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暴风缘何错过当年的“版权之争”?

 2019-08-02 14:01  来源: A5用户投稿   我来投稿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这个暑假,当悬疑剧《长安十二时辰》、热恋甜剧《亲爱的,热爱的》、仙侠剧《陈情令》、音乐网综《乐队的夏天》,为优酷、腾讯、爱奇艺打下一波流量和收益时,视频老大哥暴风影音创始人冯鑫被控制的消息,像热天里的一个激灵,让曾处在“风暴眼”中见证“暴风”辉煌的人们唏嘘不已。

关于暴风跌落的原因,有人说是因为盲目学习乐视,摊子铺得太大;有人说是冯鑫在资金、管理、人才任用方面的不足;还有人提到,暴风早年主动放弃了视频领域的版权之争,才给今日的败局埋下祸根。

那么,暴风当年退出“版权”大战,是主动选择还是迫于无奈?暴风错过“版权”大势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摩根频道将就此展开探讨。

愈演愈烈的版权大战 激流勇退的暴风影音

如今,明星的天价片酬或许令人不愤,精品电视剧的天价版权却显得理所应当:以总售价3亿,单集价格555万的《琅琊榜》为例,无论话题度、国民度或由此产生的广告收益,都让平台和观众觉得物超所值。

天价稀松平常,老片的“廉价”才会令人咋舌。被奉为“神剧”的武林外传,06年每集只卖到1250元,燃起一代人军旅梦的《士兵突击》,单集不过3千元,09年的《大秦帝国》两万五千块钱一集,当时已被认为是天价。然而不到十年时间,电视剧的版权费用便屡创新高。2011年顶级制作《甄嬛传》涨到每集30万元,紧接着《浮沉》创下单集破百万的纪录,到了2018年,《如懿传》更是被腾讯视频以每集900万元的价格买走网络独播权,版权价格一路飙升,暴涨数百倍。

版权费水涨船高的幕后推手,是会员付费模式兴起后,依靠优质内容吸引用户的各大视频网络平台。自2010年以来,它们从传统媒体手中夺过头部优质内容的定价权,一面烧钱买剧圈地为王,一积极打响版权维护战,在巩固自身地位的同时排除异己,以实现垄断优势。在逐渐升级的烧钱大战中,实力雄厚兼有强大靠山的优爱腾三家逐渐崛起,资金薄弱、经营不善的视频网站如土豆、酷6网、56网、PPS等,或合并或被收购,渐渐消失在大众面前。

PC时代装机量第一的暴风影音,本应在版权大战中一展身手,却如异类一般,早早提出了不参与“版权大战”的主张,在一线视频公司大笔烧钱持续亏损抢占市场时,暴风反倒每年小有盈余,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独善其身。

除了资金实力这一客观因素外,等待上市的诉求,对“烧钱抢版权”模式的否定,由创始人冯鑫的个人特质而延伸出的产品思维和对资金的谨慎态度,才是暴风“激流勇退”的真正原因。

从个体出发的“暴风”选择

一开始,冯鑫计划到美国上市,后应中信金石之约,用10个月拆掉VIE架构,选择在A股上市。

作为一款可以兼容多种视频格式的万能的播放器,暴风影音一度成为行业的佼佼者。公开数据显示,2008年暴风影音的覆盖人数就已经超过一个亿。自2011年下半年起,A股新股审批停了两年半,直到14年春天才重新开放。版权大战兴起后,陷入漫长等待的暴风,宥于“上市公司须有三年持续盈利并达到一定规模”的规定,不敢轻易负债参战。

等待上市只是外因之一,对国内视频平台发展模式的反思,同样影响了暴风的抉择。冯鑫觉得,长视频是一门拼版权和烧钱的生意,烧钱和找靠山要流量是潮流,但这个潮流只会有一个胜利者,那就是资本更强的人。

优爱腾三家中,优酷现已并入阿里旗下,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依托腾讯和百度,三家均有强大的资本和流量支持,哪怕暂时分不出高下,也可以携手从“版权大战”中胜出。资本力量欠佳的小视频平台,难逃被兼并的命运。对于第二梯队的搜狐,冯鑫也给出了预言,“搜狐视频跟着跑是没用的,它没有靠山和流量,如果不把搜狗卖掉,也没有钱。”

2018年,搜狐CEO张朝阳发表演讲称,“我们在其他领域没有积攒那么多深口袋资金,现在给投资人承诺不再疯狂烧钱。”

张朝阳曾以为,视频上砸钱只需砸两三年,没想到砸成了一个无底洞。在需要明晃晃秀肌肉的场所,并不强壮的暴风影音选择退场,实属无奈之举,而非懦夫所为。换句话说,即使当时暴风选择了在版权上硬拼,怕也只能落得早早被收购的下场,无法坚持到今天。

对资本的陌生和谨慎,也是暴风没有正面迎敌的原因。在对冯鑫的诸多批评中,不懂得利用资本,就是其中之一。雷军曾帮冯鑫总结过他的三大弱点,其中一个就是,“你对钱认识不够深刻。”

暴风股价最高时,市值曾达到400亿元,但资本上一直毫无动作,等到环境发生变化,股价下跌,才后知后觉地谋划并购定增。融资和并购上的“零经验”,让暴风丝毫没有发挥上市公司的优势,在资本问题上处处碰壁。17年,中信提前感知VR市场的风险,要求撤资,冯鑫不惜垫付5000万回购,剩余4000万的差额通过质押自己的股权来筹措。比如那些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的人士,无论是公司融资上市后还是遇到危机时,冯鑫都表现得像个资本上的老实人。

“资金向来不是冯鑫的优势,他不喜欢钱的较量。”对资本如此不敏感和谨慎的人,自然很难主动去参加一场“砸钱”的活动。

最后,对产品的热爱,和产品所能给予的安全感,使得冯鑫把精力主要放在了产品优化上,放弃了对版权的争夺。

“我们是做产品的。”在对视频发展模式和资本进行了综合考量后,冯鑫回到了最熟悉的产品市场,在其它视频网站加大版权购买的时候,选择在技术领域持续投入,先后推出3D功能、左眼一键高清、右耳环绕声、安卓手机省电播放等多项功能,通过改善用户的观看体验来提高用户留存。

从暴风的选择可以看出,创始人的个人特质对策略的制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冯鑫对视频平台发展的预判是对的,但若有来自资本的助力,或许在版权之争中能够有所作为,不必另辟技术蹊径。但正如他所总结的那样,“做有把握的事,做你能控制的事,把它做好。”暴风在“版权之争”中所作的选择,可能不是最优解,甚至不是正确答案,但却是最“暴风”的选择。

综上所述,摩根频道认为对资本的陌生和保守,对产品的重视与自信,让暴风退出了“版权大战”的争夺,转而通过其它方式维持增长。性格和命运的双重因素,使得暴风得以逃过并购之路,冯鑫可以继续掌握自己一手打造的产品,但在线视频及版权的大势之下,暴风利润连年下跌,2018年累计亏损9.2亿元,想要迂回取胜的VR、暴风TV、暴风体育,先后遇到亏损严重、投资爆雷、业务解散等问题,最终陷入了漩涡之中,使得创始人和企业迎来一场更大的“暴风”。

科技自媒体“摩根频道”,订阅号:摩根频道。个人微信号tingguangds,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