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业头条
  2. 创业经验
  3. 正文

对话徐井宏:好的企业一定是向善的

 2021-08-14 12:21  来源:A5专栏  我来投稿   节点财经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项目招商找A5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嘉宾 / 徐井宏

采访/ 崔大宝

出品 / 节点财经

徐井宏简介

徐井宏老师1985年清华大学本科毕业,1988年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并留校工作。历任清华大学团委副书记、校长办公室副主任、行政事务处处长、清华大学副总务长、清华大学校长助理、国家会计学院建设指挥部基建办主任、北京清华科技园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北京清华科技园发展中心董事、紫光股份董事长、启迪控股总裁、清华控股董事长等职务。

现任中关村龙门投资董事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副理事长,亚杰商会荣誉会长,清华企业家协会监事长,品牌联盟智库主席,清华大学教授等。

昆仑学堂简介

由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先生联合多位企业家共同发起创办,秉承“立德、立功、立言”的校训,倡导“科学创业·信解行证”,旨在帮助创业者系统学习创业、企业经营与管理,从理念、方法和工具三个层次给出拿来可用的结论。

崔大宝简介

连续创业者,节点财经&节点研究创始人,节点财经以发掘企业真实价值,聚焦公司资本故事为宗旨,致力于成为业内领先的投资研究与传播服务平台。节点财经先后获得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蛮子基金、老鹰基金、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旗下基金法大创投、原拉手网创始人吴波等联合投资。

8月10日下午,在昆仑学堂,第一期导师及校友见面上,节点财经有幸邀请到了中关村龙门投资董事长徐井宏老师,他就时代变化、投资理念、公司管理、企业家精神等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精彩观点,并接受了《节点名人堂》的专访,分享了自己对投资、企业以及人生的深刻感悟。

“把握本质,遵循常识,聚焦关键”,是徐井宏老师所总结的简约商业思维的核心要义。在他看来,企业家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对商业的本质、常识和关键都有深刻的认知。不断提高自己,用科技的力量、资本的力量、市场的力量和政策的力量实现提升。

对于未来,徐井宏认为,“无论是科技还是资本,市场还是政策,它基本的走向或者最终的走向一定是向善。”他指出,阿里最近发生的“陪酒事件”并非偶然现象,而当一家公司发展成为商业巨头之时,所要承担的责任、社会所带来的评价和打击,都已和普通小企业完全不同,需要有更大的担当。

对于人生,他也总结出十二个字:“活在当下,做你自己,为善社会” ,并且表示如果再创业,最可能就是干这件事,带领更多的人真正活在当下做自己。

快问快答:

崔大宝:您平时看抖音快手短视频吗?

徐井宏:偶尔看。

崔大宝:最想感谢的人是谁?

徐井宏:妈妈。

崔大宝:现在平均每天见多少创业者?

徐井宏:10个。

崔大宝:不工作的时候您最想做什么?

徐井宏:打牌。

崔大宝:能不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当下的状态?

徐井宏:幸福。

崔大宝:最难忘的一次旅行是哪一次?

徐井宏:每次都难忘,但我找不出最。

崔大宝:能不能用一句话评价您眼中的孙陶然院长?

徐井宏:有智慧,很仗义,做人做事,都足够我敬佩。

/ 01 /

谈称呼:

“我一直想做一个好老师。我觉得老师是一个特别神圣的称呼”

崔大宝:关于企业家、老师、投资人,您更喜欢哪个称号?

徐井宏:我一直不敢说自己是企业家,因为能够称“家”的人,一定是为整个社会更加文明、更加美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觉得我自己做得还很不够。我只是一个企业人、企业工作者,现在是投资人。其实,我喜欢很多年前,有人叫我老师。我一直想做一个好老师,老师是一个特别神圣的称呼,也有特别神圣的责任。但说实话,当人称我老师的时候,我又很忐忑。我问自己配不配做老师?我觉得我要学习的东西还太多,我能够给予学生的东西还太少。但是如果你问,这里面哪个称号我更喜欢,我还是喜欢人家叫我老师,虽然我觉得自己还有差距。

/ 02 /

谈变化:

“一定要关注四个力量的变化,分别叫科技的力量、资本的力量、市场的力量和政策的力量。”

崔大宝:徐老师太谦虚了,在我眼中,您是一位非常难得的企业家,值得敬佩的一位老师。在简约商业思维里核心的十二个字,就是“把握本质,遵循常识,聚焦关键”,在当今的环境下,对于我们创业的这些人,再怎么去深刻地理解这十二个字?

徐井宏:大家都觉得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实不只是今天,任何一个时代都在发生很大变化,有些行业可能面临着很大的危机。其实我一直都这么认为:没有不好的行业,只有不好的企业。只要是市场需要的,只要是人类需要的,这里面一定会涌现出好的企业。只不过过去做的产品和服务,到了今天,是不是要改变一下,要做出更加适合于今天的产品和服务?这里无论是教育、金融,还是互联网,甚至其他的科技企业莫不如此。大家都说教育行业现在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但是我坚信,未来依然会有特别卓越的做教育的企业。

刚才你提到我讲的简约商业思维,叫“把握本质,遵循常识,聚焦关键”。我依然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在变,比如科技在日新月异,资本在变化万千,市场也有不同的变化,甚至政策也在做很大的调整。但是,商业的本质,只要商业还存在,要做的几件事就永远不会变,就是你的产品或者服务是好的,是市场所需要的,是能够对世界更加文明、人类更加幸福起到正向作用。然后,你的成本是低的,你的效率是高的,你的传播是准的快的。

如果你的企业没做好,或者受到冲击,我依然可以告诉你,完全可以从这四件事找到原因,找出哪件事没有做好?当然,作为创业者,一定要关注四个力量的变化,分别叫科技的力量、资本的力量、市场的力量和政策的力量。今天我也再提醒大家,要去真正的对四个力量有判断,有研究,既能够把握它的本质,又能够与时俱进,这样才能够走得更远。

/ 03 /

谈投资标准:

“一个企业是在一个环境下成长与发展的,只有和整个国家的发展同频共振,才会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崔大宝:您之前曾经说过,中关村龙门投资的使命是“支持先进企业,成为领袖企业”,龙门投资的核心投资逻辑和方法是什么?

徐井宏:龙门基金是国家社保基金和北京市海淀区政府作为基石LP,我们坚信在中关村,还有非常多好的企业,可以做得更好,走得更远。我们给自己定的使命现在叫“支持卓越企业的关键一跳”。我们选择投资的企业肯定是卓越的企业,我们给它定义了五项标准。

第一个标准,我们投资的企业,一定是行业的龙头企业,或者具有成为行业龙头企业的潜质,大体定义在细分市场的前三名。

第二个标准,所在行业有巨大的市场空间,或者它所做的产业上下游具有巨大的扩展。我们希望投到这个企业,未来具有成为千亿级企业的潜质。它所指的市场,必须是一个超千亿的市场。比如你刚才说的网络安全、医药,就是这种大市场,仅在中国的市场,都会达到千亿级。

第三个标准,就是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科技积累、技术积累,或者是极具潜力的模式创新。其实我们投得更多的还是技术积累,毕竟我们这支团队的基因偏科技。我们希望企业达到国际最先进的水平,在国内一定是领先的。

第四个标准就是人,创始人具有企业家素质,创始团队具有相当时间的稳定性。我一直认为,企业是企业家的使命。可能一个很好的项目,一个不具备企业家素质的创始人,最多可以把它做大,但一个很好的企业家,就可以把它带到更好的高度。好的牌手,可以把一些烂牌打好、打赢,一个差的牌手,可能会把一副好牌打得稀烂。人的因素我永远觉得是第一位的。我的团队中,有的人在技术方面,有的人在市场方面,有的人在资本方面,是一个组合的团队,而我更多的精力会看在人上。

第五个标准,我还要看这个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否与国家的创新发展战略一致,这一点非常的重要。一个企业是在一个环境下成长与发展的,只有和整个国家的发展同频共振,才会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才可以真正的成为一个领袖级的企业。

/ 04 /

谈企业家:

“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具有四项能力,分别叫洞察力、决策力、执行力和领导力,不具备领导力的企业家是成不了企业家。”

崔大宝:您提到投资看重企业的创始人,之前也提到过,考察一个公司,比较看重它的组织,在企业家和组织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徐井宏:企业,是企业家的事业,不管大家讲组织如何变革,现代企业如何运用,我相信任何一家企业在其中的某一个阶段,一定最与某一位企业家相连。同样的事情,可能两个公司起步一样,融来的钱一样,所做的事情一样,但不同的人做,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结果。我现在也依然坚信,一个企业在某一个阶段,只能有一个“魂”。

企业的集体领导、集体决策并不可靠,一定是要谋众决寡。大家可以共同讨论,谋众,集思广益,集中大家共同的智慧,但决断,真正最重大的决断,一定是这个企业的第一人。反过来,你刚才问我的问题,我还可以问,这个人和这个组织是什么关系?这个人的四项素质之一的领导力具不具备?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具有四项能力,分别是洞察力、决策力、执行力和领导力,不具备领导力的企业家是成不了真正的企业家。那么一个真正有领导力的企业家,一定能特别好的建立这个企业所需要的组织,也一定能更好地处理好他与组织的其他人的关系。所以,最终还是取决于企业的领导者。

/ 05 /

谈决策:

“你决策你该决策的那部分,把其他的权力授权给其他人,让其他人决策。”

崔大宝:这个集中决策和分级决策,分企业的阶段吗?

徐井宏:任何一个阶段都一样,当企业发展大了以后,是决策的授权。我觉得一个人大概最多能管10个人,当你管理一个10个人的企业,还是100人、1000人的企业,是不一样的。作为企业的老大,所决策的内容会发生本质的改变。当你管理10个人的时候,你可能事无巨细,所有的东西都要你来决策,因为你所面临的都是具体问题,你抗风险的能力会很弱,要把每个细节都做好。

当你管理100人的时候,你就要分权。分权本身也是一个权力,你要把这个权力分给谁,分级决策。到一万人的时候,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是你决策,大部分都不是你决策。你决策你该决策的那部分,把其他的权力授权给其他人,让其他人决策。当然你授权之后,已然是某种决断。如果你把一个权力授权给三个人,最后谁都不会为你负责任。所以,授权也是将某一项权力授予其中的某一个人。他在得到这个权力的同时,也要承担这个权力应该承担的责任。

/ 06 /

谈亏损:

“所有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根本就不是企业,纯属耍流氓。”

崔大宝:刚才您也重点提到,龙门投资重点投资科技企业,但科技创新要有重大的技术投入,需要不断的去投钱做行业铺垫。但就像您投的叮当快药,我们也有关注,确实是为社会创造了真实价值,但也面临着一些亏损。作为投资人,您如何看待科技创新领域里这些亏损的企业?当它达到一个什么均值,您的容忍度是可以接受的?企业经营到一个什么阶段,这样的企业不能接受再亏损?

徐井宏:首先要说明一下,总体上叮当快药是有亏损,但是它在北京、上海和深圳,已经全部都是盈利状态。企业亏损大概可以从几个方面来产生,一方面研发的投入。研发的投入大于你商品的收入,那就是亏损状态。第二个,就是运营中所产生的,比如说有些企业到今天依然用补贴的方式,它就一直亏钱,它的收入还抵消不了成本。

我个人的观点,任何一个企业如果收入持久的抵消不了成本,那这件事是有问题,迟早有一天会走不下去。这里面就看它整个的运营,它研发的投入对他未来持续产生的影响。比如叮当快药,它在一个城市布局的过程中,达到一定的规模,就可以实现获利。企业都有一个规模效应,哪个点是平衡点?如果看不到平衡点的企业,别管大家把它吹成啥样,反正我是不投,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我投的企业都能找到它的平衡点,以及它盈利的可能性。所有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根本就不是企业,纯属耍流氓。科学家无论多么的超前,都是科学家,企业家不能。原来我讲,远看三步,深想一步,快行半步,这半步其实特别重要,对于那些快行一步的企业,我的基金不投,我投的就是半步,因为这样才符合市场规律,符合企业的发展规律,这个节奏一定要把握好。

/ 07 /

谈风口:

“投资也好,创业也好,不是赶时髦,不是去造噱头,而是真正的投它的价值。”

崔大宝:接着投资的话题,现在市场上看到许多奇怪的现象。比如一个拉面馆,没有开多少家,一线基金都争着去抢,10多个亿的估值。作为一位久战沙场的企业家、投资人,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

徐井宏:每个人都各有所长,对消费领域,我是一个门外汉,这不是谦虚,我一直做科技的。但我觉得,资本是唯利是图的,它好的地方是风险投资的产生,极大的促进了企业的发展速度,甚至是容忍了企业的发展方式,在某一个阶段它是亏损状态,但看到它未来的发展前景,也会帮它把这样一个模式推广下去。资本的负向一面,就是造泡沫,我今天没有办法说,到底拉面这件事会怎么样,但我可以告诉你去看过去,大家疯狂涌进去的咖啡,有几家赚了钱的?投资也好,创业也好,不是赶时髦,不是去造噱头,而是真正的投它的价值。这件事(拉面馆)我看不大懂,我也不敢投。

2016年,艾问采访我的时候,我说过一句话,两年之后,今天大家吹捧起来的这些所谓独角兽,甚至所谓很牛的投资人,一半将消失。这件事不幸言中。因为我没有研究,不敢有太多的发言,但我觉得如果是违背商业本质,总有一天,会以一个更大的代价作为结果。

/ 08 /

谈投资人:

“一个真正的投资家或投资人,首先得问自己,我对哪个行业更熟悉?”

崔大宝:历史总是惊人的相识,当潮水退去后,才知道谁在裸泳。借着徐老师这个发言,我们可以静观三年,看到底有多少家拉面馆能上市,有多少家成为泡沫?这个问题可以留一个悬念。然后想问一下徐老师,未来这三年,作为一个创业者和投资人,应该关注哪些行业和方向?做投资的,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哪些是值得期待的?

徐井宏:每一家投资人,每一家GP,都有它的基因。在我们中国变成了这样一个状况,一会儿巴菲特怎么做的,一会儿孙正义怎么做的,大家听到的都是这样喧嚣的东西。巴菲特的理念是,看好一个东西,就要持续的走下去。你觉得他看好什么行业吗?跟行业有关吗?他说我懂的我才投,我不懂的我不投。所以一个真正的投资家或者一个投资人,他首先得问自己,我对哪个行业更熟悉?我对哪个行业才有我的判断?我擅长于做什么?就像很多创业者问我,徐老师我做创业应该做什么,我会反问:你会做什么?如果你不会,那个行业即使是所谓的热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比如说新能源汽车,这是一个很好的赛道,这个赛道最后会走出去两三家,能走到最后,这是一个规则。大部分中途都会变成“烈士”。那你觉得你是在投赛道还是在投企业?所以我个人的观点,作为投资人,永远投的是企业,而不是赛道。如果有人跟你投赛道而不是企业,那就是投机。所以,对赛道、风口这样的词,我是很反感的,虽然它也许有它的合理性。

追风口、抢赛道,真的没有意义。那个赛道你抢到了,投的全是烂企业,你将血本无归。投资是投企业。有的人说,我就是全天下做布局,布局是可以的,因为早期投资是打概率,PE完全不能打概率,就是投企业。这个企业好了就挣钱,差就完蛋。但是早期,你说你投天使,比如我就是喜欢穿戴设备,我投一百家,能不能涨起一个,看你命,也许真涨起一个就是一千倍。但如果你都碰不上,不也是血本无归?

我一直说,投资是一个专业的活儿,是你对要投的这个企业有深刻的判断,基于我刚才说的那五项,关注创始人,关注创始人所做的事,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等,你才可能真的投成功。所以,我永远不会给任何人建议要投哪个行业。任何行业都有好企业,也都会死掉大批的企业,你不幸投到朝阳行业里死掉的企业,又有什么意义?我觉得我可能更擅长科技,我就不会去羡慕消费。人要有所不为,才能真正有所为。

/ 09 /

谈学生:

“它们的成员都应该是创业者,都是一些好孩子,我都很喜欢。”

崔大宝:徐老师您也带了很多学生,自己也有一个“徐家班”,和我们昆仑学堂是兄弟班级。在您眼中,徐家班和昆仑学堂有什么区别?

徐井宏:“徐家班”和昆仑学堂不一样,“徐家班”来自于一个公益事业,叫“亚杰商会摇篮计划”,这个计划采取的是导师一对一或者一对二的方式辅导学生,可能我每年辅导一个学生或者两个学生,十几年积累下来,有几十人,他们原来都只是摇篮计划的学员,但某一天他们说我们是“徐家班”,给自己一个称号,这是和昆仑学堂的一个差异,不是一个传统意义的班集体。相同的地方,大家都是创业者,昆仑学堂面向创业者,是希望能够通过昆仑学堂的学习,帮助班级里的学员,未来做出更好的事业,“摇篮计划”也一样。它们的成员都应该是创业者,都是一些好孩子,我都很喜欢。

/ 10 /

谈人生意义:

“我希望到要走的那一天,可以拍着胸口说,我对得起这个世界上我遇到的每一个人,对得起这个世界曾经交给我的每件事。”

崔大宝:现在生活节奏很快,很多人在匆忙赶路的过程中已经精神疲惫,忘了去发现生活的美好。在追求爱和幸福的道路上,您有什么目标?又有哪些建议给到我们?

徐井宏:首先,如果非要说一个我的人生目标,我希望到我要走的那一天,可以拍着胸口说,我对得起这个世界上我遇到的每一个人,对得起这个世界曾经交给我的每件事。人生需要自己来定义,我对生命的价值有四个词来定义:“探索未知,创造价值,拥抱情感和享受美好”。

第一,探索未知。今天我依然觉得,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未知,未知这件事才是我所有的激情和动力。我希望我永远充满着对世界的好奇,不断地去探索,不断地把未知变成已知。

第二,创造价值。现在我要用两件事来推动创新创业,一件事是投钱,一件事是投精力。就像刚才讲的,我除了投资以外,会花很多时间和创业者在一起。我看到每一个学员的成长,真的比我自己有业绩还高兴。创新创业这件事,是我真的感兴趣,也会做到底。

第三,拥抱情感。现在我的亲人、发小、同学、朋友,都希望我拿出更多的时间跟他们在一起,大家在一起都很开心快乐。而且情感这件事不一定是人和人,可以和万物,一草一木,一个小动物,你去付出这样的爱,付出这样的情感,真的很愉快。

第四,享受美好。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美好的事,比如美景,美文,美酒,去发现它,去感受它,去享受它。当然,你要拥有一双能够发现美好的眼睛,只有拥有这双眼睛的人,才真正的能够懂得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赢得属于你的那份幸福。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节点财经    /    文章:265篇

相关标签
创业经验分享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