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业头条
  2. 创业故事
  3. 正文

中国最牛肉食品企业,曾让双汇“闻风丧胆”,今负债700亿破产

 2021-01-31 13:14  来源:A5用户投稿  我来投稿   a5_cec5a5a1c7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风雨飘摇的雨润集团,终究没熬过年关,2021年1月29日,“雨润系”被批准正式开展破产重整,悬在祝义财心头的一块巨石,也终于落了地。

从315亿身家到负债700亿,短短8年,“雨润系”就从云峰跌到谷底,着实令人唏嘘不已,千亿帝国崩塌,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雨润成也祝义才,败也祝义财。欲看清雨润大败局,绕不开对这位传奇老板的深度剖析。

(一)草莽英雄:200元起家,创造315亿财富神话

安徽穷小子逆袭——靠“虾兵蟹将”赚到第一桶金:

1964年,祝义财出生于安徽桐城,1988年从合肥工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海运公司,但只干了不到年,他就毅然辞掉铁饭碗,下海创业了。

脑子灵光的他,听朋友说水产贸易不错,他就去水产市场打着逛悠的名义调查,等到与小老板们混熟络后,也大抵摸清了这个行业的赚钱门路,于是揣着兜里的200块,干起了水产。

他将市场的这些“虾兵蟹将”用小三轮悉数运到贸易公司,第一笔单子,就赚了10万块,1990年,他经手的水产品,贸易额已经突破了9000万,当年他就赚到了480万,是为人生第一桶金。

阔别水产,与肉制品结缘——雨润帝国雏形已现:

1991年3月,祝义财又嗅到了新商机,他在合肥建了一家肉制品厂,取名华润肉食品厂,专攻低温肉食品市场,“雨润红肠”成了当时的主打产品。

1992年,因厂址与火车站冲突,祝义财带着200万,直接“搬”到了南京,他在雨花区租下一个小厂房,正式成立雨润食品公司。

像当年在合肥推销水产一样,开始在南京找各大宾馆饭店推销起了西式低温肉制品,同时向苏北二三四五线城市的酒店与副食品店发起全方位总攻。

1993年,祝义财大笔一挥,用当时雨润的全部身家加上当地政府介绍的280万银行贷款,大胆引起先进进口设备,一口气建了10条自动化流水生产线。

1995年,产值已经实现翻番。1996年,雨润已经有了1000多家经销商,产值破亿。

2001年,全国180个大中城市都已经有了雨润的身影,甚至还成功打进了双汇的大本营郑州,在全国市场的份额达到了30%,雨润迎来第一次巅峰。

吞并国企,雨润体量与影响力指数级暴涨:

700亿巨债压顶,千亿帝国崩盘,江苏前首富跌落神坛

彼时的雨润,早已经在南京站稳脚踏,并且在全国肉制品市场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彼时的祝义财,野心也进一步膨胀,为了让雨润再上新台阶,扩大体量成了当务之急。

1996年收购南京罐头厂顺利打下第一炮,此后马不停蹄,至2004年,全国已经有25濒临倒闭的国企都被祝义财尽数收入囊中,并盘活了大半。

1997年,被收购的南京罐头厂改名金福润公司,并全面投产,5个月实现9600万的销售额,净利润超500万,超过南京罐头年最高7000万的最好记录。

1999年2月,雨润率先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认证体系,并且实现了低温肉制品市场占有率第一的目标。

2001年,雨润营业收入已达23亿元。

2002年10月,一次性通过行业极高标准的HACCP认证,同年雨润低温肉制品通过了出口卫生注册,正式走出国门。

2003年7月,雨润率先通过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和QS质量安全市场准入认证,彼时的雨润,已经具备年屠宰生猪800万头,年加工熟肉制品25万吨的生产能力。

通过一系列大规模的兼并,雨润集团已如同一艘肉制品航母,在宽广而平静的海洋,一往无前。

醉心资本,多元化扩张——雨润帝国危机引爆:

离钱越近,离初心越远,这句话用来形容所有在商海浮沉的大老板仿佛都很精准,伴随着雨润越做越大,越做越强,祝义财早已不满足肉制品单线业务的扩张,换句话说,万吨雨润火腿,都喂不饱祝义财的胃了。

祝义财曾经说,3年不回本的项目坚决不碰。专心做食品、产业不熟。我们不做,投机行业,我们也不做。不过,后来的发展,狠狠地打了祝义财的脸。

2000年,祝义财高调进军房地产、旅游、商贸、金融和物流等多个领域。

2000年9月,中央商场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此时不动声色的祝义财,早已经谋划好了一步大棋。

2002年5月16日,祝义财拿下H股东成控股控制权。

2002至2004年,雨润食品应收关联公司款项(非贸易)合计高达16.7亿元,《招股书》明确写到:“部分由于向关联方提供的垫款,在2003年下半年及2004年生猪平均成本大幅上升时,本集团并无充足的资金扩充本集团生产以满足日渐殷切的市场需求”。

彼时祝义财已经开始把雨润食品赚来的钱反哺到其它他投资的项目上了,主业食品,成了他单纯的提款机,他早已无心过问食品生产经营与品质了,这也为后续问题猪肉事件爆发,埋下了隐患。

2005年2月,祝义财成为南京中商(中央商场)第一大股东。

2005年月3月,祝义财凭对赌协议拿到了高盛、鼎晖和GIC三大知名投资机构7000万美元的战投(高盛投了3000万、鼎晖投了2200万、GIC投了1800万)。

2005年10月,雨润食品在香港成功上市,祝义财身价暴涨30亿,一举登上江苏首富宝座。

2006年3月,雨润食品公布上市后首份财报,营业额上升72%,达到44.5亿元,净利润上升110%,达到3.6亿元(人民币),远远超过与外资对赌的最低限。祝义词大获全胜。

2009年6月,祝义财拿下A股上市公司南京中商的控制权,此时,坐拥H股和A股2大上市公司的祝义财,膨胀到了极点。他开启了大手笔的烧钱之旅,也为雨润危机的爆发埋下伏笔。

2012年,雨润集团营业收入已达1061亿元,成了名副其实的千亿商业帝国,消息令人振奋。但另一数字,同样令人心惊——截至2012年底,祝义财宣布上马的项目总投入就已经超过千亿元。

2012年7月,“雨润挪用资金”被一位神秘的网民曝光,他自称是雨润投资人,在论坛上指出有20亿元港币左右的土地租赁款项极可能被祝义财用来垫付雨润集团的地产项目。

彼时的雨润食品陷入财务造假与质量问题漩涡,雨润食品遭遇严重信誉危机,而就在这一危急关头,雨润掌门人祝义财不想着对公众积极表态,不想着解决问题,以重树消费者信心,反而辞去雨润食品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等关键职务。

逃避“舆论”危机的祝义财,又一头扎在他不熟悉的房地产业务上,恰恰是这一年开始,雨润真正的核心主业雨润食品的经营状况开始江河日下。

2015年以来,雨润食品资产负债率就居高不下,2015-2017年,雨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5.22%、51.37%、58.73%,2018年上半年,雨润食品的负债合计为111.8亿港元,资产负债率已上升至60.35%。

雨润食品这台提款机已经提不出钱来了,但急需重资本培育的地产等多个项目又需要不停地输血,此时骑虎难下的祝义财开始了大举举债的“饮鸠止渴”模式。

2015年3月22日,祝义财正式消失在公众视野,此后便是长达1400天的“失踪”。

祝义财的神秘失联,成了压倒雨润集团的多米诺第一张骨牌,消息一出,各家金融机构立即收紧对雨润系的借款,其所持有的中央商场股权被多家金融机构悉数冻结。

祝义财倾注大量心血的房地产,并没有带来任何正向的现金流回报,伴随着资金链断裂,很多工程也就烂尾了,雨润不得已开始践卖低债模式,但让雨润元气大伤。

2016年,风雨飘摇的雨润食品也被迫走上自救之路,雨润以6671万港元贱卖了一家销售冷鲜肉及冷冻肉的全资子公司以获得短暂喘息机会。

2017年,雨润再次爆发债务危机,不得已压缩产能,大幅裁员,以维持公司基本运营。

伴随着食品质量、债务违约、经营亏损、主管被抓等各种丑闻的持续动荡,至2018年11月,雨润控股集团已经陷入了200多起诉讼纠纷,且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雨润的信誉扫地。

2019年1月22日,消失1400天的祝义财重新“出山”,也试过断臂求生,但雨润积重难返,祝义财终究没能力挽狂澜,不得已,开始了多次申请破产止损。整个帝国,也终于到了崩塌的边缘。

至此,曾年收千亿的雨润帝国,只剩一息苟延残喘,再也无力回天了。

(二)迷失初心,千亿帝国崩塌

越是从最底层创业的企业家,功成名就后,反而越看不上自己的发家主业,转而迷失在资本的海洋,去搞自己并不擅长但听上去高大上的业务。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类似的商场案例比比皆是,譬如甘肃前首富阙文彬,又如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再如今天的主人翁祝义财,这些大人物,都是特定时代的草莽英雄。

祝义财“三宗罪”

迷失初心,好大喜功

祝义财曾经言之凿凿表示:雨润要坚定坚持地把食品做好,食品工业是道德工业,不熟悉的产业,坚决不做。

而后被无情地打脸,雨润不仅盲目扩张,还在“蒙眼狂奔”的过程中,越来越忘本,连主业食品都做不好,质量事件不断,食品创新也研发投入也被昔日对手双汇等远远甩在身后。

祝义财似乎觉得,他曾经凭双手打造出雨润食品帝国,就可以一劳永逸,就可以专心去投资其它产业,来复制它在肉食品行业的奇迹。

跨界投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土台班子无理性扩张,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下,注定逃不过被淘汰的结局。周晓光跨界搞地产一败涂地,玩光了800亿资产,罗永浩跨界造手机,倒闭不说还赔光了6亿,到今天还在靠直播带货还债。

祝义财错过了2016到2017的地产疯长期,2018年,雨润地产收入已不到14年的十分之一,其徐州的国际广场,以7.23亿元被贱卖视为地产大溃败的标志事件。

为填补窟窿,这种拆东墙拆西墙的游戏注定无法持久,出局是必然!

终极赌徒,“不吃回头草”,致满盘皆输

终极赌徒就是一条道走到黑,不懂(愿)变通。

雨润系,其实最被外界看好的项目,一个是雨润食品,一个就是南京的中央商场了。在地产狂奔受挫,遍体鳞伤,鲜血直流之际,如果祝义财能及时悬崖勒马,收心,继续专注在食品赛道,至少,家业还是守得住的。

失联之后,雨润的管理进入了群龙无首的混乱局面,也加速了雨润帝国的崩塌。拼搏几十载,从身揣200块到成为江苏首富,从千亿帝国到破产重整,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只是一觉醒来,仍然觉得曾经做过一场轰动江湖的美梦,但睁眼看去,又如噩梦降临,人性啊,经不起考验,人心啊,早已走远。

放弃也许是种解脱,何时能东山再起?一念之间。

创业维艰,守业难如上青天。

最后,让我们以一个“轻松”的段子结尾吧:

“住泰禾的院子 坐海航的飞机 吃康美的药 开华晨的汽车 吃雨润的火腿”。

下一个,会是谁?

原创不易,你的支持是对我们的万分鼓励。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原创文章,记得阅读完以后点赞转发哦。坚持是一种态度,加油,奥利给!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a5_cec5a5a1c7    /    文章:16篇

相关标签
创业故事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