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在线办公新战役:华为云WeLink特立独行,飞书最想“飞”过谁?

 2021-02-09 13:52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螳螂财经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瞄准在线办公的飞书,振翅欲飞。

作为字节跳动旗下自研的办公套件产品,2016年诞生的飞书,于2017年年开始在字节跳动内部全面使用,经字节内部数字化实践(使用)后,在2019年9月正式对外开放。

发展至今,飞书已经整合了即时沟通、共享日历、云文档、视频会议、云盘、工作台等一系列在线协同办公功能,并推出了飞书文档、飞书会议等独立APP,拥有飞书妙记、飞书多维表格等颇具特色的产品,跟钉钉、企业微信、华为云WeLink一起并称“在线办公四小龙”。

由于2020年疫情影响,在线办公需求爆发增,钉钉、企业微信、飞书等在线办公平台的用户量突飞猛涨。据App Annie数据显示,疫情爆发后的2020年2月,钉钉、企业微信、飞书的手机下载量增长率分别环比上升356%、171%和650%。其中,飞书虽然增速亮眼,但与底子更厚的钉钉和企业微信相比,尚处于劣势。

不久前,钉钉和企业微信先后宣布各自用户量突破4亿,服务的企业和组织数也达到新高。据各自官方披露数据,企业微信服务的企业和组织数超过550万,钉钉服务的企业和组织数超过1700万。目前,飞书官方虽尚未公布用户量、服务企业和组织数,但差距显然存在。

后发的飞书,无疑背负着更大的压力。 1月8日,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其头条号发文喊话腾讯,要求后者停止无理由封杀飞书。引起各界关注的同时,也能感受到飞书的焦虑。

一、数字化大潮汹涌而至,在线办公“水涨船高”

2020年突发的疫情,对绝大数行业来说都是一次危机,但对在线办公行业来说却是一次加速发展的转折点,原有有三:

首先,疫情影响助推企业在线协同办公、远程办公成为新常态。

其次,新基建政策红利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加速。

最后,C端红利消失,让互联网大厂加大了ToB服务的推进等等。

以钉钉的发展为例,4个1亿用户增加所花时间分别是三年、一年半、九个月、九个月。与此同时,入驻企业和组织数也从500上涨到1000万、1500万、1700万,增长曲线非常亮眼。

钉钉并非个例,近年来在线协同办公的快速发展出人意料。2019年12月25日成立的“腾讯会议”,其最初目标是到2020年年底实现5万DAU(日活量),结果仅2个月后,DAU就超过1000万,8个月后用户就超过1亿,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在钉钉与企业微信等头部企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处于第二梯队的飞书、华为云WeLink等也趁机驶入发展“快车道”,让在线办公赛道的竞争日趋白热化。

2020年年初,飞书频频调整免费使用政策,从限时免费使用——部分企业3年免费——到所有企业免费使用,吸引了一大波潜在用户,成为在线办公的重要玩家。

2019年12月正式开放的华为云WeLink同样不甘示弱。2019年12月25腾讯会议成立,第二天华为云WeLink智能工作平台就紧随而至。2020年1月26日当天,华为云Welink就新增了近5000个企业/单位使用,在春节期间新增企业数更是达到十万,新增日活用户数超100万,业务流量增长50倍。

2020年3月4日,任正非表示“WeLink的战略机会窗口已经出现,我们要扑上去,撕开它,纵向发展,横向扩张”。2020年年底,华为更是斥重资推广其企业智慧屏“办公宝”,邀请李诚儒、撒贝宁、刘德华等名流大咖为其站台。

在种种因素之下,钉钉、企业微信、飞书、华为云WeLink等都在2020年都迎来了爆发式增长,重构在线办公市场格局的同时,也让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

二、助力企业在线办公”过海“,四小龙“各显神通”

尽管同处在线办公赛道厮杀,但钉钉、企业微信、飞书和华为云WeLink各自打法又略有不同。

2020年11月18日,飞书在北京举办“2020飞书未来无限大会”。在发布会上,据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介绍,字节跳动做飞书,是因为公司在国内外所有的主流办公软件中,找不到一款能够完全满足公司需求的产品。

谢欣认为,市面上主流办公工具已经跟不上如今的“知识经济时代”,存在着三大主要问题——生产力工具缺乏变革、工具往往用来管控人而非激发人、大部分B端产品用户体验差。

这些问题的存在,不利于知识创新和涌现,于是字节跳动开始自研飞书——一个以服务人和信息为核心的产品。飞书的打法因此也被业内称为“信息流”打法,更强调使用者(C端)体验,并在内部使用后才对外开放。

“螳螂财经”认为,飞书是一款深深烙刻“字节跳动式办公”基因的工具,字节跳动希望将自己在“信息流”领域的先进生产力,通过飞书赋能给其它企业。如飞书体现出了公司内部的开放,员工可以直接看到领导者的OKR。而飞书提供的解决方案,也主要瞄准互联网、高科技和新媒体行业。

跟飞书类似的是华为云WeLink,同样是在内部数字化实践之后再向外输出的产品。不过其瞄准的服务对象变成了中大企业和政府组织,这是华为熟悉的客户群与强项。

在2019年12月正式开放前,华为表示WeLink全球联接团队52万个,联接知识21亿次/年,使全球华为员工整体协作效率提升30%。而早在2017年1月,华为云WeLink1.0已经在内部推出使用。

与飞书不同的是,华为除了在组织经验上的输出,硬件和技术也是华为的强项。 因此,华为的做法是将Welink与5G/云/AI/IoT等联接起来,联接企业的团队、业务、设备和知识,让企业的沟通流、业务流、数据流迁移到云端,做成政企数字化转型的“黑土地”。华为云WeLink和华为的各种终端整合,成为入口,至于其上的场景,则“让企业销售部门和使用部门去研究”,任正非表示。

华为企业智慧屏(办公宝)就是一个例子,作为一台与华为云WeLink紧密整合的云原生硬件终端,不仅可以承担企业内部高质量音视频沟通、远程双向协作的任务,还能作为企业各类管理系统、指挥系统与大数据BI的交互入口和协同中心,让企业管理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按照华为数据存储与机器视觉中国区总裁康晓宇的说法,“华为将自研的音视频编解码技术,从上百万元的视频通话设备浓缩到几万块一个的屏幕,正是要实现AI的普惠”。

钉钉和企业微信跟飞书和华为云WeLink则不一样,诞生之初两者沿用了传统的OA办公模式,从IM出发,更加侧重企业管理,在考勤、审批等提升企业组织管理效率等领域表现出色,尤其便于领导监督和管理员工。其最初的服务对象以生态内的中小企业为主,随后拓展到各类型企业。

不同的是,钉钉更侧重对内管理和沟通,当年的钉钉打卡和钉消息成为管理者的最爱。企业微信则更侧重对外沟通和管理,如统一管理员工对外形象,管理企业用户等。

不过,发展至今,两者又发生了变化,开始往生态集成方面发力。 如钉钉进入“云钉一体”时代后,自身的定位从IM协同办公平台升级为企业级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螳螂财经”认为,如果说此前的钉钉是一款SaaS工具,那么现在的钉钉,则要像是一个SaaS生态平台。

而企业微信,通过与微信互通能力不断增强,以及开放更多底层能力和接口,当下的企业微信也不再是单一的企业服务工具,更充当了“企业内外的连接器”的角色。

可见,在助力企业数字化办公转型方面,钉钉、企业微信、飞书、华为云WeLink四者的目标一致,但基于各自不同的基因和资源,在服务对象和打法上又各有不同。

三、飞书的对手不是钉钉,华为云WeLink在走自己的路

不同打法的四小龙,又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竞争。钉钉和企业微信对战已久,

且规模最接近,两者无疑将彼此视为当下最重要的对手。那么,对后发Welink和飞书来说,谁才是他们最重要的对手?

从ToB服务的基础来看,在线办公四小龙中,飞书可能最弱。

阿里天然的toSMB基因、钉钉最早布局企业协同办公(四小龙中),坐拥阿里系海量中小企业的办公需求,以“工作流”打法出道的钉钉迅速崛起,成为当下用户量(与企业微信持平)和服务企业组织数最多的平台。

企业微信比钉钉出道要晚,但得益于其独特的社交基因,在以IM为基础的协同办公领域,有着独一档的优势。虽然企业微信诞生之初,由于与微信用户互通能力有限,潜能未能得到快速释放。但随着与微信互通能力的加强,企业微信作为“连接器”的优势愈发凸显。

华为云WeLink虽然开放比飞书还要晚,但是华为在政企服务领域积累比飞书、钉钉、企业微信要深厚得多,ToB基因更厚。不过,Welink的打法与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略有区别,无论瞄准中大型企业和政府组织,拥有海量终端设备、以“硬件”为主的打法,甚至“刻意”与BAT大厂对峙的打法,让其与三者正面对战的几率变小。

因此,“螳螂财经”认为,华为云WeLink的另辟蹊径,会让其面临正面战争的压力会相对较小,而同属互联网企业的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之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不过从飞书几度隔空对微信喊话来看,飞书的对手不是钉钉,而是企业微信。 背后逻辑很好理解,因为两者打法更接近。

在在线协同办公领域,相比钉钉更看重以“事”为中心,企业微信和飞书更看重“人”的力量。除提升企业组织和办公效率外,两者还同时瞄准了“助推企业高速增长(获客)”。

其中企业微信的“客源”充足,微信的“私域流量”是其杀手锏,即ToC的连接能力——企业通过企业微信连接作用,可以直接触达微信上海量用户,并进行更加高效的私域运营和管理。

企业渴望私域流量和运营,SaaS服务商希望增加服务客户粘性,于是,私域流量就成了企业微信获客的一个突破口。此前企业微信2020年年度大会上,企业微信将客户群人数全面升级到500人,开放客户群红包功能,优化离职/在职员工继承功能等皆是为此而来。

而字节跳动擅长的地方是“增长”,这表现在两方面。

第一,字节跳动本身员工和组织规模增长很快——据晚点LatePost此前报道,2020年,仅用一年字节跳动员工就从6万增长到10万,平均每个工作日约有150名员工加入到字节跳动全球超240个办公点。

第二,是字节跳动的用户量增速快。作为APP制造工厂,字节跳动打造了诸如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众多明星产品,是用户增长高手。

飞书作为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在线协同办公工具,自然有其独到之处,这是吸引企业使用的关键。

此外,最近字节跳动另一款ToB产品”火山引擎“进行了改版升级,不仅新增了20+新产品,还将Slogan从“科技激发创造”改成“智能激发增长”,平台定位更是从“企业技术服务平台”变为“全球领先的企业智能增长引擎”,并投入20亿元发布“火种计划”帮助5000家中小企业落地数据赋能。事实上,从字节跳动收购才云开始,就已经显露了它对企业级云服务市场的战略意图。

可见,就如何通过数字化赋能、在线协同办公,帮助企业实现内、外部增长,已成为飞书和企业微信比拼的着力点。而要实现这个目标,流量和用户就成了关键,这也是飞书频频喊话,宣称其被微信封杀的原因和关键。

因此,无论是基于飞书自身发展,还是帮助企业实现增长,飞书最需要“飞”过的,是企业微信这座大山。那么,在ToC业务一路高歌的字节跳动,能在ToB业务上复制成功吗?不妨猜猜看。

文|陈小江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螳螂财经    /    文章:279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