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猎豹移动蒙眼狂奔十年,终究逃不过时代魔掌?

 2020-08-29 13:05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互联网江湖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文:互联网江湖

猎豹是在陆地上奔跑得最快的动物,时速可以达到115公里,但是最多只能跑3分钟。

傅盛掌管的猎豹移动大概也是取"猎豹"之"迅即"、"变动"之意。观察此后猎豹移动的发展轨迹,可以发现其确实继承了猎豹的优势,求变之心,从未间断;但似乎也继承了其无法长跑的缺点,而这个缺点出现在一家公司身上是很致命的。

求变!求变!还是求变!

2010年11月,由傅盛创立的可牛影像公司与金山安全合并,成立金山网络,这也是猎豹移动的前身。傅盛决定金山毒霸永久免费,通过互联网模式变革自己,让猎豹浏览器的发布,与金山毒霸、网址导航组合成为猎豹移动的"三级火箭体系"并实现盈利。

2014年5月,猎豹移动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之后的两年时间里猎豹移动市值一路飞涨,到2015年年底,猎豹移动月活跃用户也超过6亿。此时的猎豹移动从一家内忧外患的传统软件企业转型为了一家出海的互联网公司,可谓是风光无限。

以工具型产品起家,猎豹移动除了最出名的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等头部产品外,手机系统管家、、浏览器、桌面启动器,这些工具猎豹移动旗下应有尽有,巅峰时期,猎豹移动旗下衍生应用超200个。

当然,傅盛也明白,工具产品很难有大的出路,于是早早的跨入了内容赛道。2015年猎豹移动先是投资了短视频团队Musical.ly,2016年又在美国市场启动直播产品LiveMe,同时收购法国新闻内容推荐应用News Republic,发行"滚动的天空""钢琴块2"和"跳舞的线"等轻游戏。

2016年的猎豹移动又瞄准了一个跑道——人工智能。猎豹移动在2016年9月投资成立人工智能公司猎户星空,同时傅盛宣布,猎豹移动将All in人工智能,"猎豹的新使命就是成为一家有伟大技术理想的人工智能公司。"

在2018年新零售热潮之下,猎豹移动又开始对外宣传进军新零售领域,大量布局无人货架,宣称豹便利年底冲击1万点位。如今两年时间已过,新零售大潮褪去,猎豹移动的豹便利也很少发声了。

短短几年时间里,猎豹移动同时在信息流、直播、短视频与轻游戏、人工智能、新零售等多个领域布局,从这个跨度来看,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不过从猎豹移动最新的季度财报可以看出,可以发现其营收除了移动实用产品业务收入外,也就只有手机游戏业务的收入,被视作第三级业务增长点的人工智能业务整体亏损。为什么直播、新零售等领域转型不成功呢?

实际上秀场直播与猎豹移动工具型产品的商业模式有着根本不同。 一个是以直播打赏获得营收,一个以告变现为主要收入,付费主体的不同导致运营路径南辕北辙,而猎豹移动显然并不具备运营直播产品的基因。

新零售是一个更加复杂的系统,最考验的则是供应链。 猎豹移动之前的目标是什么?一万个点位。然而点位只是这个供应链终端的一个环节而已,只做好这一个环节是远远不够的,再说淘宝、京东众多电商巨头虎狼环伺,可以说猎豹移动的希望十分渺茫。

在互联网江湖看来:以猎豹移动的发展路径,不管如何转型,其思维模式并没有变,因为本质上来讲,猎豹移动始终始终遵循着典型的获取流量——广告变现的简单路径,所有花式转型的背后,也只是在重复之前的"操作"而已。

虽然短视频、信息流等内容赛道和工具类产品变现模式很相似,都是通过广告,但是有个很大的区别:工具型的产品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吸引大量的流量,重点在于如何成功流量变现;而内容产品广告变现很容易,重点则在于如何获得流量,如何聚拢用户,而这显然也不是猎豹移动所擅长的。

如今能给猎豹移动带来营收的两大业务,一类是以免费工具为流量入口,然后将流量导入其他产品,借广告获取收入。

另一类是游戏业务收入,在这方面猎豹移动始终"践行"着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的商业模式,以互联网江湖对于其代表产品《钢琴块儿2》的体验来看,广告满天飞,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游戏体验,可以预见的用户流失正在发生。

而被猎豹移动寄予希望的人工智能业务也没有逃脱这一思维模式,利用一块大屏幕再加上几个轮子组成所谓的"机器人",然后切入广告市场,相比传统的广告展示似乎只多了一个功能:可以追着用户,强迫对方看广告。

回国!回国!只能回国!

当年猎豹移动为了发展选择了出海,如今的猎豹为了生存只能选择回国。

今年2月,作为大规模打击广告欺诈和"破坏性"移动广告计划的一部分,谷歌从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下架了近600款应用程序,猎豹移动在Play商店中的大约45款应用程序全部被下架,同时被排除在谷歌的广告网络之外。

猎豹移动方面回应称:未被提前告知新规。2019年,猎豹移动营收35.88亿元,其中21.9%的收入来自谷歌,这意味着其将近22%的收入将消失。

在近期的财报电话会议上,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傅盛表示,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缓解公司遇到的压力,包括严控海外业务的成本费用,精简海外业务运营,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把猎豹海外的移动工具和超级休闲游戏带回国内。

至于其他的"副业",卖的卖,死的死。

在2017年11月,猎豹移动宣布将旗下的海外资讯平台News Republic以8660万美金出售给今日头条,Musical.ly被字节跳动收购后,与此前在日韩和东南亚地区推出的抖音国际版合并,更名为TikTok。如今TikTok估值已达到上百亿美金。

猎豹移动的直播产品Live.me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在2019年第三季度,Live.me从猎豹移动财报中剥离。显然猎豹已经打算放弃在海外直播领域的尝试了。

其实此次猎豹移动的海外失利完全在意料之中,因为在很早之前迹象就已经显现了,而且在足够长的一段时间里,猎豹移动似乎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2016年下半年以来,谷歌开始调整广告策略,猎豹收入骤减。2016年Q1财报发布后,猎豹移动的股价大跌20.43%至11.14美元,跌破发行价14美元,市值严重缩水。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7年10月底时美国做空机构Prescience Point Research以"猎豹移动旗下的直播平台Live.me87%的营收财务造假,其他工具类应用的55%营收伪造"为由,对其造假套路进行了详细分析,不断将其做空,称猎豹的股价是没有价值的,并将猎豹移动的评估价格定在了1.66美元。

2018年底,新闻网站Buzzfeed称,他们获得了一份来自应用分析公司Kochava的研究报告,显示有8款非常受欢迎的安卓应用利用用户权限卷入广告欺诈案中,可能窃走了数百万美元的广告收益。这些应用在谷歌应用店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超过20亿次。而这8款应用中有7款来自总部位于北京的猎豹移动。事件发生后,谷歌将来自猎豹移动涉嫌恶意广告欺诈的部分应用和文件管理器从Google Play商店中下架,猎豹移动股价应声下跌。

2018年12月,Facebook与猎豹在广告方面的合作被中止。傅盛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Facebook就是一封邮件,就不再合作了。

能够接连发生这么多问题,不得不让人怀疑,猎豹移动究竟是自身业务做不好,还是企业基因就存在"缺陷"。如果是根儿上的问题,似乎猎豹回国无法解决。因为就算在国内,猎豹也经常被列入"黑名单"。

在2018年上海市消保委通报关于规范浏览器、输入法、综合视频等手机APP涉及个人信息权限的测评结果,猎豹浏览器赫然在列,此软件甚至默认开通监听外拨电话、位置信息、发送短信的权限。

工信部2019年公布的一季度用户个人信息保护检查发现问题的互联网企业名单中,猎豹浏览器因存在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的问题上榜。

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公安机关网安部门依法查处违法违规收集公民个人信息APP服务单位386个,猎豹清理大师成为其中的典型案例。

先抛开根本上的问题,即便单纯从业务层面来讲,如今猎豹移动回国也只是下下策,因为这意味着猎豹移动要与巨头腾讯正面竞争,而结局很可能是鸡蛋碰石头。

早年的猎豹移动凭借猎豹清理大师(cleanmaster)、猎豹安全大师(Security Master)等一系列移动端工具型产品,形成了其在移动端的新三级火箭模型:"围绕工具软件为业务核心,以猎豹清理大师为用户入口,为用户推荐猎豹移动其他的安全软件、浏览器等产品,并借助广告获取收入和利润。"

本质上这与王小川曾为搜狗提出的"输入法-浏览器-搜索"三级火箭战略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两者都是通过工具产品搭建头部流量,沉淀用户,实现商业闭环。两者之间必定会有一战,而腾讯即将收购搜狗的消息已经传出,这也意味着猎豹移动将与腾讯正面竞争。

据天眼查APP显示,猎豹移动涉及的法律诉讼多达102起,而就在最近,搜狗与猎豹移动已经在法庭上见面了。

如今猎豹移动的两大收入支柱已经有了萎缩的迹象,人工智能产业仍在布局当中,拿机器人讲出来的故事资本市场似乎也并不接受,猎豹移动的总市值已经从巅峰时期的超50亿美元缩水到2.91亿美元了。

显然战术的勤奋无法掩盖战略上的失败,猎豹移动只学会了短跑,却没有学会跑马拉松,在猎豹移动蒙眼狂奔了十年后,残酷的现实终于还是悄悄的追上了它。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互联网江湖    /    文章:359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