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诛凯文,清君侧:最后关头,张一鸣还是把这位内鬼踢出局了

 2020-08-28 10:20  来源: A5用户投稿   我来投稿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TikTok出海遭遇告诉我们: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出去这道方程式,可能暂时无解,只有留给时间,留给未来——题记

据媒体报道,在美国政商沆瀣一气的强大压力下,TikTok被迫出售,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这种结局,让中国人无限悲愤,无限唏嘘。

与TikTok被迫出售对应的重大新闻,是TikTok全球CEO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的突然辞职。

从表面看,TikTok都要被出售了,凯文·梅耶尔辞职在情理之中,算是对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的支持,对美国霸权行径的抗议——毕竟这对主仆曾经琴瑟和谐,张一鸣对凯文·梅耶尔有知遇之恩,两人应该穿同一条裤子,发出同一个声音。

如果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凯文·梅耶尔卷铺盖走人,是他与张一鸣不和谐的结果。凯文·梅耶尔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的,是张一鸣在TikTok被迫出售的最后关头,把凯文·梅耶尔踢了出去,因为凯文·梅耶尔一直主张分拆或者出售TikTok,站在了张一鸣的对立面,与张一鸣唱起了对台戏——凯文·梅耶尔还一心想着主导分拆后的TikTok。

张一鸣是当代互联网企业家中最具全球化视野的一个,他认为新一代互联网企业家与老一辈互联网企业家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全球化野心。表面看凯文·梅耶尔是张一鸣为TikTok全球化重金引进,特别礼遇的高端人才,承担着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拓展重任;实际上凯文·梅耶尔一直在胳膊往外拐,是那些美国资本安插在字节跳动内部,用来对抗张一鸣的一枚强大棋子。

在字节跳动野蛮生长的过程中,为了生存发展,引进了SIG、老虎基金、GA(泛大西洋资本)、红杉资本等以美国资本为主的海外资本大鳄。不得不说,他们出于逐利和意识形态的需要,毫不犹豫地站在了美国政府一边。凯文·梅耶尔正是这些美国资本的利益代理人,是美国资本将凯文·梅耶尔推荐给张一鸣,并被委以重任的。凯文·梅耶尔与这些美国资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多年心照不宣的合作伙伴。在迪士尼效力二十多年间,凯文·梅耶尔帮助迪士尼CEO完成了对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和21世界福克斯的四大收购案件,打造了内容为王的迪士尼娱乐帝国,并借此与这些资本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关系。

2020年5月中旬,凯文·梅耶尔入职字节跳动,6月1日被委以重任。原来张一鸣是希望借助凯文·梅耶尔的世界级新媒体运营经验与深厚的政府关系和丰富的市场资源,帮助TikTok在世界,尤其是美国市场快速打开局面,特别是缓解与美国政府的紧张关系,渡过难关。然而凯文·梅耶尔短短三个月在位的说和做,让张一鸣大失所望。

在说服美国政府取消制裁,挽救TikTok被迫出卖的使命上,凯文·梅耶尔无所建树;相反,凯文·梅耶尔是积极主张跟美国政府和解,对TikTok进行分拆和出售的,这正是美国资本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的立场。据内部消息,在董事会纷争中,凯文·梅耶尔公开反对张一鸣,坚定地站在美国资本一方,让张一鸣倍感不适和孤立。

甚至有小道消息称,在TikTok面对强大压力的关键时刻,凯文·梅耶尔不是想办法应对,替张一鸣分忧解难,而是与美国资本一起,背着张一鸣出谋划策,希望将来由他来主导分拆之后的全球业务,干着“端碗砸锅”的事情。

从外媒有关报道来看,TikTok出售已经不可避免了。在TikTok出售前夕,张一鸣还是把凯文·梅耶尔揩了,也算是出了一口心中恶气。也许,在TikTok出售后,美国资本还可以把凯文·梅耶尔再请回来,重掌局面。但至少,在目前张一鸣仍然掌控TikTok的局面下,揩掉凯文·梅耶尔,算是表明了张一鸣的态度,也让人们,尤其是中国网民认清了凯文·梅耶尔的面目和职场德性。

从技术、市场、运营和发展角度,不排除TikTok做得非常成功,全球化也曾经辉煌一时。也是这种藏不住的锋芒把TikTok害了,引起了美国政府和竞争对手的恐惧,遭到了蛮横无理的打压,并将被巧取豪夺。

中国互联网企业都想走出去,但走出去面临的最大的门槛不是技术、不是运营,不是商业模式,而是意识形态以及竞争对手动员下的政府压力。这些都不是企业能力所能解决得了的。TikTok进行过很多努力尝试和有益探索,结果都于事无补。

也许,这道方程式目前暂时无解,只有留给时间,留给未来。也许,破局的时候,就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横行世界的时候。

2020年8月28日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标签
张一鸣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