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蔚来的平衡术

 2019-05-31 13:58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IT老友记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车,从来都是巨头的江湖。

但是,随着电革命的突进,这一极其讲究“门第”、爱论资排辈的传统行业,也正在被新物种侵蚀。一群修炼“唯快不破”大法、甚至“PPT造车”邪功的互联网人,使出群体技能“风口”,一起攻进了造车行业,并自立山头,名曰“造车新势力”。

其中,李斌、何小鹏等都是深谙互联网之道的高手。

随着起初的喧嚣退却,大浪淘沙过后,邪功一派几乎尽数散去,唯有真心求道者留了下来,其中就包括蔚来、小鹏、威马等头部玩家。

随着去年年底政策补贴的退坡,靴子落地,行业秩序正在逐渐建立。至此,造车新势力的赛道才逐渐稳固成型。

在这当口,唯一上市的蔚来汽车发布了自己的2019年度一季报,因这是政策变动后的第一份财报,于是也颇有了几分行业晴雨表的味道,引发了行业的关注。

在这份财报中,蔚来的亏损虽比上一季度收窄,却仍旧达到了惊人的25亿元,而且受政策影响后交付量的腰斩也让投资者们心头一惊。在如此“惨状”之下,李斌及时抛出了两个好消息,给蔚来续上了命。

在疾风骤雨的新能源造车领域,李斌所带领的蔚来,将如何稳住身形,趟出一条生路?

先抑后扬

蔚来的一季报绝对称不上“漂亮”。

根据财报显示,蔚来Q1季度总营收为16.312亿元,环比去年第四季度减少了52.5%;而营业净亏损(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为25.040亿元,环比降低25.1%,同比增加71.4%;ES8交付数量仅仅只有3989辆,仅为去年第四季度的一半,这也是蔚来首个交付量下降的季度。

营收腰斩,净亏损持续,交付量下跌,而上季度好不容易为正的毛利率,这次也跌到了-13.4%,蔚来的财报并不好看。

不过,在政策收紧所导致的震荡之下,蔚来的一季报“萧瑟”也在意料之中。

由于受到补贴政策影响和春节过节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市场对于蔚来今年Q1寄予的希望本身就并不高,市场预期仅为15.25亿元。对于一季度的交付量,蔚来的预期也在3500-3800辆之间。显然,在这两个数字上,蔚来已经超过了市场预期,算是“尽力”了。

但在公布这份“灰头土脸”的财报同时,蔚来还留了一手。

就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李斌就接连扔出了两个好消息。

先是宣布蔚来与亦庄国投签订了框架协议,后者将对“蔚来中国”出资100亿元,以获取非控股股东权益,并协助蔚来中国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先进制造基地,生产公司二代平台车型。

接着,李斌还表示蔚来第二款规模量产车型ES6当天正式下线,6月下旬开启交付。

拿钱、交付,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最重要的两条命脉,蔚来如今再度拿到了主动权。

一套组合拳打得有条不紊,先抑后扬,蔚来显然早就备好了招。

当然,财报灰头土脸并不代表蔚来凉了,一串好消息也并不能判定蔚来就赢了。物有本末,事有终始,对于蔚来来说,最关键的仍旧是产品,最困难的阶段也远没有跨过。

从诞生的那一天起,蔚来就在巨额亏损的路上越跑越远。

从2017年Q1至今,一共9个季度中,除了第一个季度蔚来的亏损为9.61亿元外,此后就没有下过两位数。一路狂飙之后,直到2018年Q4达到了顶峰,单季度亏损达到35亿元。两年多的时间,蔚来的累积亏损超过170亿元。

造车之贵,实至名归。

世人常说,能花钱,才能赚钱。那蔚来的赚钱能力如何?对于一家造车企业来说,赚多少完全取决于车卖出去多少。

对比财报,不难发现,蔚来盈利的核心条件,完全建立在交付量充足、毛利水平足够高的基础之上,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其营收与交付量是完全成正比的。

蔚来营收、亏损(地歌网制图)

从蔚来公布的数据中可以看出,蔚来自2018年Q2开始实现交付,也是从这一季度起,蔚来的财务报表中营收开始为正。

随着产能爬坡、交付增长,蔚来的营收也在接下来的两个季度陡峭上升,并在2018年Q4到达一个高点,那一个季度,蔚来一共交付了近8000辆ES8。

但这条折线并没有能够顺利地一路向上攀登,而是在2019年Q1被“折断”,交付量腰斩的同时,营收也瞬间腰斩——对于蔚来来说,交付对营收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

这边厢营收暴跌,那边厢花出去的钱却是一分也少不了。

蔚来的成本支出,目前主要在市场销售、管理费用,以及研发两方面。根据财报披露,第一季度的市场销售、管理费用达到了13.20亿元,而研发费用也占到了10.78亿元。

此外,蔚来汽车2019年第一季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资产为49.56亿元,环比增加58.14%;限制性货币资金2019.6万元,环比下降39.76%;短期投资资金24.95亿元,环比下降51.60%。

巨额亏损的状态并不会很快结束,在短期之内,其交付量仍达不到支持其盈利的水平。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蔚来对第二季度仍然不看好,预计第二季度汽车交付量仅仅为2800-3200台。

ES8的交付压力,ES6的量产压力,以及新车型ET7的研发压力,这一季度的蔚来可以说是“压力山大”。

掰手腕

造车是一个讲实力的竞赛,既要有资本实力,也要有产品实力。

2019年之所以有新势力洗牌之年一说,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烧钱仍将持续。

作为技术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的典型代表,正在爬坡的造车新势力集体处于巨额投入阶段。显然,2019年仍旧不会有人盈利。

在这个烧钱烧的火热、车却只有寥寥几辆的时候,每家都在“熬”,一旦钱烧完了却没续上,命就交代在这儿了。无情的现实是,如今烧死的都是“短命鬼”,未来只有胜者才能笑谈当年孤勇。

蔚来当然也在“熬”。

根据蔚来披露的2018年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蔚来账上的可支配现金大约还剩94亿元,而按照蔚来当前每季度亏损超20亿元的节奏来看,哪怕身为新势力中的“土豪”,也依然压力重重。

所以,亦庄国投的这100亿元绝不是锦上添花,而是实实在在的雪中送炭。

因此也不难理解,蔚来为何会在与北京亦庄的正式协议尚未签订之前,就迫不及待的将获得融资100亿的消息释放出来——这是给市场一颗定心丸,同时也让自己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蔚来的融资能力绝对算是新势力中的佼佼者了。

截至目前为止,蔚来共完成了10轮融资,融资总规模达到350亿元,背后的金主不乏腾讯投资、高瓴资本、百度资本、红衫资本等大玩家。

此次蔚来再次获得100亿元融资,国家队背景的加持,加上李斌对于寻下一代汽车制造工厂的一番表述,让原本上海工厂“胎死腹中”的蔚来,顿时又拥有了美好的想象空间。

关于建厂,事关造车新势力的资质,也是蔚来的投资者们一直紧密关注的重点。李斌对此解释称,这100亿元主要会用于研发和用户服务体系建设,不会主要用来建厂。

看来,蔚来离拥有自己的厂,仍有一段距离。在亦庄国投的帮助下,蔚来大概率会寻找一家更先进的代工工厂。

除了拿钱续命之外,蔚来也在加紧布局自己的产品线,加码产品实力。

于是,在继ES8之后,蔚来如今又推出了ES6。

按照产品定位来看,这款5座的中型电动SUV将在未来承担蔚来的主要销量重担。目前ES6的预定量已超过12000辆,官网显示,当前用户下单,可于八个周后提车。

一开始,蔚来对ES6就寄予厚望。

根据蔚来披露的消息,ES6的定位对标奔驰EQC以及特斯拉Model 3,将与蔚来ES8共用NP1平台,定位于中型SUV,轴距达2900mm,并且全系标配全铝车身及双电机智能电子四驱系统,可选装84kWh动力电池组。新车0-100km/h加速时间为4.7秒,最大NEDC综合续航里程可达510km。

比之于主打高端市场的ES8,蔚来ES6的定位更接地气。ES8补贴后的价格大约在44-56万元之间,而ES6基础版补贴后价格在30-35万之间,这个价位显然更容易得到用户的青睐。

这个套路是不是有点眼熟?

回顾特斯拉的产品战略,我们就会发现,它在推出ModelX和ModelS等高端车型后,也随之发布了平价版的MODEL 3,而这也成为了特斯拉成立以来最受欢迎的车型,承担了特斯拉最主要的销量和营收重担。

“钢铁侠”马斯克,把锚下得稳准狠。

如今,蔚来明显正在复制特斯拉的路径——先打造一款高端车为自己打上高端的标签,然后披着高端品牌的外衣推出一款相对平价的新车型,来主攻市场。

面子里子两不误,足以可见蔚来的野心。

有钱有产品,在供应端是具备了上场掰手腕的资格,但还要看看市场需求端有没有留出足够的空间。

从大环境来看,蔚来所处的是一片希望的田野。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全年累计产量127万辆、销量125.6万辆,占汽车整体销量的4.5%,比去年同期增长61.7%。未来的新能源汽车具有越来越大的增量市场。

另外在各国将禁售燃油车提上日程后,中国虽还未明确跟进,但先锋派海南已经提出了禁售燃油车的具体时间表——在可见的未来,取消燃油车是大势所趋。

新能源汽车将在这一过程中快速抢占燃油车的市场空间。

但新能源汽车并不只有造车新势力,在传统车企当中,主打高端市场的豪华车企,其品牌、口碑的积淀经历了上百年的历史岁月,它们的品牌效应已搭建起高耸的壁垒。

对于定位高端车型的蔚来来说,它的年轻是优势同时也是劣势——拿钱、造车、再拿钱、再造车也能活,但不过是苟延残喘。如何立起自己的品牌、开创传奇,未来的路并不好走。

平衡

造车难,不仅是其本身壁垒高,还在于外部环境的变动。

蔚来虽已上市,但离上岸仍有距离。本季度的销量下滑,就有很大原因来源于去年补贴政策的退潮。长远看来,补贴的退出虽然有利于行业的发展,但短期内的镇痛却并不好受。

根据2019年3月26日,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发改委四部委发布《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新能源补贴拦腰折断,相较去年退坡超过50%。

蔚来今年的全年交付目标,预计在35000—40000之间。CFO谢东萤在电话会议中回答坦言,补贴减少对于蔚来的影响,ES6的补贴额从6.7万跌到4万,如今只剩下1.1万元左右。

补贴的退坡还只是外患,技术内忧也是横亘在所有造车新势力面前的一道天堑。

在蔚来ES6订单中, 4月份曾经出现1000多单退订,虽然在电话会议上,CFO谢东萤未表明原因,但恐怕和4月份ES8的自燃事故脱不开干系。

两次自燃事故,将蔚来放置于镁光灯下接受审视。新能源汽车的本轮爆发,其根源在于电革命所带来的技术迭代。但是通常越是在技术狂飙猛进的当口,稳定性和安全便越是高悬的尖刀。只要一家厂商出现安全问题,整个行业都将面临质疑。

所以,当我们把新能源汽车当做一个整体时便会发现,它们在互相竞争的同时,也都背负着共同的枷锁——在安全这个底层命题前,一荣不一定俱荣,但是一损必定俱损。

聚焦到蔚来身上,其困境还在于众多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

作为新势力造车的三驾马车之一,威马第一季度拿下了30亿元的融资,并以4085辆的销量超过蔚来,稳夺第一。与此同时,小鹏汽车也定下了全年40000辆G3的交付目标。

造车新势力数据对比(地歌网制图)

传统车企也没有闲着。根据相关数据统计,在18年新能源汽车销售量上,北汽新能源EC系列销量超过90000辆,而比亚迪旗下的五款新能源汽车秦Pro DM、比亚迪e5、宋DM1.5T、唐混动、元EV,累计销量超过25万辆。这些动辄几万的大规模交付,更是掠夺了大量的市场空间。

传统车企长久的历史,品牌的积淀,以及生产技术的完善,对于初出茅庐的蔚来,都具有相当强的优势。

还有一只凶猛的外来物种也正在虎视眈眈。

从去年7月份特斯拉宣布在中国建厂后,车和家李想就高呼“特斯拉打到门口了”。而李斌则显得淡定很多,在他看来,特斯拉就是加州温室里的花朵,这场胜利一定是属于中国汽车品牌。

然而,事实却并不像李斌说的那么乐观。

在特斯拉接连宣布中国建厂、降价后,其国产版Model3将在5.31日接受预定,却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没有公布具体售价。而据媒体的猜测,特斯拉的定价将会在32万元左右,这个价位以及发布时间,很显然将会与蔚来ES6展开正面交锋。

在中国市场,外来猛虎特斯拉一开始便是高举高打的状态。而作为新势力的代表,蔚来低调很多,不断给自己垒筹码、练力量——一个明修栈道,一个暗度陈仓。

前有强敌,后又追兵,危机感督促着蔚来积极搭建上下游防线。

在线下,蔚来卯足了劲开设高端门店,非常注重形象。

在上海的上海中心、深圳平安大厦、杭州的西湖、广州、南京等高端CBD,蔚来都插上了自己的旗帜:NIO House 线下体验店。在这一方面,蔚来出手阔绰,俨然有当初特斯拉刚进入中国时的风范。

而作为桎梏着新能源汽车的一道锁链,在“电”上,蔚来也是掏空了心思。一方面学习特斯拉积极布局“高速换电站”和超级充电桩,甚至给用户提供上门式的“一键加电”服务。

而哪怕已经上市,在融资这条路上,蔚来也在寻找更多可能性,不将注押在同一个地方,力求平衡。

此次和亦庄国际共同注册的蔚来中国,是蔚来在美国打通了美元融资通路后,为自己在国内谋求的另一条人民币融资通路。在将来的几年内,手握两条融资渠道的蔚来,无疑又拓宽了一条生命线。

此外,面对传统车企,特斯拉、Waymo等外来强敌,以及其他造车新势力的竞争,蔚来也在合纵连横,寻求联盟。

2018年4月10日,蔚来和广汽成立了广汽蔚来品牌,双方投资,与创始团队共同持股。沉默一年之后,广汽蔚来于近日发布了全新品牌“HYCAN合创”。同时宣布第一款量产车将于今年年底发布,明年上半年交付用户。

据了解,HYCAN合创的产品售价会低于NIO的售价。很显然,这样的布局也体现了蔚来的野心——在不降低自身品牌定位的情况下,广汽蔚来将成为蔚来进军大众市场的重要布局。

合纵连横,纵横捭阖,在狂风骤雨的竞争中,年轻的蔚来正手握平衡杆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IT老友记    /    文章:318篇

相关标签
蔚来汽车

相关文章

  • 蔚来的“六年之痒”,需要一个马斯克

    如今的蔚来,很像陷入危机之中的特斯拉。无数个生死关头,都是马斯克一次又一次将其从绝境中救出。2020年的危机不会是偶然现象,“野心”很大的蔚来,同样会遇到一个又一个的波折,相比于特斯拉,蔚来需要一个成长的时间,更需要的是一个马斯克这样,总能在危机中力挺的人物。

  • 蔚来被列被执行人 官方回应:正常的商务纠纷

    3月23日消息,蔚来汽车运营主体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为110万元,立案时间为3月18日。对此蔚来汽车回应新浪汽车时表示,这是蔚来和物业中介之间正常的商务纠纷。

  • 蔚来去年亏114亿 但是还有好消息

    蔚来汽车在2019年累计交付20565辆新车,同比增长81.2%。在造车新势力中稳居第一,并且在国内的豪华SUV市场中,表现同样不俗。

  • 一晃六年,蔚来汽车的辛酸与“薪”酸

    从2014年兴起到2018年走上巅峰,再到2019年面临倒闭危机,蔚来用5年时间见证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残酷,明知2020年不会是坦途,但还是硬着头皮向前迈进。半年前,李斌曾夸下海口:“特斯拉花了16年盈利,蔚来不会超过10年”那么,我们不妨再等蔚来4年。

    标签:
    蔚来汽车
  • 蔚来暂脱危局,2020需一款自己的“Model 3”才能自救

    特斯拉能够“降维打击”BBA,在于钢铁侠个人品牌带来的魅力加持,以及“高明”的营销手段为品牌赋予的形象。一个造火箭的男人,自然也能够造好一辆电动汽车。而国产汽车本身就缺乏足够号召力的当下,蔚来想单挑BBA还有不小困难。

    标签:
    蔚来汽车
  • 劣势者效应下,B站等短视频平台UP主“卖惨”吸睛又吸金?

    正道的光,为什么照在短视频上就变味了?虽然B站事后反应速度算快,但造成的恶劣影响已经难以消除,给用户带来的损失(打赏)和信任损失,能否追回也很难说。其次,完善法律,避免漏洞让“卖惨博主”有恃无恐。

    标签:
    短视频
  • 2020 视频平台“有点难”

    对于早已不再“年轻”的视频平台,疫情红利即将消失,而痼疾仍在。无论“超前点播”还是提高会员标准来解救行业,都是一次尝试。但可以肯定的是,从目前用户的态度来看,这一步仍然很艰难,长路漫漫,精耕于内容,增加用户黏性才硬道理。

    标签:
    B站
    爱奇艺
  • 杨元庆的电脑下乡提案能改变多少人的命运?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3月,我国非网民规模为4.96亿,其中城镇地区非网民占比为40.2%,农村地区非网民占比为59.8%。从这个维度来看,推进电脑普及其实就是充当着底层文化资本的载体,越快推进普及率,越能缩小区域之间城乡之间的数字鸿沟。

    标签:
    笔记本电脑
  • 微盟与慕尚集团“战略合作”,零售革新如何与“新基建”合流?

    “新基建”视野下的零售革新:从“模式”面子到“数字化”里子。当所有人都在热议“新基建”但较少人将之关联零售业时,以数字化为主要表现的“新基建”正在让零售业转变旧有发展思维、获得更体系化的推动力,迎来新的发展动能。

    标签:
    微盟
  • 拿下周杰伦歌曲版权,是谁在助长快手转型的野心

    今年快手的动作不断,先是大手笔冠名春晚再和京东合作引起全网热议,紧接着拿下了周杰伦歌曲版权,并且周杰伦还以“周同学”的账号正式入驻快手,这几个动作都充满了爆点。

    标签:
    快手
  • 净亏损同比扩大192.7% 流利说为何涨不动了?

    AI在线教育第一股流利说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期内,营收2.28亿元,同比下降9.9%;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97亿元,亏损同比扩大192.7%。这是流利说首次出现单季度营收增速的下降。

榜单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