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报道

扫一扫,联系编辑获得审核机会

符合以下要求,获得报道机会

  • 1. 新公司求报道
  • 2. 好项目求报道
  • 3. 服务商求报道
  • 4. 投资融资爆料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  电商分析 >  正文

真实的差评,披着媒体外衣的电商

 2018-06-01 14:09  来源:微信公众号:GPLP  我来投稿

  2018年最火项目 电销机器人等你加盟

  文/王骐骥  GPLP独家首发

  本文来源于GPLP    微信公众号gplpcn

  从宣布融资到位到主动退还3000万资金,前后不过才5天时间,腾讯和差评用实际告诉了我们什么叫“闪离”。

  2015年差评成立时,或许做梦也没想到三年后正在如日中天的他们,会因为一笔融资和关于“洗稿”的质疑而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腾讯同样也没有想到,水逆之年的他们,会因为一次小额度的投资,就让自己深陷舆论漩涡,饱受各方指责。

  差评,作为一家自媒体,文风主打幽默、犀利和吐槽,以在科技界“打黑”成名,据差评对外宣称资料显示,差评内容平台拥有500万+的精准用户,日活可达40-50万,加上头条等合作平台,用户已达600万+。

  不过,差评君依旧不能算作媒体,顶多是披着媒体外衣的“电商”。

  差评请不要侮辱“媒体”二字

  差评的账号主体为“杭州麻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杭州麻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初始注册资本为19.35万元。2014年未按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5年11月补报后移除。

  公司核心成员为CEO陶伟华,也是“差评”创始人。2015年7月,陶伟华以“差评君”身份出道,一人运营起“差评”公众号。不到3年的时间里,差评孵化了“差评君”、“小二”、“小黑胖”等IP。

  对此,差评号称自己是科技新媒体。

  诚然,差评有原创,但是,却被一群媒体围殴,以至于退还腾讯投资。

  其背后的主要原因,则是因为差评的洗稿问题,关键洗稿了,对方还理直气壮,出事后一味狡辩,避重就轻,连道歉都显得那么虚伪。

  对于外界洗稿质疑,陶伟华进一步解释,用同一人物的热门梗、参考同样维基百科的资料,在新媒体的内容生产中很正常。

  正常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标注原创,即使是引用也应该有出处来源,更何况一些稿件相似度那么高。

  另一个创始人徐建军又是何许人也?

  前行报出品人。

  使用Google搜索给的第一条结果是“杭州《行报》被曝系统化地盗用豆瓣网友的文章”。点进去看看,最后豆瓣网友总结是“行报网事栏目大量盗用如张佳玮、风行水上、张唐、这么等大量豆瓣作者的文章”。这样的背景,诞生有“洗稿”嫌疑的差评,也并奇怪。

  差评内容主编小黑胖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也透露,差评并不追求一手消息的内容制作,表示“我们很少做实地采访的选题,因为我们不是专业媒体,也不是老媒体转行过来的,我们也知道,我们现在肯定不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人,但是我们是卖思想的,不是卖新闻的。

  这让媒体众人恼怒。

  为啥,对媒体来讲,讲究真实是其最基本的操守,媒体一旦“造假”,普通人很难分得清真假,后果危害极大。

  比尔·科瓦奇和汤姆·罗森斯蒂尔的《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新闻从业者须知和公众期待》提出了新闻工作者所应具备的最基本的个人品质,其中首要的原则便是“新闻工作首先要对真实负责”。新闻传播技术有差别,新闻工作规则是相同的,“新闻真实”是首要规则,是新闻工作者应具有的本能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

  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不会忘记,民国时期,一个叫斯诺的美国记者,为了取得详尽的第一手人物资料,深入到陕甘宁边区,采访了大量的八路军和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人,完成《西行漫记》的写作。随后《红星照耀中国》(《西行漫记》)在英国伦敦公开出版,在中外进步读者中引起极大轰动。1938年2月,中译本又在上海出版,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真正形象。

  人类会有不同的国籍、种族、肤色等,记者也有不同的分类,但媒体人的原则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实事求是。

  差评标榜自己是自媒体,然而自媒体也是媒体,差评的操守在哪里?真实在哪里?

  对于外界洗稿质疑,陶伟华进一步解释,用同一人物的热门梗、参考同样维基百科的资料,在新媒体的内容生产中很正常。

  正常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标注原创,即使是引用也应该有出处来源,更何况一些稿件相似度那么高。

  另一个创始人徐建军又是何许人也?

  前行报出品人。

  使用Google搜索给的第一条结果是“杭州《行报》被曝系统化地盗用豆瓣网友的文章”。点进去看看,最后豆瓣网友总结是“行报网事栏目大量盗用如张佳玮、风行水上、张唐、这么等大量豆瓣作者的文章”。这样的背景,诞生有“洗稿”嫌疑的差评,也并奇怪。

  差评内容主编小黑胖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也透露,差评并不追求一手消息的内容制作,表示“我们很少做实地采访的选题,因为我们不是专业媒体,也不是老媒体转行过来的,我们也知道,我们现在肯定不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人,但是我们是卖思想的,不是卖新闻的。”

  差评的背后是是一支近百人的团队,驻地杭州,多为理工科背景,包含大量科技数码领域的技术人员,并不包括媒体出身的编辑。

  差评君说,他们的编辑“大部分是理科生”,他们“足够了解专业知识,才能写出非专业的人都能看懂。”

  差评想用一个“理科生”的幌子来证明自己更擅长做科技媒体,写出来的东西更“专业”甚至更好看,很可惜,逻辑上立不住,“理科”是一个很庞大的学科集群,而且和是否洗稿并没有关系。

  正如品味说的那样,差评君,不要侮辱理科生,不要侮辱了那些理工科专业出身的、在媒体的操守和专业性上做得极其出色的媒体老师们。

  真实的差评,披着媒体外衣的电商

  差评成立于2015年,加上此次,差评共计完成四轮融资,总额达5000万元,可惜这次钱还没捂热,就不翼而飞了。

  2016年下半年开始,由于依赖广告的传统媒体思路天花板过低,差评搭建了电商平台“差评黑市”和众测社区,打造了从内容到卖货,再到UGC社交的完整闭环。

  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7月“麻瓜网络”经营范围拓展,此前经营范围为技术研发、技术咨询、销售:计算机及配件、电子产品(除电子出版物)等,2017年7月后拓展至食品、家电、珠宝、建筑等。

  依托于庞大的粉丝和流量,其在内容这个平台上孵化的出了“差评黑市“这个电商,根据差评给出的官方数据,“黑市商城”上线一年多,拥有3万多会员客户,在每周只做一次活动的情况下,月GMV(商品交易总额)达到400多万。

  目前广告和电商是差评的两大支柱,电商业务所占的收入比重也在逐步在上升。同时,正在开发新的商业模式。比如众测,众测从2017年年底开始做,众测也成为了品牌方寻求合作的方式之一。

  因此,可以总结说,差评依靠粉丝流量然后实现出售商品的目的,简而言之,差评就是一家电商运营公司,而不是其对外宣称的科技自媒体,因为追溯到原创新闻内容制作的基础条条框框,差评君根本一条都不符合。

  科技媒体也是媒体,然而,差评根本不符合任何媒体的准则,所以,差评就是一家披着媒体外衣的电商公司。

  存在道德风险的公司,投资机构会慎重考虑,腾讯趟过的雷区,其他机构必然会引以为戒。

  媒体的价值应该是什么?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记者”,这是一些人的口头禅。似乎我们这个时代,已不再需要很多专业的记者了,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在微博、微信上发布和传播新闻,而这正越来越成为人们普遍参与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流量为王,追求10万+的路上,很多记者、媒体人也被外界教唆着去创业做自媒体了,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然而,自媒体人越来越多,真正的媒体人却凤毛麟角!

  但是,遍布中国及全球,仔细观察,实际上真正撑起媒体这片天空的,还是真正的媒体人。

  还记得曝光地沟油的那位记者吗?虽然最终遇害了,但是让世人认识了地沟油。如果没有他,也许我们大众还在吃着地沟油。

  很多调查记者卧底数月,只为一个真相。战争时期,那些战地记者更是随时面临牺牲的风险,但他们仍然勇敢的前往第一线,只为寻找一个真相。

  资料显示,在美国,战地记者发出来的新闻通常需要花费成本10万美元,而洗稿的话只有十分钟和十美元,差距如此之大,所以人们对洗稿趋之若鹜。

  然而,这种拿生命换回来的素材,如果被其他自媒体轻易洗稿,不受到尊重,那么,以后谁还会做这个?谁还尊重真相及事实?这个社会哪来的正义及真相?

  媒体是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线,差评,请不要侮辱媒体二字。

  无论媒体形态怎样变化,时代如何发展,高质量的信息、原创的内容都会是稀缺品。

  差评可以说自己是理工男,也可以说自己不是传统的“媒体人”,可以不接受系统性新闻理论,但这些都不是可以洗稿的理由。

  媒体人报道的是新闻,新闻的核心价值是真相,这是我们媒体人永远应该恪守的底线,尊重知识产权是每个人的事情。即使有一天,自媒体作为媒介取代了传统媒体,记者的正义感、勇气、思想、采访技巧、文字表达能力仍是这个领域最重要的资源,理工男也要尊重原创,尊重知识版权。

  二更食堂、内涵段子,一个个案例面前,媒体面前的警钟长鸣——新媒体更要严格自律,担负起自己的社会责任,承担起自己所肩负的历史使命,坚守媒体宣传的主阵地,不要为了娱乐大众、吸引眼球而盲目地做“标题党”,不负责任地胡乱报道,毫无根据地胡写乱编。

  让重视知识版权成为行动。

  差评的反思叫反思吗?

  针对广泛被业界质疑的“洗稿”问题,“差评”团队贴出了与霍炬的判决书(结果是“原告主张被告侵害其著作权依据不足”),介绍了目前的团队,重申了公司的梦想,并表示从6月1日开始,会试行新的内容生产制度。

  事实上,整件事件的核心不在“梦想”,在“洗稿”。

  自己辛苦约采访对象、苦心孤诣地写稿,全部都是原创劳动,却被人拿过去,改头换面一番,做个整容后放在公号上,很轻松地成了对方的流量利器。是你,你会怎么想?

  事实上,在内容生产领域,洗稿一直存在,被谑作“高级抄袭”。何为引用,何为抄袭,何为参考,一直难以界定。因为,洗稿确实是一个业界难题,法理上它完全行得通,但做原创的人都知道,它在道理上完全行不通。即便是闹上法庭,最终结果对原作者也非常不利,上面霍炬与“差评”的官司就是一个很好的注脚。

  “洗稿”向来是媒体圈的一大陋习,近年来,伴随自媒体的火爆,洗稿现象频发,一些写作者不堪其烦,深受其害。与搬运工式的抄袭相比,洗稿无疑更隐蔽,也更“聪明”,但同样为人不齿。

  在10万美元与十美元的成本面前,洗稿的不良风气蔓延,但这不仅造成大量的文字侵权,还可能导致原创力的枯竭。

  差评就是一个典型。

  如果想问GPLP君一个答案,差评真的洗稿了吗?

  GPLP君的答案是洗了。

  能够在自媒体圈以洗稿出名,差评也算是对得起“差评”这两个字了。

  当然,差评显然是高段位的洗稿,洗的很漂亮也很勤奋,以致在被群起批评后差评粉丝甚至差评自己的辩护逻辑都如出一端:你们都说我家差评抄袭,可你们知道差评有多努力么?

  这也是差评的底气所在。实际上,洗稿非常简单,成本很低,其操作的简便程度,只比过去的原文照抄模式复杂一点点,完全可以批量进行。

  然而,努力就会改变抄袭的事实么?蛋糕做的再好,还是靠偷来的鸡蛋。

  不管是为了流量无节操的蹭热度,还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大的商业价值而不惜洗稿,这都不该是一个行业健康发展的模式。不然,伤害的不仅是公司的名誉,也同样会波及到投资机构,比如说腾讯投资——为一家有问题的自媒体品牌背书,腾讯显然既打了自己的脸,也是在自取屈辱。就算腾讯解释多少遍,也比不上投资一个“差评”对腾讯树立起来的所带来的打击和破坏更大。

  所幸,面对汹汹舆论,双方反应及时,2018年5月28日,差评发布声明,决定将主动退还腾讯相关投资。

  5月27日,“差评”新的声明《TO BE BETTER》里,差评貌似向它们曾经洗稿的对象道歉了。

  事件发展至今,差评此举无论是在为自己留存一点颜面,亦或是面对外界的谴责以及腾讯投资意愿的转变而做出的无奈之举,这对于差评来说,都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sunpeipei

相关文章

小程序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