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业头条
  2. 创业故事
  3. 正文

氪信CEO朱明杰:现阶段AI 的本质是用大数据解决明确问题

 2018-12-18 15:07  来源:互联网  我来投稿

  2019年创业最赚钱的50个项目

(吴绛枫 极客公园)氪信科技创始人&CEO朱明杰,将自己定义为「科创家」,是「最早在学术界,奔着搞科研去,接着到了工业界,最后加入创业大军」的那类人。他曾师从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是中科大与微软亚洲研究院联合培养的博士,曾作为核心团队成员参与微软搜索平台与机器学习排序系统与算法的设计。

微软亚洲研究院被誉为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成立二十年至今,走出了多位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明星,诸如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旷视 CEO 印奇、依图科技 CEO 林晨曦……2015 年,已经离开微软亚洲研究院,在携程负责大数据部门的朱明杰决定加入 AI 创业的大部队,成立氪信科技,选择的方向是 AI+金融。

风险是金融行业的固有属性,与金融业务相伴而生,风险防控自然成为金融机构面临的核心问题。得益于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近年来,智能风控在信贷、反欺诈、异常交易检测等领域广泛应用。氪信起家的产品便是智能风控。

与传统风控手段相比,智能风控改变了过去以满足合规监管要求为主的被动式管理模式,转向以依托新技术进行监测预警的主动式管理。如今,氪信公司有三款主打的金融科技产品——基于深度学习的 SDK 智能风控系统 X-Behavior、基于云的轻量级金融信用风险画像服务——XCloud,以及全流程闭环金融数据系统 X-AI Engine,这是一套企业级的智能引擎。

朱杰明将风控分为三个阶段,BI 时代,由专家定义规则,通过机器计算,采用的数据都是低维特征。氪信 AI 1.0 时代,结合机器学习、高维 AI 引擎和专家挖掘金融场景数据,形成智能金融解决方案,是 AI 结合金融场景,产品化的阶段。近期,氪信推出了新一代金融科技领域的智能引擎“非或然”。

“和氪信 1.0 版引擎比,非或然引擎实现了从知识挖掘到知识内嵌,建模过程软件化,和实现数据闭环。所以,我们可以将原本耗时 3-6 个月的建模实践缩短到 2-4 周,建模过程实现了高度自动化和软件化”,朱杰明说,这意味着氪信 AI 进入 2.0 时代,是效率和安全性的提升。

AI 改造金融业的技术边界在哪里?时下,金融科技创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又是什么?在中国,面向金融机构的 ToB 服务会是一门好生意吗?近日,氪信科技 CEO 朱明杰接受了极客公园的专访。以下是详细访谈内容。

【氪信科技 CEO 朱明杰】

AI 是用大数据解决小问题

GEEKPARK:AI 应用的领域很多,从 AI 到 AI+金融,你是如何作出选择的?

朱明杰:2015 年决定创业时,我其实考虑过很多行业,包括医疗、教育,但我没有看到哪个行业像金融这样,数据完备程度这么高,价值这么大,毕竟那时不少行业信息化程度没有足够好。金融,它本质上是一个数据的行业,是数据产生价值,又有足够大市场的行业。

GEEKPARK:成立氪信之前,你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雅虎、eBay、携程学习工作过,这些经历有哪些能复用到氪信的创业管理上?

朱明杰:在今天 AI 领域的创业者中,我觉得我算是挺典型的一类,从最早在学术界奔着搞科研去,后来到了工业界,现在自己创业。我自己有个说法叫“科创家”,原来是科学家,现在成了企业家。在微软亚洲研究院搞学术,有机会参与世界上最大的 AI 系统研发,积累 AI 技术,你会知道 AI 到底是怎么回事,它的边界在哪里,对它不会有过高或者过低这种不合适的预期。后来进入工业界,创业之前最后一份工作是负责携程整个数据部门。那时候大量时间是去跟业务部门打交道。以前我可能考虑更多的是技术问题,但在携程这样的公司,业务是很重的,你需要思考技术最后如何让业务挣更多的钱,如何降低成本,让业务能够跟你合作。这种状态很像我现在做 AI 公司,因为 AI 公司就是要跟各个行业去合作。这也是我认为,原本具有 AI 技术的人去创业需要的关键能力,你得到那个业务场景里去,跟行业里的人一起理解商业和业务的本质,并为它产生价值,实现共赢。

GEEKPARK:你提到 AI 的边界,不会对它有过高或者过低的预期。在你看来,这个预期具体是怎样的?

朱明杰:互联网时代,我们用 AI 能做到的,就是用大数据来解决确定的问题。体量足够大的数据,比如每天上亿的点击、点赞、社交行为、购买行为等等喂给算法,教会它去运用大数据来解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确定的。如果问题发生了变化,那你就要重新确定目标,重新训练数据。

GEEKPARK:聚焦到金融领域,这个行业是如何用 AI 解决确定问题的?

朱明杰:金融行业的问题是很明确的,它要么跟风险相关,看这个人是不是会逾期,是不是个好人,要么是给他做定价,评定是不是应该发一张白金卡,或者是给他一笔贷款、一笔保险等等。这个行业有明确的问题需求,同时又有足够多的数据输入,那 AI 对这个行业来说,就是一个典型的大数据解决明确问题的工具。它不是跟别去闲聊,不是说要做一个什么样的艺术之类,这个是今天 AI 解决不了。

来自数据与运营的双重挑战

GEEKPARK:不同于其它传统产业,金融业的进入门槛高、风险大、且业务复杂,敏感性集中。在这种情况下,氪信是如何利用 AI 技术切入金融行业的?

朱明杰:氪信的第一个客户是民生银行,民生的小微贷业务规模很大,同时风险性也高。风险压力算是民生的痛点。那是在 2015 年,当时大数据提的比较多,民生跟各式各样的金融机构合作,接入了很多数据做风控,还是没能很好地解决问题。但是民生银行非常愿意尝试。这个节点上,正好我们也在做相关的业务,就促成了合作。当时,我们差不多七八个技术人员,在民生银行的顺义科技总部租了两套房子,弄了半年才完成。这也是我们操作时间最长的项目,是一种很新的体验。

GEEKPARK:做这个项目,氪信遇到了哪些难点?

朱明杰:这一次的挑战更多的不是来自于技术,而是工作模式。它跟以往我们工作的实现方式很不一样。同金融机构合作,数据不能 SaaS 化,你得去到他们那,跟机构内的各个部门打交道,比如风险部、信息部、数据部等等,走各式各样的合规流程。

GEEKPARK:这算是当时最大的挑战?

朱明杰:这个绝对是最大的挑战。当然,对于技术有待改进的公司,可能技术是挑战。但对我们来说,如果金融机构给到我们充分的数据,我们终归可以做得更好。民生银行之后,我们陆续与中银消费金融公司、招商银行的信用卡中心等机构合作。因为有此前做民生银行风控产品的基础,之后的合作周期都在逐渐缩短。但这个周期缩短肯定有个下限,毕竟一些合规流程是免不掉的。过去三年,氪信做得就是从零到一,再到十的过程。

GEEKPARK:回顾这三年,你认为氪信面对的行业挑战主要有哪些?

朱明杰:一个痛点是数据维度的挑战。市面上有很多数据,可能各式各样的数据公司都会来找你,人人都在说大数据,但其中有些数据可能涉及个人安全隐私问题,有的其实价值不高,无法有效利用。另外,还有来自运营形态上的挑战。刚刚提到过,金融机构的组织形式还是以前那种客户时代的形式。因为合规要求很多,所以它会非常谨慎、保守,速度和反应相对慢。这也体现在运作系统上,传统金融机构内各个部门的耦合性比较低。

GEEKPARK:你提到数据维度的挑战。对 AI 公司而言,要训练机器学习,数据至关重要。涉及到金融行业,数据又是非常敏感的。氪信如何获取并利用高质量的数据?

朱明杰:我觉得我们比较幸运的是,一开始就选择在金融机构的场景内合作。就是机构那边已经汇聚了他能汇聚的所有数据,原材料都在那。包括用户行为数据等等,可能就放在那儿了,机构不知道该怎样利用。我们要做的事挑选有用的配方,有效利用这些数据。

GEEKPARK:氪信的技术是把这些数据盘活了?

朱明杰:对。这就是之前提到的 AI 的最核心的能力,是用大数据解决确定问题。氪信本身不会占有数据,理论上,我们是汇聚数据,数据都在合作机构的金融场景里。另一方面,我们也会和阿里、百度这样的公司合作,他们也拥有大量数据,氪信会根据业务需求,进行数据补充。

ToB 市场很难一家通吃

GEEKPARK:产业互联网是现在比较热门的提法,我们看到互联网大公司诸如腾讯、阿里等都在强调 ToB 业务的发展。2015 年,你创业氪信的时候,ToB 市场还不像现在这么热。当时,你对这个市场的判断是怎样的?

朱明杰:我觉得是这样,我们创业肯定不是去追赶风口,而是你找到适合自己的并且能产生价值的机会。创立氪信是我认为这个事情有足够的价值,而且这个价值被氪信早期的客户验证了。其实,最难的事情,就是要证明你在做的事情是有真价值,而不是一个伪需求。具体到 ToB 市场,你看发达国家,拿美国举例,从体量上看,美国的市场上 2B 和 2C 的公司差不多各占一半。这样看来,中国的 ToB 诉求和市场一定会起来,问题是在什么时候。

GEEKPARK:你是如何看待 ToB 市场的?具体到中国的 ToB 市场,目前的发展状况是怎样的?

朱明杰:我认为 ToB 市场不会那么爆发式发展,它是从零到一,从一到十稳健增长的。作为这个市场的创业者,你需要跟这个行业深度合作,产生价值,之后才能一步步往前走。这个行业也很难有一家通吃的巨头,可能的状态是大家各自解决不同类型客户的不同诉求。它的特点是大家都能把帐算清楚。它产生的价值,节省的成本,销售的产品,这些都是清楚的。另外,不同于 ToC 的一点是,客户对 ToB 产品的要求很高,你拿出去的东西必须是成熟的,完整的。今天,中国 ToB 的公司都还非常小。这里面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其中存在一个恶性循环,就是大家对 ToB 产品产生的价值没把办法准确衡量,导致客户不愿意为产品买单,于是这些产品的成本越来越低,产品本身越来越凑活。这种循环很像当年中国的山寨机时代。但其实后面,你真正依靠的必须是产品的竞争力,是为客户创造的价值。我觉得在中国做 ToB 这件事情,挑战很大,机会也很大。正是因为它现在的市场是很小的,然后大家需要去教育市场,风口还没有起来。我希望它起得不要那么快,因为很多东西过度了都会有问题。

GEEKPARK:ToB 市场很难出现一家通吃的巨头,大家各自解决不同类型客户的诉求。能否进一步解释下,ToB 市场玩家们的竞争状态是怎样的?

朱明杰:大 ToB 时代如果真的到来,会有一个标志就是大家尊重分工,以及每个部分的价值。如果我是做硬件的,也去做服务之类的,什么都想做,结果是什么都做不好。就像改革开放之前,大家都要做小而全。一个工厂里面什么都要搞,这个肯定是不对的。ToB 市场的关键就在分工和价值明确的这种状态,那你的合作模式也一定要严格分工。创业之初,监管之前,时常有人问我,氪信怎么不自己做金融的东西。我从一开始就明确了做科技的事情,直接涉及金融的业务完全不会碰。金融科技公司需要明确自己的位置,让涉及风险的金融业务归金融机构,互联网这块的可能就归数据公司、技术公司等等。这个划分清楚后,双方对彼此的诉求都会更强。特别是金融机构这一侧,它需要更多的技术去帮助自身进行业务升级与迭代。

GEEKPARK:在你看来,一家 ToB 企业该如何建立行业壁垒,实现长足发展呢?

朱明杰:我觉得主要是两点,一是保证产品技术的先进性,二是保障产品体验的优质性,让越来越多优秀的客户愿意为它付费。在这个市场上,有很多强产品力的竞争对手。只要是良性竞争,其实是件好事。另外,竞争者多,也表示大家都看好这个市场。我们共同的目标,是在 ToB 市场创造更大价值这件事情。

责任编辑:初浅

相关标签
ai技术
人工智能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榜单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