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数码 >  正文

小度正在“吃”掉互联网

 2020-04-17 10:12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Alter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智能音箱是什么?

如果是在疫情发生前,这样的问题并不难回答,甚至说“智能助手”几乎就是标准答案。但智能音箱玩家在疫情期间的场景拓展,无疑让答案变得多元化。

各个品牌相继推出了疫情语音播报、防疫指南、心理防疫等功能。在带屏智能音箱领域有着绝对话语权的小度,先是联合凯叔讲故事、悟空识字、义方教育等合作伙伴卡位在线教育,又在三月底一口气引入快手、抖音、B站、优酷、全民K歌、喜马拉雅、荔枝直播等娱乐资源。

一连串的动作之后,智能音箱的想象空间已经被拉升至新的天花板,逐渐完成了从语音交互到平台服务的跃进。亦或者说,以小度为代表的智能音箱,在叠加了娱乐、教育、游戏以及购物、社交等服务后,正在逐步“吃掉”互联网。

01 迈向全能选手的小度

在国内的智能音箱玩家中,小度可以说是最“激进”的一派。

正如此前在文章中提到的观点,“千箱大战”后形成了BAM三分天下的格局,但百度、阿里、小米对于智能音箱的态度却有所差异:阿里和小米都不缺少智能音箱之外的“备胎”,百度可能是唯一进行战略坚守的智能音箱玩家,试图将智能音箱从“新物种”过渡为大众化的消费级产品。

到了2020年,BAM 三家的战略差异被进一步放大,典型的例子就是小度在内容、技能和交互方式上的升级,经历了“新物种”从摸索到确立的完整过程后,小度的边界俨然没有局限于“智能音箱”,而是家庭场景下的“全能选手”。

尤其是在内容层面,快手、抖音、B站、优酷、全民K歌、喜马拉雅、荔枝直播等娱乐资源的引入,小度的内容体系已经全面覆盖长视频、短视频、音频、直播等形式,甚至可以说是国内最全面、最丰富的内容聚合平台:长视频领域集齐了“爱优腾”三家资源,短视频领域吸纳了快手、抖音和好看视频,音频领域先后接入了蜻蜓FM和喜马拉雅,以及全民K歌、荔枝直播等体验性的内容......

焦点也恰恰在于此,在智能音箱的概念诞生之初时,喜马拉雅、考拉FM等也曾推出过自家的智能音箱品牌,但如今已经开始将精力集中到内容领域,定位于智能音箱行业的“卖水人”。也就意味着,百度为代表的技术派最终赢得了智能音箱战争的胜利,并试图构建起庞大的“内容护城河”,将智能音箱的赛点再次引向内容。

原因也不难理解,智能音箱作为一款智能硬件产品,产品质量、操作系统和内容生态仍然是影响用户体验最核心的三个要素,创新的产品形态和语音交互的技术优势,可以说是小度在上一赛段中跑赢对手的底气,也是撬动智能音箱用户需求的基石,但在当前的互联网语境下,与用户深度的连接、提高用户的忠诚度,内容依旧是不可或缺的筹码。

与之对应的是,小度的“内容护城河”并非是简单的内容整合,而是将内容与智能音箱的交互方式进行了创新性融合。比如用户观看快手、抖音等短视频时,可以隔空语音点赞、关注......

进一步延伸的话,小度思考的方向在于将语音交互、手势控制等多模态交互与内容进行深度融合,为用户创造个性化交互和沉浸式体验,进而打造一套完整的家庭娱乐系统,通过丰富的内容强化与用户的连接,并不断串联起基于家庭的多元场景。

从“智能音箱”到“全能选手”,或许才是小度在内容上持续发力的题中之意。

02 智能硬件的新增长极

只是在小度重新定义“智能音箱”的同时,也留下了新的疑问。

在小度的内容合作伙伴中,并不缺少快手、抖音、优酷等本身存在竞对关系,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与百度存在竞争的玩家。小度对这些合作伙伴的吸引力在哪里,以及百度为何要向小度投入如此之大的战略资源?

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

可以选取调研机构Canalys对外公布的两组数据: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销量约为8530万台,同比下滑了15%,已经连续第11个季度下降;2019年第四季度,百度、阿里和小米的智能音箱销量约为1590万台,虽然较智能手机的销量尚有数倍的差距,但小度智能音箱的同比增速却高达129%。

百度也曾向外界披露过这样一组数据:用户使用小度在家观看长视频和短视频的平均时长不低于 146 分钟和 54 分钟;儿童使用小度在家学习的时长大于 30 分钟;有超过 30% 的用户使用小度在家进行视频通话。其中疫情期间小度智能音箱的用户时长增长了约50%,已经超过了不少热门APP。

透过两组数据诠释的行业趋势,聪明的玩家们自然不会错过智能音箱的机会窗口,毕竟智能音箱可能是未来几年内为数不多保持高速增长的智能硬件,而小度等头部玩家已经加入到用户时间的争夺中。

再来回答第二个问题。

百度自身也看到了两组数据:一是用户留存,对比安卓应用90天内5% 左右的平均留存,百度智能音箱的用户留存却是一条“微笑曲线”;二是开发者的高速增长,目前小度技能开放平台上已经有超过3.8万开发者,拥有3600多项优秀技能和30000多个付费单品,已然是中国开发者数量最庞大的对话式人工智能平台。

站在百度的立场上,构建内容生态不仅可以提升用户粘性、增加用户时长、拓宽目标人群的覆盖,也带来了更多的商业机会,比如智能音箱不单是卖硬件,还要卖价值;用户数量和用户时长的增加,向开发者释放更多的机会红利。在人口红利消失的背景下,小度何尝不是百度的新增长极。

而从更长远的维度来看,小度对家庭场景的占领以及对用户时长的分割,同时也是需要挖掘和利用的“平台型机遇”,通过内容和技能生态加速用户习惯的教育,进一步夯实智能音箱的家庭中枢地位,继而不断挖掘家庭娱乐、家庭教育、家庭游戏、家庭医疗、家庭电商等商业价值,在用户、服务、行业之间构建一种新型的共生关系。

有理由相信,打造内容上的长板仅仅是小度的第一步,围绕技能、服务的全面布局或许也在酝酿中。

03 互联网的无边界时代

某种程度上说,小度的“进击”并不让人意外,微信就是一个先例。

从简单的IM通讯工具进化为包罗万象的服务平台,等待微信的原本可能是这样一种常见的宿命:产品的功能越来越臃肿,导致用户体验出现不可逆的损害,最终以“巨无霸”的身份逐渐凋零。现实中却是另一种情形:微信的边界仍在持续扩张,几乎每年都有新方向的探索,但月活用户在高达11亿之后仍在继续增长。

可以给出的解释是,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用户时长已经取代流量成为互联网产品的生命线,如何占领更多的用户时间也就成了所有玩家需要思考的问题。微信给出的答案正是从超级APP过渡为超级平台,比如借助用完即走的小程序满足用户在社交之外的长尾诉求,同时基于社交红利吸引合作伙伴。

事实证明,这样的产品逻辑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借鉴,不论是阿里系的支付宝小程序,还是背靠百度生态的智能小程序,以及美团、抖音等新崛起的互联网大户,都在尝试以小程序的形态构建一个相对独立的互联网生态。

智能手机厂商的组团反击,也在另一个维度上验证了“超级平台”对互联网旧秩序的冲击。早在2018年3月份,华为、小米、OPPO、vivo等头部手机厂商就联合推出了“快应用”标准,与小程序一样无需下载、即点即用,然后这些“快应用”出现在了通知栏、负一屏、信息流等浅入口中。

如果说超级APP林立的格局让互联网进入到了边界时代,诸如头腾大战等竞争也多半和边界相关。如今的互联网已然有着无边界的迹象,有了小程序这样的服务形态,用户无需在不同APP间跳来跳去,即便是社交产品也可以满足游戏、购物、娱乐等场景,以至于水火不容的智能手机厂商也要联合捍卫自身的话语权。

小度从智能音箱向家庭娱乐系统的演进,很可能借鉴了“小程序”的思路,但在本质上又有所不同:

一方面,小度属于独立于智能手机的硬件级入口,并且斩获了艾媒咨询评选的“2020最具投资价值智能硬件品牌”,趁势打造出内容和服务上的长板,进一步增强用户粘性和忠诚度,不乏在智能音箱上复制互联网生态的可能。

另一方面,小度占领的是家庭场景,既是优酷、抖音等渗透力偏弱的空白地带,又规避了与智能手机的赛道重合,有利于小度迅速整合互联网上的优秀资源,继而跑赢筹谋家庭场景的其他选手,逐步实现对家庭场景的收割。

沿循这样的逻辑,一个立足于家庭场景的超级平台正在快速成长,无边界时代的互联网出现了新的“收割者”。

04 写在最后

人工智能作为互联网下一幕的说法,几乎成了一种行业共识,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人工智能仍然被划分为纯粹的技术派,缺少改变用户认知的现象级产品。

小度所表现出的平台属性,以及对互联网服务的吸附效应,或许正在验证人工智能时代的另一面:人工智能和互联网的交融,正在发挥二者之所长,人机交互上的创新改变了用户连接服务的方式,同时人工智能的载体也是互联网服务的自然延伸。

经过两三年的实战和摸索后,智能音箱终于有了属于“新物种”的雏形。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Alter    /    文章:347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