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萌码”编程网站高层访谈

 2014-11-04 17:33  来源: 互联网   我来投稿   sunpeipei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在美国,趣味编程网站Codecademy如今异常火爆。这个在纽约创办不足3年的网站目前已拥有超过2400万的独立用户。其创始人Zach Sims甚至相信,编程在未来会像读书写字一样,成为人的一项基本技能。就连果粉心目中的上帝乔布斯也曾说过:“每个美国人都应该会编程,因为它教你如何思考。”而“萌码”则立志于帮助更多的中国用户更加快乐、简单的学习编程。

年轻的王冲和严霁玥是“萌码”的创始人,在其他同龄人还在迷惘自己人生的时候,王冲和严霁玥早已怀抱着对于未来坚定的信心加入了汹涌的创业大潮。而由于之前曾积累过创业的经验且都是亲自操盘,王冲和严霁玥此次对创业的整体流程似乎更加熟悉了很多。相比之前的产品,新上线的产品—“萌码”(www.mengma.com)更是有了质一般的飞跃。“计算教育在未来将会是一种通识教育。”王冲和严霁玥在谈到未来编程趋势的时候永远是充满信心的表情。那么在他们的心中中国的编程教育将会是什么样子呢?未来有什么发展呢?带着诸多疑问,我们有幸采访到了“萌码”两名年轻的创始人—王冲和严霁玥,进行一次深入的沟通和交流。

萌码创始人兼CEO王冲

第一次写代码的感受,改变了王冲的未来

王冲先生回忆:

这个需要把时间的钟表拨到七年以前。我是学技术出身,七年以前我跟所有的小伙伴都一样,怀揣着梦想来到了大学里面,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当时大家都觉得经过几年的学习我们就能够像比尔盖茨,或者是马克·扎克伯格那样去改变世界。但现实是我们经历了一段非常痛苦的学习时光。老师告诉我们编程是一门需要实践的科学,需要不停的去写代码,但是老师讲的时候一定是拿着PPT去跟我们讲的。当老师在课堂上各种我们没有听过的术语让我们变得头昏脑涨。回到宿舍的时候,我们坐在电脑前觉得“OK,我终于可以开始改变世界了。”“但这时候我们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代码写在哪里?有高手告诉我们说:“你需要去配置环境。”然而对于一个小白来说,“配置环境”这四个字简直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所以我们照着课本,配置了两个小时的环境,终于开始写代码了。第一行的代码都是“Hello world。”然后弹出一个黑黑的对话框。当时,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无比大的挫败感,这和我们脑子里幻想未来成为的那个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很多同学跟我一样,发现学校学堂的这条路走不通,有些同学就会去图书馆去啃砖头书。实际上是非常非常痛苦的。另外还有一些人会去社区,去一些编码网站,去学习相应的知识。但是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因为知识点会非常非常分散,并且他们也会碰到非常非常多的门槛。 小白问问题的话有时还会被很多人骂。最后很多人包括我当时都会求助于视频教学。可是我们却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即使像我这种有着强烈学习意愿的人都没法将注意力停留太长时间。

因为我有一个特点,我和其他很多的小伙伴都一样,我从小不爱听课。我不爱听课的原因不是因为老师在课堂上讲我不听,是因为我觉得老师的节奏跟我的节奏是不匹配的。我们在创建萌码时就想过,如果是老师在台上讲,学生在底下听的这种被动模式可能效果不会太好。我们需要的是学生真正参与到教学过程中来,让学生和知识之间直接沟通。”

什么让你们义无反顾的投身到“萌码”?

王冲先生说:“在很小的时候我一直想要做成一件大事。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突然感觉做成这么一个大事,创业也许是非常好的途径之一。我是技术出身,而且又对我们现在所做的事业方向极为的认同。再加上两年的产品经验,以及有幸跟别人一起看过一些项目。当时,我接触过很多的创业者。我每天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着,内心的小宇宙完全被激发了出来。

当我还在北大读研究生三年级时,我还有一篇论文就能毕业了,但是我当时就觉得如果想要创业的话我就需要有一种“不淋漓尽致不痛快”的觉悟,或者是“All-in or nothing”的觉悟。所以我也没想太多,再加上我的导师也支持我,我就直接休学全力以赴的投入到这个项目里来,投入到创业的过程。

严霁玥女士则表示:“我的情况可能有点不太一样。当时我在纽约刚刚结束我的硕士的一个学位,念的是教育。一开始,我本科其实念的是英语专业。在这个跨界领域里,从自然语言到机器语言,跨界领域里面其实有一个大牛,叫做乔姆·斯基。这位老爷子从自然语言到编程语言,两个领域都是业界的泰斗。当时我就在想虽然我是学教育的,但是怎么样的教育才可以立足于一个人的终身发展。后来我想到,现在这个社会就像王冲刚才讲的,你要么是自己主导机器语言,要么你就被它主导。而我和王冲都相信编程将会成为一门通识教育。我是对教育有激情的人,说好听点叫做“情怀。”所以当时就义无反顾的来了,一直做到现在。

萌码联合创始人严霁玥

为什么网站名字要取名叫做“萌码”呢?

严霁玥女士介绍说:““萌码”两字对于我们有着非同寻常的一番含义:网站叫做萌码,一是 取“猛犸”的谐音,猛犸象能够在漫长而残酷的寒冷气候中生存,而这一份坚韧也是创业者最重要的精神力量。二是因为觉得学习写代码的过程完全没必要那么枯燥乏味,它应该是那种萌萌哒的感觉。只需一台电脑一杯热茶,抱着萌萌哒的心情也可以学好编程。代码不应该是高不可攀的。我们不说编程一定能马上改变世界,但是从这一刻开始了,那么你就有机会去改变世界。”

国外的普教编程课程会成为中国教育的未来趋势么?

王冲先生介绍:“实际上相信许多用户已经了解到,国外编程教育的大潮早已经是风起云涌,包括美国的标杆网站Codecadamy,他们在全球已经坐拥了2400万注册用户。还有一点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有51%的编程学生是小学生。

美国的另一家编程教育网站Code.org。他们在全球发起了“编程一小时”活动,影响力非常巨大。甚至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都在每周例行的视频讲话中,号召所有的美国孩子在小时候都要去学编程。在英国也是这样的,小孩从五岁开始就要学习编程。十三岁的时候就要学数据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像爱沙尼亚这样的小国,他们的孩子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在学编程相关的知识。

在去年我和严霁玥在做前一个项目的时候,发现一个非常令我震撼的事情:国内的高中课本中数学第三册,也就是高二数学上册中,已经有了编程的相关知识,并且是必修。这些都还是高考必考的。我觉得这样一种现象的发生,就让我们更加坚信我们现在所需要做的事情。因此编程教育在未来一定会是一种大势,这也就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从产品、从技术、从我们的内容,从我们的运营,诸多方面都是围绕这个中心去展开的。”

“在“萌码”成立之前,有一个事情令我感触颇深。”王冲先生透露。当时有一家四口跑来学编程的,我们非常的兴奋,我立刻去找到了这家人。他的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让我非常非常有感触。他说:“不要说电脑,像智能手机这样的东西在未来都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我是让我的孩子拿着智能手机去打游戏,去看韩剧,还是让他去学点能改变世界的东西?”这种事情都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坚定了创建“萌码”的信念。”

王冲先生提到:“在未来只会有两种人:一种人是会写代码的人,一种人是只能屈从于机器指令的人。你究竟愿意成为哪种人?”

“萌码”是如何实现这种在线编程教育的?

“萌码”上线之后有很多的媒体朋友,包括业内的朋友都说我们是中国的Codecadamy。”王冲先生提到。其实我们跟Codecadamy是形相似,但神不同。为什么这么来理解呢?虽然在某些方面我们长得很像,但是在整个教学过程中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产品。目前,编程从高龄向低龄化辐射的这样一个趋势,也是非常明显。在我们看来最好的编程状态就是:首先,我需要有一台电脑摆放在我的面前。对于学习编程的人来说是一定要一个一个代码敲进去的。如果不敲代码的话,我觉得其他的都没什么太大意义。其次,当一台电脑摆放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最好是有一个老师坐在我的身边给我进行讲解。老师一边讲,我就一边去写。一边讲一边写,手把手的教我一步一步往下走。这样的编程状态才是我们觉得最好的编程状态。

那么从具体的表现形式来说:我们左边是讲解,右边是IDE,也就是一个编辑器。用户看到内容后进行学习,检测出用户写的代码是合法的之后,左边的内容会变。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老师手把手的教你一样。同时,谈到萌码产品的相关特点,在我们当初设计萌码时就有慎重考虑过。

教学页面示意图

“萌码”的工作重心是围绕哪个方面开展的?

我们做在线教育,首先是要解决学生注意力的问题。这也是现在很多网站,我觉得他们没有做的好的一个事情。因为我们一直有这样一个观点:当学生的注意力没有停留在你的教学体系框架中,那么你任何方式、方法的革新或者内容上的优化都是徒劳的。而我们采取的方式是叫做“互动式”的编程方式。这也就是我刚才所描述的,不断的跟计算机之间进行一种人机的交互,也就是不断的对学生的注意力进行一种强化。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是要最大限度的降低学生学习的门槛。当初在我学习编程的时候,作为一名编程小白,首先我面对的事情不是去写代码,而是怎么去配置编程所需的环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我们的教学框架中用户是不需要去配置环境的,上手就能写代码,上手就能感受到编程之美。

第三点是我们不想做视频。这也是我们网站最大的特点之一。因为视频是业内一直公认成本较高,但效果并不太好的方式。当初定下来的这个策略就逼着我们去想其他的方法,在教学手段上得去有所创新。这些都形成了现在萌码的整个教学体系的流程。王冲先生还指出:“目前“萌码”所有的工作重心基本上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解释:“我们笃定编程教育将来会是一门通识教育。”可以说我们所有的工作都是围绕这个重心来展开。

未来还会开发更多新的课程吗?

目前网站有4门课程。王冲先生介绍:“我觉得在教育这个领域,仅仅有好的产品,有好的交互,或者是好的技术架构是不够的。还一定得有好的内容。“少即是多。”是我们萌码团队一直坚持的产品哲学之一。我们觉得每上一门课程就必须是精品。让用户觉得“OK,这门课程在这里是最好的。”所以呢,我们对每一门上线的课程都是非常非常谨慎的。包括编程基础,也就是我们网站的第一门课都是我亲自操刀去写的。同时,我们还设计了一个非常非常有趣的内容,就是有一个“X”课程。这不是一门具体的课程,而是让用户去选择他们最想要学的一门课程,我们下一门上线的一定是用户呼声最高的一门课程。”

课程页面示意图

新功能“时光机”听起来很有意思!

王冲先生表示:“这个名字起的很萌,跟我们网站萌的文化一脉相承。最初的创意来源来自于国外的一个网站,叫Pythontutor,他们会以图形化的方式将代码运行的步骤展示出来。当时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我非常的兴奋。我觉得这个功能未来一定会成为各大编程教育网站的一个标配。所以我们不仅要做,我们要把这个东西做的更好一些。

其实当时Pythontutor已经实现了一些对解释性语言的图形化展示。但是对于编译性语言,比如说C和C++,它的门槛要高的不止一个数量级。说到这里,我想提下我们非常自豪的是萌码团队已经突破了这个技术瓶颈:让编译性语言也能进行图形化展示。

之前用户撰写代码的过程完全是一个“黑盒”的过程,用户并不了解这其中的逻辑究竟是怎么样的。他们会觉得需要非常强大的抽象逻辑思维能力,才能理解中间的这个运行规则。现在我们用这种图形化的形式展现出来,这也是我们极大降低了学生学习门槛的重要手段之一。”

时光机页面示意图

面对竞争“萌码”会做些什么?

王冲先生表示:“现在相同类型的网站模仿很严重,确实“萌码”上线之后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比较有趣的现象。有一些网站模仿我们有些太过,让我们不知道该是觉得抱怨才好,还是高兴才好。不过这些现象从根本上更加让我们坚信了我们产品研发和产品设计的方向是正确的。对于创业者来说,方法自信和道路自信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产品的设计,包括从UI到交互的逻辑,都需要切记一点,是不能嫁接的。严霁玥女士还提到:“我们现在这一版的UI页面是请的清华美院的一名非常权威的设计师,他来帮我们设计的。从每一个页面,每一个板块的构成,都全部是我们用心制作。因此我们非常确定:我们的东西是肯定是最适合我们自己产品的。

“萌码”有什么话想要对你们的朋友和用户说的吗?

王冲先生感慨:“公司成立之初我们是非常不容易的,度过了非常辛苦的一段时光。除了梦想之外,这段时间对于我们影响最大的还是朋友和用户,我们最需要去说的也只是两个字:感恩。很多朋友都在帮我们。包括有人给了我们免费的办公室,供我们免费使用包括有一些极客大牛,帮网站完善了非常非常多的功能。包括像霁玥合伙人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甚至很多很多用户都给我们发了邮件在支持我们。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在两个月之内迸发出这么大的能量,带来这么好的产品。我们只有做出更好的产品,来报答和反馈我们的用户和朋友。

严霁玥补充说道:“是的,其实一直以来,从创业开始到现在。我们遇到了很多非常好的人。包括像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办公室,也是朋友推荐给我们的。同时,许多朋友也给了我们特别正面的力量。我觉得他们和以及一直以来支持我们的用户,都是我们努力往前的最大的推进力。这些一直以来不断给我们提供帮助的人是我们特别需要去感激的。在这里,也想借采访这个机会,跟他们说一声谢谢。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标签
编程网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