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业头条
  2. 创业动态
  3. 正文

江水平的创业路(五)

 2014-12-23 22:18  来源:A5专栏  我来投稿   江水平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我继续满世界找手艺好的师傅。恰巧碰见了贾表姑夫吹嘘上了他老婆的那位姓马的南通人,我们以前有一面之缘,他租房子租到了我们附近,没事公共的小花园坐下来聊天就聊到我有活没工人的事情上,他眼睛就放光了,说,那咱们俩合作吧,你负责接活我负责干,我能带一大批好手艺的工人来。

因为他是南通人,南通出好手艺人时全国有名的。我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接了活就开始委托他干。

2006年开年第一处活是典雅居的一处110平米的二手房,那时我根本就不会包活,水电带材料我包死价3500元,那个女业主是省第一医院的医生,就像抓到便宜了一样,布置插座开关157个,加上双控灯带光2.5的电线就要干掉十八卷,水管100多米,材料是水电工打电话给我的材料商直接送,后结账,等唐师傅干了三天了跟我讲,没法再干下去了,就这点半包的钱连工钱都不够,他开槽就开了300多米了,据说还要开呢,我当时头就大了,他是老水电工了,难道在业主交底的时候没感觉到吗,怎么会都干了三天了出这样的事情。

我立刻打电话给业主交涉,我说虽然我们是包死,可是你也要有所节制,一般像你这么大的房子60左右的插座就差不多了,你要那么多这点钱可裹不住啊。

那医生说,这个是你的事情,你是包死就该达到我的要求,我装修一次不容易肯定要达到满意,不能留下遗憾;她这样一说我怎么办,只好哑巴吃黄连,认栽吧。

连基本的数量都不能感觉出来,这样的水电工真他妈是棒槌,但是再棒槌也比没有强啊,凑合着用吧,骑马找马啊。

这个人给我惹的祸是千奇百怪,电线管不够使了,拿水管做电线管,连掩盖都懒得掩盖,电线管一根才几块钱,水管好几十,真他妈舍得,坑人啊;拿水管做煤气管;线管打弯时不用弹簧就直接弯,电线没入槽就拽不出来了。整卷的电线拿去卖掉,然后把旧电线两头拉出来接上一米的新线再带进线管骗人。

当我发现这个事情后,我气愤难耐,踹了他好几脚,扣了几百块钱,撵走了。这是我用的第一个南通的工人。

我第二批南通工人也是老马拉来的,三个木工两个油漆工,这批木工的手艺说不上好,但是也不差,不是很精致,也不是很粗糙,就像温开水,又像是病人,死也不死,活也不活,一家一家的跟我干了好几处,最后导致他们被开的是木工头的女婿,他姓张,做油漆工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活,清水的窗套上全是刀痕,用水砂纸打磨多少遍都不管,而且卧室顶上掉下锅那么大的一块腻子,还有可气的是阳台铺好的瓷砖上他直接在上边搅拌腻子,也不铲除干净,最后黏在上边都下不来了,而且用的乳胶漆超多,180平的实收面积用掉我三大桶乳胶漆,我发现这些问题,开始质问他,让他整改,死活他不改,叫上他丈人和那群人跟我打架。我势单力孤,吃了大亏。

那家的活我又从新找人做完结的。到那时候我是求贤若渴了,当木工老杜给我介绍一个好手艺的油工时,本来这活是包给老马的,但是我给老马白白补贴了五百块,就为让老马把这活让出来给我试验油工的手艺。

这油漆工叫李明,手艺真不是盖的,做的油漆手感特别好,乳胶漆做的横平竖直,业主都叫好。我从此放心大胆的把所有的油漆活都交给他干。

但是古语说的很好啊,试玉要烧三日满,辨人须得七年期,这李明没等七年,半年就露马脚了。

李明小眼睛,小到比绿豆都不如;喝酒特别来事,一瓶子白酒喝完该干嘛干嘛;他经验相当丰富,手下人也多,可以接几十万的大工装,但是因为老是要不到钱,就心灰意冷,给手下的小兄弟们找个窝,赚点小钱花花。

从我这每拿到一处活,他先把自己该得的留下,然后剩下的交给手下去做事,手下的人被有限的钱所限制,能糊弄就糊弄,明该做两遍漆他们一遍就结束了,墙面还透着青;明该批三遍腻子他们批两遍,沙眼都堵不上;几处活干下来我一看不行了,在这样下去会被人家轰出南京的,只好请他喝一顿,送别了。

就这样干了两年多,我不但手里一分钱没攒下,还倒欠材料商十万多块,当快年底的时候我知道会有人要债来的,心里怕的很,思想里全是不好的念头,我单租了一处房子,自己搬过去住,一千次一万次地想,要不要赖掉这十几万的钱,要不要一走了之,可要是真这么灰溜溜的走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呢。

 

 

小雨每隔几个小时给我一次电话,报告家里又有谁来要债了;每接一次这样的电话我的心就沉下去一次,觉得人生真没意思了。恰巧我们租住的房子附近小卖店的男主人忽然暴病死了,年纪轻轻的,我吃完他的丧酒,回到宿舍眼泪止不住地流,到后来竟放声哭了一场,那时的我没办法理会小雨的心情了,自己快被巨大的压力压倒了。

醉过了哭过了,看着娇妻弱女,还是不能自暴自弃,咬紧牙关吧,我把手机的铃声换成了刘欢的《从头再来》,每当要债的打来一通电话就给我一次激励,我决心要重整旗鼓,不干出成绩誓不罢休。

那时已近年关,我主动电话召集所有的材料商到饭店吃饭,酒席上,我开诚布公,谈到我目前的难处,谈到了我的决心,谈到了还款计划,他们确实表现了遗憾,但远没我想象那样像逼迫杨白劳那样让我卖女儿的场景。虽然我欠了十几万,但因为是欠好几个人的,摊到每个人也就两三万,跟我做了这么长时间生意,加上将来还想跟我继续做下去,所以都没难为我,连我最后剩的几千块过年钱也都给我留下了。让我感激的很。

 

那年是该我回老家过年的,回到家钱就花光了,是妹妹给的一千块钱才够回程的车票,两年才回的一趟家灰溜溜的,到现在心里也还有阴影;到了租住的房子里,丈人又专门跑来送一千块钱给我们度日。现在想想,一路走来,得到丈人家很大的帮助啊,那时候吃的粮食和菜都是他们给的,过年时丈人腌的肉和火腿,大一半都带给我们吃了。

那一年的正月初八,我猫在租住的宿舍里,总结这两年的得失,深刻的意识到,如果我和工人之间再隔一层不干活的人,那么工人的心永远都是散的,因为他们拿不到足够养家的钱必然不会好好在一个地方干,必须是我直接面对工人,直接发工资给他们,我和工人之间绝对不可以再隔一层。

这是当时的初步设想,小蓝图,但就是这简单的想法成就了我今天的事业。

我把目光集中在了单独的工人身上。

我想到了小熊。那是当初跟我做的第一个手艺好的瓦工师傅,是贾表姑夫的侄子,吴先生家那么多的瓦工活全是他一个人做的,业主最喜欢看他贴瓷砖,舒服,就是因为我开始的经营思想不对,所以才忘记这块宝贝了。现在要捡起来。我和他既然带着七拐八拐的亲戚关系,那我就要利用起来,那年正月初十,我就拎着东西到小熊家拜年。

小熊待我很是热情,商量跟我做活的事情根本没费什么口舌,大概去的日子定下来后就喝酒打牌,他妈妈就是我丈母娘的表姐,也跟着我们年轻人玩炸鸡。热闹的很。

如果贾表姑夫是陀牛屎,那么小熊就是从这坨牛屎上为我开出的花;小熊跟我干以后不久,就介绍了他的堂哥大熊跟我干;大熊跟我干不到俩月,介绍了他大舅哥赵宝芳和赵宝山哥俩跟我做木工;赵宝芳介绍了吴刚跟我做油漆工;吴刚介绍了林国兵跟我干木工,这些人从那时起一直跟着我到如今,都是南京家装市场有名的师傅,但开始却只是从一个最上不得台面的人起的,所以我要反思自己对待长辈的态度,要检查一下自己的度量,是不是能够撑船。

贾表姑夫还带给我过另外一支鲜花的。因为他之故我认识了老马。老马这人就是一个混子,圆头滑脑的一个人,做事马虎的要命,没一点原则,跟我干差不多大半年,给我惹的祸不计其数,害的我每处活都赚不到钱,后期我就不用他了。他就自己找活干。不爱给工人发钱,最后闹到工人堵他家门口,半夜去敲门。这个人后来失踪了,没听到过什么消息了。

老马带过来一个木工给我,姓杜,河南人,我们都叫他老杜。那时他跟堂弟一起帮我做木工,手艺相当的好,活漂亮精致,但是因为我当初的经营思想是装饰公司的套路,老是想图省心把施工的事情完全交给项目经理,再加上老杜也是个喜欢自由的人,所以他始终不能长期跟我干,但是每年都会帮我干两三处,这么多年都是这样。2007年时候老杜跟我干城市绿洲小戴家的活,在公交车上认识一对做瓦工的夫妻,就带到我的工地来做了。他们就是龚师傅和小丽夫妻俩。

小丽是个精明人,到工地后就直接找到我,要跨过老杜直接跟我结账,我说以后如果有机会可以,这处活还是跟老杜结。那处活完成以后老杜的活跟不上了,我的活多到干不清,他们就跟着我了,一直到今天,是我这瓦工明星师傅。差不多五年了吧。

 

(张志刚师傅)

那个最初害我不浅的小高,也为我留下了一只鲜花;他跟我做的时候,有时候忙不过来就会带他的同村瓦工周青去帮忙,小高跟我掰了以后我有时候也会直接找孙周青跟我做一阵子。这小伙是个绝对的帅哥,人很实在,但是手艺一般,在蹲马路的那群人里是拔尖的,但是在我眼里还不行。

周青陆续跟我做了几年,开始他会带张志刚师傅去,记得第一次是再鹿鸣苑,周青和张师傅一起贴砖,我去看工地,一眼就看出不一样了,那时起就很留意张师傅,没事就打电话邀请他跟我干两处。张师傅更是个老实人,手艺既好,活就多,我叫他时候大多数是忙,抽不开身,不忙时也会顾忌到周青,毕竟是周青带他来我这的。但是周青手艺不灵,我这用不起来,没办法。我一直盯着张师傅,整盯了四年,去年大年初八,他打电话给我,问我手底下有没有活,他来早了,到处没开工,问我有没有,恰巧凤凰西街的工地做几天可以上瓦工了,就让张师傅去了。

这次让我一把抓住了,从那天起我就从没断过张师傅的活,让他再也没办法答应朋友或者以前老板的活了,渐渐的就在我这立足,一直干下来了。到如今谁要想挖走他,需要费点功夫了。

周青也还常带一位和瓦工张师傅同名的水电师傅,我管他叫小张,这也是位好手,硬是在我这里改变了游击队的散漫作风,上了规矩,跟我打拼了三年,现在自己做老板了。我们关系一直很好,上个月我去北京学习前他还托人带了一箱子酒给我喝呢。

 

从六年前一直跟我干到现在的水电张爱国师傅跟我的过程更是有意思,我那时手下没人活却多,在网上就跟网友求助,恰巧有一位叫泽远的装修队没什么活,手下的人要安排,就推荐了一个瓦工唐师傅帮我做。这刘师傅手艺跟周青差不多,在蹲马路的来说绝对的好手,但在我的眼里就不够格,干了两处我觉得不行,就没再合作了,听说他一直很忙,活也是多的做不清。

刘师傅跟我做的时候就推荐了张爱国跟我做木工。

张师傅木工做的也不错,但是那时我的木工好手很多,缺一个水电工,他说他也会水电,我就安排一处水电活给他试试,做的有条有理的,业主很夸奖,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做水电,一直做了五六年,现在也把儿子带来一起干,做的很起劲呢。

后来老张的儿子介绍了油漆工董春庚给我认识,有介绍了油漆工孙悦跟我认识。

还有很多人是通过不同的手法挖掘出来的。我有一项本事,那就是在黄土里找到真金,再烂的人,跟我做几处活,我都可以从他们身后挖掘出更好的人来。

今年五一节我们全队在金汉斯烤肉店聚餐,我定的席位是48个。都是大师傅,都是手艺人,没有不会技术的壮工,可谓是人才济济。我完全实现了当初的设想,不要中间人,也就是不转包,直接跟工人联系。这种运作方式的好处真是说也说不完啊。

我现在的工作人员只有两名,一个是专门看QQ接待网上客户的,一个就是我自己,晚上要管理论坛,看晚上的QQ接待客户;白天偶尔跑跑工地,虽然管理人员很少,但是队伍一直在正常运转,越做越好。

前几年我最大的工作量就是到工地结账,因为我是小步结账法,一个工程要结六次,像上半年的开工量我最少要跑360次;我房子买在大厂的阿尔卡迪亚,去南京一次就要开车,大桥是很不争气的,要是有急事赶时间无论何时都要走二桥,过桥费就要四十,油费差不多七十多,玩不起啊,但是这难不住我,我把结账权交给了工人。

这招看似简单,但是需要我有大肚量,如果小心眼怕工人结账有猫腻那就实行不了。开始实行的时候我还担心工人不愿意呢,没想到所有人都欣赏我这个办法,每一个不愿意的。后来我想明白了,这样更符合工人的利益,现在社会上因为干完活老板不给工资已经成为社会普遍现象,为了讨要工资而大打出手的新闻比比皆是,我这个政策就等于是让工人给我开工资,主动权在他们手了,就不怕我克扣,更不怕我不发工资,好处多多啊。他们干完活就能拿到钱,做活的积极性很高,谁要是缺了活都急慌慌的跟我要,生怕回家休息呢。

很多人羡慕我做的潇洒,有的工地我很难得去一次,但是照样做的井井有条的。其实他们不知道,当我把这些人找出来时,他们虽然是玉,但哪一个人不是我去掉石头的包衣,仔仔细细的雕琢才成器的呢。

我这个队伍,元老级人物是小熊,这是一个手艺超好的瓦工,做砖砌橱柜非常拿手,贴瓷砖横平竖直,人见人爱;而且他为我带来了一连串的好手艺的师傅,可以说这是有功之臣。但这个人身上有很多小缺点,性格骄傲,说话阴阳怪气,麒麟门谢小姐在日记里写说她在电话里着急着哇啦哇啦的布置楼上卫生间的花砖咋么贴,说了半天没回音,谢小姐问,你到底听没听我说,小熊在电话里悠悠的说,我早都知道了。

这就是他,耍小性格,喜欢在我们队伍里说这个讲那个,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我都会付之一笑;跟我干的第二年他在仁恒翠竹园的工地直接把到我工地看活的人翘走了,自己接去干,到后来吃了很多苦,向我表态,说再也不单干了,好好的做本职多舒服。话音没落地,前年的正月,破例的没跟着老赵他们到我家来喝酒拜年。很快就得到消息,他带领家乡十五个兄弟去青岛做工装了。

半个月以后,他打长途电话给我,教我留个位置给他,他再那边干赔了,觉得前景不妙,赶紧撤。我什么也没计较,照样给他安排活。

我以前没实行叫工人结账的时候,水泥沙子这样的小材料是委托瓦工来代买的,好几处活做下来,我不但赚不到他的钱,还要赔几百;记得爱涛伊水缘一家活,瓦工结账八千多,我赔进去一千多,在五塘村一家也是,但这些我都不深究,我经常说,水至清则无鱼,他们赚点小钱,省去了我跑去买材料的功夫,说不上赔钱的。

 

当然,我的真心换来的就是他死心塌地的工作,为我带来的声誉和现实价值真是没法计算,如果你们看温暖暖的日记,可以看到这样一段"我和小熊在阳台上为了几块砖的摆放翻来覆去排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确定最佳方案时,我和小熊相视一笑."我看到最多的是业主怎样和装修公司吵架甚至大打出手,像这样温馨的画面难能可贵啊。

木工老赵师傅可算是我们队伍的顶梁柱,是第一位的明星师傅,但是刚跟我干那年做温暖暖家的别墅,发愁了,看到那么繁复的图纸,胆怯了,想退缩,我将了他一军,我说不管任何人都是需要进步的,有的人想进步却没人给他机会,现在这家活正是让你得到很大提高的难得机会,你不想办法突破,将来碰见这样的活你还是发憷,还是干不了,那你只能算是低等的手艺人,拿最低工资干打下手的活。你叫我失望啊。

响鼓不用重锤,就这一段话给了他激励,半夜还拿着图纸研究,这处别墅做完他瘦了好几斤,但是从此灾难再复杂的活他都没跟再退缩过,目前他的水平,在南京这个市场绝对算的上是顶级的一部分人里。

他有时候也精神走私,做出活来出现低级错误,不用批评,我只要指出来,他就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比如在仙林一家工地,门的面板和门套的面板纹路一个横着放的,一个竖着放的,我指出来以后他当场拆掉改正。以后再也没出现过这事。

大熊跟我干到第三年的时候就开始不踏实了,也出现了跟业主顶牛的现象,有一次我安排他去做华夏银行的活,他畏难,说不好做,不肯干,我就没再安排其他活给他了,他走后甩下的安装活我花了五千多才摆平。

他跟着当村的一个人做,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接济不上,钱也不到位,最后他想明白了,委托老赵小赵跟我说情,还要回来干。我没有计较前边的事,只让他保证以后好好干,别跟业主顶牛就行了。

从那以后他老老实实的做,很少再出现问题了。

水电工小张刚跟我做时候,游击队习气很浓厚,开槽不用切割机,用簪子,那槽子开的狗啃的一样,电线布的漫天飞舞,做安装时在橱柜上开洞不用开孔器,直接簪子打,打出的洞比锅底还大;我硬是给他上规矩,一直催促他走正规路线。后来他做的活真的横平竖直,整整齐齐了。

现在我队伍里名气最大瓦工是龚师傅和张师傅。龚师傅是我操心比较多的一个,他们跟我干的第一家是城市绿洲小戴家,瓷砖贴的是横平竖直,我一眼就相中了,心里打下主意留住这对夫妻。可是完工后卫生间漏水,把楼下的吊顶和门都泡变形了。

我没有埋怨他们,只是叫他们配合我和木工把瓷砖敲掉从新搞好防水,多花一千多我没叫他们出一分,甚至连叫他们以后注意的话都没说;他们在托乐嘉干活,因为下边铺的是地暖,导致大的仿古砖非常不平。难看的要命。

现在我知道这种600的仿古砖非常容易出问题,而且地暖的铺贴也有特殊的要求,但当时他们都不懂,业主要扣钱,7000多块,我没让让他们出一分钱;甚至连批评的字都没说,只是提醒他们以后600的仿古砖尽量别叫业主买便宜的,或者客厅不要铺600的仿古砖,贴500的最好;贴地暖上的瓷砖要告知业主会空的结果。

将近两年多的时间他们一直问题不断,不是过门石漏水就是墙面返潮,我一直给他们机会,一直器重他们,然后从前年开始,他们基本上再没有让我烦神的地方了,有时候两个月联系一次,见面结个帐而已。

每个师傅都有独立的个性,想把一群手艺超好的师傅们聚在一起跟你打天下,你没点特殊的方法是不行的,我总结过了,必须善待他们,才能让他们愿意跟随你。我在南京装修六年了,跟着我的工人很多很多了,但是从没发生过被人追着要债的事情,相反,江水平装修队的结账制度可以说全国都会少见,让工人给我开工资.让我做过装修的业主知道,我们队伍里工人做完活,只要验收合格,结账都是工人和业主结的,我充分放权给他们,等他们结完帐,才会给我开工资,付我为他们接活儿管理做广告的钱,这种方式妙就妙在工人不可能拖欠我工资,因为如果敢拖欠我的,那他们就很难再继续跟我做下去了;而我也没办法拖欠他们工资,因为钱从他们手里经过;我真的很骄傲,为我敢于相信师傅们骄傲,就这一点很多人都做不到。

其实玩笑归玩笑,真格的我付给工人工资那是出名的及时,那年还因此闹了个大笑话,记得是在巴黎城,水电小张师傅做完一个跃层,水电结了6000多元钱,我就让小张直接留给瓦工龚师傅了,算是结算了他的工资,可是龚师傅的老婆小丽嫌麻烦,说大把钱放在身边不稳当而且容易被汗搞湿,就叫小张又给我带回来了,结果当天晚上和老婆出去吃饭把夹包搞丢了,连那六千整整丢了一万。到现在我老婆还埋怨龚师傅他们当时就该收下这钱呢。

这件事是真的,绝非杜撰;很多师傅都喜欢在我这存够一个数字再结的。这也是那么多好手艺的工人愿意跟我这么多年的一个重要原因。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江水平    /    文章:17篇

相关标签
江水平
创业者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