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魏则西事件与沉锚效应:乱象背后对医疗体制的思考

 2016-05-09 11:57  来源: A5专栏   我来投稿   a5cancan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小红书种草一手资源覆盖200+行业

五一假期的朋友圈,因为“魏则西去世事件”变得一片沸腾,在这起医疗事故中百度、莆田系医院成为万夫所指的对象,几日前直系亲属因交通意外身故,悲伤之下更能感同身受。从抽出时间所看到零零散散的事件报道中,在“魏则西去世事件”上如果没有百度这个重要的信息媒介,如果没有莆田系医院的借壳赚“黑心钱”,或许魏则西不会走这个弯路。但细思之下,整个事件所折射出的中国医疗之殇不仅仅是如此简单。

中国医疗之殇:除了悲痛还有反思

回顾“魏则西去世事件”,百度作为舆论漩涡被网民吊打,势必促使百度在推广审查方面的自我净化。但冷静思考之下“魏则西去世事件”折射的不仅仅是互联网医疗广告的问题,主谋的莆田系,将部分科室对外承包的三甲医院,以及患者最信任的带有各种光环的医者,才是事件的始作俑者。正是由于政府监管部门的缺失,以及如央视这样媒体的推波助澜,才造成当下魏则西的悲剧。除了千呼万唤的医疗体制存在的各种弊病,在医疗这个体系上,每一个环节都是中国医疗之殇的推手。

首先最大的责任方是莆田系公司,作为中国民营医院占据总数80%最大的一个集团,莆田系一味追求利润而无视医院救死扶伤、医者仁心的天职,所影响的不仅仅是“魏则西”们受害者贻误最佳治疗时机,更是冲击了民营医院在发展萌芽中公众的信任。如果不是莆田系公司经过一系列技术层面夸大和虚假包装,在安全治疗毫无保障下推销给病人,魏则西不会陷入这个陷阱。莆田系的做法不仅严重违背医疗伦理,更将中国民营医院拉进危机之中,当所有人不再信任民营医院时,14亿人口大国的医疗诉求如何来解决?

其次提供“名誉寻租”的北京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公立医院和武警医院由于良好的口碑积累,很多身患重症、疑难病情的患者会天然的信任这些拥有民间口碑的医院,如果不是北京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外包给莆田系公司,考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魏则西定有足够的判断,不会在医生也说这项技术“业内尚未认可”情况下贸然尝试。据魏则西父亲魏海全回忆,“那个医生推荐我去武警二医院,说是有十几年的肿瘤医治历史。”,抛开将科室对外承包这件事本身是否合规不说,如果北京武警二院不提供“名誉寻租”给莆田系,魏则西定不会因为百度搜索这条结果,在医生提醒有风险下仍然对其抱有一线希望。

此外,权威媒体的推波助澜也是罪魁祸首之一。媒体被称为无冕之王,其力量正来源于公信力。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媒体职业道德中,虚假和缺乏公正都是媒体的大忌。如魏则西在知乎中的吐槽,“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如果说百度是信息提供者,而正是媒体的权威背书,让三甲医院和斯坦福的技术的信息结合拥有了难以质疑的力量。在媒体行为中正因为对“生物免疫治疗方法与斯坦福医学院合作”等关键内容审核上没有采取更为谨慎、严格的机制,以及深入的了解其原委将完整信息播出,才导致即使如魏则西这样有着足够知识和文化的学生,也陷入莆田系公司精心设计的圈套里之中。

百度作为第三方信息平台,自然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如今所有的舆论都集中在百度身上,却忽视了以上几方的责任,于情来说理解,但对与解决中国医疗困境却是走了弯路。

沉锚效应之下:什么才是中国医疗解决之道?

沉锚效应是心理学名词,是指人类判断事物中第一印象是只“沉锚”:先接受一种说法或思想,后来就再也不容易接受别的说法和思想。作为一种心理现象,沉锚效应普遍存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整个事件梳理中,百度有着无法推脱的责任,由于魏则西事件舆论的发源地知乎在事件之初将炮火集中在百度之上,让所有的舆论都向着百度开火。但如果由于过渡聚焦百度,反而让“魏则西去世事件”的整个意义因此而被抹杀,让更深层次的问题被隐藏,依然无法真正解决中国医疗的困局。

中国民营医院改革由来已久,由于公立医院无法满足14亿人口大国的医疗诉求,2001年9月中国开放医疗市场让民营医院兴起,至2016年1月国家卫生计生委数据显示民营医院数量占全国医院总数的比重超过51%。由于政府监管部门的缺位、以及部分推波助澜的媒体,让民营医院陷入劣币驱逐良币的怪圈,彻底的关闭民营医院将是拿所有人的医疗诉求做赌注,只有让民营医院有一个优良的竞争环境,让真正有担当、有医德的医院获取医疗改革的最大红利,才会用“看不见的手”驱使医疗体制的健康走向。

从“魏则西去世事件”中,冷静分析下莆田系公司是躲在北京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壳之下,才成功骗取魏则西的信任,而对于百度一方来说,对于挂着北京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的头衔,辨别力真的会比魏则西更高吗?我们知道无论是谷歌还是百度的“竞价排名机制”为了处理天量的企业服务诉求,采取的审核制度大多是,企业服务需求后台提交、服务方根据工商信息及相关资质进行审核,类似莆田系公司这种借壳模式躲过审查问题全部是算在竞价排名身上似乎并不合适。根据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百度拒绝不良账户438300个,判罚的违规消费金额逾4亿元。对于网民最大的信息获取渠道,百度做的不够多,但矫枉过正的要求百度一方努力,是不足以解决现有中国医疗的矛盾。

从“魏则西去世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百度在如何对待竞价排名审核机制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从谷歌的经历来看,这还需要全社会的配合,仅仅靠巨头一己之力努力,面对复杂的医疗问题是难以彻底根治。在谷歌初期,曾就因医疗有关推广被美政府和媒体抨击,自2010年谷歌规定,所有在谷歌投放药品搜索广告的网络药店都必须获得美国政府颁发的互联网药店执业认证(VIPPS)。谷歌还宣布成立一个2.5亿美元的专项资金,打击“非法网络药店”,同时提高处方药滥用相关内容的展示度,与合法药店合作共同打击非法药店的营销。反观目前我们所面临的医疗问题,学习类似VIPPS认证,对全国所有公立、民营医院进行体系认证,给予一个合理的标准制衡类似柯莱逊及北京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外包乱象,让网络上所有的信息都放逐在阳光之下,才是避免更多“魏则西去世事件”悲剧及解决中国医疗之道。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标签
百度莆田系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