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移动互联 >  正文

网易云音乐赴港上市 多元化音乐产业追赶亏损

 2021-06-04 09:00  来源: 蓝鲸浑水   我来投稿   柒柒柒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5月26日,网易云音乐干了两件大事。

早上,音乐主导色测试刷屏朋友圈;下午,网易云音乐向港交所递交申请表,拟在香港上市。网易云音乐即将成为继网易有道之后,网易旗下第二个独立上市的子公司。

招股书首次披露了网易云音乐大量的核心运营数据。

首先是营收方面,过去三年中,网易云音乐收入快速增长。从2018年营收11亿元人民币增至2019年23亿元人民币,营收并在去年进一步增长即将突破50亿元,涨幅明显。

除此之外,亏损率明显收窄,从2018年的114.7%降至2019年的45.6%,并进一步降至2020年的12.2%。

以上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

图片截自网易云音乐招股书

其次是用户数据,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目前有3亿注册用户,2020年月活用户数达1.81亿,增速占全行业第一;用户日均听歌时长达76分钟。

同时,网易云音乐付费会员数从2019年的860万扩大到2020年的1600万,同比大幅增长86%,2020年会员付费率达8.8%,位于国内音乐平台第一。

优秀成绩的背后,网易云却仍处于亏损之中,主要原因是歌曲版权成本的增长。网易云的版权问题还有救吗?“原创+社区”的生态模式能否突围版权成本的掣肘?

网易云的版权怎么了

版权太少一直是网易云被用户吐槽的最多的问题,眼看着自己收藏的歌曲变灰,不少网友表示“过去点的红心,现在统统来扎心”。

歌曲版权是音乐类APP的核心竞争力,阿里音乐前董事长高晓松曾公开表示:音乐产业最前端的内容贡献者称得上是“弱势群体”,其主要原因在于版权混乱。

于是,各个在线音乐公司开始用钱筑起版权的壁垒。2018年赴美上市的腾讯音乐可以用”财大气粗“来形容其在版权方面的动作。

2014年起,腾讯音乐花了三年的时间,先后集齐了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三大音乐公司的独家版权。凭借中国市场80%以上,3500万首歌曲的授权在国内音乐版权方面占主导地位,而网易云音乐公开的曲库量仅为2000万首。

版权不够丰富正是网易云音连年亏损的主要原因,股权书显示,网易云音乐用于购买内容服务的成本的费用在2018年至2020年累计达到96亿元。

网易CEO丁磊表示希望音乐版权费用回归理性。“ 国际三大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华纳)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模式,使得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等需要购买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两到三倍的成本。”

除了歌曲资源广度的争夺之外,头部音乐人的版权问题也影响着大部分用户的去留。

图片 左截图为QQ音乐,右截图为网易云音乐

以周杰伦为例,网易云音乐由于没有续签到周杰伦的版权,在2018年4月下架了周杰伦的所有歌曲。有数据统计,仅因周杰伦一位歌手的版权问题,就引导了近15%用户流失到了腾讯音乐。

2018年进入行业整合期后,在监管的推动下,独家版权的模式逐渐淘汰,企业间版权合作随之开始。

网易云音乐分别与腾讯音乐、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授合作,版权不再是核心竞争点,在线音乐行业来到了深耕内容的时代,留存用户的比拼也在一定程度上转移到了运营层面。

“原创+社区”的奇招

如果说版权是存量之争,那么用户就是增量之争。

网易云音乐从2013年入场时就放弃了只做音乐播放器的想法,侧重”发现与分享“打造音乐内容社区,也正是这”奇招“使得其在与同期的酷狗音乐、腾讯音乐等多家头部公司battle时,还有一席之地。

为了深化“社区-音乐人-平台”闭环这一概念,同时也是弥补在音乐版权上的短板,从2017年起,网易云音乐开放音乐人入驻,与原创音乐人直接对接,跳过发行公司、版权公司这一中间环节,

2018年,网易云音乐又推出「云梯计划」,通过一系列的激励活动增加原创音乐人对平台的粘性。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入驻了包括隔壁老樊、颜人中等一大批优质原创音乐人超23万人。原创音乐人作品在平台歌曲播放次数中的占比达45%。无疑的是,网易云的这一举措为平台带来了巨大的活力。

“ 我在这挖到了好多宝藏歌手 ”

“ 感觉我和这些歌手的距离更近了 ”

——评论来自网易云用户

除了专业音乐人的入驻,网易云还开放电台的形式,全员可参与音乐内容的UGC生产。

歌单也是网易云的另一大特色,截至2020年底,网易云音乐用户创作的歌单总数超20亿。

正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小众歌曲存量以及用户创建歌单的活量,使得网易云音乐的曲库利用率一度达到80%,而其他在线音乐平台一般只消耗头部内容,曲库利用率仅在20%左右。

在社交特色和音乐多元化的基因下,网易云的受众更加年轻化,招股书披露,网易云音乐89%的活跃用户为90后。

而这批年轻人除消费优质音乐及音乐衍生内容外,对与他人互动及表达自我有更高需求,这也进一步深化网易云“原创+社交”这一模式。

多领域发力何以平衡盈亏

招股书透露,继续深化社区服务,仍然是网易云音乐未来发展重心,但网易云更大的问题在于盈利问题。

为了解决公司持续亏损的问题,网易云音乐寻找了更多变现的可能性,在众多领域全面开花,已建立起包括LOOK直播、声波、音街等在内的社交娱乐产品矩阵。

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围绕音乐为年轻用户打造的音乐娱乐服务获得了迅猛的增长,其收入在2018年LOOK直播推出后高速增长,从2019年的5.414亿元大幅增长至2020年的23亿元。

另外,直播服务每月每位付费用户收入(ARPPU)表现突出,从2019年的476.1元增长至2020年的573.9元,是腾讯音乐社交娱乐用户付费的4倍。

尽管收入显著,但众口难调,不少用户认为多方变现后让平台大众化,渐渐破坏了原有音乐社区的和谐氛围。

图片截自网易云-云商城

云音乐商城里除了音乐票、乐器,甚至还出现了美妆产品、玩偶,衣物等产品,被网友吐槽不务正业。

相信用户也不愿意看到一款懂音乐的产品停滞不前,平台不应在利益面前疏忽了为用户提供更好的音乐内容。

在更多的歌曲变灰、版权太少的事实下,“情怀”、“小众”的营销手段显得不够分量,这些“情怀”能用多久我们暂且画上问号。

平台应该爱惜羽毛,在现有的高活跃社区基础上扩大流量,实现社交商业化和用户体验之间的平衡。

文章来源:蓝鲸浑水(ID:hunwatermedia),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fIecnyH6PzpRpeoJL14brg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柒柒柒    /    文章:2750篇

相关标签
网易云音乐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