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数智未来·赋能增长,企业数字化实践城市论坛(苏州站)成功召开

 2021-07-26 09:17  来源: 互联网   我来投稿   云台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7月22日,由纷享销客、华为、金蝶、Convertlab荟聚、分贝通联合主办的“2021企业数字化实践城市论坛(苏州站)”在金鸡湖凯宾斯基酒店隆重召开,本次大会以“数智未来·赋能增长”为主题,吸引了线下线上数万人次参与。纷享销客创始人兼CEO罗旭、中国信通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云计算部副主任徐恩庆、华为云资深生态发展总监郝云堂、极飞科技高级副总裁徐连云 、神州数码集团副总裁兼CIO沈暘、 苏州凌创电子系统有限公司总经理郝瑞东和制造、高科技、数字营销和财务领域等40位企业嘉宾,分别从企业数字化洞察、方法、实践、行业、场景角度方向带来了精彩分享。

罗旭:以数字为驱动的社会化商业智能时代已经来临

纷享销客创始人兼CEO罗旭表示,如今,我们正处于T2B2C的时代,整个世界因为数字,因为技术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如果企业对现在和未来的趋势没有清晰的认知,就很难把握当下。

整个互联网在C端,比如游戏、社交、新闻、电商这些领域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进入互联网下半场,技术驱动着商业的变化,促使我们的生活、消费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可以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T2B2C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巨变的时代,我们既不要急于高看现在,因为很多东西是需要时间,需要实践的,但是也千万不要茫然地低看未来。

从产业互联网这一侧来看,智联时代B端呈现出全场景、全链路、端到端、一体化四个特征。 我们发现,从信息流、数据流、资金流到最后的服务流和物流,都会端到端连接打通起来,最后整个产业朝着数字化、生态化和智能化的大趋势变化。从企业维度来看,企业是经济构成的基本个体,以数字为驱动,会让整个企业发生社会化和智能化的变革。

另外一方面,技术会驱动我们先完成一些局部业务的系统化,然后慢慢完成整个业务的数字化,以及整个商业的智能化。 同时,整个组织的驱动模式、发展模式背后的动因也发生了变化,最开始是以生产为核心,逐渐发展为以客户为中心,以市场驱动,完成社会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智能化的能力提升以后,就变成以数据为中心的价值驱动。但总的来说,企业的核心本质还是获得客户并创造客户。

演讲中,罗旭也提到,软件的终极使命并不是制造工具,最终是一个价值平台,数据平台,生态平台,而其中最核心的是沉淀和容纳数据。 所以,数据力,数据会成为企业未来最核心的生产要素。

徐恩庆:数字化转型从概念阶段走向实操阶段

从国家的层面来看,无论是“十四五”规划纲要,还是从国家各个数字化相关部门,以及国资委层面相关文件的推动,数字化转型被提了25次,国家层面持续烘托数字化的氛围,使得数字化走到了爆发的节点,以前是停留在概念上,现在到了实操阶段。

说起数字化,他和以前所说的信息化有什么关系?实际上传统的信息化和现在的数字化已经不是完全割裂的关系,现在的数字化是大的信息化发展的全新阶段。现在,我们之所以一直强调数字化,是因为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数字技术,已经全面渗透到了企业的生产价值创造过程当中。当然,从信息化到数字化时代,确实发生了一些本质上的变化。

这里,我们也发现,企业数字化转型呈现一些发展趋势:

第一,企业底座整体向平台化发展。 以云计算技术为承载,融合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数字孪生等新一代数字技术于一体的数字化平台底座,是当前企业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方向。

第二,业务的解构、协同、开放成为转型焦点。 在底层数字基础设施平台转型的基础上,越来越多的企业更加关注上层业务的转型。

第三,以客户为中心的数据价值化驱动运营创新。 大家都在说数据要素,但是在数据层面,其实还都处于探索的阶段。把那些数据更多的挖掘起来,用起来,其实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第四,价值提升成为衡量企业数字化的重要考量因素。 所有的转型都应以效果和价值为导向,应综合考虑成本效益等方面,符合企业当下的综合情况,给业务等客户部门带来更好的满意度和业务贡献度,不断地为组织、客户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共同创造价值。

徐恩庆提到,作为国家标准的研究单位,面向转型企业,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制定了企业 IT 数字化能力和运营效果成熟度模型(IOMM),从而帮助企业做一些价值和能力衡量方向的事情。

郝云堂:数字化转型成为企业的必答题

近几年,随着国家新基建相关的政策法规的出台,数字化转型乘上了最好的东风。可以说,数字化转型已经不是一个选择题,而是一个必答题。

这里的新基建主要指三个方面,信息的基础设施、融合的基础设施、创新的基础设施。 从信息方面来讲,数字化转型首先是指信息如何收集,如何治理,如何帮助企业做决策。融合则是如何将云、AI,5G等新技术综合应用。而说到创新,就是要考虑我们利用这些工具,这些信息化的手段,如何开发创新的生产工具,创新的生产资料及创新的生产力,最终帮助企业提高效率,提高竞争力。

这里,郝云堂分享了华为的数字化转型实践,主要是“转”五个方面:第一,转意识,业务与技术的双轮驱动;第二,转组织。数字化转型通常不是某一个部门能够独立完成的,需要企业内形成业务与IT一体化的团队。

第三,转文化。 这意味着数字化转型不光是上层领导的事情,而是企业里面每一个人的事情,每一个普通的员工都可能是数字化转型的参与者。

第四,转方法。 数字化转型有非常多的比较成熟的对象、流程、规则和方法,包括有很多实践,企业到底采用哪种体系,事先要有一个统筹的规划。

第五,转模式。 企业要能够把既有的应用保留下来,同时还能做到创新。

徐连云:企业数字化建设,选对厂商很关键

说起极飞科技所做的事情,徐连云首先提到了中国农村这些年发生的变化。第一个是劳动人口逐年下降,第二,劳动的年龄逐年上升。但是,另一方面,土地经营权的流转在加剧变化,零散的小农户的种植模式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退出舞台,规模化、集约化的农田生产管理模式开始涌现。

所有这些变化,都在为一个行业创造巨大的时代机遇,也赋予其巨大的时代责任,就是农田的无人化,用机器人种田替代传统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时代,让农业种植变成高尚的,很酷的,很轻松的职业,让种田变成一种生活和娱乐方式,而不是一个维持生计的方式,而这也是极飞科技正在努力的方向。

智慧农业演进之路

徐连云坦言,尽管在农田数字化领域,极飞科技在全球是一家较为领先的公司,但是往往自己的信息化建设还处于“小学生”阶段。而对于如何选系统,徐连云也分享了他的方法:第一,这家公司融资情况怎么样。第二,口碑怎么样。第三,供应商有没有开放和互联的意识和格局 ,因为企业不可能一家独大,一家公司做所有的系统,一定是垂直领域各自专业分工。

沈暘:科技公司数字化转型“难”

说起科技公司的数字化转型,沈暘表示,其实特别难。为什么这样说呢?第一,科技公司的业务要频繁转型。第二,组织变化非常快,经常会出现把原来的人员调去做一些新的业务,引入新的人才做融合的现象。第三个,内部竞争太激烈,在科技公司里面,可能IT部门,业务部门和职能部门都是一个个的内部客户。

这些特点使得科技企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相较其他行业企业要难得多。

而在探索科技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又不得不提到承载其转型的企业软件。沈暘指出,在美国排名前几十名市值的科技公司,ToB和ToC各占一半,而在中国,最大的ToB公司和最大的ToC公司市值要差十倍以上。

在这种差距中,国内企业软件的新模式也在逐渐形成:从定制化到商业软件,到SaaS,再到开源和应用商店,不同的产品都在并存。

郝瑞东:成本设计对于企业数字化转型很关键

说起数字化转型,提到最多的可能是:怎么转?转哪些?但实际上,对于制造企业而言,在公司的经营逻辑中,设计过程很关键。因为设计决定了两大成本:物料成本和人工投入。

如何设计?这里,郝瑞东提到,首先,企业要思考,在设计过程中,怎样降低设计成本?在当今人力成本越来越高的时代下,怎样改善提升人工效率?怎样把东西做得更好,减少材料成本的浪费?第二个,研发人员的协作是非常大的挑战。IT中有很多软件需要研发,这就需要客户需求部门提出需求,架构师做底层的软件逻辑,要想使这些团队互相之间协作,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第三,信息的流转带来很大的浪费,怎样提升效率,把信息传递利用起来,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第四,资源浪费,要求企业思考如何有些利用资源。

所有这些,对于要想提升盈利能力的企业来说,都要深度研究,通过设计过程和设计人员的利用,通过有效的手段来把设计人工的投入和物料成本结合起来。

写在最后

在上午主论坛的圆桌环节,纷享销客创始人&CEO罗旭、金蝶中国星空智能制造方案总监计晓军、华为云资深生态发展总监郝云堂、Convertlab CEO高鹏和分贝通COO施伟就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厂商的机会与挑战展开了讨论。

 

同时,在此次大会下午的分论坛环节,关于制造企业的数字化实践、高科技企业的数字化实践、数字营销创新方面的实践和企业下一代财务方面的数字化实践,众多行业企业嘉宾纷纷贡献了实战干货。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云台    /    文章:28357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