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酣战的网约车市场 “进击”的嘀嗒出行

 2020-10-10 10:03  来源: A5用户投稿   我来投稿   港股研究社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国庆长假,除了往年必不可少的堵车难题之外,今年的糟心事又增加了一件,即打车软件崩溃。9月30日,人们打车的成功率不超过60%,“滴滴崩了”、“滴滴回应系统崩溃”登上热搜,相关事件的阅读量已经升至8452万。

从这件事的热度足以看出,网约车平台在现阶段人们出行中的重要性,即使如此,在国内资本市场里,网约车板块却仍旧是一片空白。在“一哥”滴滴上市传闻甚嚣尘上、扑朔迷离时,10月8日晚,名不见经传的嘀嗒出行却正式向香港交易所公开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一直以来,打车软件这一赛道就备受国内外投资者的关注,作为撇开“领头羊”滴滴率先登陆资本市场的嘀嗒出行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结合招股书数据来看,未来嘀嗒出行的发展之路又能否一帆风顺?

嘀嗒搭上轻资产模式的“顺风车”

与滴滴不同,从嘀嗒出行的招股书可以看出,嘀嗒的收入由顺风车、出租车网约服务的信息服务费以及广告服务三部分组成,而顺风车收入一直是其中的大头。

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嘀嗒从顺风车出行平台产生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770万元、7790万元及5.33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56.6%、66.3%及91.9%。而广告及其他服务所得收入分别为2120万元、3970万元及4100万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43.4%、33.7%及7.1%。

不仅是嘀嗒出行,一直以来,顺风车市场这块肥肉就吸引着众多的入局者,这得益于其轻资产的运营模式。 运营顺风车业务本身不需要拥有车辆,也无须向顺风车车主和出租车司机持续支付大规模激励和补贴,使得固定成本和变动成本都很小。能令公司以最小的投入迅速扩大业务规模,有力推动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

曾经入局较早、实力相对雄厚的滴滴一直是顺风车行业的佼佼者,然而2018年因为两起安全事故,滴滴下架顺风车,嘀嗒出行借此月活一度翻番,拉开与对手的差距,根据招股书,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嘀嗒是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占据66.5%的市场份额。

受益于顺风车的轻资产运营模式,2019年,嘀嗒向顺风车车主和出租车司机提供的补贴和激励仅占总收入的4.6%,2020年上半年,这个比例则下降为0.03%。

在各网约车平台深陷亏损泥沼之中时,自2019年起嘀嗒 出现 就实现了整体盈利。 2019年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六个月,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和1.51亿元,对应经调整净利润率分别为29.7% 及48.6%。在经营现金流上,嘀嗒2019全年创造经营性现金流近4亿元,2020上半年,受到疫情波及仍创造1.3亿经营性现金流。但是随着众多平台纷纷加码顺风车领域,偏安一隅的嘀嗒出行也在面临愈发严峻的挑战。

腹背受敌的嘀嗒冲刺共享出行第一股

就单一的顺风车业务而言,即使嘀嗒深耕于此多年,又有滴滴的前车之鉴,但安全问题仍然是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对于滴滴顺风车只是众多分支其中一个,所以当年的叫停,仅仅只是拉长了滴滴的盈利周期。

对于嘀嗒出行来说,即使其在安全性上也做了不少工作,如要求车主提供“三证”,包括驾驶证、行驶证、带有牌照的车辆照片等,然而一旦出现了安全事故,面对政策的反扑与消费者的诘问,以顺风车为核心业务的嘀嗒出行甚至将难以继续在市场生存。

另一方面,顺风车分为“真伪顺风车”两大阵营:一方是促成更多订单,以顺风车之名行非法运营之实,平台上的司机以营利为目的的“伪顺风车”模式;另一方是确保“车主乘客真顺路”以及“低定价——让车主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真顺风车”模式。

嘀嗒出行一直坚持“真顺风车”,对于顺风车的价格把控一直比较严格,以避免平台上以营利为目的的黑车司机出现,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一旦别的平台给出更高价格的情况下,车主极有可能倒戈。

共享出行的头号玩家滴滴在年初提出“0188”三年目标,以增长为目的开启了一系列新业务,其中就有正在逐步恢复的顺风车业务,今年6月19日,滴滴公布,顺风车已陆续在全国300个城市重新上线试运营,相较试运营初期,每周选择顺风车出行的车主、乘客数量增长了数十倍。

除此之外滴滴出行在今年独立了青菜拼车并布局了花小猪打车,“变相”加码顺风车。再加上曹操、哈啰等新加入顺风车赛道分一杯羹,美团、高德等聚合平台虎视眈眈。虽然拥有新能源巨头蔚来汽车的支持,但与拥有BAT的滴滴、哈啰甚至是美团等资本市场的新贵相比,嘀嗒出行未来的顺风车之路可以说是危机四伏,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嘀嗒出行急于在此时上市融资。

瞄准出租车的嘀嗒能否讲好“新故事”?

在顺风车业务逐渐步入正轨之后,2019年下半年,嘀嗒开拓“智慧出租车”新业务,推出“出租车打车助手”和“智慧码”,为出租车扬招业态赋能。

从行业的角度出发,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预测,2019年到2025年,由出租车、网约车、顺风车构成的中国四轮出行市场复合年增长率为7.5%,整体市场规模将在2025年过万亿。2025年,出租车市场将继续占领54%的市场份,依然为其中最大的细分市场。并且出租车扬招未来的潜力也相当可观, 2019年,扬招仍占出租车市场96.3%的市场份额,作为中国领先的引领出租车数字化扬招业务的出行平台,嘀嗒出行在出租车扬招业态发展空间相对可观。

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已在86个城市提供了出租车网约解决方案,并与17个城市的市级或区级出租车协会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嘀嗒与西安地方交通部门及出租车协会开展全面智能出租车合作,并准备将于当地的合作复制至沈阳、徐州及南京等其他城市。

2019年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嘀嗒从智慧出租车服务产生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630万元及人民币1530万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1.1%及4.9%。

但是在出租车业务上,由于入局时间尚早,不确定因素相对较多。 比如去年公司宣布盈利之后,就有意向出租车司机收取信息服务费,结果引发了出租车司机的强烈反弹,也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热点事件。所以嘀嗒出行未来如果想在出租车业务上取得盈利,并且利用其分担顺风车一部分风险,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

另一方面,继顺风车业务后,滴滴又开始狙击嘀嗒出行的出租车板块。 9月1日,滴滴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同时宣布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为出租车乘客发放打车券拉动消费。除此之外,高德也在九月份和新月联合、北方北创等多家北京大型出租车企业达成了巡游车网约化合作,届时将接入超过3万辆出租车,接近北京市巡游出租车总量的一半。

而在网约车市场,用户习惯简单来说,就是哪家更便宜就能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嘀嗒出行如果想要摆脱滴滴的阴影,目前最需要的就是资金,借此次上市融资,嘀嗒出行意在扩大该公司的用户群及强化营销及推广举措、提升该公司的技术能力及升级该公司的安全机制以及增强变现能力及丰富变现渠道,或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给予嘀嗒出行一些喘息机会。

总而言之,在一众平台的亏损乱象下,嘀嗒出行的业务模式确实给了市场一个新的突破口。但其业务模式相对单一,抵抗风险能力较弱,而在顺风车与出租车领域又难以筑起竞争壁垒,导致嘀嗒的实力远不能与滴滴、美团等平台分庭抗礼。这次通过率先上市融资,以国内网约车第一股的名号取得更多关注度的同时,能否改善现有的生态布局,提高抗风险和变现的能力,或许才是嘀嗒出行的当务之急。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港股研究社    /    文章:71篇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