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业头条
  2. 创业动态
  3. 正文

江水平的创业路(四)

 2014-12-22 09:32  来源:A5专栏  我来投稿   江水平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也许是菩萨显灵了吧,没过几天吴先生就紧锣密鼓的联系我见面看我工地商讨报价然后签约交定金。

事情顺利的让我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后来时间长了我问吴先生当初选择我们就不怕出问题吗,吴先生的一番话让我又意外又惊喜,他说不是因为便宜才找你,是因为付款方式,你的付款方式能让我有控制权,做不好不给钱呗,我跑了十几家装修公司,都是很有派头很有实力的,但他们都要求先预付百分之六十,那么多钱交给他们了,也就等于把装修的控制权交给他们了。

 

(条件好了以后,安琪六岁的照片)

他这番话我没完全听懂,我是因为自己没钱租办公室,没根基,为了取得业主信任才设计了做完一步付一步钱的付款方式,是让业主相信我不会拿着钱跑掉的,根本没想到控制权的问题。

吴先生见我发蒙,笑着说,我给你打个比方吧,假如我的房子让装修公司做,假如装修费是十万元,那么没开工前我就要先给他们六万块,他们这笔钱一到手,还能受我控制吗,如果做的差,我叫他们整改,他们完全可以不搭理我,我却除了投诉没任何有效手段控制他们,而投诉却是个不靠谱的事情,南京找消协投诉的太多了,受理投诉的部门都麻木了,连敷衍都不愿意了,所以投诉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即便能解决也麻烦啊,跑来跑去的打官司,没意思。而你们这种做完一步付一步钱的方式我就能完全控制你们,做不好不给钱,是不是很简单很有力度啊。

真没想到看似微不足道付款方式还有这么大的学问,上过大学的人思考问题的角度就是和我们这些没文化农民工不一样。我以前一直都认为他是个纨绔子弟,脑袋不装事的,看来倒是我不识人了。

在吴先生以后几年中,还有几个厉害的角色更加深入地帮我分析了这种付款方式,其中分析的最透彻的是东大的梁教授,她说我的付款方式像淘宝的支付宝,首先解除了业主担心装修队拿钱跑路的问题,然后强化了业主对装修的控制权,因为是先做后付钱,业主也不用担心工人做不好,做不好可以不给钱;

因为是先做后拿钱,所以工人对装修质量自然而然的就会加强,工人可以三伏天挥汗如雨的干活,可以三九天睡在凉地板上,不怕苦不怕累,但就怕干完活拿不到钱,新闻中那些因为拿不到钱而自杀的案例就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梁教授嘱咐我,不论到什么时候,只要做装修,就不要改变这种付款方式。

从那以后我一直呵护这种付款方式,从不允许有丝毫的改变。我的这种呵护也为我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个付款方式不知道为我筛选了多少聪明的有学问的业主,很多业主都是大学生或者各大学校的教授或者博士,都是那些把装修文章看遍了的人,反而是那些不怎么懂装修的市民不愿意找我们,我想这就是付款方式起到的筛选作用吧。

(民族舞蹈)

话题扯的有点远,再说我接单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真是个愣头青,手里连一个工人都没有就敢做装修生意。我接的活价格低,不可能转给做项目经理的朋友,他们从公司拿活比我的价格高多了,没办法只好自己找工人。

人要是到了紧要关头思维就比较活跃,我想到了过年在老婆娘家吃饭时认识的一个表姑父,姓贾,聊天时候得知他是在银桥市场附近蹲马路做装修的。

我一个电话打过去,表明身份和来意后,他答应的很痛快,拍着胸脯说只要有活,做的事情他可以一力承担,问了我一些关于报价以及用材的问题,定下了进场的时间。

他带人进场以后我跟贾姑父打交道多了,才知道这个人是典型的马路游击队的习气,非常之俗气,非常之猥琐,经常跟我这个晚辈吹嘘他怎样搞上了一个包工头的老婆,把那女人搞的如何爽,如何离不开他;还吹嘘他如何能打架,镇上方圆十里没人不知道他威名的。看他那獐头鼠目的样子,听着这恶俗的故事,我心说所谓的坏人就是他这样的吧。

贾姑父虽然能吹,但是还是要吃饭的,要吃饭就得干活,他是全能,瓦木水电油样样拿的起来放不下,把菜盆的水龙头放到离地八十公分高,装上台面后水龙头的嘴直接扣在台面上了,别说放盆,估计放个纸板都费劲;给人装热水器把煤气管道接在了水管上,一开龙头整个楼上楼下的煤气管道全都灌满了水,害的我每家发200元钱让他们到外边去吃饭;但是好在活是后付款的,验收不过去他就拿不到钱,所以还要整改,一遍改不好就改两遍,两遍改不好就改三遍,直到验收合格。改的多了,他也小心了,后期的活做的就很仔细了。

这个贾姑父蹲马路习惯了,养成了很多坏毛病,做水电时候把原来的电线从管子里拉出二十多公分,然后两头接上新线,就告诉业主这是新做的;拉来一车好材料,等业主验收过后又拉回去换成差的,还得意洋洋的教我这个晚辈要想赚钱就必须这样搞。

我却非常明白,要是这样搞,一定会声名狼藉,将来唯一的路就是去蹲马路,而我不会手艺,蹲马路都没人要。所以他所有自认为是金点子的歪招都被我严词拒绝了,那些不守规矩做出的活要按照规矩做好。

贾姑父是本着可以偷工减料可以赚到很多钱才接我这份活的,但在我死命坚持用好材料用细功夫的情况下他就没什么钱赚了,所以情绪越来越坏了,对我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有几次想拿出流氓手段打我,我说你是长辈,打我一顿我也不敢有什么怨言,但是将来见到咱家亲戚们问起来为什么打啊,你会很没面子的。他清楚打了我代价会很大,所以也忍着不敢动手;又因为是后付款,做不好前边的钱就拿不到,所以只好硬着头皮把这处活干完了。在喝完工酒那天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跟我干了。还说像我这种干法永远赚不到钱。

六年后的今天,他依然还在银桥市场蹲马路,还是那样全能,还是那样的猥琐,而我已经带了一百多个弟兄,也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和车子。

凭着我的真诚,凭着一点文笔,我在网上接活的套路渐渐熟悉,招法也多起来,从各个渠道找来的人络绎不绝,但是却有一个困扰着我的瓶颈始终不能突破,那就是及其缺乏手艺精湛,认真负责的手艺人。我相信这也是困扰所有装饰企业的一个问题,解决的好就会活的很滋润,解决不好就会在泥潭里挣扎。

我深知这个道理,可是好手哪里去找。打开记忆的闸门,所认识的人中手艺最好的除了贾表姑夫就是我老爸,我老爸在农村经常给人家砌猪圈,磊鸡窝,石头砖头都能摆弄,可是那离南京的要求太远了。我租住的宿舍附近有个搞装修的师傅,姓高,当我为找不到工人干活而烦恼时我的房东把他介绍给我了。

我就像捡到了宝,晚上买了猪头肉请他喝酒,十几瓶啤酒下肚,他指手画脚开始吹牛,说他跟坡下边理发店的女的好上了,有一次正在办事被她老公发现了,她老公当场就被气的口吐白沫,后来成精神病了;他说他啥工具都有,什么活都能干,又把哪次骗到了业主多少钱讲的津津有味,好像多光彩的样子。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呢,这不是贾表姑夫的话吗,怎么他也这样说。又是一个全能,这世界怎么这么多全能呢?

虽然有不祥的预感,可我能咋办呢,没的选择了,接到的活只好找他干,心中暗暗祈祷他比贾表姑夫强一点。

但就这点点要求老天爷都不能满足我。

小高第一天背着手就晃进来了,穿的比我和业主都干净,到屋里啥话不说,到处看,边看边咂嘴,业主惊讶的望着他再看看我。我介绍说这是我们班组负责人高工。业主点点头,一副不信任的表情。

业主是个年轻女子,二十六七的样子。估计是外地来南京的,对装修一点概念也没有,家里也没人出面帮忙。她东一榔头西一杠子的讲水管电线怎么布置,小高时不时的提一些意见,时不时的靠她近一点,逼得她像逃难一样匆匆忙忙交代完就逃跑了。过一会她来了一条信息,质问我,你们那个高工怎么色迷迷的,他行吗。

我真是尴尬无比,回话搪塞过去了。

但也是同样对这小子开始不放心起来,每天都会跑到工地去看,有时候我九点到工地他还没到,我就坐在楼道里等;有时候我晚上四点多去,他早就不在了。任我怎么骂怎么劝都无济于事,50多平米的房子水电做了半个月都没完工,最后竟然拖到乳胶漆都做完了他的管线还没到位。槽子开的跟狗啃的一样,横七竖八,到最后快该安装地板了,他的管线还要整改,业主急了,拿起锤子敲他的头,敲到流血,吓得他跑死了,后来都不敢再去她家了,都是我替他擦屁股。

这个人我是不敢再用了。多少年过去了,最近听说娶了个媳妇,生了个儿子,依然是不成器,沦落到后来要跟着小李到我这来砸墙,不敢跟我说让小李带话给我;依然是不成器,跟着理发店的女的藕断丝连,打麻将还要要借钱。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江水平    /    文章:17篇

相关标签
江水平
创业者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