十八罗汉之一,今日的马云仍然能如此。马云和他的阿里曾在大年三十开除一位创始人,马云解释说:“开除人,要心好,要刀快。有时候开除一个人,对他也是帮助。” 从董事会影响力来看,马云并未隐退,他只是将站位更换至幕后,以发挥更多精神领袖的作用。对于用户,马云本身就是阿里永久的形象代言人。用一位淘宝买家的话说:“我坚持使用淘宝,对我来说,马云就是信誉。”

作者:蚂蚁出品:IT爆料汇

作者: IT爆料汇    /    文章:9篇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榜单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