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超过格力之后 美的还需要拆掉这颗「雷」

 2020-10-06 19:04  来源: A5用户投稿   我来投稿   财经新知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财经新知原创

作者 | 魏宇奇

2014年3月,德国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库卡(KUKA)把工厂开到了市场潜力巨大的中国,在上海松江落地了一家年产能可达5千台机器人的新工厂。

库卡不仅为此举办了盛大的开幕典礼,还请来德国乒乓球名宿、拿过世界第一的波尔与旗下的机器人 kuka DR Agilus 一较高下。

这场另一个次元的「李世石VS AlphaGo」,结局同样出人意料:最终比分11:9,世界名将波尔落败。

不过这场比赛给库卡带来的「光环」并没有持续多久。三年后,这家百年老店就选择了「卖身」,接盘方是来自中国的「美的」。

这个比吉利入股戴姆勒还要早的操作,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一方面当时美的年利润不到200亿,却要斥资近300亿收购库卡,此举被质疑是「蛇吞象」;另一方面在于,很多人对美的能否消化这块大蛋糕表示怀疑。

不幸的是,库卡在被收购后的表现似乎正在印证外界的质疑。

比这更糟的是,库卡所代表的机器人业务正是美的在家电之后的转型方向。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曾表示「在今天的移动互联的新时代,智能制造是美的必须作出的战略选择。」

当然,美的在今天对于库卡糟糕的业绩表现,大可以用一句「遵守协议」搪塞过去。但在四年之后协议到期时,美的将避无可避的面对如何盘活这起收购案的大难题。

一直以来,美的都被拿来与同为家电巨头的格力做对比,其中的焦点除了财务数据,还有一点就是美的在多元化上的成就远超格力,这也是它被看好的原因所在。

如果说在家电行业的多元化成就是今日美的的基础,那么在未来,机器人业务可能是美的「出圈」的发动机,也有可能是一颗「雷」。

超过格力之后

2020年,格力和美的这对多年的冤家终于分出「胜负」。这份在同一天撞车发布的半年报,直接引爆了家电圈和媒体圈,引爆点在于美的暖通业务的营收规模超过了格力的空调业务。

格力的空调业务上半年的收入同比下滑了47.89%,达413.33亿元;美的暖通空调业务同期的收入为640.3亿元,同比减少10.37%。

财报一出,媒体在报道数据的同时,几乎都要加上一句「格力地位不保」「美的反超格力」。其实,这并不是美的第一次在空调上超越格力电器。

其实,早在2015年,美的就曾实现过逆袭。当时其上半年空调业务的收入为428.17亿元,小幅领先于格力的419.82亿元。不过局势在下半年迎来逆转,最终格力的空调业务以837.18亿元的营收,力压美的644.92亿元。

虽然2015年上半年的历史已经重现,但这次格力电器若想继续靠下半年翻盘,难度无疑比当年更大,在今后继续保持领先也同样如此。

从阶段性的角度看,一直打的难分胜负的格力美的,在发展上都迎来了新的时代。但是即便超越了格力,美的在「后格力时代」也不能高枕无忧,它必须要面对遗留的问题。

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业绩疲软。

2020年上半年,其总营收为1390.67亿元,同比下降9.56%;净利润139.28亿元,同比下滑8.29%。其中,暖通空调业务收入为640.3亿元,同比下滑10.37%;消费电器业务的收入530.35亿元,同比下降9.11%;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业务的收入为95.23亿元,同比下滑20.79%。

初看之下这份疫情之下的成绩并不算差,但如果将时间线拉长,我们会发现美的早就出现了业绩疲软的苗头,而彼时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

以2019年为例,美的当年的营收规模创下新高,达2782.16亿元,但同比增速却创下三年来最低值,仅为7.14%,明显低于2018年的8.23%以及2017年的51.35%。

净利润也在2019年创下新高,同比增长19.68%,高于2018年17.05%。但是与营收一样,如果将时间拉长,增速其实也是下滑的。

2014年,美的净利润的同比增速还高达97.5%,一年后这项数据就降至20.99%,2016年进一步降至15.56%,虽然在2018、2019期间涨到了17%左右,但与高位时期相比仍是大幅下滑的。

与此同时,虽然美的在家电行业的大范围布局多数都取得了好成绩,这也是它基本面较好的原因之一。但这个优异的表现也仅限于家电行业,美的在其他行业上的试水与老对手格力的表现其实是相差无几的。

一个能说明情况的例子就是造车。美的造车始于2003年,当时美的先后收购了云南客车厂、云南航天神州汽车与湖南三湘客车集团,还在昆明和长沙建设了制造基地。

但这段五年的造车之旅却未有成果,昆明和长沙的两个制造基地均已易主,美的也亲自在2018年承认造车失败。

不过美的并没有放弃,在今年三月份的一份公告中美的表示:旗下美的暖通收购合康新能18.73%的股份,并受托持有公司 5%的表决权,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合计斥资7.43亿元。由此也引发了外界对美的再度造车的猜想。

据了解,合康新能成立于2003年,2010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从事工业自动化控制和新能源装备,业务涵盖了工业自动化、新能源汽车、节能环保等领域。

表面上看这算是强强联合,但其实美的选择的合作伙伴并不「靠谱」。合康新能近几年的业绩一直不好,2017年净利润大跌62.22%,2018年更是亏损了2.56亿元,虽在2019年实现扭亏为盈,但其营收的增速仅有8.08%,远低于行业均值24.08%。

可见,虽然美的可以在家电行业称雄,但在跨界这件事上与老对手格力可以说是「同病相怜」。

「薛定谔」的机器人业务

美的身上存在两个标签,第一个就是家电巨头;另一个则是美的提出的「智慧家居+智能制造」战略,如果说与格力的竞争代表它的过去,那这个战略则是美的为自己规划的未来。

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美的为「双智」战略找了两个落脚点:家居和机器人。

美的在家居上的动作其实和同为家电大厂的海尔如出一辙,可以看做是反向操作的小米全家桶。

这方面突出代表就是在2017年亮相的凭借美的硬件优势以及美的大脑、大数据、健康云等物联网技术打造的「未来厨房」。美的集团副总裁胡自强表示,未来厨房是美的智慧家居落地的重要成果。

与智慧家居相比,美的在智能制造方面的投入明显要更大,相对应的期望也是更大。

方洪波曾表示,美的要寻求新的增长方式,积极创建「第二跑道」,机器人战略是美的「双智」战略的延伸和拓展,是美的积极开辟第二跑道的重要举措。

美的与机器人的渊源始于2003年,当时美的从日本三洋集团引进入微波炉生产线,机器人作为生产线的标配被引入,帮助美的解决了微波炉磁控管生产中的品质稳定性的问题。

「双智」战略在这方面大动作有两个。美的先是与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日本安川达成合作,成立了合资公司,但这段合作在今年以「分手」告终。

另一个动作就是不惜用36.2%的溢价,共计292亿元控股「四大家族」中的另外一家,德国库卡。

美的机器人业务正是因此招来了更多的质疑,其中的核心在于美的能否玩转这家百年老店?这会不会成为中企出海的失败案例?

对此,美的用行动做出了回答。据美的2019年公布的数据,其在数字化转型上投入已经超过100亿元。同时美的还在收购时与库卡定下了「约法三章」,即直到2024年收购满七年,美的不裁员、不能关闭生产基地、不调整管理层。

饶是如此,外界对这起收购案的质疑仍从未停止。因为在被收购后,无论是美的掏出的真金白银还是设置的「约法三章」,在现实面前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其中较为明显的表现有两点:库卡业绩下滑、巨额商誉如何化解。

尽管库卡在被收购的2017年当年交出了一份还算不错的成绩,但此后就陷入了困境。

2017年,与德国库卡并表后,美的集团首次突破2000亿元大关,达2419.19亿元。其中,由库卡机器人和安得物流主要构成的「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贡献了270.4亿元。

2018年库卡的订单收入为33亿欧元,同比下降8.5%;营收32亿欧元,同比下降低6.8%;税后利润1660万欧元,下跌81.2%。

库卡的业绩不佳在美的财报中也有所体现。2018年,美的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业务收入256.78亿元,同比下滑5.03%,在营收中的占比从前一年的11.23%降至9.89%。

2019年,该板块业绩再次下滑,营收为251.92亿元,同比下降1.89%,在美的营收中占比也下跌到9.05%。2020年上半年这项业务录得收入95.23亿元,同比下滑20.79%;利润则亏损了7.59亿元,全年转正的希望依然不大。

业绩表现不佳也影响到了美的收购库卡时产生的巨额商誉。

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美的集团合并资产负债表中的商誉为289.04亿元,其中收购库卡所产生的商誉为222.03亿元,占到了总商誉的近八成。随后两年的商誉分别为223.30亿元、222.40亿元。这表明美的还未对库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美的如何化解这些商誉将是个大难题。

可见,本有希望为美的带来助力,管理层也抱有期待的库卡并没有给出应有的回应。考虑到库卡在美的机器人业务中所占的比重,不确定的库卡将会是影响美的「第二跑道」的关键因素。

结语

实际上,收购库卡的后遗症,远不止于此。

回头看美的「双智」战略,智能家居基于美的擅长的白色家电,而包括库卡在内的智能制造则是美的转型的关键所在。如果库卡的表现不佳是由于市场因素导致的,那倒不是大问题,但从现实上来看并非如此。

因为就在2018年,全球工业机器人市场的销量创历史新高,约为38.4万台。库卡的竞争对手ABB公司的机器人业务就与行业大趋势保持了一致,当年的销售额上涨了13%。

与此同时,美的委派的库卡监事会主席也在2018年与库卡CEO罗伊特会面,明确了后者将提前结束任期。罗伊特提前卸任后,库卡原首席财务官彼得·摩恩担任临时CEO,他公布了一系列改革举措,包括在2021年前收缩3亿欧元的成本,减少库卡过往高增长附带的成本高企和效率低下。

但市场并不买账,库卡的股价仍然长期低迷。如果从被美的收购算起,其股价已经跌去了近90%。

一番对比之下,库卡的业绩下跌的原因究竟是在外还是在内,已经不言自明。

因此,与业绩不佳、巨额商誉难以处理相比,如何在2024年协议到期后保证平稳交接并扭转业务全线下滑的局面才是摆在美的面前最棘手的问题,可以说这才是库卡带来的「雷」。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财经新知    /    文章:4篇

相关标签
格力电器
美的集团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